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荒野奇遇之古墓风云
荒野奇遇之古墓风云

荒野奇遇之古墓风云

作者:音钥分类:灵异点击: 20496  更新: 21-06-08

  命运的轮回  时光的流逝   年龄的增长  我们的逐渐成熟  早明白命运是不也可以想逃避的,我便会想逃避  早明白你们会所以而逝去,我便会冒险的  挖墓!去游玩!友情!爱情!亲情!  命运的相互交错彼此相通,让我难以抵达命运中的罗马  的话也可以,我希望能从来没有和你。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吸了进去,任她怎么挣扎,最终还是被吸了进去,然后就陷入了昏迷中,被一个路过的村民发现了,送到了医院,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但是她的其他同伴都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过,而她下墓的时候戴了一块玉,那是她祖传的玉,据说玉的里面有她的名字中的一个字,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个字是什么,后来那个女孩和玉坠一起消失了。“丫头,你害怕吗?”意味慈祥的老人。对着怀中的孙女说道,小女孩天真的一笑,然后看着老人说:“我不怕,爷爷。老人笑了笑,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说:“音儿啊,这个故事传说是真实的哦!”小女孩可爱的眨眨眼睛,笑着说:“爷爷,我不怕,以后我也要去!”老人听罢,严肃的对小女孩说:“音儿,听爷爷话,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去做这种事情知道么?”女孩郑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爷爷。”“走,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好耶”。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荒野奇遇之古墓风云情节预览

  他顿了一下又走了两步,到了帐篷门口,他停了下来,看向我“谢谢你陪我聊天,面具的事情真的很抱歉,如果有缘,我相信我们会再次遇见,再见。”他转身就要走,我冲到他的面前,把他拦下,“你别走,我们没有想要你走,只是不希望被朋友欺骗而已,你别走了,好不好,我们还是好朋友,好不好?”我几乎哭着说出来了,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大家,然后把头低下。澜哥说“好啦,你也别走了,说句心里话,你真的很像他,虽然我和你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我也真心希望你留下来吧。”林洛凡迟疑了一会儿,想了想,又看向我“我,像谁啊?”轩说“他我们的好朋友,是音儿的三哥,在音儿小的时候失踪了,至今生死未卜。”林洛凡沉默了。他该不会真的是枫哥吧,我在心里想到。

  今天的生意好冷清,唉。吱嘎,门开了,突然有一行人推门而入,“是看古董还是买古董?”我习惯性的一问。“我们是想买小姐的那块玉。”一个男的说话了,赶紧挺熟悉的,但又想不起来是谁。难道,难道是他们?我默默地看着他的侧脸,但是戴着口罩看不到,“先生,玉在那里,你去看看有没有您喜欢的吧,还有我这里没有什么玉,您看我像么?”男子笑了笑,像”然后摘掉了口罩,你不记得我们了么?”“哈哈,果然是你们!”居然是他们,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陪我的好朋友,秦佳贝,艾梦暖,蓝晴夕,南宫瑾羽,龙吟轩,冷稻修,南天。当年上学的时候,我总是闯祸然后他们陪我一起被罚。“哈,贝贝,暖暖,夕夕,瑾羽,轩,修,小天,我怎么可能忘记你们呢,嘻嘻!”修看了看我说道:“最近怎么样,大学毕业以后就没联系过了”我挠挠头“还好,还好,你们呢”夕夕说:“嗯嗯,我们也很好”“怎么突然来找我了呢?”我不解的问。贝贝说:“想和你一起去旅游,记得大学的时候你不是特别想去看大草原吗?我们这次就打算去草原,去内蒙古,怎么样?”大草原?内蒙古?“哈哈,好呀,我最想看草原啦!”我开心的说道,去草原是我一直的愿望,好开心啊。

