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一点特效,亿点伤害
一点特效,亿点伤害

一点特效,亿点伤害

作者:一曲归终分类:短篇点击: 11670  更新: 22-11-19

  虚假的大能: 法术的特效龙飞凤舞,施法场面声势浩大,出场方式飘逸洒脱,进攻方式仙光漫天。真正的大能:“老铁们,我起了,一刀秒了。”虚假的修炼:原地打坐,吸纳天地之灵气,一坐就是个七七四十九天。真正的修炼:从小学考卷一路刷到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洛魄,一介修道千年而不得志的落魄之人,用事实完美地诠释了何为“知识就是力量”若有若无的仙光时常在山头闪烁,时不时有哪家练功过猛的修士劈出的剑气在山间久久不散。。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一点特效,亿点伤害情节预览

仙雾缭绕的山峰连绵起伏,由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不断延伸,攒动的阳光从云雾间缓缓洒落在树叶上,在地面上投射出一片片斑驳叶影。

若有若无的仙光时常在山头闪烁,时不时有哪家练功过猛的修士劈出的剑气在山间久久不散。

“诸位请小心,这里的青石板路上水汽不易散去,比较容易滑倒。”一位笑容可掬的修士扭动了一下略显肥胖的身躯,抬手扬扬袖子,散去了眼前的一大片仙雾。

“兄台,眼前这座可是最为出名的万麟山?”一个驮着一个蓝色大包袱的年轻男子仰起头凝视着面前这座直入云霄的山,在这条青石板路上隐约能够听见麒麟的尖啸。

“对,面前这座就是我们无垢宗最为出名的万麟山,也可以说是实力最强的一座。而我,也在这座万麟山上的修了有八十多年。”

众人纷纷点头,望着他还颇为年轻且白嫩的脸庞感到诧异。

八十年,也就是说面前这位修士的年龄打底有八十岁。

这位胖修士嘿嘿地憨笑了几下,旋即解释道:“能够进入这里的想必也都将是踏入仙途的人了,那我也就不多客套,多解释一下我们无垢宗的内况吧。”

“哦啊,谢过师兄。”那名驮着蓝色包袱的男子连忙作揖道谢。

而其余跟在他身后的人也都反应过来,纷纷作揖效仿。

“谢过师兄。”

“不必不必,哈哈。”胖修士摸了摸圆滚的肚皮,走快了两步,声音不急不缓,“目前为止,我们无垢宗的山总共分为五座。

第一座,是最为古老的剑言山……”

“呃,不是万麟山吗?”那个年轻男子忍不住插话。

“并不是。”胖修士轻轻瞟了他一眼,“剑言山是最为古老的山,当初第一代宗主创立无垢宗的时候就是在这座山上。”

“那第二座呢?”

“不急不急。”胖修士对于这年轻男子的插话也不急不恼,“第二座是侍仙山,第三座则是轩鹤山,第四座是银雷山,而第五座自然就是万麟山。

虽然说万麟山是最晚开发作为修炼场所的,但却是最大,也是实力最强的。七日后的演武大会也将在万麟山上举办。

每座山的名字由来也都很有趣,比如说银雷山竟然是第三代老宗主练银雷决的时候不小心走火劈出来的,万麟山上因为常有仙兽麒麟出没,所以就取了个万麟山。”

之后,胖修士又对着后四座仙山都鼓吹了一番。

“当然了,虽然说目前为止综合实力来说是万麟山最强,但是各个分山之中也存在着顶级高手,每座山上的师兄师姐都是修道近千年的人物了。

万麟山的封仁语师兄一手麒麟剑法简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曾在一个秘境之中一己之力怒斩百名与他同级的邪修。

侍仙山的白酒云师姐最擅长言剑秘术,目前为止无论是什么剑灵,她都能够驱使。在一百年前她曾驯服了一只三千年妖兽。

银雷山的林雷震的雷法已经出神入化,在五十年前就能够完全不需要依靠雷符就引出银雷,目前为止他甚至能够和各位修雷的长老有一战之力。

轩鹤山的常夜师兄并没有任何突出之点,但是他样样精通,各种武器与法术都相对突出,综合实力完全不弱于前几位师兄师姐。”

沉默了许久的那名年轻男子再度发问,“那……那座剑言山的呢?”

