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奇幻>点天灯
点天灯

点天灯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分类:奇幻点击: 20860  更新: 21-02-21

  五马分尸长耳朵的兔子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五马分尸》小说是长耳朵的兔子的原创小说作品。 湘西湘西赶尸到底有多可怕?中考名落孙山的我,有意间做起湘西赶尸的营生,谁料第一次湘西赶尸,就遇上了一具美艳动人绝伦的女尸…… 免费深度阅读 自古以来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点天灯情节预览

磊子!

我喊了一嗓子,快步走出屋子,跟当先那个抬棺匠抱了个满怀。

磊子揉了揉眼睛,惊喜地叫出声:“九伢子,怎么是你?”

磊子全名叫石磊,是我小时候最要好的玩伴,后来随着母亲改嫁,磊子也就离开了水洼村,一晃差不多有十年没有见面,没想到磊子随母亲来到了牛家村生活。

我打量着面前的磊子,十年不见,这个曾经的小矮子已经长得高大壮实,深邃的五官,黝黑的皮肤,很有男人的阳刚之气。

我拍了拍磊子的肩膀,看他穿着马褂,露出结实的肌肉:“怎么?现在干起抬棺匠了?”

抬棺匠也是湘西本地一门古老的营生,以前的人下葬都是埋在棺材里土葬,这就需要有力气的人来抬棺材,久而久之,就出现了职业抬棺材的人,哪家死了人,就专门去给别人抬棺材,这类人就叫“抬棺匠”。

虽然现在国家号召大家火葬,但是在湘西这种偏远的农村里面,土葬还是主要流行的下葬方式,所以湘西这一带,也就还能看见抬棺匠的身影,这门营生一直没有消亡。

抬棺匠干的都是粗活重活,很多人都不太瞧得起抬棺匠,认为这是下等职业,但据我所知,抬棺也是有讲究的技术活,任何行业都不是外人看见的那样简单。再者,别人靠双手劳动吃饭,没什么好低贱的。

磊子掏出两块钱一包的廉价烟,递给我一支,我摆摆手,我这人没有抽烟的习惯,酒可以喝,烟不会抽。

磊子笑了笑,把香烟塞进嘴里,我看见他的十指上面全是老茧,看样子他的生活也挺艰辛的。

“为了讨生活呗!”磊子熟练地吐了个烟圈,一副老烟枪的模样:“我小学毕业就没读书了,我妈生了病,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了,没钱供我读书,我就辍学了。鬼混了几年,也没混出个名堂,后来经人介绍,就干起了抬棺匠的营生。虽然挣不了几个钱,倒也还能填饱肚子!九伢子,你咋样,现在不是应该读大学了吗?”

“去他娘的鸟大学!”我啐了口唾沫,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高考落榜了,跟了个师父混饭吃!”

“跟了个师父?做啥手艺?”磊子问我。

“赶尸!”我也没有避讳,毕竟在湘西这块土地上,大家耳熟能详,并不觉得赶尸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赶尸?!真的假的?”磊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我:“你居然会赶尸这门手艺?真酷!”

“酷个屁咧!挣得也是辛苦钱,而且还很危险!我今日来牛家村,也是第一次出师!”我叹了口气,给磊子简略地讲了一下关于方翠翠的事情。

磊子听完,把胸脯拍得咚咚响:“兄弟,你放心,第一次出师可不能让你砸了招牌,这事儿我一定给你办妥了,包在我身上!”

磊子丢掉烟头,很快把其他几个抬棺匠叫了过来,隆重地把我介绍一番,吹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其他人听说我是赶尸匠,一个个都羡慕的不得了,磊子一脸骄傲:“这是我兄弟!这是我兄弟!”

我看了一下,算上磊子,总共来了四个抬棺匠,磊子是里面最年轻的,才十八九岁,另外三个都上了些年纪,有两个三十岁上下,还有一个四十多岁。他们的肌肤都是黑黑的,生活的艰辛在他们的脸上刻下了沧桑的痕迹。

村长给了他们一人五十块钱,路程很短,这个价位绝对算高的,磊子四人高高兴兴接过钱,小心翼翼揣在贴身衣兜里。

有了钱,干活也有力气,磊子喊了句“哥几个,走起!”,其余三人应了声,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木棒和麻绳,熟练地用麻绳在棺材前后打了两个结,粗壮的木棒从绳结中间穿过去。

在抬棺匠这门行当里面,他们称“棺材”叫做“龙棺”,木棒也不叫木棒,而是叫“龙骨”,麻绳的称呼更奇特,叫做“龙筋”,这些称呼都包含着一种对死者的尊敬之情。

四个抬棺匠分站在棺材的四个角上,磊子举起一个土瓷碗,砰的摔碎在地上,这是起棺的时候,抬棺匠必定做的一件事情,寓意着“岁岁(碎碎)平安”,保佑这一趟抬棺不会出事情。

最为年长的那个抬棺匠,用沙哑的嗓子喊了声“起!”,四个人将龙骨扛在肩膀上,沉声喝气,小心翼翼地把龙棺抬了起来,一路往方家走去。

如果路途遥远的话,还会有抬棺匠在后面跟着,一是累了换人,二是有人会扛着两根长条板凳随行,因为龙棺在途中是不能沾地的,所以停下来歇脚的时候,一定要用两根长条板凳架在下面,然后再把棺材放上去。

所幸村委会离方家并不算远,所以不需要这么复杂,四个抬棺匠合力抬个空棺还是很轻松的,一行人很快就来到方家。

方家已经人去楼空,我把方翠翠的尸体放在门板后面,以免照到光亮。

棺材放在后院中央,然后磊子四人找来四把铁锹,开始挖坑。

足足挖了一个多时辰,一个长方形土坑出现在面前。

磊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问我:“九伢子,你看看怎么样?”

