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魔骨铸山
魔骨铸山

魔骨铸山

作者:歌子鱼分类:仙侠点击: 17200  更新: 21-02-09

  血饮一生,续生为道,魔骨铸山,幽冥九冥。   魔骨铸山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风瑟音啸难眠难尽,风瑟经身惊骨,音啸听耳刺神。随眼逐放,眼前的茂密森林里;白烟雾气是越来越浓。越往前探越能感觉到一股股危险的气息,而且更是步步难行。积雪太厚,雾气太浓;又是深山树林那么茂密,时而传出凶兽一阵阵的怒吼,也随之打破了这整个寂空。。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那里虽是个凶险的地方,却也是个奇异的地方,药材在好也没几人愿拿命去换;家中有老小还得过日子,平时在山后打些山兽,或是采些药材来换买维生.而可以修真的,常常飞到气士所聚的地方去换买来所需的物品.清除掉脑中的思维杂绪,慢慢的入境,一遍又一遍的练着寒冰烈劲决.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坚持,努力中撒飞着所有不甘的汗水.

  在湖水中打望着四方的鱼颜,满脸都带着一种惊瑟的未知,地方怎么这么的奇怪;这水怎么是热的,这地方怎么会没有雪,我这是到了哪里,迈着沉重的脚步,在水中一步一步的向湖岸迈去,好不容易迈上岸的鱼颜,只感觉浑身脱虚,就迎地闭目而躺.

  正阳时分,湖面上竟升起热腾腾的雾气,而,昏迷不醒的少年已被遮掩。许久许久,一声沉闷声打破了寂静,接着又是一声,雾气中有个模模糊糊的身影在晃动。

  只听“扑咚”的一声,那身影落入了湖水中。咕咚、咕咚,沉静些息后,突的传来呼吸沉粗的气息,这是哪里,我还活着...啊…我还活着。

  口中干渴的少年,渐渐有了苏醒,泛泛无力的想睁开双眼,始终也只能眯开一条觅缝。一率率金光,在他能模糊瞧见的眼球里晃遥,金光使他那睁开着觅缝的双眸,有了阵阵的刺痛,刺痛眼泪自动从眼角流出。原已无反应的他,却在这时表达出了激动;无血色的脸庞上,有了一丝得到的渴望。

  墙围里是密密麻麻形态不一的屋社,这些屋社好似也按着某种规律来建设。在村围边缘道路越是繁多路口窄小,越是往村部中心行去道路越少路越宽;而且路中心还是用青石碎块并成的凶兽图腾。看不见中心,不知到那里是权势象征代表,可当一盏盏灯火燃起时;一切都明了。越是往中心去灯火越是明亮,而更远的四方外围,灯火如似萤光闪烁。

  夜暮暗色下,灯火耀焰升空。寨中的家户居民已关闭自己的家门,升起木炭火,煮着浓浓烈酒以亲人们谈笑间分享。煮着烈酒,烧着小菜,谈笑间品尝着家的温馨。这就是平凡人的幸福,这就是平凡人的满足。

  慢慢的周身出现了淡淡的白色光芒,光芒虽淡;却是不停的往他头顶灵穴汇去.而这情形少年未有一丝的害怕,反而他那俊秀的脸庞上还有些期待,余存着兴奋与痛苦掺杂着.

  平时在怎么努力修炼的他,也不能入定,在经历生亡劫后,那久久不能突破后天到先天的屏障,在体内不明的气劲冲撞下有了斗大的松动,这一刻的松动,鱼颜不知期盼了多时。

  一片片厚厚的积雪堆积在屋檐上,整个寨子就是一个银色的世界.惟能看见的,只是那一栋栋高启的八菱九宫或凡多的青石黄泥墙壁.寒风扫去,天临夜色,整个寨中的院门外没了几人.而,惟有一少年在通道上忙碌着.惟有他和整个寨中的灯火格外耀眼.

