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仙山掌门
仙山掌门

仙山掌门

作者:胖子·亚历山大分类:仙侠点击: 4497  更新: 21-02-22

  且看一个普普通通小子,如何在争扎中踏往巅峰 仙山掌门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当天边的启明星正亮的时候,一位少年正睡眼朦胧地望着启明星,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配上一声拖长的“啊”声,才满意地睁大眼睛喃喃道:“昨晚睡得真爽。”这时,少年背后传来一个明亮的声音:“杨成,这么早就起床啦。”杨成转身只见一个稚嫩而又显得清秀的少年向他走来,这少年头上束着一头巾,长发垂至背后,一看便是身穿土黄色深衣,一看便是上品的绫罗绸缎所作,腰间又束着丝帛做成的腰带,上面挂着一个浅色的玉佩,却灵光闪闪,一丝不输给上等的好玉,这少年若放在世俗中,看起穿着气质肯定是生于非富即贵之家,不过杨成的穿着亦跟他一样,这其实是清灵山底下的杂役弟子所穿,清灵山是云烟境排得上号的宗门,仙家地界嘛,凡人的东西自然就不稀奇了,。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仙山掌门情节预览

  这时杨成转完身便说:“呵呵,我不过才跨出门口片刻你就跟来了,不也很早么。”这李静与杨成同住一处,二人都是清灵山的杂役弟子,同住在一个四米宽七米长的红瓦实木小房子,单单二人住是绰绰有余了,而房外还有个围墙围成的小院,院里铺的是青石板,另外还有一口井、一棵树和一间茅房,倒是显得有点空旷,没办法,二人都是十几岁的小少年,哪懂得种些花花草草,待得过了片刻,二人都洗漱完毕,便结伴向杂物房而去,两人都是杂役弟子,虽然都是宗门弟子,不过想来若不是修炼资质较差,也不用挂上杂役二字,虽说打扫山门这些粗活有凡人代劳,但监督、押运、巡查之类的活都是由宗派弟子去完成的,于是杨成这些杂役弟子就需在每月初一这日到杂物房领取任务,要说杂物房与杨成房舍真是离得不远,但清灵山的所在山门虽然不是陡峭异常而是较为平缓,可也是高大威武,以两位少年的脚程也是走了一刻钟才到,路上也碰到一些杂役弟子,倒是与杨成二人相谈甚欢,待到了杂物房附近时,杨成这几个杂役弟子纷纷安静下来,毕竟这里是仙家境地,若是被一些师伯长辈看到他们如此喧哗,恐怕非要被呵斥不可,待得一处阁楼浮现杨成眼眶之时,杂物房便到了,几人连忙排队鱼贯而入,穿过两扇木门,只见木楼里两旁都有一列犹如脸盆大小的高脚木桌,上面各摆放着一盆菊花,而从木门处望去,便是四把木椅相对摆放,再往上,就是两把太师椅了,杂物房的聂师叔正端坐左侧的太师椅上,聂师叔辈份比杨成等人高了一辈,看起来30来岁,看模样想必年轻时一定十分清秀,只是现在棱角间多了些沧桑,见到那男子后,杨成几人连忙过去行礼:“拜见师叔!”趁这时,杨成忙打量了一下他,只见聂师叔视线在几人中掠过,微微一顿,便嘴角一泯:“恩,你们都是来领任务的杂役弟子吧?都自己报上名来。”

  杨成打开了自取自聂师叔的纸张,上面大意是叫帮忙照看储物仓库,清灵山一般小头目般的职位大都是杂役弟子担任,为了师门好感,这些弟子都会尽力完成,而能成为杂役弟子的一般都有点家事,故而凡是与凡俗有关的事都有杂役弟子完成。

  杨成跟在那少年身后,见他好像极为腼腆,心中一动,就有跟他聊了几句:“小兄弟,怎么称呼?”那少年回过头来,低着头道:“大人,小的张荣。”说完眼神上翻看了杨成一眼,就又转过头去,杨成听完又道:“看你我年岁相仿,叫我杨成便行,不若交个朋友。”张荣一听侧着身子连道:“大人身份尊贵,小的不敢。”杨成一笑:“你我皆是年轻人,不必如此,况且我也不是什么大人,你若我本名,就称呼我一声大哥就行。”说完杨成便看向他的双眼,那张荣被杨成一看,倒有些畏惧似的,低下头不去看他道:“杨大哥!”说完脸色一红,杨成一看,越加觉得张荣单纯,又道:“你来这多久了,家乡在何处?”这回张荣听完停了下来:“小的是去年春天来的,家在清灵山附近的一个小县里。杨大哥,前面的就是总管司职的庭院了,你进去后一直往前走就是了。”又道:“若没别的事,小的先告退了。”杨成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恩,那就下次再见。”

