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擒妖簿
擒妖簿

擒妖簿

作者:老刺猬刺猬分类:灵异点击: 22044  更新: 21-06-14

  第一部鬼楼艳魂  民国,每一个都市都有一个荒凉的坟场,它永远是都在都市的边缘。江城这个繁华热闹的大多会也不列外,荒凉的坟场也不是没人管理,不是有过多的贫苦人无钱置买棺椁,都随意堆放或被埋葬在这里。但是,总有一些尸骨夹杂在其中越积越多,不定期便会有人来清除。这个黄昏,江城欢喜角坟场,一对衣衫褴褛的父子正在奋力的劳作着。他们时不时的擦擦额头的汗水,对阴森的坟场视若无睹,拼命的往一辆破旧的牛车上装着尸体,旁边一个长相猥琐的小个子正指挥着他们的行动,看样子是个殡仪馆的小头目。都市像个巨大的饕餮,每天吞噬着大量的垃圾,有有生命的,也有没有生命的。时逢荒年,饿殍遍野,这一个冬天的活尤其繁重。老黑和小黑没有抱怨,他们是从花园口逃难来的农民,能够在江城落脚多亏了这份活计,所以他们毫无怨言。猥琐的像个黄鼠狼一样男人叫刁志兴,东郊火葬场的火化工头,是老黑父子的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搬运尸体到火葬场了,从苏北逃难来的大批灾民,如今经过半个月的饿冻,很多都已经到这里来报到。今晚寒风凛凛,刺骨的寒冷,很多尸首都狰狞的冻在一起,十字镐刨一下,冰渣四溅,很难施工。老黑没有抱怨,可是小黑却有点累了。行动似乎慢了下来,明显的得很。黄鼠狼刁志兴一呲牙大骂道:“还他妈不快点,当心扒了你的皮,赶紧的,别磨洋工。”说着还,踹了小黑一脚。小伙子十四岁,虽然很瘦弱,但是眼睛大,手长脚长,被踹了一脚狠狠回头瞪了黄鼠狼一眼。“嘿,你还敢瞪我,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珠子当泡踩?”小黑刚要发作,老黑扒拉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冲动,继续干活。随手递给了他一条人腿,叫他扔到车上。。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擒妖簿情节预览

  这个黄昏,江城欢喜角坟场,一对衣衫褴褛的父子正在奋力的劳作着。他们时不时的擦擦额头的汗水,对阴森的坟场视若无睹,拼命的往一辆破旧的牛车上装着尸体,旁边一个长相猥琐的小个子正指挥着他们的行动,看样子是个殡仪馆的小头目。都市像个巨大的饕餮,每天吞噬着大量的垃圾,有有生命的,也有没有生命的。时逢荒年,饿殍遍野,这一个冬天的活尤其繁重。老黑和小黑没有抱怨,他们是从花园口逃难来的农民,能够在江城落脚多亏了这份活计,所以他们毫无怨言。猥琐的像个黄鼠狼一样男人叫刁志兴,东郊火葬场的火化工头,是老黑父子的头。今天已经是第三天搬运尸体到火葬场了,从苏北逃难来的大批灾民,如今经过半个月的饿冻,很多都已经到这里来报到。今晚寒风凛凛,刺骨的寒冷,很多尸首都狰狞的冻在一起,十字镐刨一下,冰渣四溅,很难施工。老黑没有抱怨,可是小黑却有点累了。行动似乎慢了下来,明显的得很。黄鼠狼刁志兴一呲牙大骂道:“还他妈不快点,当心扒了你的皮,赶紧的,别磨洋工。”说着还,踹了小黑一脚。小伙子十四岁,虽然很瘦弱,但是眼睛大,手长脚长,被踹了一脚狠狠回头瞪了黄鼠狼一眼。“嘿,你还敢瞪我,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珠子当泡踩?”小黑刚要发作,老黑扒拉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冲动,继续干活。随手递给了他一条人腿,叫他扔到车上。

