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飞越战国女医与屈原
飞越战国女医与屈原

飞越战国女医与屈原

作者:江小渔分类:历史点击: 27800  更新: 20-09-18

  顾飞菲本是一名医科大学生,在一次沉船事故中她再次穿越至战国时期初年。在那里,她用自己的医术救孩子,遇见了了自己敬仰万分的楚国伟大的诗人屈原,又因缘风云际会遇上了楚国的死敌秦将白起。一个是忧国忧民、才华卓绝的浪漫的诗人,一个是强大霸气、侠骨柔情的骁勇善战大将,在历史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顾飞菲脱掉手术衣,累得骨头都散架了,坐在手术室的地上不想起来。何教授走过来,说:“小顾,累了吧?”顾飞菲说:“是啊,教授,马上就要考外科学理论了,我回去还得复习功课呢。”何教授说:“这一段时间实习辛苦了,考完外科学出去好好放松一下。我这里有一个三峡游的名额,是上次我去巫山下乡义诊的时候人家赠送的,你出去散散心吧。”“教授,谢谢你。可是我还有外科学操作要考呢。”顾飞菲愁眉苦脸地说。教授宽慰顾飞菲道,“随身带着手术器械慢慢练习,熟能生巧,你在我这里基本功已经打得不错了,没问题的。”。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飞越战国女医与屈原情节预览

  顾飞菲选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来,船舱里的其他人或者是全家一起出游,或者是和爱人来过二人世界,只有她是孤家寡人一个。顾飞菲不禁暗自哀叹,卿本多愁善感柔弱女子一枚,奈何踏入医学之门后,就变成了一女汉子,生理学课上给癞蛤蟆剥皮,药学课上毒杀可怜的小白兔,细胞生物学课上刺破自己的手指验血型,人体解剖课上解剖被福尔马林浸泡的尸体,想不变成女汉子都难啊!晚餐有基围虾、红烧鱼、水煮肉片,还有香蕉、橙汁、红酒,顾翡菲吃得饱饱的,以弥补她直线下降的体重。夜间的表演是具有三峡地区历史文化特色的歌舞,仙乐飘起,水晶灯关闭,只留下四周昏暗的发着黄光的壁灯,一群头带花环,身批绿叶形状裙子的美女上台来,扭动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的手臂,随着音乐舞动起来。

  “顾飞菲,你在干什么?”听到何教授一声呼喊,顾飞菲小手一抖,险些将手中的手术钩掉落。“小顾啊,手术台上拉钩也很重要的,你还打瞌睡,以后怎么当一名外科医生啊?”顾飞菲急忙点着头说,“对不起,何教授,我昨天复习功课比较晚,没睡好。以后不会了。”器械护士向顾飞菲翻了翻白眼,不情愿地又递给她一个手术钩。

  “姑娘,醒醒……”顾飞菲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柔软的青草和鲜花丛中,身边是一条碧绿的河,河水清澈见底,河边是翠绿的青山,湛蓝的天空刺得她的眼睛发疼。她眯起眼睛,发现一个穿着浅蓝色粗布长裙的老人站在她的面前。“你好,婆婆。这里是哪里啊?”婆婆说:“这里是陈家村。看姑娘衣着打扮,不像楚国人,你从哪里来的?”顾飞菲说:“婆婆我从上海来,我坐的游轮遇到的大雨,翻船了,我以为我死了呢。”婆婆说道:“上海在何处?秦国吗?”“这婆婆的衣着倒不像现代的服装,一会儿楚国,一会儿秦国的,看这地方风景美如画,难道我是来到了世外桃源?”顾飞菲心想。婆婆扶她起来,但是她觉得全身无力,头晕脑胀的,婆婆看她如此虚弱,说道:“看姑娘你胡言乱语的,一定是受了伤,我先扶你去我家歇息吧。”顾飞菲拎起身旁的背包,趴在老婆婆肩头,跟着她沿着泥巴路走去。

  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顾飞菲脱掉手术衣,累得骨头都散架了,坐在手术室的地上不想起来。何教授走过来,说:“小顾,累了吧?”顾飞菲说:“是啊,教授,马上就要考外科学理论了,我回去还得复习功课呢。”何教授说:“这一段时间实习辛苦了,考完外科学出去好好放松一下。我这里有一个三峡游的名额,是上次我去巫山下乡义诊的时候人家赠送的,你出去散散心吧。”“教授,谢谢你。可是我还有外科学操作要考呢。”顾飞菲愁眉苦脸地说。教授宽慰顾飞菲道,“随身带着手术器械慢慢练习,熟能生巧,你在我这里基本功已经打得不错了,没问题的。”