胖修士明显顿了顿,拂袖扫开前方的仙雾,干咳了两声,“呃,那个……剑言山的……”

有点蚌埠住了。

他摸着肚子深思熟虑了十几秒后,最终千言万语都化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至于剑言山的那位洛魄大师兄嘛,唉……不提也罢。”

出于在外人表现出对师兄尊敬,他最终还是强忍住露出鄙夷的神色。

“为何不提?”那年轻男子脸上写满了好奇。

“好,那就来细细说一说那剑言山的师兄吧。”胖道人晃着肉墩墩的大脑袋,装模作样地一摇拂尘。

众人诧异地看向胖道人,只因这胖道人的叹息声已是不绝于耳。

这短短几十秒内,不知他到底长吁短叹了几次。

“在这修道界,正常天赋仅需十年便可入练气,一百年便可筑基,五百年闯金丹,一千五百年入元婴,三千年可化神,万年则归虚。若是天赋禀异,这时间甚至可以成倍缩减。

而每一次晋升都可以延续寿命,修炼速度越快,越可使容颜常驻。”

众人听他口若悬河地讲述了半天,却不知这话题到底和那剑言山的师兄究竟能扯上什么关系。

胖道人扫了一眼满脸疑惑的众人,最终暗暗一笑,决定不再卖这个关子。

“这位剑言山的师兄,修道千年而不得志,至始至终都只停留在练气期。成日缩在那山顶的小木屋,日夜苦修却难以晋升。”胖道人话语一顿,脸上的赘肉将眼睛挤成一条缝,“不过却有一事让人津津乐道。”

“这位师兄,这一千多年来,,始终保持着少年的容颜。”

……

意识在瞬息间被黑暗所吞没。

乏力感以及失重感像是要将整个躯体抬起,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只能在无穷无尽的黑暗里静静地聆听外界嘈杂的话语声,但却又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只能听出一种空灵和虚幻。

有那么一瞬间,洛魄认为自己是穿越到了某款3A级游戏大作里的某个场景中。

几个身着白衫的人将自己环绕在中央,不停地眨巴着眼睛,其中一个还抬起手戳了戳他的脸庞。

“师兄,你醒了?”

“醒了……”在他的视野里那些面容还很模糊,整个大脑混沌不堪,在恍惚间他抬起手对着空气抓了抓,旋即又把两只手盖在自己的脸上,大口喘息,“是低血糖,老毛病又犯了。”

“师兄,你行不行啊,八日后就是演武大会了。”其中一个略显青雉的声音从他的左侧响起。

“不慌,还有五天才高考,容我先泡一包葡萄糖水嗷。”洛魄揉搓着双眼,愣了半秒钟。

他这才寻思着刚才的对话似乎哪里不对,压根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演武?”洛魄松开遮挡脸庞的双手,让视觉恢复清晰。

他的周身环绕着一群身着白衫的人,通过看面庞能够判断出年龄应该都不大,无论男女都非常统一地留着长发,男性多扎成绾髻,而女性发式各异。

他吸了吸鼻子,视线直直越过人群,从人群之中的缝隙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场景。红柱金雕的华美建筑之后是半隐在云雾中的重峦叠嶂,在前方的不远处还有一座缠绕着清澈流水的假山。

就离谱。

现在他的大脑在瞬息间就编成了一部长达百万字的小说:关于我高考前晚自习,因为家族遗传的低血糖昏倒而穿越到某古代架空世界这件事。

停止在脑内插科打诨,他依旧得处理目前的状况。

“师兄,不会是给吓晕倒的吧?”围在他周身的人群里忽然发出一个微弱却又清晰的声音。

嘈杂的议论声瞬间消失,空气中只留下了长久且尴尬的沉默。

别说是整座剑言山了,连整个无垢宗上下的子弟都明白面前这位大师兄所谓的“含金量”,因为这种事情被吓晕,完全是处于意料之中。

洛魄望着周身的仙家子弟们纷纷摆出一副憋笑的表情,下意识地就用中指在鼻梁上推了推,旋即才发现眼镜压根就不在自己鼻梁上了。

“行了行了,都散了,不赶紧复……练功,都围着我做什么?”洛魄招招手,驱散了众人,旋即踉踉跄跄地摸到一处台阶,一屁股坐了下来。

目前为止他的思路理得还不是很清,只能知道自己并不在之前这个世界,甚至有可能根本不在某个蓝色的星球上。

从之前有些人的发言来看,在不久之后可能将有一场演武大会,而自己因为低血糖昏倒而穿越到这个人的身上,那么就可以推断出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同样因为某种原因而昏倒。而通过之前周身人群的服装和环境就可以推断出自己也许处于某个类似于练武或修仙的地方,这样一推断,自己有可能是因为练功过度导致昏迷。

随着他身心调和,大脑也迅速平静下来,大量的记忆片段涌入他的大脑。

这么多信息还真有些不好处理……

洛魄,出身于一千三百年前。因为凡间战乱,父母把他送到一座道观,后被一名道士所救,之后道士建立无垢宗,他成为了第一个徒弟,也就是所谓的大师兄。常年缩在山上修炼,每次历练次次缺勤,每次演武大会次次不让参加。

除了名字和原本的自己一模一样,其余都完全不同。

另外,演武大会次次不让参加?