  忽然,一声凄厉的怪叫响起,紧接着风向似乎变了,成了旋风。围着三个人打转,不觉间,天已经大黑了,四处的乱坟夹杂着横七竖八的尸首,那些尸首大都残缺不全,似是被野狗啃食的,这个位于都市城墙里的乱葬岗,虽然没有野外的野狗多,但也是时常有野猫、黄鼬出没,尸体搬运的工作还是东郊火葬场旁的慈泉寺组织信众出资,来进行的。收拾野鬼孤魂本就是功德无量,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不甘寂寞的凄惨叫声干扰,莫非真的有鬼?

  老黑心里一紧,平时小黑都是镇静稳当的孩子,这回怎么一惊一乍的?老黑突然感觉背后有个有一双手搭在肩膀上!心里一紧,似乎又不是手,他飞快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肩膀,毛乎乎的,顶头似乎有尖儿,紧紧的抠着肩头的肉。是尸獒!阅历丰富的老黑知道了自己身后的“东西”,深知不能回头,否则自己必然会被咬断喉咙,毙命当场。

  民国,每一个都市都有一个荒凉的坟场,它永远都在都市的边缘。江城这个繁华的大都会也不例外,荒芜的坟场不是没人管理,而是有太多的穷苦人无钱置买棺椁,都堆放或埋葬在这里。可是,总有一些尸骨混杂在其中越积越多,定期就会有人来清理。那些清理尸体的人们是都市最底层的草根,没人关心他们的疾苦,而他们也只是为了几个糊口的小钱,被迫要与这个都市最黑暗的荒魂为伍,就像鳄鱼嘴里的牙签鸟,拾人牙慧,却时时担心自己的性命。

  “爹,是童男童女,吓死了!”

  一旁的小黑看到后,顿时神魂大惧,情急之下弯腰捡起黄鼠狼脚下的纸糊童男头,扣在尸獒的头上,老黑攥紧了旁边的十字镐,朝尸獒狠狠砸去,尸獒躲闪不及,被砸中了腰部,鲜血迸出,此时疼痛难忍,它没有理自己的伤口,却向三人袭去。慌忙中三人丢下了镐,朝坟场外跑去,尸獒受了伤跑的相对慢些,却一直不曾落下多少。眼看前方无路,后又有尸獒,旁边有一颗矮树,老黑跑在前面,第一个上了树,小黑随后,两人都上树后,尸獒越来越近,黄鼠狼惊惧之间,爬树时腿不继力,又跌落下来。小黑随即双腿挂在树枝上,手伸下来,抓着黄鼠狼,要借他一臂之力。黄鼠狼此时已经吓得双腿发软,汗水满头,他从没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小黑伸出的手就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黄鼠狼把全身的重量压在这双手上。此时,小黑双脚钩住自己所在的树杈,一个珍珠倒卷帘的样子,双手紧抓着那个他讨厌的黄鼠狼。树下的黄鼠狼,顺势用脚一蹬树干,猛地一拽小黑,勉勉强强的爬到了小黑那个树杈上。可是小黑却因为黄鼠狼的一拽失去平衡,加上这树干上苔藓甚滑,小黑的脚踝一个没钩住,哧溜一声翻到滑到了树下。此时尸獒已经逼近到树下,双目赤红,满嘴的口水怒张,露出了尖利的獠牙,显然已经兽性大发。正要作势扑倒小黑身上,小黑这一摔虽然不重,他就势一个就地十八滚,只是肩膀擦破一点皮,迅速的站起来。见猛犬扑到,不敢怠慢,一闪身,围着大树就跑起来。边跑还边叫黄鼠狼伸手救他,可是树杈上的黄鼠狼置若罔闻,像没听见一样,大口喘着粗气,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老黑见状,从树上掰断几个树杈,往下投掷,似乎想分散尸獒的注意力,可是尸獒红了眼,根本不受其扰,继续紧追不舍,也随着小黑转树。小黑瞅准机会,一伸双手抓住了一根较矮的树杈,手臂一使劲,又把自己有了上去。可是这个树杈比较矮,小黑手脚并用,站到了那根树杈上,继续往上攀爬。可是,却发觉双脚已经被尸獒的前爪扒住,此时只听“嗖”的一声,一根粗壮的树杈打到了尸獒的左眼睛上,尸獒吃痛,在地上直打滚,小黑得空趁机爬到了更高的树杈上。哪知道,这棵树叉和黄鼠狼的树杈是同一个分支,一个颤悠,竟然把黄鼠狼给掀翻下地。尸獒此时,已经平静下来,见到有猎物掉下来,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黄鼠狼的喉咙,肆无忌惮的开始撕咬起起来。小黑和老黑在树杈上都看傻了,几个瞬间,几次生死轮转,父子俩哪经历过这个。还是小黑脑子好,冲上叫了一声:“爹,下来,快走”。老黑一点头,嗤嗤几下,就快滑到半树腰,可是由于树干上苔藓一滑,后一半倏地一下就跌落在地上,小黑紧张的跟着下来,用手护着爸爸,继续在地上跑。

