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农家小美好
农家小美好

农家小美好

作者:剪韶分类:科幻点击: 29830  更新: 22-11-25

  重生一辈子,不再好高骛远,只想脚踏实地当个小农妇,种田种田再种田,山头山头再山头。前世瞧不起的当家人,这一世也慢慢磨炼的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改变了前一辈子的命运,日子,每天都是小美好。王柄!。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农家小美好情节预览

轱辘,轱辘,身体不停的上下颠簸着,仿佛要散架了一般……是谁,是谁在推她吗?

蒋翠翠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二十多岁长脸男人正在推她。

王柄!

蒋翠翠一下认了出来!

这个该遭天煞的玩意,居然还活着,没有被雷劈死!

她愤恨的伸手去抓他的脸,却因为没有力气,又垂落一边。

“蒋翠翠?你怎么了?”王柄一边推她一边问。

怎么了?

难道自己没被主家打死?还留了一口气,要被王炳给拉回村,送回自己家?临死了,才能回家,无颜面对儿子张霖啊。

因为大伯娘养大丈夫张健,蒋翠翠一直对她都特别信任。听了大伯娘和她娘家侄儿王炳的话,和王炳离家出去赚银子,结果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想到这,她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下来。

“哎,知道你娇气,可也没想到你这么娇气的呀。咱这都为了你,买了驴车,你还嫌弃,还想要骡子车。就咱们出门带的银子,哪里够买骡子车。”

没听到蒋翠翠的反驳,他又自顾自的说,“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还嫌弃自己的身子不好。”

蒋翠翠泪眼朦胧中无意瞅见他年轻过分的脸,顾不得他嘴里的叨叨,赶紧的四顾去瞅。哎吆,这是自己记忆中,刚离开村子不远的地方啊。魂牵梦绕,绝对不会出错。

想想,那个时候,她被王炳和大伯娘张王氏忽悠着,以为外边的世界美好,遍地银子,只要想捡,就能捡一大堆两大摞的那种。

只因她无数次瞅着儿子,小小的缩成一坨,交不起束脩,就偷偷藏在墙角听夫子讲课,还被下私塾的熊孩子嘲笑。那种心酸,都是她为人父母没本事造成的啊。

她要赚银子,赚很多很多的银子,再也不因银子而吃穿窘迫,再也不因银子而遭人白眼,再也不因银子而让儿子没法去私塾。

可实际呢?等她出去以后,因为迟迟不和王炳苟且,就遭到他的嫌弃。要不是自己留了个心眼,估计当时就被他发卖为奴。

本想出去赚银子,回家养好儿子,压根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因为年轻,觉得颜面大于天,她就滞留在外,干一些零碎活勉强度日。

以为就此了却残生?后来,她又被王炳找到,忽悠说一起回村,结果反被卖到大户人家当老妈子,但凡想要逃跑,都少不了一顿毒打。

一来二去的,她不得不死心塌地干活。至于月银?她攒着,想要留给儿子以后娶妻生子,却在最后惨死时,眼睁睁看着王炳作为亲人,取走了那些银子。

真的是死不瞑目啊!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前世为啥鬼迷心窍,脑子糊涂。

好在,一睁眼,她重生了,还有挽救的机会。

可现在,她要是贸然说自己不想去外边赚银子,那依照她对王炳的了解,他必然不肯罢休。

缓了缓,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蒋翠翠立刻泪眼婆娑的瞅着王炳。

“呜呜,我现在病着,这要还出远门,说不定带的银子都不够瞧大夫。要不然,我们先回去,我找张健要银子,等病养的差不多,咱们再走?”

王炳一听,立刻就皱起了眉头。他一边手里驾着驴车,一边回头仔细端详着蒋翠翠,“你可知道,我们这一趟出来多不容易,回去了,再想出来就难了。”

“哎呀,难啥难,咱们出去也是为了赚银子。可现在银子还没赚,不能路费盘缠都瞧大夫啊,没本钱,还怎么赚银子。”

“再说了,张健还有私房银子。他以为自己藏的好,我就发现不了,哼,我早就留意了。”

原本王炳不乐意回头,可这会一听私房银子,就心动了。

他可不是一个真的被他姑三言两语就欺骗的傻子,无论他姑张王氏怎么诋毁张健,他都坚信张健是个有本事的窝囊废。

这么多年,张健瘸了一条腿,却依旧是打猎的好手,和村子里一些有本事的人,相处的关系也挺好。

这真的是一个窝囊废?肯定不是,要真的是,也是有本事的窝囊废!