这条记忆有点意思……

毕竟是无垢宗的大师兄,那资历甚至比得上一些辈分稍微小一点的长老了,又是成天宅家修炼,要是参加了演武大会那必然就会影响平衡。

……

“首先,站直,让整个人挺成一条直线。”胖道人摸了摸下巴许久未剃的胡茬,拍了拍之前那个屡次打断他说话的年轻男子,“今天你们已经拜入了无垢宗,在一周后自然会有我的师兄师弟来挑选你们,但这一周由我来先教会你们基本功。”

众人立即挺直了腰板,视线一直跟随着胖道人。

“第一式,持剑而立,握紧你握紧你剑柄。对,没错,很简单,就是这样。”

“第二式,拔剑,把剑拔出你的剑鞘,往下挥。”

“好,这就是关于剑的基本中的基本功。一般在练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把这个姿势练得出神入化,之后引导仙力就能够劈出剑气了。”胖道人看着这些新人练了一会儿,“接下来是有关于防御的基本功。”

众人纷纷把头点得和小鸡啄米似的,紧紧地盯着胖道人的一举一动。

“起手,把左手往前推。”胖道人左手轻轻一推,一股无色的仙力顿时呈半圆状荡了出去,而他周身的叶子也纷纷随着这股力量被吹向前方。

“没了,就这两个姿势在这一周内一直练。其余的之后再说了。”胖道人打了给哈欠,也不问众人到底学没学会,扬了扬袖子三两布跑进屋中。

两分钟后屋中鼾声震天。

在剑言山的一个小木屋中,洛魄的嘴角逐渐抽搐。

这位大师兄是什么人上人,就连住房也和其他师弟师妹们不一样,之前那些红柱金雕的华美古建筑不去住,非要在剑言山的山顶建一个小木屋。

吱呀

散发着些许霉味的木窗被推开,迅猛又刺骨的山风扑面而来,顺着脖颈灌入宽大的白袍中。

木窗重新给他一巴掌拍了回去,荡起的灰尘把他呛个正着。

在一顿干咳后,洛魄开始搜寻大脑内繁杂的记忆片段,既然在一周后是演武大会,现在自己“初来乍到”,必然是要将练过的功都温习一番。

首先,挺直腰板,握紧剑柄。

他深吸一口气,回忆着那几乎是刻进了DNA里的动作。

然后,拔剑,双手持剑,向下挥剑。

四周的空气攒动了一下,剑身轻轻颤抖,旋即恢复平静。

好,一气呵成,那么就是下一个招式。

首先,集中精神,引导体内的力量……

一股热流顿时从心脏处溢向全身,他的口中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浊气,让所谓的仙力集中在掌心。

紧接着,推掌。一股平平无奇的气流被荡了出去,然后像是石子落在池塘一般,缓缓扩散蔓延,直到最后彻底消逝在空气中。

好,下一个招……招个毛。为什么记忆里只有这两招?

有那么一瞬间洛魄认为自己的记忆片段一定有缺失,但问题是这记忆片段里上上到八百年前的仙魔两修的大战,下到十岁的时候做梦尿裤子统统涵盖,连许多练功的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

虽然说在期间确实是有几百年的记忆碎片无法搜寻到,问题在于他至少有九百年是处于练气期,期间没有记忆的几百年估计也没有一点长进。

但……为什么就这两招?一千三百多年就学了这两招?