  。突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吸了进去,任她怎么挣扎,最终还是被吸了进去,然后就陷入了昏迷中,被一个路过的村民发现了,送到了医院,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但是她的其他同伴都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过,而她下墓的时候戴了一块玉,那是她祖传的玉,据说玉的里面有她的名字中的一个字,但是没有人知道那个字是什么,后来那个女孩和玉坠一起消失了。“丫头,你害怕吗?”意味慈祥的老人。对着怀中的孙女说道,小女孩天真的一笑,然后看着老人说:“我不怕,爷爷。老人笑了笑,摸了摸女孩的头发说:“音儿啊,这个故事传说是真实的哦!”小女孩可爱的眨眨眼睛,笑着说:“爷爷,我不怕,以后我也要去!”老人听罢,严肃的对小女孩说:“音儿,听爷爷话,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去做这种事情知道么?”女孩郑重的点了点头:“知道了爷爷。”“走,爷爷带你去吃好吃的”“好耶”

  引子

  于是我说,“去我家怎么样?”“好呀!”暖暖说道。“那大家就走吧。”随后我就给爷爷打电话告诉他修他们来了,爷爷很开心。我对店里的伙计说:“斌子,我来朋友了先回家了,店里就交给你了。“刘斌点点头说道:”嗯嗯,知道了。”然后我们就回家了,很开心,爷爷和大哥也很开心。吃晚饭的时候我把去旅游的事情说了一下,爷爷似乎不太高兴,但还是同意了,不过条件是让二哥带我去,可是问题上二哥在旅游,没办法只能等,所以我就一直给他打电话,催他回来。

  林洛凡看了看我“倒斗界的人都这么叫我。”

  我们几个人围成了一个圈,让林洛凡坐在中间,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我们。澜哥先说话了“说实话吧,你到底是干嘛的。”林洛凡怔了一下,然后迅速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心虚,我把头低下不敢去看他,但还是忍不住的偷偷去看了一眼,他苦笑了一下,随后又说,“没错,我是骗了你们,我是一个盗墓贼,但是我没有恶意,我受伤是因为刚从古墓里逃出来,发生了一些意外,导致我身负重伤,是你们救了我,我自然不会害你们,我是怕如果我告诉你们我的身份你们会把我丢下,如果你们真的讨厌我的身份,那我自己离开便是,不用你们开口,再见。”说罢,他转身就要走。我站了起来,“林洛凡,你站住,你,我,不是,内个没有,你,你留下来。”我带着哭腔说完,我承认我语无伦次了,因为他。

  第二节旅游

  我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缺乏经验,所以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家里人为了照顾我,便让我去爷爷名下的一家古董店看店,换句话说就相当于把这个店铺给我经营。我是学历史文物的,所以不担心被骗,爸爸妈妈就让我去实习。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常年呆在国外,我想看他们,也得自己去找他们,真正和我在一起的是爷爷,叔叔和哥哥们,还有我的好朋友。我有三个哥哥,大哥安云逸,二哥安陵澜,三哥安寒枫。说起三哥,他失踪了,在我13岁的时候,他14岁,我只记得,那天是我13岁的生日的前一天的晚上,他匆匆找到我,把一个玉坠给了我,然后变戏法一样的把项链戴到了我的脖子上,他告诉我,除了我以外谁都摘不下来,还不让我摘,说永远都不许摘,后来他就失踪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为此我伤心好久,哭的时候不小心把眼泪滴在上面了,然后玉坠的里面就出现了一个音字,没错我叫做安雅音。听爷爷说,我的名字还有枫哥的名字是一个云游的道士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道士一定要枫哥叫做沈寒枫,道士给我起的名字叫做安雅音,但是爷爷说音字不好听,所以在外面的时候叫做安雅。