所以蒋翠翠的话,他一点也不怀疑。

“可咱们现在回去,这驴车咋办?”

“哎呀,直接卖了呀,这银子都是你的,你自己留着就好了。等我想方设法拿到张健的银子,咱们再做商议。”

“可现在卖,要赔银子。”王炳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对上蒋翠翠一脸平常又找不出这个疑点。

“咱们以后是要赚大银子的,还在乎这点小碎银?”蒋翠翠带着几分鄙夷,然后一副一点也瞅不起小碎银的架势。

瞅到王炳的犹豫,蒋翠翠立刻装出一副疑狐,“我大伯娘张王氏可是说外边的银子特别容易赚,你也这么给我说的,难道不是?。”

“出门肯定能赚大银子的。”

“那,你要是舍不得卖,你自己养一段时间,等找到银子,咱们再走。”

王炳一瞅蒋翠翠一副都不是事的自信,再一想他的本意,觉得有道理。再说这驴车,他暂放到好友处,以后再用也不费事。

掉头,等快到村口的时候,他直接放蒋翠翠下来。王炳自己做贼心虚,哪里会真的大摇大摆的进张家庄。

蒋翠翠也知道王炳不会送她进村子,可还是装作一脸生气,自己跨着小包袱,咋咋呼呼的往村里走。

她都不带回头,因为她知道王炳会把车往哪里赶,会让谁帮着照料。

可接下来,她觉得就是要拼她演技,真正考验她演技的时刻到了。

先回家哭一场?或者扮柔弱一场?貌似不太行,因为自己对张健一直都是霸道人设。

那就霸道着来?

她想的入神,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手腕处腾起的一股白烟,好在白烟转瞬就消散了。

她虎着脸,一边咳嗽一边往家里走。村口碰到熟人,大家一个个瞪大眼珠子瞅着,她则是趾高气扬的哼一声,继续往家走。

大家直接炸懵了,这跟人跑了的人,现在又回来了?

还出去干啥活啊,直接掉头,缀着蒋翠翠走。远处没有注意到蒋翠翠的人,瞅着这么多人一起,肯定是有热闹瞧的,也纷纷放下手里的活计,跟过来了。

蒋翠翠疑狐的瞅了瞅大家,也没有多言语,一边咳嗽一边往家里走。还没到家门口,就瞅着周围几个熊孩子围着张霖,一边奚落一边扭一把掐一把的。

而张霖就那么哭唧唧的站在中间,任由其他熊孩子欺负。

她走近一听,才知道人家都骂张霖,他娘跟着人跑了。

蒋翠翠压根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扑上去,也不管谁家的熊孩子,一顿胖揍。一堆熊孩子,怎么也不敢跟着大人还手,一边躲闪一边继续骂骂咧咧。

“哎吆,跑了又跑回来了,哎吆,张霖你娘给你爹戴帽子了,你娘就应该被浸猪笼、沉池塘。”

、、、、、、

无论人家熊孩子怎么骂着,张霖就那么哭唧唧的,也不反驳也不附和,却回头瞅着蒋翠翠一脸的冷漠。

蒋翠翠回头瞅着,娘两个隔着几步距离互相看着。

蒋翠翠一寸一寸,一点一点,从头到尾都仔细的打量着张霖,这是自己的儿子啊。

还是个孩子模样。

真好!

不知不觉中,她已泪流满面。

其他熊孩子跑出去几步远,立刻就叉腰站着看戏。可猛然面对这么安静的场面,一时间也不敢再大声的污言秽语。

他们想过蒋翠翠追着他们打,想过蒋翠翠追着他们骂,却没想过蒋翠翠瞅着张霖居然哭的停不下来。

‘男子汉大丈夫,欺负女人就是臭豆腐。’这是打小他们家里长辈教导的名言警句,不让他们欺负女人的。

一时间,大家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接着要咋办,毕竟,他们之前压根没见过蒋翠翠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场面。