而刚才脑内一闪而逝的记忆片段就像是一道雷光,虽不明亮,却无比清晰地照亮了大脑内浮现的俩字:离谱。

这一招所谓的“拜年剑法”和“双手空气咚”竟然都开始初学时期的基式。

如果贴切一点形容的话,这两招就像是进幼儿园时学的一加一等于二,而一千三百岁就好比大学毕业的年纪。

一个将近大学毕业的年龄只会一加一等于二?如果换作是一个从来没有入学过的文盲,这勉强能够理解,但问题是,他刚出生不久就“入学”了。

这一千三百年就只学会了两招基础式。练功练了个寂寞。

而顺着记忆片段寻觅,他发现事情变得越加离谱。

历年的演武大会他之所以不参加是因为不让参加,因为只有达到筑基期才有参赛的资格,所以历年来他压根就不被允许参加。而这一次的演武大会是按照资历来参赛,在此地修炼一百年以上的必须参加。

原来压根不是害怕他影响赛场平衡才不让他参加,是仁慈的主办方怕他被揍到残废才不让参加……

修行一千三百年还是练气期,而且只会两招一周就能练懂的基础式。

重开吧,赶紧的,累了。一周后的演武大会只要在赛场上躺平就够了。

“我寻思着自己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现在自己应该好好回想自己是否是因为某种契机而穿越到了这样一个苦主身上。

他下意识地用中指推了推鼻梁,旋即才发现这具身体压根没有近视,毕竟在那个时代也没有各种电子设备。

自己在昏倒之前还在学校的教室门口,还有六天就要高考。是因为家族遗传的低血糖且过度紧张导致昏迷。

在回想间,洛魄开始顺带着细细翻看起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片段。

这些记忆片段杂乱且破碎,记忆的都是各种零碎的小事。不断地在山上修炼,实力却非常稳定地原地踏步,不断地遭受歧视,身居高位却没有匹配这位置的实力。无垢宗第一大师兄也只是个笑话,面对无数人的挑衅只能忍气吞声。

他是无垢宗最大的耻辱,尽管自己没有招惹任何人,却有无数的人想要取他性命。

“哦?竟然还靠着师弟师妹的庇护苟活了那么多次?”

因为这种大宗派大师兄的名头实在太大了,不仅仅是遭人嫉妒,而且很容易成为别人挑起争端的工具,这种名头大又没能力的家伙,一是杀起来容易,二是引起争端也容易。

洛魄翻看着这些记忆,眉头渐渐地拧成了一团。而且他发现记忆中似乎有某些片段被恶意抹除,比如说在两段记忆之间似乎隔了有几十年,但那几十年的记忆却没有存在一星半点。

脑中闪烁着的惨痛与耻辱的回忆让洛魄有那么一瞬间陷入呆滞。

洛魄呼吸着带有些许霉味的空气,望着这身还算干净的白袍陷入沉思。

他将还留着一条缝的窗户合密,点上了锈迹斑斑的油灯,那带着霉味的空气顿时又参进了植物油脂的气味,在摇曳的火焰中他缓缓地抬起头目视着被打磨得光亮的铜镜,镜中那苍白得如吸血鬼一般的肤色配上那略显消瘦的身材,让他看起来如床上垂死的病患。

颇为清秀的面孔,有一种莫名的亲和力,属于那种看了绝不会令人生厌的那种类型。与其说是小大师兄,这张面容更像是刚入宗派的萌新小师弟。

“等等,这是……”他忽然愣了愣,将视线微微偏转,最终定格在了那张面孔下方的脖颈处。

在衣领与皮肤交接的那一处的隐秘角落插了一根细小的针。

针?

他抬起手在脖颈上轻轻摸索,最终一下把那根银针拔出。

这根针的表面似乎被涂上了一层颜料,颜色与他身上的白衫很相近,所以到现在才发现。

他微微眯起眼睛,下意识地用中指推了推鼻梁,“原来这个家伙昏迷是因为这个……”

这位无垢宗的大师兄根本不是因为恐惧或是练功过度导致昏迷,而是有人想要暗算他。也有可能不是简简单单的昏迷,极有可能有人要趁着这个机会干掉他,只不过洛魄在这个时候魂穿到了这副身上,所以营造出了一种昏迷的假象。

如果说对方因为暗杀没有成功的话,那么必然……

吱呀

窗户似乎被猛烈的山风撞开,携带着冷气的强风扼杀了油灯上本就摇曳的火焰,一股冷气在瞬息间就顺着脖颈灌入衣中。

洛魄打了个哆嗦,起身一巴掌把窗户拍合上,而他望着窗户边框的木插销,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

他记得之前关窗的时候是有合上木插销的,但现在木插销被拔出了。这很显然不是窗外的风所为。

而这么明显的漏洞是谁都能够发现的,这看似是对方行刺的失误,实际上就是表明着不把他洛魄放在眼里,好像就是在说:我给你点提示,我来杀你了,你能怎么办?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修行一千三百年还只是练气期的老废材,任何一个正常资质的修行一百年的弟子都能把他摁在地上乱杀。

于是乎,他挺起腰板,眼神淡漠地凝视着窗外攒动的黑暗,“我若是喊十声大哥饶命我错了,你会不会放过我?”

