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染墨白晓
染墨白晓

染墨白晓

作者:郁闷的八宝粽分类:灵异点击: 21074  更新: 21-06-21

  我叫白晓,我是白奶奶捡回去的孙子,10岁那一年低烧后便遇见了了一极个别人看看不见的、顶着俩羊角辫子却称其是阎王的女孩(但是中华上下五千百年无论是神魔传记但是电视剧,阎王不都清一色的是公的么0.0),然后意外发现自己是千百年难遇的灵媒体质,但是并也没带给出乎因此打从我能被奶奶牵着小肉手到处出卖色相讹糖果时,奶奶逢人便说,我是投胎转世而入我们家的上天神佛,说是我们家祖上千百年前曾有恩与我,千百年后的今天我回来报恩了,瞧,他没眉心的那颗菩萨痣就是赤果果的证据。所以自我能记事起来说,周围的小囡囡一直对我敬而远之。用他们的话来讲,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大大神仙,和我一起玩是要被天上的神仙抓起来然后从天上扔下来摔成饼饼的,就吃不到粑粑麻麻买回来的糖果了。。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染墨白晓情节预览

  “嗯,奶奶您问吧,晓晓是不会撒谎的好孩子。”

  竹筒的四周,悬空包围着一个一个向外作花瓣状扩散开来的令牌,也随着竹简的旋转而运动着。那令牌浑身黑色,如同墨水浇灌出来一般,在这交相辉映的色彩中仍旧保持着纯黑,丝毫没有被遮盖住它那勾人魂魄的吸引力。

  忽然间,一阵接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我抬起头,发现刚刚还笼罩在四周浓郁的大片黑色如同潮水一般迅速褪去,有什么东西正缓缓的从这黑暗中慢慢浮现出来。我面前先是一点一点呈现出一座不大不小的木桥,桥的两侧桥栏上,随着黑色的退去一点点浮出精细的雕文,仔细一看像极了教科书上那种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甲骨文。桥面也是镂空的,透过镂空处向下望去,我发现桥下是一条流着蓝色星沙的小河。我向前望去,桥的另一头链接着的,竟然是一座宏伟壮丽的宫殿,宫殿的大门高处,悬挂着一幅巨大的牌匾,上面端端正正写着“幽冥地府”四个大字。

  接着我绕着这个硕大圆台的外围走了许久,根本没有发现能够通往其他地方的道路,四周黑压压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我站在边缘向圆台下面望去,也是如此,凌绝于空中,深不见底。我深吸了一口气,便粗着脖子漫无目的的朝着四周喊:“啊喂~~~~!有人在这儿吗~~~~~?”回答我的,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没有什么东西来证明这里除了我还有别人的存在,圆台上那东西也安安静静地在半空中缓缓运转着,丝毫不理会周围的一切。

  “嗯,记得住,白白胖胖的,比我矮一个脑袋瓜子,扎着俩辫子啾啾,眼睛和咱们家隔壁的妞妞一样大大的,亮晶晶的,走路还一蹦一跳的。”

  当天夜里,我躺在床上一直想着那个小女孩和奶奶说的话,窗外的蝈蝈此起彼伏的叫声,吵得我怎么都睡不着。那小女孩是谁?奶奶干嘛不让我和其他人讲这件事?奶奶干嘛不现在告诉我呢?不多久,一阵凉凉的微风吹起窗帘,拂过房间,丝丝凉意让我东想西想的脑袋瓜子渐渐沉静下来,眼皮也越来越重,就着窗外逐渐小去的夏虫鸣声沉沉睡去。

  “遗嘱我已经交给街道主任寒大叔了,他会按照奶奶所写的做。”我转过身对着大伯道,“名字是奶奶给我取的,我始终是她白家的孙子,这房子的户主登记的是我,不是你们任家的任何一个人,所以也别妄想我会搬出去,至于这份存折,还给你们,该是我的我不会给你们,不该是我的我一分也不会问你们要,我说的够明白了吧。”