我探头看了看,土坑边缘很平整,大小也合适,挖得还挺专业的。

我冲磊子竖了竖大拇指,告诉他可以了,然后走回屋子里,掏出引尸铃,叮叮当当摇晃几下,领着方翠翠的尸体走出屋子,来到棺材前面。

我把仅剩的黄纸全都抛向空中,操纵着方翠翠的尸体爬进棺材,缓缓躺下。

“合上龙棺!”我说。

磊子点点头,上前合上棺盖。

棺盖合上的一刹那,我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我长长地吁了口气,这次的赶尸任务总算是顺利完成了,我回去也好跟师父交差。

磊子四人把棺材抬进挖好的土坑里面,然后开始封土,黑色的棺材很快就被黄土掩埋,可怜的翠翠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故土。

我突然觉得,其实无论是赶尸匠还是抬棺匠,都是挺伟大的一个职业,行善积德,干的都是大好事,一点都不低贱。

我也懂一些行内的规矩,等磊子他们忙完之后,我给他们一人递了个红包,包里也没多少钱,一人十二块,也算是一份心意。这样一来,我身上真的是身无分文,仅剩的几十块都没了。

磊子烟瘾很大,搓了搓满是泥土的双手,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墓碑今天刚去打的,估计得明天才能送过来,到时候把墓碑往这坟包上一插,就算是完事了!功德圆满,阿弥陀佛!”

我点点头,看来还得耽搁一天才能回去,墓碑还没安放呢,我暂时还不能离开。

回到村委会,村长让人给我们准备了一桌酒菜。

这是农村里的规矩,抬棺匠在抬棺之前以及抬棺之后,主人家都要招待饭菜,算是对抬棺匠的一种尊敬。而且会安排抬棺匠坐在首席,这也是抬棺匠最有尊严的时候。

因为之前赶着抬棺,村长也来不及准备,现在抬棺回来,村长便让人提前备好了酒菜。

赶了这么远的路,我也是饿坏了,而且跟磊子十年没有见面,两兄弟自然有谈不完的龙门阵,白酒一瓶接一瓶的吞进肚子里,这顿饭从下午三点,一直吃到晚上八九点,喝得满面通红,舌头都有些大了。

我晃晃悠悠站起来,进里屋上个厕所,吹着口哨嘘得正欢呢,忽听外面传来打砸声和叫骂声。

我心头一紧,赶紧拎起裤头往外跑,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生意不错嘛!”

我吱溜一口小酒,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却犯嘀咕,这荒郊野外的,从哪里冒出的人来。

杜爷起身往客栈门口走去,还没走到门口呢,木板门就被人强行推了开。

一个瓮声瓮气的嗓音传了进来:“磨蹭什么呢,这老板死哪里去了?”

“二位有何贵干?”杜爷冷不丁出现在那人面前,把那人吓得后退一步。

那人骂咧道:“喂,瞎子老头,你作死啊!”

后面跟着进来一人,声音跟公鸭似的:“住店!”

杜爷冷冷道:“本店只住死人!”

公鸭嗓冷哼一声:“正好,安全!”,然后带着先前那人,大喇喇走到隔壁桌坐下。

杜爷走到桌旁:“二位客官,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们,你们看见门口挂着的黑布了吗?你们执意住店,倘若发生什么意外,老夫可不负责任!”

那人生得尖嘴猴腮,说话挺横的,一拍桌子:“咋的?老头,你在吓唬我们?门口挂块黑布,这里就是黑店了吗?去去去,给我哥俩弄两个小菜,老子都要饿死了!”

杜爷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进灶房去了。

我回头看了看刚刚进来的两人,一人尖嘴猴腮,一人颧骨耸立,模样都生得有些丑陋,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类,他们的裤腿上都是黄泥,背上扛着一个大黑包,即使是坐着,也不舍得放下背包,感觉包里有什么贵重东西,所以两人显得特别谨慎。

“力哥,这次的土货成色不错,你那边联系好了吗?”尖嘴猴腮那人问。

公鸭嗓那人说话了:“放心吧根子,力哥办事,妥妥的!咱俩先歇个脚,到了晚上再下山交货!”

两人又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后来杜爷端菜出来,两人便不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地喝酒,看上去眉飞色舞,很高兴的样子。

杜爷回到桌旁坐下,嗤了一下鼻子:“土腥味!”

