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通灵摄影师
通灵摄影师

通灵摄影师

作者:细胞分裂分类:灵异点击: 6664  更新: 20-10-30

  玻璃窗死亡……的氤氲,让镜头时间记录层层谜局诡事,各种匪夷所思怪异的囹圄深处到底什么才是真相。真人秀灵异节目亲身体验感受体验感受,扑朔迷离的背后惊悚可怕可怕,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的情节超出想像。旧院鬼影,湖中水魅,太平间呻呤,坟墓里电话中电话,斑驳的上吊自杀梁绳,阴暗潮湿的轱辘枯井,阴与阳一奔逃,茫无目的地狂奔!。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通灵摄影师情节预览

  光学摄影机比普通相机可以有更高概率地拍摄到灵体,在世界各地,尤其日本,主张的都是用光学摄影机拍摄,光学照相机,不但可以捕捉到现场影像,还可以反应出所拍摄的地方未来或是从前发生的事,这是光学相机最为神奇的地方。

  拐弯抹角,顿顿踬踬,无数次跌倒与撞壁,她企图寻觅一丝可疑的光线,可这条甬道仿佛是永无止境的蜿蜒循回,湮没在死寂与黑暗的流沙中,无天无日。

  一夜之间《纸人纸马》之‘夜访樊篱庵’档期收视率暴涨五个点,这次被总监弘鹏涛连连要求分上下集开播,因此,半夜打来电话,要我们剧组翌日务必再去樊篱庵录制一次,制作一个延伸的后记。

  我刚被一场梦魇惊醒,然后手机铃声就响了。

  “天啊,我上次站在这根梁木下好久,什么都没感觉到!”亦萱说。

  没想到的是,这一期我们几乎都以为要无功而返时,录制和编辑影像过程中居然多出了这么一条重要的信息,我们无比激动。

  编导老拓摇摇头:“这种事情要分情况来说,详细专业的讲究说来话长了,流行鬼话来说,阴魂不散是极少数,它的消失往往根据她本人的阳寿来决定的。上吊自杀的人其实是很痛苦的,死了灵魂一样痛苦,每逢戌、亥日,它们就要重复出现临死前的痛苦,我老师傅以前跟我说,上吊鬼眼珠子是翻上的,亲人祭祀的羹饭、纸帛等祭品看不到找不到也拿不到,即使得到羹饭,它们往往被脖子的绳索缠死,也咽不下……”

  我将拷贝的内存卡放入相机里,把摄像机递过去,几人围着重新审视了一遍,然后找到了影像中莫名多出一个女声的段落,老拓把摄像机跟着寺内的环境校对,然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据我所知,老拓曾是著名灵异学大师顾天陌的门徒,其师傅顾天陌在九十年代初期曾拜访了中国佛教协会副主席‘上冥禾旸大法师’为师,并先后得到真禅大法师、昌真明大法师等多位名师指点,受印度密宗大师巴沽拉仁波切亲赐法名“冥衣金刚”,因此,不说名师出高徒,老拓的师傅如此名声远扬,他徒弟的见识自然不浅。

  我连去拿遥控器的胃口都没有。

  “看来,咱们今晚要在今晚扎营了。”烨磊两手交叉在胸前里,把脸转向了亦萱。

  蓦地,她的一条腿僵直地向后拉动,她挣扎着大叫,两手的指甲陷入泥土里,很快拉出十条笔直的抓痕。

  《纸人纸马》节目并不是纯粹的座谈,很多镜头都是外景拍摄,里面的所有影像都是真实的,是我们节目组历尽千辛万苦与冒险换来的,我是摄影师陈凡旭,别人都叫我老旭,幕后还有三个人,灯光师烨磊,我的摄影助手彦小晞,编导老拓,但是我们都没有入镜。

  “彦小晞,你站到梁木下我看看。”老拓说。

  我把三脚架固定好,镜头照向了梁木偏下方。打开感光镜,镜头里拍到一些灰白的微微颤动的粉尘。

  昨天的脚印都还在,就只有我们五个人的。

  在闹鬼地过夜是十分冒险而刺激的做法,但我们如果没有在安全措施防御到万无一失的情况下都不敢在原地停驻的,一般是留下摄影机,做好有线或者无线的连接设备,然后驱车停留在附近监控。

  “老旭啊,这几天你拍摄的‘樊篱庵’带子效果不错!咱们《纸人纸马》节目的收视率直线上升,台长一直夸你的剪辑神了!客服热线电话都快要被观众打爆啦,观众评论场景效果说简直身临其境,一直在追问‘樊篱庵’闹鬼事件是否属实叻!”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她感觉她快死了,漫无止境地黑魆魆甬道一点一点地消磨掉她的希冀,最后像一滩死水把一只蚂蚁给完全覆盖……

  我迷糊着把手机放在耳边。


通灵摄影师txt 下载  


  • 内的环&房梁上

      老拓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相片摆在地上,用手电筒照着,跟着庵寺内的环境很仔细地对校,又来回播放了我们之前拍摄的带子,用自动锁定按键检测镜头,然后把脸昂到房梁上双目来回巡视。

    2020-11-25 08:3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处是腐&乱七八

      寺内很狼藉,到处是腐朽的梁木和碎瓦砾,奇怪的是,空旷的寺内并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蜘蛛网。

    2020-11-26 05:55:59详情点赞(0)回复(0)
  • 既然死&痛苦,

      “既然死后这么痛苦,蝼蚁且偷生,何况是人呢?生前这么就想不开了。”烨磊说。

    2020-11-27 01:55:24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来,&前里,

      “看来,咱们今晚要在今晚扎营了。”烨磊两手交叉在胸前里,把脸转向了亦萱。

    2020-11-25 04:15: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是最&让鬼魂

      为了捕捉到灵异现象,我们一队人马经常在各种阴家重地过夜,夜里苦不堪言的等待便是最大的折磨。谁让鬼魂都是半夜三更出现的呢?

    2020-11-27 03:56:5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