  白雪纷纷,风瑟萧萧,地上是一片银积;天空满是暗色乌云。畸形怪异的石山,茂密粗大的森林;却看不见一片绿叶。银色无光,却是那么晶透耀眼。

  然而,这时的他却浑然不知,查觉到体内气劲的危险的他,不赶放松。正用《寒冰烈劲决》抵抗着,争取着主动。慢慢的有了优势,鱼颜用《寒冰烈劲决》心法主导着体内的气劲,环环的向丹田灵海汇去,只是,一切都没那么的容易。

  许久后,开始紧张的他,神情慢慢有了放松。这时的他,周身围绕着淡淡的白色光芒,而后,是越来越浓聚,从开始的一周天,到两周天三周天,渐渐的就入了从未到有的忘物入我的境界。

  不知何时,天边有了点点的肚白。那银色的雪面上也开始升起了淡淡的白雾.本已不见云帜的天空,却出现了几率金阳,寨中也开始慢慢变成燃起的灯火世界.通道上开始有了行行散散的几人,那结实宽大的寨门也在这时泛泛打开,几人走出后一少年跟着出来,站立在那苍普劲力古源字体牌匾下,望着天空几率发红的金阳,少年轻轻一笑然耳,背后背着药笼,腰间系带着采药工具.手中拿着一大包充食的干粮,顺手放于了背后的药笼,就这样的踏上了他心中仅存有希望的地方行去,望着那弱小的背影,去寻找生存的少年就是我们的主人公“鱼颜”。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笛子,又盘腿闭目沉思起来.爹娘留下的寒冰烈劲决我已掺悟澈透,这些年来因我的灵海不能聚气,一直是迟迟不能突破到先天.多年的坚持凝气也只是让我的身体化变灵巧.虽然跟寨中的常人不一样,可也只是上山采药比他们要远点,药多点好点而已.

  少年走进屋内,顺手脱掉身外的粗布麻衣,捂了捂双手对着已紫僵的嘴唇哈了哈口气.拿着灯火颤颤抖抖的走进了偏房,木榻上铺着一张张毛茸茸的兽皮,和一张满是补丁的粗布棉被.整整齐齐的折放在挨着木榻的墙壁边,简陋的房内那能抵的住寒冷,而且墙壁上还留着一扇用几栽木头寸起的通风窗.屋内在只有一张已乔了多年的长方桌子,桌面上放着一些零散的竹简和一支青色的笛子.灯火燃耀,寒风呼啸;这时的少年盘腿闭目坐在木榻上,好似如老憎入蝉一般.在灯火下,在寒风中,少年背后的影子也随着寒风摇曳.

  一阵猛喝过后,鱼颜只觉得好是舒坦,也有了丝力气,傻嘻嘻的对着湖面说道,这水真好。刚转身盘坐下的他,还没来的急想别的,就感觉自己腹中有股气劲在沸腾的冲撞。

  这一切看似是真的其实是用森木围绕而成,森木宽尺十高丈尺。其头削尖如似一柄柄利锐寒剑,向天其剑怒发。里外再用青石砌整加牢,使得这个部落跟一个坚固的城牢般。只见龙头与龙尾交接处,一块充满沧桑旧蛮的牌匾含在龙嘴。牌匾上有着两个充满霸气飘勉的蛮文古字,“云寨”。



  • 萧萧,&晶透耀

      白雪纷纷,风瑟萧萧,地上是一片银积;天空满是暗色乌云。畸形怪异的石山,茂密粗大的森林;却看不见一片绿叶。银色无光,却是那么晶透耀眼。

    2021-02-26 07:2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心里&报仇的

      话刚说完少年的眼泪就滴落在手心里,慢慢拿起手中的青笛闭目奏起.随着曲音奏出了心里的思念,身边的孤独,现实的无奈,努力的坚持,还有的就是期盼,报仇的希望.

    2021-02-24 09:0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围,如&威势。

      离这座山不远的十几里外有个部落,这个部落落角在一片看不见尽头的平原上。而在平原边围,如似有一条张嘴怒龙盘绕着整个部落。其背上的磷光闪闪,散露出凶悍暴嗅的威势。

    2021-02-26 01:44:07详情点赞(0)回复(0)
  • 田不能&么的余

      我灵海始终都不能纳聚灵气,没有丹田不能修真,我不甘心,不甘就这么的余过百年,我要为爹娘报仇,我不甘心就这么是个废物,我鱼颜不是废物.只要能修真,哪怕是比别人再难再苦,我都愿付出所有去争取.

    2021-02-24 05:57: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害怕,&与痛苦

      慢慢的周身出现了淡淡的白色光芒,光芒虽淡;却是不停的往他头顶灵穴汇去.而这情形少年未有一丝的害怕,反而他那俊秀的脸庞上还有些期待,余存着兴奋与痛苦掺杂着.

    2021-02-25 09:27:5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