蒋翠翠一个人哭到打嗝,后来直接蹲下来抱着脑袋哭。

完了,大家一瞅,就知道蒋翠翠这是要被张健给休回娘家了。所以,哭得这么上心,肯定是舍不得张霖。

张霖瞅着蒋翠翠哭的难受,主动一点一点挪到她跟前。蒋翠翠抬眼一脸泪水,却眉开眼笑。

猛然一把抱住张霖,“霖子,娘不出去赚银子了,就在家里好好跟你爹种地打猎,一样能攒银子给你交束脩。”

张霖一听,双眼立刻亮晶晶,一个劲点头。

毕竟,他已经认定小伙伴或者村子里其他人说蒋翠翠跟人跑了的‘事实’。现在,蒋翠翠回来了,哪怕出去也是为了给他攒束脩,而不是跟人跑了,不要他们爷两个了,他好欢喜。

其他人一瞅,互相再瞅瞅,“哎吆,这是跟人跑了,又跑回来了,还想没事人一样过日子,真的好厚的脸皮。”

蒋翠翠原本还欢欢喜喜的脸,立刻冲着人群凶神恶煞,“你娘才跟人跑了,你全家都跟人跑了,来,你给老娘站在眼皮底下嘟囔,你才算英雄好汉。”

远处几个熊孩子一听,你推搡我我推搡你,却没有一个人往前走一步。之前还以为蒋翠翠是个温婉的,现在瞅瞅,就是装的。

一眨眼就破功。

“我就是英雄好汉,我又没跟着野汉子疯跑。”被推搡着当出头鸟的张狗蛋一边抖着自己的腿,一边吊儿郎当的反驳。

蒋翠翠瞅了瞅张狗蛋那灰扑扑的裤子,“张狗蛋,你这话等着,一会我找你爹娘好好理论理论,就说说你那裤子,是不是又尿裤子了?”

大家一听,立刻低头去瞅张狗蛋的裤子,明显的是湿了一坨。

“哎呀,张狗蛋,你个丢人货,你完了,等着夫子罚你抄三遍三字经吧。”

张狗蛋本身就怕人家提起自己尿裤子,尤其是蠢拜自己的小伙伴,现在一张脸涨的通红,憋着憋着立刻放声大哭。

“哎,怂货!”蒋翠翠轻蔑的嘟囔一句,回头就温柔的拍打几下张霖衣裳的灰尘,然后宝贝的拥着张霖的肩膀往家里走。

“霖子啊,娘出去是想要赚银子,你大伯奶都给我保证外边肯定好赚银子,我是想赚点给你交束脩,真的没想让你被人骂。”

“我之前还给你王炳伯伯说以后再出去,以后啊,我不出去了,娘就守着你,多干活,哪怕勒紧裤腰带也让你去私塾。”

这话,蒋翠翠就是说给周围八卦的耳朵的。

张霖一听,立刻更加高兴,“娘,我也会好好干活,没银子,我不去私塾也行,你就留在家里吧。”

“哎,哎,哎,娘都听你的。”蒋翠翠觉得自己真的是水做的,一听张霖的话,立刻就忍不住眼泪了。

她掉头不想张霖看到自己哭,反而是被张霖拽着胳膊,示意她蹲下来,主动的用手帮着她擦眼泪。

只不过,一手泥土,蒋翠翠越发的哭的凶,一张脸都花了。

说好的温情画面,大家瞅着蒋翠翠泥土沟壑的一张脸,却十分想笑,却忍着几分心酸几分笑意,继续陪着看着。

娘两个你帮着我擦擦,我捏捏你的脸,磨叽了小一会,蒋翠翠才站起来,牵着张霖的手往家里走。

其他人瞅着这娘两个欢欢喜喜的背影,也替张狗蛋松了一口气。

回到自家院子前,蒋翠翠猛然觉得有些近乡心怯,缓了缓神,推开门,四处打量一番。

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院子,泥土夯实的地,干干净净的。正面三间土胚房,最西边是张霖的屋子。毕竟,七岁大的孩子,肯定是要单独去住。另外两间是套间,客厅模样,带一个耳间子,是他们两夫妻住的。东面有两间厢房,一间置放杂货,一间厨房。

