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东梁西梁
东梁西梁

东梁西梁

作者:矿框分类:职场点击: 20909  更新: 20-12-29

  作品讲诉北方煤矿小镇的两位发小,他们童年时玩闹,同学的时光及以后以后相同的人生道路,在矿业资源贫乏的大背景下,人物如何走出来小镇,再次他们的人生之路。 东梁南陈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老高是这个小镇上煤矿的会计,他在十六岁那年辞别了养父母,背着铺盖卷步行了六十多里的山路,来到了这个煤矿,那时国家在大力发展煤炭工业,一车车乌金由山区源源不断地运向城市,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自然也吸引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淘金者投入其中,老高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凭着一股子的机灵干劲和双手打算盘的的技巧,渐渐在会计队伍中站住了脚。他二十岁那年结婚,打那以后相继生下了三个姑娘,这即将出生的是他的第四个孩子。昨天早晨他的老婆神秘的告诉他说梦到了一片金灿灿的麦田,期间树立的一株开着蓝色花朵的植物,老高听闻后没有说话,起身洗漱,站在院子里看着东方的山头,虽然已是早春,天空仍泛着一丝灰蓝,想起昨晚自己也做了个怪梦,梦见一条粗黑的大蛇由邻居屋顶爬到了自己的家中,这两个梦预示着什么呢?老高不得其解。。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东梁西梁情节预览

  两个小家伙出生的那一年夏天,暴雨引起了西边河槽的山洪,洪水冲下了不少成材的树木,看着水势减小人们纷纷聚到河边捞木头,谁知水流突然增大把人们卷到水里,瞬间不见了踪影,人们叫喊着往山上跑,水位继续上涨淹没了低矮处的民房,听见外面人声水声鼎沸,老李抱起婴儿,拉着老婆和另外两个孩子逃出了家中,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财物,索性家中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总算躲过了一劫,夜里一家五口来到了电影院的临时避难地,矿上发放了安置物品和食物,老李老婆受了惊吓奶水退去,望着饿的哇哇大哭的儿子却毫无办法,不由得也跟着哭泣,后来老李总算到东梁讨得了一碗小米汤,那孩子竟然也吃得很香,一家人总算暂时把心放了下来。

  小说以高李二人成长经历为主线,以矿山变迁为背景,二人最终由乡镇走入城市,为各自理想拼搏,期间重点描写二人发小情、同窗情、以及两个家庭的悲欢离合,历经四十余年,有相守、有相悖、一个成为医生,一个成为煤矿管理高层,面对诱惑与利益,二人如何自控、立足与定位,体现改革开放后期70后精神面貌,鼓励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

  午后,一阵狂风卷来了漫天的乌云,遮天蔽日,瞬间把白天变成了黑夜,人们掩着口鼻就近躲避,那时还没有沙尘暴这个概念,只晓得是风大而已,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老高老婆觉得肚子疼痛难忍,因为已多次生产,所以她也不是那么慌乱,而老高在外屋急的团团转,屋外的狂风带来了一阵泥雨,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老高忍不住开始祷告,求他的孩子能顺利出生,折腾了一个小时以后,里屋传出了婴儿嘹亮的哭声,听得稳婆激动的喊道:“是个小子!”,屋外的雨势也开始变小,西边的天空泛出了一丝金黄。

  四闺女和胖胖出生的那一年载入了大瓷矿的史册,那是灾荒与希望共生的一年,1975年。

  高李二人工作的煤矿叫做大瓷矿,率属于这个市的矿务局,五十年代建矿施工时经常能挖出一些碎的瓷片陶片,就是这个煤矿名称的由来。煤矿建在山里,倒也算的上是山清水秀,两条河槽将山脊分为两座,东边的叫做东梁,西边的就叫做西梁,民房依山而建,东梁地势较高,站在东山顶上可俯瞰整个大瓷矿,矿井则建在东梁,办公场所建在矿井边上,院子很大,叫做矿院。矿院下面是个火车站,同时用作运煤与工人上下班之用。老高家住在东梁矿院旁,这里接近煤矿的经济政治中心,六十年代在他家后面还建起了一个电影院。老李家住在西梁、矿工聚居的排房当中。

  第二天洪水退去,河槽里一片狼藉,泥沙里卷着衣服和鞋子,倒下的树木横插在岸边,人们开始打捞罹难者的遗体,老李和老婆则回到家中看看还能找回什么东西,门早已不见了,看着屋里淤泥平及了炕沿,老李老婆不由得大哭,只在一个残破的柜子了找回了几件衣服,被褥的棉花被泥沙包裹成了沙袋无法再用,夫妻二人相对而泣,不知以后该如何是好。

  矿上很快组织了自救队,市里也派驻了帮扶力量,暂时停止了煤矿生产,全力救灾,那时虽然没有大型机械支持,但也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实现了全面清淤及民房重建,西梁的民房建在了更高处的坡上,还加固了河槽的堤坝,当秋天大雁再次飞过山头的时候,老李一家搬入了新居,还领到了政府的抚恤金,老李虽然没上过什么学,但血液里固有山东汉子的坚韧,凭着一身的力气,不仅在矿上工作,还在屋后修葺了一个羊圈,添些钱买回了三只绵羊,下班后到山上割草牧羊,其中一只开始产奶,胖胖的奶水也有了着落,这个喝着羊奶的孩子迅速地开始添膘,恢复了刚出生的白胖。

  儿子的出生让老高欣喜不已,老高老婆也觉得总算给了丈夫一个交代,望着襁褓中的孩子,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暂时忘记了他们身后还站着三个女儿,已是黄昏时分了,女儿们看着父母高兴,趁机要求在晚饭的面条中多荷包了几个鸡蛋,分享了弟弟出生的喜悦。七十年代早期,物资仍然相对匮乏,粮票布票还在使用,鸡蛋对于普通家庭来说近乎奢侈品,老高家里的鸡蛋来自岳母家,听闻女儿即将临盆,老太太日日望着院子里几只母鸡的屁股,才攒下了这筐鸡蛋,撑着一双小脚提了来,看着自己的小外孙,姥姥眼角的皱纹聚成了一朵花,“就叫他四闺女吧,这样好养活!”,老太太这样说。

  老高是这个小镇上煤矿的会计,他在十六岁那年辞别了养父母,背着铺盖卷步行了六十多里的山路,来到了这个煤矿,那时国家在大力发展煤炭工业,一车车乌金由山区源源不断地运向城市,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自然也吸引了来自天南海北的淘金者投入其中,老高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凭着一股子的机灵干劲和双手打算盘的的技巧,渐渐在会计队伍中站住了脚。他二十岁那年结婚,打那以后相继生下了三个姑娘,这即将出生的是他的第四个孩子。昨天早晨他的老婆神秘的告诉他说梦到了一片金灿灿的麦田,期间树立的一株开着蓝色花朵的植物,老高听闻后没有说话,起身洗漱,站在院子里看着东方的山头,虽然已是早春,天空仍泛着一丝灰蓝,想起昨晚自己也做了个怪梦,梦见一条粗黑的大蛇由邻居屋顶爬到了自己的家中,这两个梦预示着什么呢?老高不得其解。

  北方春天的脚步,节奏总是有些拖沓,在和凌冽的西北风较量数个回合后,才拖着有些残破的裙摆,蓬头垢面的出现在世人面前,无法使世界瞬间焕然一新。对于会计老高来说,这个早春却令他充满期待,因为他的第四个孩子就要出生了。


狗扒梁登西梁到东梁  东梁西梁 矿框  东梁西梁 小说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