  顾飞菲挑灯夜战,终于外科学理论考试结束了,她心里暗自高兴,应该没问题,考试的内容她大多数都复习过。顾飞菲觉得心里无比轻松,终于可以上路游三峡了。她带了随身的除了衣物,还有她的装着一把剪刀、一个镊子、一把手术刀、一个血管钳和几根手术针,一卷缝合线的手术器械包,旅途中可以拿出来练习一下打结和缝合,旅游学习两不误。

  顾飞菲在陈家村休息了数日,虽然每天粗茶淡饭,日出而起,日落而息,但村落中青山绿水,鸟语花香,蝶舞蝉鸣,令人心旷神怡。没几日,她的伤就好了,体力也恢复正常了。这天夜里,她正准备睡下,突然,娟儿开始大叫起来。娟儿要生了!婆婆急得团团转,村里没有产婆,要找产婆得走好几里路。顾飞菲说道:“婆婆,你不要着急,我在我的家乡是一名医生,我可以给娟儿接生,您赶快去烧开水。”

  顾飞菲给娟儿的伤口做了缝合,她的身体恢复很快,青峰也能吃能睡,这下顾飞菲放心了。她对婆婆和娟儿说:“谢谢你们两位这几日来对我的照料,我得走了。敢问您可知道屈大夫家在哪里?”婆婆说:“据说屈大夫家在这香溪河上游,他住的地方有一棵很大的柑橘树。”顾飞菲说:“谢谢婆婆,我明日就起程了。”婆婆说:“菲儿姑娘,如今兵荒马乱,你一个姑娘家,在外面行走很不安全。这里是我儿子的衣物,你可以装扮成男子模样,这样会少些麻烦。”顾飞菲接过衣物,说:“婆婆,你想得真周到。”婆婆又拿出一个袋子,说:“这是一袋干粮,可以在路上给你充饥数日。”青清推辞道:“婆婆,我不能要。你们家又添了人,需要粮食。”婆婆说道:“飞菲姑娘,你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你一定要拿着,今年风调雨顺,收成不错,不缺粮食。”于是顾飞菲收下干粮,上路了。

  老婆婆扶着顾飞菲来到一座屋前,屋子为木头所盖成,屋顶铺着茅草。老婆婆领着顾飞菲进了屋,屋里设施简陋,泥土地,堂屋正中是一个陈旧的木桌,木桌上放着灰色的陶壶和套杯,在桌旁是几把竹椅,墙壁上挂着几个镰刀样的农具。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年轻女孩从里屋走了出来,老婆婆说:“这是我的媳妇娟儿。”顾飞菲说道:“婆婆,您要当孙子了呀,真是恭喜你啊。”婆婆对娟儿说:“这位姑娘受了伤,她连自己家在哪里都不知道,我将她从香溪边带了回来。”娟儿说:“请问姑娘叫什么名字?”顾飞菲说:“我叫顾飞菲,你们可以叫我菲儿。”顾飞菲越发对此地迷惑起来,若是世外桃源,那应生活富足,鸡犬之声相闻啊,看婆婆家里,生活似乎很贫寒啊,于是她问娟儿道:“娟儿,现在是何年?”娟儿说道:“现在已经是怀王登基了。”顾飞菲越发不解,问道:“哪个怀王啊?”娟儿道:“楚怀王啊,这里是楚国。”顾飞菲脑子哄哄地,心里暗自叫道:“啊!我怎么回到了两千多年前啊。”娟儿说:“菲儿不必着急,先且在我家里歇息,待伤养好了,再慢慢找你的家。”顾飞菲心里一阵感动,原来古代的人都这么善良。