  突然我被一双手搂住,我一抬头,对上了他的眼睛,正当我纳闷他要干嘛的时候,耳边传来他的声音“别哭了,小音,我不走了,就这样一直一直陪着你,好不好?我会努力的代替他来照顾你的好不好?”我抬起头茫然的看着他的眼睛,点点头,“嗯嗯,那你不许走了,你要说话算数,不能像澜哥那样。”“好!”说罢,他帮我擦去眼泪,牵着我的手带我坐回了大家身边。这一霎那,我似乎真的以为他就是枫哥。我抬起头,看了看他,他也在看我,“既然你们很好奇我的事情那我就告诉你们了吧,我的名字真的叫做林洛凡,我承认我是一个盗墓的,原本我正打算去云南旅游,谁承想在我走的前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在家门口,信里写道:内蒙古鄂尔多斯有大斗,如果不去,后果自负。起初我也没怎么在意,结果当天晚上我去逛夜市就被雷子,也就是警察抓住了,把我整整关了三天,我成功的错过了那趟车,当然,雷子问的也不乏就是盗墓的事情,但是这种情况是打死都不能说的,不然下半辈子也就是吃牢饭得分了。第四天早上我被保释出去了,出了警察局的门就看到了一个中年人在等我,我向他走去,他说‘洛一凡,洛先生是吧?’我点了点头,他又说他家主人想要我去做客,到了这个地步不去也不行了,我硬着头皮上了那个中年人的车。”