  “刁头儿,别怕,假的”老黑这么安慰着刁志兴。正要回头,告诉这个事多的头头。可是脸见到刁志兴的样子,小黑突然喊道:“爹,别回头!”

  尸獒只有在荒年才出现,是专门吃死人的狗,狗中之王是为犬,犬中之王是为獒。这种狗比一般的狗要大出两三倍,头顶有个又大又硬的肉疙瘩,这是撞棺材撞出来,过去穷人家买不起厚木板的棺材,往往都是薄薄的几块板子,组装成一个薄板棺,这种狗只要轻轻用头撞几下,就会撞破然后把死尸拖出来先吃五脏六腑,再吃身上的肉。所以这种棺材还有个外号叫“狗碰头”这种狗由于常年噬食尸体,所以骨骼健壮,凶悍无比,是狗中的魔头,吃惯了人肉的尸獒如果饿极了,就会袭击活人。独自一人走夜路的时候,经过墓园坟圈子,往往要倍加小心否则很容易就会被袭击。

  三个人见怪不怪,可这一声却叫他们很不舒服,因为从来没听过这种动静。紧随着一阵旋风,很多风沙和树叶都被吹起,夹杂着私人的纸钱和破衣衫碎布,人头发、指甲。偌大个坟场似乎变的更加恐怖吓人。看坟的老刘头已经睡了,他们已经到了坟场的腹地,这坟场不是一马平川,高低起伏的土坡和低地让本就阴森的地方更加不可测。而他们三个恰恰就在一块洼地上劳动,四围都是高高的土坡,满是尸体和坟堆,更感觉瘆人。随着这股旋风,渐渐转移,转移到了一侧的土坡上头,那土坡上的败草枯枝似乎活了一般,竖起来摇晃,似乎是死人从地下伸出来的枯手一般。它们实在嘲笑这三个胆小的可怜虫吗?不对,那枯草萋萋的灌木丛里怎么有个人头的影子,那到底是什么?人头似乎没有身子,在枯草丛中渐渐升起来,似乎是被那股旋风顶起来的,忽的一下子,迅速飞到三个抬尸人这边。老黑下意识的用十字镐护住小黑,黄鼠狼这时也不训人了,“自溜”一下躲到老黑背后,差点没吓尿了。小黑心里也很紧张,和父亲做了这么多年活,早已对死尸不太有感觉,可是这回为什么他的脊背出了一身冷汗呐?转瞬间,人头有一个黑影变成了可见五官的大脑袋,来到近前。就停在了黄鼠狼的脚下,吓得他哇哇大叫,不敢直视。老黑壮着胆子,低头看了看那人头。不由得扑哧一声乐了,却原来是一个纸糊的童男童女的人头,确切说是童男的。这时,小黑也看见了。



擒妖簿最新章节

全部目录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