“去吧,去换个衣裳,回头娘帮你洗。”她轻轻按压一下张霖肩膀,目送着张霖去西边屋子。自己把包袱放到大屋中间的桌子上,洗把手,去厨房做饭。

张霖赶紧的换了一个褂子,一条裤子,肥肥大大的,踩着自己的千层布鞋,一溜烟就朝着外边田地跑。他要告诉张健他娘回来了,他娘没有跟着人家跑了,外边都是胡说八道。

想想,从昨天到今天,他们父子两个人,就差被村子里的狗骂一遍了。

蒋翠翠瞅见了,也不管张霖跑出去干啥。先和面,和(huo)的比较硬,放盆里盖着链子让醒着。她随即出了院子,转个弯到菜地,采了两把韭菜,外加几个红辣椒,又挖了一颗蒜头。

回家先洗韭菜,然后切段,撒了点盐,倒了醋,又切碎了辣椒和蒜头,搅拌到一起,放到一边。

随后弯腰,把灶头的柴火拾一些到灶肚里,点燃。揭开锅盖,朝着锅里加水。水让烧着,她立刻就开始擀面条。等水滚开,下面条。

面条滚开了第一遍,加一勺冷水,继续让滚第二遍,再加一勺冷水,等加完第三勺滚了,面条就熟了。她捞出来三碗,端着放到客厅桌子上,又把腌制好的韭菜也端过去。

大门被推开,蒋翠翠白了一眼张健,反正,她内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她不理亏、她不理亏、她不理亏。

张霖迅速的洗手,然后欢欢喜喜的等到桌子跟前,瞅着桌子上的面,黑白两掺面,也香喷喷的。他满眼欢喜的瞅着、等着张健。

回来的路上,张健就看了一路张霖的欢喜,哪怕心里膈应蒋翠翠,可还打算压一压,给张霖一个完整的家。

回到院子,张健瞅了瞅蒋翠翠,放下锄头,洗手,然后在院子里扑打了一遍衣裳上的尘土,才回到桌子跟前。

蒋翠翠瞅着他端起饭碗,自己也跟着端起,先夹起一筷子韭菜到张霖碗里,又给自己夹了一筷子,伴着吃面条。

她有些遗憾的想,应该炝一个西红柿汤来着。

张健瞅了瞅蒋翠翠,又瞅了瞅张霖,不言语,也夹起一筷子韭菜,绊着面条一起吃。

张健吃饭,‘呼噜呼噜’的特别响亮,蒋翠翠挺讨厌人吃饭发出声音的,所以,就用眼神瞅着他,等他慢慢的没了声音,才继续吃饭。

这可是,她一贯的做派。

最见不得粗鲁!



  • 不得,&得哪里

    “可现在卖,要赔银子。”王炳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对上蒋翠翠一脸平常又找不出这个疑点。

    2022-11-29 07:37: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小碎银&然后一

    “咱们以后是要赚大银子的,还在乎这点小碎银?”蒋翠翠带着几分鄙夷,然后一副一点也瞅不起小碎银的架势。

    2022-11-29 02:15:54详情点赞(0)回复(0)
  • 摸自己&着王炳

    缓了缓,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蒋翠翠立刻泪眼婆娑的瞅着王炳。

    2022-11-30 12:21:41详情点赞(0)回复(0)
  • 睁开了&正在推

    蒋翠翠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一个二十多岁长脸男人正在推她。

    2022-11-30 01:01:11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不得&人,取

    一来二去的,她不得不死心塌地干活。至于月银?她攒着,想要留给儿子以后娶妻生子,却在最后惨死时,眼睁睁看着王炳作为亲人,取走了那些银子。

    2022-11-27 11:43: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多的

    她要赚银子,赚很多很多的银子,再也不因银子而吃穿窘迫,再也不因银子而遭人白眼,再也不因银子而让儿子没法去私塾。

    2022-11-27 11:06:5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顿&一边躲

    蒋翠翠压根不是委屈自己的人,扑上去,也不管谁家的熊孩子,一顿胖揍。一堆熊孩子,怎么也不敢跟着大人还手,一边躲闪一边继续骂骂咧咧。

    2022-11-29 10:59: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老妈子&打。

    以为就此了却残生?后来,她又被王炳找到,忽悠说一起回村,结果反被卖到大户人家当老妈子,但凡想要逃跑,都少不了一顿毒打。

    2022-11-29 01:16: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