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无神论的忏悔
无神论的忏悔

无神论的忏悔

作者:郑选平分类:灵异点击: 13225  更新: 21-01-04

  灵异究竟有木有,有过经历过的人深信不疑,也没体会到的人却总是会会半信半疑,虽然每个人也许都经历过过目前仍然科学难以作出解释的古怪的事情,作者因为亲身体验经历过过,因为,指出是有的,究竟有木有,各位仔细一看便知。一、能够成才的不是最好的。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无神论的忏悔情节预览

  “当然知道,”我好不容易逮着机会,就借机卖弄。”

  我仔细端详,图中的中、近景以干笔勾廓叠石,坡边微染赭黄,远处九峰留白,以淡墨衬染出雪山,用笔简练,皴染单纯,淡墨烘染的群山与浓重的底色相辉映,映衬在洁白如玉的雪地上分外突出。

  她笑着打了我一下,“别贫了,快打扫打扫,我可不奉陪了”。

  三、德国情缘

  公交车上还有一个人性化的设计,那就是车门下有一块踏板可以随时延伸出来,这是专门为坐轮椅的残疾人设计的。当残疾人下车的时候,可以按车门附近一个带有轮椅标志的按钮,司机就会操纵那块踏板,使它延伸出来搭在地面上,轮椅则可以顺利滑行。而且在德国任何有能力的乘客只要看到推婴儿车或者坐轮椅的,都会伸出援手。

  对我造成最初的对死人恐惧的心理阴影的是我的母亲,大概是在我8岁的时候,那时候我和母亲还住在老宅子,我们隔壁的一个女人不知为何,吊死啦,大人们的事情我总是搞不清楚,后来我母亲经常半夜跑到我房间,满脸大汗,紧张地说她听见隔壁有人哭,问我又没有听到,我被惊醒,迷迷糊糊的一心想睡,哪有心思听,就恩恩的含糊两声继续睡觉,结果一觉醒来,看见母亲就那样呆坐在我旁边,抓着我的手,脸色苍白,怔怔的不知道想什么,当时心里只是觉得老妈怪怪的,不可理喻,也没有多想,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她晚上承受的巨大的痛苦,又不忍心吵醒她儿子,对一些怪现象,想从我这里得到求证,而我却含混的印证了她的狐疑。真是痛心,不孝的儿子。

  德国的公交系统也是一样的方便,从我们学校门口,前面几百米处就竖立着一块硕大而单调的标牌。标牌顶部两面各有一个圆形标志,有个硕大的绿色“H”(德文中公共汽车站台的缩写),鲜艳的黄底绿字的标牌很是醒目,乘客们在远处一眼就能看见这种站台标志。而在市区和居民居住区,这样的标牌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也就是说,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公共汽车站台,这样的设计有利于乘客就近上下车。站台上还有经过本站的各车次时刻表和行车路线图,夜间还会自动亮灯照明。路线图除了能反映沿途主要停靠车站的位置外,还显示从本站开至前方各站所需的时间和大人、小孩的票价,让人一目了然。

  一、能够成才的不是最好的

  2006年3月19日星期天

  我从小到大都是学校的三好学生,优秀分子,老师的骄傲,同学们的楷模,到大学后担任学生会副主席,大三入了党,学校毕业后公派出国留学,一切都像是有老天的眷顾,在党的熏陶下,我也成长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然而从小到大,总有一些看似偶然的怪事,以前我总对之嗤之以鼻。然而一切的一切却在不断的蚕食着我的信仰,使我从嗤之以鼻到挣扎反抗,试图自己说服自己,可是随着年龄增长,经历增多,我越来越说服不了自己,痛定思痛,在信念的漩涡之中,提笔凝思,把我小时候经历的一件件怪事说出来,希望读者大人帮我评判分析。