  “大伯还有件事想问问问你,奶奶生前的那份遗嘱你有没有瞧见啊,大伯想看看奶奶有没有什么遗愿要我们做的。。。。。。”大伯道。

  终于在临近太阳西落的时候,那扇有些破旧的木门总算打开了,这些所谓的亲戚争先恐后的从房间里出来,关上门后拍了拍全身上下,生怕是沾染上了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我坐在院子的小板凳上理了理身上戴的孝衣,冷眼看着缓缓走过来的一个中年男子。

  “那。。。现在遗嘱呢,大伯就想看看奶奶写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万一你给看漏了呢?”

  我低头便瞧见圆台的地面上画着极美的鎏金花纹,花纹像水流,有着生命力似的围绕着圆台最中心的一束蓝光缓慢地游动着,不乏那灵动飘逸的姿态。仔细打量那束蓝光,是自下而上散发出去的,蓝光中还不断有红色的字体在当中,接连不断地时而浮现时而隐去,蓝光的正上方,竟是一个连绵不绝的竹简在空中不断地围绕着一个东西旋转,像是一条气势磅礴的龙腾空而起又盘云而栖。

  “。。。。。。就是,没爹娘的都欠些教养。”身后另一个不高挑的贼眉鼠眼的女子和声道。

  后来,我上了中学,该学该懂和不该学不该懂的东西都在我小小的脑袋里朦朦胧胧形成了一个初步的意识,多多少少也塞进了不少正确的知识观,从而证实了小时候奶奶常挂在嘴边的那道佛光其实只是太阳西落的晚霞,我也不是那端庄威严的上天神佛下凡报恩,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却极受奶奶宠爱的小孙子。

  我转过头站起身子来,对着大伯道:“无所谓,奶奶从小啊就教育我,有的人愿意像阿黄(街道主任寒大叔养的那只中华田园犬)一样咬你,你可不能咬回去,别弄脏也弄低了自己的身份。还有,我这人野孩子嘛,自始自终就奶奶一个亲人,别给我头上安什么八竿子打不着嘴里只会喷粪的亲戚。”

  我抬头紧紧盯着眼前这个所谓大伯的眼睛:“奶奶走的那天,遗嘱我就看过了,遗嘱里半个字也没有提到你们,更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做的。”

  好几天后,我吸着鼻涕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侧着头看着那女孩又从隔壁病房里拉着一个人影正准备走向医院大门时,便忍不住喊道:“喂,那个。。那个同学,你拉着这位叔叔要去哪啊,我看见你这星期拉走好多好多叔叔奶奶爷爷婶婶了。。。”

  我瞧那个有些气急破败的女人,伸手进身后的书包,从暗格里摸出了一本有些发皱的存折,走到那女人面前,把存折提到到她面前:“可惜没如您老的愿啊,我和奶奶吃的穿的用的还真没用过你们的一分钱,你们汇过来的钱奶奶都给存到这本折子里了,有些事情不说明白点,省得有些人老做高帽往自己脑袋上戴,也不怕脖子撂着疼的慌。”

  第二章幽冥地府

  因此打从我能被奶奶牵着小肉手到处出卖色相讹糖果时,奶奶逢人便说,我是投胎转世而入我们家的上天神佛,说是我们家祖上千百年前曾有恩与我,千百年后的今天我回来报恩了,瞧,他没眉心的那颗菩萨痣就是赤果果的证据。所以自我能记事起来说,周围的小囡囡一直对我敬而远之。用他们的话来讲,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大大大神仙,和我一起玩是要被天上的神仙抓起来然后从天上扔下来摔成饼饼的,就吃不到粑粑麻麻买回来的糖果了。



  • 旧毫无&严之气

      我的突然出现,并没有使这整个悬浮在半空中的物体打乱了它原本的次序,依旧毫无声响的散发着它与生俱来浓重的威严之气。

    2021-08-03 08:06: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