  睡梦中,顾飞菲又看到那个白衣男子向她走来,并向她招手,示意她过去。突然,“哐当哐当”的声音响起,她马上从睡梦中惊醒。她看窗户被大风吹开,窗玻璃掉到了地上,大雨从窗外飘进来,船身摇晃得厉害。她马上穿上鞋,顺手拎起她装着手术器械的小挎包,打开房间门,走廊上已经进了水,窗户哐当哐当作响,她想起了泰坦尼克号的情景,这么大的风雨,轮船该不会翻吧?她晃晃荡荡地下到一楼,大厅里有服务员正在劝诫还有几名忧心忡忡的乘客,“我们遇到暴雨了,大家不要担心,先回去休息,关好门窗。”顾飞菲看到大厅上的水晶灯晃荡得非常厉害,已经有小水晶块掉落下来,桌子上有茶杯咚咚咚地掉落在地摊上。突然,顾飞菲觉得失去了重心,江水从右边的窗户汹涌而入,将她甩出另一侧窗外,她被冲进了汹涌的江水之中,还好她学过游泳,水性还不错,虽然江水中巨浪翻滚,她还是很快就从水底游到了江面,等她扭头看时,轮船的底部已经翻转到了江面上。她看到发着荧光的游泳圈,于是上去抓住了一个。在巨浪中,她向岸边游去。突然,她看到一双手在江面扑腾,前面有一个落水者,她向前游去,抓住那个人,是一个中年男人,她将游泳圈递给中年男人,他紧紧地握住游泳圈,这才回过神来,说道:“谢谢!我不会游泳!”。顾飞菲说:“游泳圈给你,我要先向岸边游了。”大雨仍然在下着,电闪雷鸣,巨浪滔滔,她必须快点游上岸,不然她的体力要支撑不下去了。眼看离岸边越来越近,在雨幕中她已经看到了岸边的石头,这时,她又看到江中有一落水者在拼命挣扎着,但是她已经筋疲力尽了,怎么办呢?顾飞菲心想,“马上就要到岸边了,我真的好累,但是如果我不救她,她会死的,我怎么能见死不救呢?”于是顾飞菲向落水者游去,这个女人一发现顾飞菲过来来救她,就死死地抱住了顾飞菲,顾飞菲的身子几乎无法动弹,她用酸痛的双臂拼命划水,但是两人身体移动非常缓慢。顾飞菲觉得双臂渐渐不听使唤,头越来越重,她的身体慢慢下沉,水涌进她的嘴巴,耳朵,她失去了知觉。

  婆婆扶着顾飞菲来到里屋,将自己的床让给她,嘱咐她要好好休息。顾飞菲问道:“婆婆,怎么没见到您的儿子和老公呢?”婆婆哀叹道:“如今年年战乱,前不久,我的儿子被拉壮丁到边关去打仗了,孩子他爹几年前上山砍柴,被豺狼吃了。”说完呜呜地哭了起来,“好在我们这儿属于屈大夫的领地,他爱护乡民,没有那么多苛捐杂税,我们婆媳俩才不至于被饿死。”顾飞菲眼前一亮,问道:“屈大夫,是屈原吗?”婆婆答道:“正是。”顾飞菲心里正想她无法回家妈妈肯定伤心欲绝,何教授也自责难过,但一听到屈原的名字是顿时觉得有了寄托。虽然不能回家,但能见一见名流千古,正直清明,不与小人同流合污的屈原也不枉来这楚国一遭。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登白薠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鸟何萃兮蘋中,罾何为兮木上。沅有芷兮澧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闻佳人兮召余,将腾驾兮偕逝。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悦耳的歌声在耳边飘荡,《九歌湘夫人》——楚人屈原的优美诗作,洁身自好,刚正不阿,不同流合污的伟大爱国主义诗人,会是什么模样呢?借着微醺的酒劲,顾飞菲仿佛看见了一位穿着飘飘白衣,脸庞如玉,双眸如寒星,双鬓似墨的修长男子向她走来。“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在屈原故里的青山绿水中,能否寻到你的踪迹?

  几个时辰过去了,孩子还没有出来,娟儿已经精疲力竭,顾飞菲检查看到胎儿的头较大,分娩出来很困难。婆婆急得在一旁大哭道:“我的娟儿啊,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啊!”。顾飞菲找出她的手术器械包,将剪刀等在开水中消毒后,说道:“胎儿头太大,娟儿难产,我现在切开她的会阴部,帮胎儿娩出。”于是顾飞菲用剪刀划开娟儿的会阴,不一会小家伙出来了,一个胖胖的男孩儿。婆婆抱着男孩,跪下来说道:“菲儿姑娘,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了得的医术,真是老天有眼,我们家母子平安。”顾飞菲扶起老婆婆,说道:“婆婆快快请起,若不是您救了我,我早就死了。”婆婆说道:“菲儿姑娘,你给我的孙儿取个名吧。”顾飞菲道:“这孩子生在这青山绿水的美丽山村,就叫他青峰吧。”

  端午节小长假,顾飞菲在长江码头登上了一座叫“听涛一号”的游轮,游轮外面刷成大海一样的蓝色,走进里面一看,装修也颇为豪华,头顶上有一个巨大的水晶吊灯,窗旁有一些小鱼小虾模样的悬挂装饰物,大厅很宽敞,可以表演,靠窗的座位是古色古香的红木椅。顾飞菲的房间在二楼,房间虽小,但是干净整洁,还有一个窗户可以看到滔滔江水。顾飞菲放下背包,扑通一下躺在床上,“真舒服啊!”。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到了晚饭时间,晚饭过后还有歌舞表演呢。于是她冲了个凉,换了一件今年她二十岁生日时妈妈送给她的连衣裙,这是一条纯白色的长裙,肩部和袖子是透明的桑蚕丝,下摆很飘逸,她穿好裙子,在镜子前一照,这裙子更衬托出她的皮肤白皙水嫩,裙摆飘飘,宛如仙子一般。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