  第一节发小

  “嗯,车子左拐右拐的,不一会就到了一个四合院外,那个中年人看了我一眼,‘洛先生,请把。’说完他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我带到了正房客厅,我刚进门就看到了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人,他悠悠的喝着茶,说道‘洛先生,别来无恙啊。’我抬头一看,一愣,这个人是长沙倒斗界的大主啊,‘原来是吴三爷啊,怎么今日有空来看晚辈啊。’心里不由得冷笑到,好你个吴三省啊,你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把我弄来。吴三省笑了笑:‘难得洛小哥光临寒舍,不如多住几日吧。’吴三省个老狐狸居然还想把我禁住,我笑了笑‘不必了,我想吴三爷应该不是单纯的想要邀请我来做客吧。’吴三省,老九门吴老狗的儿子,如果不是忌惮他的背景我早就杀出去了。他喝了一口茶说道‘洛先生果然聪明,不错,我这次邀请你确实是有是想请你帮忙的。’‘哦?那你不妨说说看?’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大斗,希望洛小哥去参加。’我心里冷笑‘我想,吴三爷说的事情不止这个吧’吴三省哈哈大笑‘洛小哥不愧是倒斗界的天才啊,这都被你猜到了,的确不只如此,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希望我的侄子,吴邪也带去。’既然来了就一定走不出去了,只好答应了‘好,我答应,我会尽量保护好令侄的。’吴三省站了来。‘那,洛小哥,我的侄子就托付给你了,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劳费的。’呵,这个老油条,‘那我就先谢谢吴三爷了。’说罢,吴三省就让人带着我来到了一个客房里,说是招待我,其实就是看着我,防止我逃跑。五天以后,我们开始准备上路了。‘洛小哥,这个就是我的侄子吴邪。’我笑了笑‘你好,我是洛一凡。’吴邪也笑了笑‘洛小哥?久仰大名,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幸会幸会。’我点了点头,和他握了一下手。之后吴三省又给我给我介绍了一下其他的人,这次盗墓行动当然是吴三省的侄子吴邪来带领的,这倒没什么,关键的是吴邪的帮手,一个王胖子,这个人的心思缜密,平时大大咧咧的其实他比谁都精,还有一个是老九们的后代,张老佛爷的后人,张家的新任组长,张起灵,他也是发丘中郎将的后人,所以这三个人值得防备,一路上王胖子不断的和大家说笑。还是挺顺利的,没有警察的阻碍我们很快就到了,又很快的找到了墓穴的位置,大家轮流挖盗洞。刚打开墓门,就有一种清香的味道,很奇怪不是么,墓室封闭那么久了居然还有一种清新的味道,只听张起灵大喊‘后退。’所有人都向后面跑去,我跑回营地取了一些工具,又跑到了墓门那里,经过仪器的检测,这气味没毒,很怪异,但是也没太过于在意,毕竟古人的智慧现代人还无法理解。我们收拾好东西就进去,刚进去以后墓门就关上了,为了安全,所有人都把防毒面具戴上了,过了一会似乎这里没毒,我们又把面具拿下来了,空气又恢复了正常的味道。这时的我们忽略了一个细节,这是在墓里。我们打开了狼眼手电,缓缓地向前移动,不一会在我们的前方就出现了一个墓室,这次由张起灵带领着大家。等我们进入以后,大家都惊呆了,壁画栩栩如生,于是,小梁偷偷的和我说了一下就跑了过去,过了一会,大家都在叫他,我也没能掩护住她,可是这时候,我发现了不对,小梁竟然蹲了下来,我们怎么叫他他都不理我们,经过大家的讨论,我们决定过去看看,一步.两步.三步................怪事发生了,我竟然撞到东西了,可是我这里根本碰不到墙壁啊。‘彪子,小梁?’我大喊,却发现根本没有用途。我又后退,但是事情并不是i我想的那样见简单,我被困在了一个长方体的透明墙壁中,我又看了看大家,大家也是一样,那就说明这不是鬼打墙。难道有机关?我不停的摸索着,寻找机关,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我掉了下去,之后就昏迷了。等我醒来以后觉得身上有什么东西在钻来钻去的,滑溜溜的感觉还粘粘的。这应该是什么东西的分泌物吧。可是我感觉到了不对劲,好像是我的身体下面有社么东西,这牵牛花溜溜的省区似乎是想钻到我的身下,仔细一问,有一股恶臭的腐尸味,我心焦不好,立即睁开眼睛,万幸的是狼眼就调在我的身边,我一看,瞬间整个人的鸡皮疙瘩就起来了,借助狼眼的灯光,我看到了四周黑乎乎的一片,有很多又黑又亮的东西向我涌来,我一细看,天呐,这哪里是什么不知名的生物,这根本就是掉进了蛇窝啊。不断的有小黑蛇向我涌来,若不是有我身下的尸体,我想我早就被蛇咬空了。有几个似乎都发现了我,我立马站了起来,这一举动又压死了不少小黑蛇,突然过来了一个较大的黑蛇,这个似乎是蛇王,对着我嘶嘶的叫着。其他小蛇就全部像我涌来,我一路狂奔,奈何我两条腿根本跑不过这么多蛇,也不知跑了多久,直到累的跑不动了,才停了下来,腿上一痛,低头一看,唉,有不少小蛇已经爬上了我的腿,庆幸的是蛇群并没有追过来。我从兜里掏出匕首,把它们全部都杀掉了,我现在没有失误,没有工具,只能靠运气了,休息了一会,随便找了一条甬道就开始走,如果我运气好的话,可能会找到别人挖的盗洞爬出去,如果运气不好,那我也认了。我顺着这条甬道一直走一直走,向前一看,哈,有个盗洞,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我立刻就来了精神,我立刻向前跑去,可惜我运气不好,眼看着就要到了盗洞的位置,又碰到了一直粽子,没办法,只能以便应付着一边想办法钻进去,正常来说,一般的粽子只要掐断的脖子就好,可问题是我现在来说,行动不便,有很久没吃东西了,体力不支,自然是打不过了,不论怎么闪躲还是被它的手抓了一下。正是因为他这一抓我一躲他又一拍我,把我拍到了洞口,我拼命的爬,好在这个粽子他没有追上来。出来以后我有拼命的跑,直到晕倒了为止。醒来以后又看到了小音被面具吸住了,不知怎么开口,所以才对你们隐瞒,对不起。“听他这么一说,确实是我错怪了他。