回应他的只有强劲的冷风。

而洛魄也压根没有指望对方回应,合格的刺客不会在刺杀目标的时候主动暴露位置。

况且他也根本不认为这副身体练了一千三百年的两招基础式能够和对方抗衡,人家程咬金三板斧好歹都比自己多一斧。

临阵打嘴炮,给自己壮胆罢了。

“十声不够,要不我喊二十……”

轰!

房顶轰然垮塌,破碎的木块像大雨一样倾盆而下,荡起的土浪几乎覆盖了他所有的视野,在这一片灰蒙中只能见到一道向他刺来的寒光。

他连粗口都来不及爆,就像一个被一脚踹飞的足球一样急速滚到床底,这才没被坍塌的屋顶压个正着。

显然身体的反应比恐惧来临得更快,此时他大脑的运转完全跟不上身体的反应。

那一道剑芒瞬息间贯彻了整个地面,但他在床底还没见到对方的脚落地,那把剑就被迅速拔出。

而洛魄哪敢等待对方继续攻击,用这具仅有练气期的身体猛地顶起床铺,双手扶着底面就直接往前方砸了过去,同时他也一个箭步从窗户撞了出去。

剑言山顶上只有细碎的月光洒落,而顺着坡面能够依稀望见其他山峰亮起的烛火,听见师弟师妹们的欢声笑语。

当然,在身后追杀他的也有可能就是某位师弟或师妹。

而在此时,他身后已经破碎不堪的木屋则是突然燃起熊熊烈火,在短短几秒内就迅速被火光吞噬。

而在洛魄回头的那瞬间,突如其来的虎啸险些刺穿他的耳膜,那团火焰迅速化为一只猛虎在他的眼底里咆哮,被高温所扭曲的空气随着热浪扑面而来。

紧接着,那头烈焰猛虎在他的视线里迅速放大。

得了,都这时候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由于自己这两招太过基础,根本就没有名称,所以他甚至不能够喊出招式给自己加把劲,就只能凭着肌肉记忆,抬起双手引导仙力就直接推了出去。

无色的气流荡了出去,那头烈焰猛虎在接触到气流的瞬间剧烈震颤了一下,旋即一声哀嚎便直接湮灭在空气中。而那股席卷而来的热浪也直接顺着这道气流被反推了回去,直接将整间燃着火焰的木屋掀飞出去。

洛魄的眼皮轻轻跳了一下。

这一千三百年练基础式,说弱,确实弱……但又没有完全弱。

·



  • &那一处

    在衣领与皮肤交接的那一处的隐秘角落插了一根细小的针。

    2022-11-24 01:31: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记忆&梦尿裤

    有那么一瞬间洛魄认为自己的记忆片段一定有缺失,但问题是这记忆片段里上上到八百年前的仙魔两修的大战,下到十岁的时候做梦尿裤子统统涵盖,连许多练功的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

    2022-11-23 07:5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家

    他微微眯起眼睛,下意识地用中指推了推鼻梁,“原来这个家伙昏迷是因为这个……”

    2022-11-22 04:06:33详情点赞(0)回复(0)
  • &顶压个

    他连粗口都来不及爆,就像一个被一脚踹飞的足球一样急速滚到床底,这才没被坍塌的屋顶压个正着。

    2022-11-21 11:5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地上&乱杀。

    毕竟自己只是一个修行一千三百年还只是练气期的老废材,任何一个正常资质的修行一百年的弟子都能把他摁在地上乱杀。

    2022-11-22 03:1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层颜&白衫很

    这根针的表面似乎被涂上了一层颜料,颜色与他身上的白衫很相近,所以到现在才发现。

    2022-11-22 10:0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六天&的低血

    自己在昏倒之前还在学校的教室门口,还有六天就要高考。是因为家族遗传的低血糖且过度紧张导致昏迷。

    2022-11-23 06:57:33详情点赞(0)回复(0)
  • 震颤了&着火焰

    无色的气流荡了出去,那头烈焰猛虎在接触到气流的瞬间剧烈震颤了一下,旋即一声哀嚎便直接湮灭在空气中。而那股席卷而来的热浪也直接顺着这道气流被反推了回去,直接将整间燃着火焰的木屋掀飞出去。

    2022-11-21 04:29: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剑芒瞬&的脚落

    那一道剑芒瞬息间贯彻了整个地面,但他在床底还没见到对方的脚落地,那把剑就被迅速拔出。

    2022-11-22 03:13: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