  “斯文,给你五次机会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凭借着德国公交系统准确到秒的准时,我们准点到达了房屋中介公司,她上去叽里呱啦跟他们交涉,我懒得轻松,自己一边凉快去了,反正那些乡下土语我也听不懂,心里暗自感谢上苍,真庆幸让我遇到了这么好的一位学姐,帮我解决了很多困难,记得是我刚到德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有次出去跟出租车司机话都说不清,结果跟司机两个人都急了一身汗,后来还是我打电话给夏,由她翻译才帮我解决了问题。

  我的个人人生是幸福的,可是我的家庭却是不幸的,我父母在我小时候6岁就离婚了,我一直跟着我母亲!这让我更坚信了一句话:上帝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在给你打开一扇门的同时,又给你关闭了另外一扇门。身边的种种现象,无不验证,我姑姑家小儿子,天生丽质,生得唇红齿白,浓眉大眼。而且人极聪明,几乎是过目不忘,学习成绩优异,人又极乖巧,深得我姑母一家宠爱,我们都认为他长大后一定能够成就一番大事业。唯独邻村一老先生,整天神神道道的,因为辈分高,我们都尊他为“郑世伯”,他说:“此子太过伶俐,恐遭天嫉”,当时不明其意,后来我这个表哥长到12岁,不知得了什么病,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区县医院也没有查出病因来,绵延一年,不幸夭折。还有我三舅,家有三女一子,尤其以第三个女儿长得最为标致,而且人乖嘴甜,学习成绩在班上总是数一数二,街坊邻居都羡慕说生了一个好女儿,可惜在一个夏天的晚上在地里采摘西瓜时被地炮(老家那边为了防御獾,野猪等动物在地里架设的一种土兵器,土炮架在某个角落,然后用如头发丝细线牵引引线到另一头,类似绊马索,一旦碰到,就会发炮)打中头部,不治身亡,当时我还在大学读书,听到老妈哭泣着给我说了这个消息,我不禁唏嘘不已,为什么都是家里最优秀的孩子如此的命运多皆?抛开这些极端例子不谈,我们大部分人的一生,往往也是公平的,小时候饱受磨难,历经艰辛长大的人,往往能在人生的后半段通过奋斗锦衣玉食,享受荣华,相反,如果是人生的前半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锦衣玉食的已经享受了荣华的人,往往在后半段要把该有苦难找回来。当然如果生在盛世的帝王巨贾家,一辈子都得以平稳的安然度过的人,那就是修得的鸿福了。可是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注定只是平凡人,因此,老家人都愿意给小孩起个很贱很俗的名字,如“狗蛋”等等,说是好养,看来先人们留下的处处是智慧阿。不好意思,扯远了。现在说说我经历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10点钟,响起了期盼的敲门声,我按捺住狂跳的心,强作镇定的去开门,是她!

  她脸微微一红,“好啊,只不过我是夜猫子,就怕你被我欺负的生不如死,想搬回学校去”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欢迎你下周日到我家来做客,布莱克先生”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德国的公交系统,真的就一个字:赞。

  这些经历,不至于动摇我的信念,我一直坚定的相信那些都是伪科学,无稽之谈,或者是还没有被科学证明的唯心论。真正让我信仰产生动摇的,还是我在德国的经历。

  “好呀,好呀,最好找个做你的女朋友,省得我再操心”她回敬我道。,

  “OK,下周星期天见”。



  • 猜不出&来,我

      “别苦着脸了,你如果猜不出来,我就拿回去自己欣赏了哦”

    2021-01-15 06:03:25详情点赞(0)回复(0)
  • 声,我&作镇定

      10点钟,响起了期盼的敲门声,我按捺住狂跳的心,强作镇定的去开门,是她!

    2021-01-14 02:22: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变故&我爸爸

      “那我怎知,好像是家里有什么变故了吧,只知道我爸爸当时拿着这个画给我说的时候神情凝重”

    2021-01-13 07:1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远处九&皴染单

      我仔细端详,图中的中、近景以干笔勾廓叠石,坡边微染赭黄,远处九峰留白,以淡墨衬染出雪山,用笔简练,皴染单纯,淡墨烘染的群山与浓重的底色相辉映,映衬在洁白如玉的雪地上分外突出。

    2021-01-14 03:16: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