  五天以后,二哥回来了。“既然你要出去玩,那就你自己准备东西好咯。”二哥看着我无所谓的说,“哼,自己准备就自己准备。”我赌气着说道。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就有我们准备东西,终于在第四天的早上我们出发了。三辆车,九个人,刚刚好。我和澜哥,轩一辆车;修,南天,晴夕一辆车;暖暖,贝贝,瑾羽。我们这次要去的地方是内蒙古,因为我最向往的就是大草原了。草原的天好蓝,空气好新鲜。一路上摇摇晃晃的,迷迷糊的马上就要睡着了。突然,车子猛地一停,“怎么啦?”我揉着头问道,轩回头看了看我说道,“没事,前面有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我和澜哥去看看,你不许下车。”呃,为什么不让我下去?你不让我去我偏去看。于是乎,我就偷偷的去开车门,天,居然把车门锁上了,哼,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难倒我。嘿嘿,天窗又开哦,我可以从天窗爬出去,我用手把着主驾的靠背,慢慢的,把身子向前动,不一会儿,就把头探出了,然后再用手撑着车顶用力一窜,我就爬出来了,谁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唉,一个没站稳,脚下一滑,我就直接从车顶上滚了下去,直接躺到了伤人的旁边,把大家都吓了一跳,然后我偷偷看了一眼澜哥,他正皱着眉头看着我,“看什么看,又不怨我,要不是你们把门锁上我会从车顶双滚下来么?”暖暖看了看我说“没事吧。”我看了看她“没事,没事才怪,疼死我了。”我揉着腿说。选看了看我,“难道你要和他同床共枕?”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又看了看那个人,呆住了,那根本不是一个人的样子,瘦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带着面具,好奇怪哦,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我认识他,他的样子似乎在我脑海里徘徊但是就是想不起来了,好熟悉,好亲切,面具,我伸手,想要摘下它的面具,一点一点的靠近。啪,我被人打了一下,我抬起头看向大家,修看着我说,“你刚刚怎么了,为什么用伤人身上的刀子往自己的手腕割?”我一愣,“不知道啊,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就是感觉很不好,似乎我认识他。”我看了看大家“他是死人还是活人啊?”大家的注意就都被转移了,南天硬是把那个人的面具洗了洗,然后用手把那个人的面具摘了下来,又把那个人的脸洗了洗。好清秀的一张脸,怎么会手这么重的上呢,有种文艺青年的感觉,这个人,好像枫哥。为了照顾这个伤人,我们找了一个地方开始搭帐篷,把那个伤人安顿好了以后,就去外面看看风景,此时快要落山了,看着日落,很美好。忽然,前方隐隐约约有一座宫殿,正当我打算叫大家的时候,那座城堡忽然消失了,可能是海市蜃楼吧,我便回到了帐篷中,那个面具居然又回到了那个伤人的脸上,我就伸手去摘面具,可是在我触碰到面具的时候,面具突然吸住了我的手,然后我的血不停的往出流,被面具吸收了,我不断的往下摘面具,可是它就是粘在我的手上了,根本拿不下来了。我急得大哭,哭声把大家引了过来,大家一看,也都面面相觑,夕夕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她跑到我的面前,用手使劲的往下拽面具,可是面具就像长在我手上一样,怎么弄都弄不下来。这时那个伤人好像苏醒了。

  夜,静得让人窒息,仿佛一个心跳都能听到。突然,一个老者沉稳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宁静,”丫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女孩惊了一下,不断的调整自己,半响,女孩平静地答道:“你是谁?”老者笑了笑,:“这不重要。”女孩看了看四周,但是太黑了,什么也看不到,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这不重要,那么就请你不要阻拦我。”“呵呵。”老者笑而不语,女孩问:“您这是什么意思?”老者答道:“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记住我说的就好。”女孩很是疑惑,然而,正当她要开口询问的时候,突然感到背后有一股力量把她推向前方,随即,灯火通明,在她面前的是一道青铜大门,待她的视野缓和之后,才慢慢发现,这,是一个墓门,在青铜大门的两侧有着两座镇墓兽,上下左右全部都是青石板围成的墓墙,女孩看了看,无奈的叹息道:“到底开不开啊,还有刚刚的那个老头,好奇怪啊。”正在女孩犹豫之际,青铜大门却自己打开了。大门里面黑洞洞的,仿佛里面藏了什么一样,可是女孩现在不敢进去,因为他与同伴走失了。她现在什么工具都没有

  我点了点头“那好吧,你继续说吧”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