  待来到储物仓库,路上的凡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路上所见的凡人大都是至少而立之年,一个个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杨成几人出了木楼,等离木楼已有十丈距离时,众人才松了口气,杨成望向那朱经纬道:“朱兄,这次能得到聂师叔许诺,真是多亏了你,这事是我占了你的便宜,以后朱兄有何用到我的,只需说一声,我一定竭尽所能。”

  杨成见那朱经纬上前便道:“师侄朱经纬见过师叔。”聂师叔看了他一眼,便从旁边的八仙桌上拿过一张白麻纸,朱经纬见状连上前接过,随便从袖空摸出一个小木盒,向身前一呈:“师叔,此乃家父无意中所得的一块仙石,师侄临行前家父千叮万嘱,凡人能一睹仙石真相已是万幸,万万不敢占为己有,特令我带来给师门长辈,师叔道行高深,非小侄所能臆测,但还望看在家父一片赤忱之上,恳请师叔收下,奈何修行路上一路荆棘,师侄一路半行半止,还望师叔心善,解师侄心中困惑。”

  其他人一听纷纷连说“我也是”,接下来几人再寒暄几句便都散开了,刚刚领到任务几人都不敢怠慢,都纷纷先去查看。

  杨成转身走向那处庭院,庭院大门开着,倒也有一两个人在出入,手中皆拿着账簿,看来应该是管事之类,杨成进了庭院后直往中间的屋子走去,待见到一个身披道袍的老者从里走了出来,浓眉大眼,四方脸,活脱脱一门神尉迟恭。杨成还未见过如此威武的人,倒是有些惊讶拘谨施礼道:“杂役弟子杨成见过师祖。”威武道人扫了一眼杨成的容貌便道:“不必多礼退下吧。”说完就走,杨成听完连弯腰道:“恭送师祖。”不过那位威武道人才刚走下台阶,还未走出庭院,就回过头看了一眼,见杨成还在目送他,就由头到脚扫量了杨成道:”你就是这次储物房的杂役弟子。”杨成略微顿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这么问,却还是答道:“是的师祖。”威武道人听完后点了下头,从道袍里摸出了一块令牌,对着木牌一点,那木牌就自己慢哟哟的飞向空中,威武道人又道:“你以后若有什么难事,可来找我,至于我的洞府,你向郎总管打听即可,若你以后离开储物房,这令牌也要来还我,还有炼其入门时一定要谨慎。”看着飞到自己面前的木牌,杨成激动得脸都红了,这可是隔空取物,传说中的仙家法术啊,杨成张开双手,那木牌就慢慢的停在了他的面前。威武道人的话说完,杨成连道:“多谢师祖。”虽然威武道人后面那句话他听完有些疑虑,却并未深究,见威武道人转身离去,杨成忙道:“恭送师祖。”那威武道人听完后脚步没有停只是飘来了一句:“以后叫我戚师叔。”便行杨成听闻便双手拱礼,握着那木牌道:“谨尊师叔法旨。”杨成弯着腰,见戚师叔走出了庭院才转身,见门口早有一人站在那了,书生打扮,看年纪只是而立之年,留着八字胡,还好人长的正气,不然这猥琐的八字胡可要扣分不少。那书生见杨成上前便迎了过来,拱手道:“想必阁下就是杨公子吧,真真是脱俗如玉,在下郎堂,是这储物房总管,以后还要请杨公子多多关照。”“不敢,小弟刚来这储物房,还要郎总管多多指点才是。”郎总管笑着脸拉着杨成入内道:“杨小兄弟直呼我本名,即可,来来来,想必小兄弟还未吃过早膳吧,我早差人做了一桌好菜,等等就送来.。”杨成被他拉着进了屋子后就直往偏房去,道:“郎兄不必如此,早膳粗茶淡饭即可,不用如此大费周章。”郎总管拉着杨成在一圆桌前坐下,给他倒了杯茶道:“要得要的,你我初次见面,就当我宴请你。”杨成喝了口茶道:“对了郎兄,小弟初来乍到,还不知我在储物房的职务是什么。”“呵呵。”郎总管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宗门采购及护送货物,都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哦。”杨成泯了一口茶:“既然都是些简单的职务,就不知其中是否有何难处,还望郎兄指点。”郎总管笑道:“其实对小兄弟来说,也不算难,只是云烟境马贼甚多,其中不乏有些散修杂门,自恃有些道行,就敢为非作歹,若不是宗门的各位仙长不愿多造杀孽,岂能让他们如此猖狂。”郎总管说完好像还露出很不忿的表情。杨成听完笑道:“如此说来,如果花些钱财能不惹事的话也好,就怕那些马贼胃口太大,对了郎兄可知戚师叔洞府在何处,我也好改日去拜访一下。”这时几个丫鬟端着饭菜进来,郎总管看到后摆了摆手道:“我们先用膳,待回我在差个小厮带你去,戚长老可是我们储物房真正的主管。”杨成听后倒也没什么异议,道:“不如就叫那个张荣带我去,我看他老实憨厚,倒也合些眼缘。”郎总管听后对着那些丫鬟道:“去把张荣叫来。”又做出个请的姿势对杨成道:“来来,杨小兄弟请。”这顿饭菜倒是做得挺可口。酒足饭饱后走出偏房,张荣早在门旁等候了郎总管背着手对张荣道:“你可知储物房的戚长老仙府在何处?”张荣脸色青了一下道:“是时常来储物房的那位长老吗?我之前给他送过东西”“恩”郎总管又道:“等下你带这位杨公子去下戚长老的洞府。”张荣低着头说了声是,杨成对着郎总管拱手道:“小弟就先行告退了。”郎总管也拱了拱手道:“小兄弟走好,这储物房若是没空可不必时常都来,若有什么事我自会派人去知会你一声。”说完杨成就带着张荣离开了