杜爷这么一说,我登时明白过来这两人是做什么行当的。

湘西多大山,山中多古墓珍宝,本地有很多人为了发财,不惜铤而走险跑去掘墓盗宝,这些人叫做“土夫子”。

刚进来的这两人明显是两个土夫子,昨晚刚刚挖了点土货,不敢天亮下山,怕曝露目标,所以打算在赶尸客栈歇歇腿儿,等到天黑之后再下山交货。

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我也不去招惹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准备上楼睡觉。

这个时候,那个尖嘴猴腮名叫根子的家伙站起来,扒着裤头要去方便,客栈后面有茅坑他不去,偏偏图个近便,拉开木板门要去门口方便。

“咦,这里有个女人!”根子看见门板后面的女尸,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他的口吻不仅没有半点惧怕,反而还带着一丝兴奋。这些土夫子见过的尸体多得去了,所以并不害怕。

“别碰……”我正欲出声阻止,那个混蛋根子已经摘下女尸头上的黑色斗笠。

“哟,力哥,快来看呀,这娘们长得还不错嘛!”根子油腻腻的手指在女尸的脸上摸来摸去,眼睛里闪烁着淫邪的光。

我怒火陡升,冲上去照着根子的面门就是一拳,根子猝不及防,被我一拳撂倒在地上,两道鼻血哗啦啦流出来。

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我第一次赶尸,绝对不能出什么茬子!”

我还想动手,一件硬邦邦的物事顶住了我的后脑。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顶住我脑袋的是一把土手枪。

力哥抡起枪托,狠狠砸在我的脑袋上,鲜血一下子流了下来。

“小子,不想死的最好老实一点,这娘们我们带上楼去玩玩,回头再还给你!”力哥咧嘴笑了笑,露出满嘴黄澄澄的大板牙,把土手枪往腰间一别,弯腰就把方翠翠的尸体扛在肩膀上,淫笑着往楼上走去。

我刚想爬起来,又被根子抄起板凳砸倒在地上,根子指着我骂咧了几句,然后兴冲冲地上楼去了。

“王八蛋……畜生啊……”我倒在血泊里,两眼直冒金星。

这两个土夫子简直是丧心病狂,居然要侮辱方翠翠的尸体,这还是人吗?

我的心里难过得就像刀绞一样,方翠翠已经死的很惨了,没想到死后竟然还要遭到这样非人的凌辱,我想要救她,但我脑袋昏沉的厉害,挣扎了好几次,都没办法从地上爬起来。最后,两眼一黑,晕倒在地上。

眼前出现了一团模糊的光亮,光亮渐渐变大,渐渐变得清晰,我一下子睁开眼睛,浑身一激灵,翻身坐了起来。

“你醒啦?”面前传来杜爷苍老的声音。

“翠翠呢?方翠翠呢?”我焦急地爬起来。

“方翠翠?哦,你说那具女尸吗?不是在门板后面吗?”杜爷指了指门板后面。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方翠翠的尸体果然立在那里,头上戴着大斗笠,仿佛没有被人移动过。

“那……那两个王八蛋呢?连死人都不放过,我要去宰了他们!”我嘶吼着,双眼瞪得通红,我这人嫉恶如仇,立马就要上楼找那两个土夫子拼命。

“不用找了,没人啦!”杜爷伸了个懒腰站起来。

“他们去了哪里?翠翠她……”我难过地看了方翠翠一眼,不敢想象她遭受的屈辱。

“放心吧,翠翠没有被人玷污!天已经黑了,你可以上路了!”杜爷提着油灯,晃晃悠悠往柜台走去。

我心中大喜,谢过杜爷,重新摇动引尸铃,领着翠翠走出赶尸客栈。

外面的天色果然已经黑了,关上大门的时候,听见杜爷在里面自言自语:“天快冷了,准备点腊肉过冬吧!”

我也没有领会杜爷这话的意思,跟他道了声再见,重新带着方翠翠上路。

“阴人上路,阳人回避!”

我往空中撒了一把黄纸,方翠翠跟在我身后,亦步亦趋走进山林之中。

这一夜,我走得格外小心,生怕路上又碰见什么土夫子,专拣僻静小道走。

天色微明的时候,我终于抵达牛家村。

路上找了个菜农,问清方家的去处,带着方翠翠回了家。

谁知道方家已经人去院空,一打听才知道,她那个狗日的大伯收了几万块彩礼钱之后,带着一家人跑到镇上买房居住了。

这事儿咋办?

总不能撒手不管吧!

到时候方翠翠怨气不散,她的鬼魂再出来作怪那可就麻烦了。

我一咬牙,跑去找到牛家村的村长,向他说明缘由。

村长是个好人,得知情况以后,立马着手安排,一边叫人出去采购棺材,一边让人去把抬棺匠请来。

村长也知道方家的事情,知道翠翠这孩子命苦,也想让她死后走得安生一点。

棺材很快就买回来了,抬棺匠也来了,我一看当头那个抬棺匠,顿时就愣住了!


点天灯电视剧  点天灯图片  点天灯拍卖  点天灯刑法  点天灯古代残酷的刑法  点天灯盗墓笔记  点天灯是什么样的刑罚  点天灯是什么意思啊  点天灯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