  杨成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略微思索了一下,这少年单纯腼腆,跟他套上交情,以后在储物仓库有什么事他也许能帮上忙。

  接下来剩下几人就一一报过名后皆领到一张白麻纸,该拿的都拿了,杨成他们一看聂师叔没再说话,心知是时候退下了,便一齐告退。

  杨成看向聂师叔,见他果然嘴角含笑:“你倒是有心了,这灵石你就留着日后自己吸收灵力,这样,我许你们以后炼气期间功法每升一层便指点你们一番。”

  夜风习习,月儿似乎也挡不住睡意,慢慢的将头枕向西边的山头,顺手扯过一片云纱罩着,朦朦胧胧隐约只剩些圆形的微光,这样一来,天空上的小星星倒显得明亮多了,照在地上,莹莹的星光倒像给大地母亲披上一层发光的外衣。

  当天边的启明星正亮的时候,一位少年正睡眼朦胧地望着启明星,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配上一声拖长的“啊”声,才满意地睁大眼睛喃喃道:“昨晚睡得真爽。”这时,少年背后传来一个明亮的声音:“杨成,这么早就起床啦。”杨成转身只见一个稚嫩而又显得清秀的少年向他走来,这少年头上束着一头巾,长发垂至背后,一看便是身穿土黄色深衣,一看便是上品的绫罗绸缎所作,腰间又束着丝帛做成的腰带,上面挂着一个浅色的玉佩,却灵光闪闪,一丝不输给上等的好玉,这少年若放在世俗中,看起穿着气质肯定是生于非富即贵之家,不过杨成的穿着亦跟他一样,这其实是清灵山底下的杂役弟子所穿,清灵山是云烟境排得上号的宗门,仙家地界嘛,凡人的东西自然就不稀奇了,

  杨成到了储物仓库的大门,忽然见到有一个少年刚走出来,年纪看似与杨成差不多大,杨成刚纳闷不知要从何报道呢,于是便上前拦住这少年:“见过兄台,请问这储物仓库的总管何在?"“哦。”少年见到杨成拦住自己,稍微眼神稍微一扫,见杨成衣着杂役弟子的服饰,当即有些尊敬的说:“大人,请随我来。”

  杨成随即向储物仓库走去,清灵山的山路并不陡峭,而杨成又是身轻力健,大约过了一刻就来到了储物仓库。

  杨成听到这不禁对这朱经纬有些佩服,别人见了师门长辈都不觉有些拘谨,若要送礼也肯定私下送去,可他在众人面前送礼却有种大大方方的感觉,朱经纬这样一做很可能让聂师叔大有好感,这样一来这番动作比送礼更有用,杨成甚至觉得对方也是这样去想,若这位聂师叔重外物,那以后大可月月不断的供奉,若是重品性,也能让其大有好感。

  杨成一听倒是有些惊喜,没想到聂师叔竟把他们也计算在内,几人一听一齐行礼:“谢师叔!”



  • 他人一&不敢怠

      其他人一听纷纷连说“我也是”,接下来几人再寒暄几句便都散开了,刚刚领到任务几人都不敢怠慢,都纷纷先去查看。

    2021-02-28 11:29: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计算在&谢师叔

      杨成一听倒是有些惊喜,没想到聂师叔竟把他们也计算在内,几人一听一齐行礼:“谢师叔!”

    2021-02-27 05:3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一张&一看聂

      接下来剩下几人就一一报过名后皆领到一张白麻纸,该拿的都拿了,杨成他们一看聂师叔没再说话,心知是时候退下了,便一齐告退。

    2021-02-28 01:56:46详情点赞(0)回复(0)
  • 收灵力&,我许

      杨成看向聂师叔,见他果然嘴角含笑:“你倒是有心了,这灵石你就留着日后自己吸收灵力,这样,我许你们以后炼气期间功法每升一层便指点你们一番。”

    2021-02-26 11:45: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