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嫡长女
嫡长女

嫡长女

作者:平仄客分类:都市点击: 8345  更新: 22-07-21

  前生,她是吴越沈氏嫡长女。荣华富贵荣华了人间富贵荣华:家族茂盛,权倾朝野,乃天下第一高贵的的女人;却也尝遍了人间苦楚:灭族俱灭,被废被囚,最后善终!全因这一切,关键在于沈氏倾灭族之助他首登九五神王之位。今世,她仍然是吴越沈氏嫡长女。下回分解她复活而来,挟复仇怒火,以不世聪颖,灭仇人,救家族,变化前一世的命运!下回分解她以嫡长女之身,率领家族踏往莫测的权谋之路……(非常感谢书友纸落◆云烟做的封面,太美腻了有木有~)“小姐,可要起夜?”秋歌的声音带了一点睡意,动作却极其快速的把烛台拿了过来,把烛心剪了剪,原本有些暗糊的房间一下就明亮起来。。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嫡长女情节预览

正昭元年,国子少监沈则儒编《正昭实录》,为他隐恶扬善,使他承主之位名正言顺;

七月十八,众告沈氏一族蓄私兵五万,罪同谋反;

姜茶很快就煮好了,沈宁吩咐春诗给母亲沈俞氏那里送了一碗,又让夏词和冬赋分别往三哥沈余宣、四哥沈余守都送了去,末了说道,剩下的这一碗,等会我给二哥送去,反正去宴会前也会经过他那里,方便得很呢。

比如,她现下说的:“姑娘,二少爷昨儿又偷溜出去了呢,听说还看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不过还是被老爷罚了。”沈宁边听边想,她的二哥沈余宏虽然聪敏异常,性子却最为跳脱好动,每每都外出给她带好吃好玩的小东西,因为沈宁和他的感情也最为深厚。

七月十五,罢沈则成杭州刺职,以其渎职,下狱;

沈宁看着手里那小小的药包,是不是要这么做呢,可是不这么做的话,那事情不是还是按照原来的轨迹在走,她很快就下定了注意,叫来屋外的夏词,说自己很想喝姜茶,让她煮多几碗,到时她给送到母亲和几个哥哥那去。夏词应了一声,欢快地去忙活了,她是负责沈宁小厨房的,手艺也好,所以一听到沈宁想喝姜茶,马上就去小厨房忙活去了。

沈宁再一次满头大汗从梦中惊醒,无意识地拉过被子,簌簌细响吵醒了守夜的大丫环秋歌。

听到此,秋歌瑟了瑟,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原来,五皇子也是挺好人的嘛。”沈余宏将事情对妹妹说完,末了还加了这么一句。

宴会气氛也一直这么高涨,宾客给脸,主人家热情,此后话题都没有断过,这样的氛围大家都很享受,可以想见这一场宴会之后,沈俞氏就会收到不少赴宴的帖子了。

“姑娘,这么早醒来了?今天不用向太太请安,可以再多睡一会的。”柳妈从门外进来,看见沈宁端坐在梳妆台前,显然已经起来好一会,不由得多说了一句。

见那楚纨绔凶形恶行的,把一对母女摆摊的白菜撒了一地,还想动手去抓那个姑娘,周围摆摊的人离得远远的,敢怒不敢言。沈余宏正想上前,那对母女旁边就出现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少年,端的是风度翩翩,却又是一脸正气,斥走了楚家子,还给了银两那对母女。

堂堂一个五皇子,居然纡尊降贵去菜市场帮助一对母女?沈宁内心冷哼一声,也就是他能做得出来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什么方法计谋都是可用的,而且还能让人觉得他温顺良善,沈宁虽然恨不得他死去,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的过人之处。

是天都看不过眼了吗?给我重活一生的机会,让我可以在我愧疚一生的族人面前赎罪的机会?让我可以偿前世之错还前世之因?

一室光亮中,沈宁在苦苦思索,根本无法入睡,把一旁的秋歌急得直上火。

不如逐伴归山去,长笑一声烟雾深。这样的情景,是多少年没有过了?当她在长春冷宫吃冷饭馊菜时,回想起这一幕,只觉得有淡淡的笑意,这是她凄苦生活里难得的慰藉

这一世,我必让你无缘登上那至尊之位让你高高在上,这一世,我必不要再听到有人传唱那吴越沈七月沉之音,这一世,我要让那荣华富贵像那根深叶茂之树长在沈家之上……

而沈宁,则开始了在长春冷宫鬼一样的日子。长春冷宫,那是怎样的所在啊。

听到五皇子这三个字,沈宁觉得心里涌现一股克制不住的怒意,五皇子,五皇子上官长治。前一世,正是因为沈余宏看到了这样一幕,所以当上官长治在宴会上请他入幕五皇子府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而后更频频带着沈宁去见他,渐渐地,沈家和无皇子府就联系得越来越紧密。

长泰三十五年三月,父亲沈则敬升调至吏部,任考功司郎中,官拜五品,因而举家返回京兆,与时任工部尚书的祖父沈华善团聚,正是仕途风光时。



  • ,那是&怎样的

    而沈宁,则开始了在长春冷宫鬼一样的日子。长春冷宫,那是怎样的所在啊。

    2022-07-21 10:50:14详情点赞(0)回复(0)
  • 虑的的&的丫鬟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秋歌有些焦虑的的声音,唤回了沈宁的神智,她深深一呼吸,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丫鬟,随即轻轻一笑道:“我没事,做了个不好的梦而已。”

    2022-07-23 07:5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下来。&年三月

    待沈宁借着烛光看清自己粉嫩的小手时,原本惊乱不已的心瞬间冷静下来。是了,她知道的,这粉嫩的小手提醒她,她现在还只得十二岁,她也知道的,现在,也不是正昭三年七月,而是长泰三十五年三月。

    2022-07-22 03:59: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三月,&途风光

    长泰三十五年三月,父亲沈则敬升调至吏部,任考功司郎中,官拜五品,因而举家返回京兆,与时任工部尚书的祖父沈华善团聚,正是仕途风光时。

    2022-07-22 03:41: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做了&阱旁的

    可是对沈宁来说,这场宴会更像一个不幸的楔子。后来她在长春冷宫日日回想,更觉得这场宴会,被有心人拿来做了筏子,自己最亲厚的二哥沈余宏不过是被设在陷阱旁的肉,一步一步,为的是引诱沈家落局。

    2022-07-22 08:28:37详情点赞(0)回复(0)
  • 怕,吓&…”秋

    “小姐定是白天听柳妈说的故事害怕,吓得做恶梦了吧,柳妈也是的,小姐那么小,怎么能听这些呢……”秋歌把烛台边移开,边小声嘀咕道。

    2022-07-23 01:30: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童音&根……

    仿佛还听见正昭三年有童音在传唱:吴越沈,七月沉,荣华富贵萍无根……

    2022-07-24 02:20:44详情点赞(0)回复(0)
  • 晨的露&珠,从

    至此,短短八日,沈氏一族倾覆,如那朝晨的露珠,从此消失在大永王朝的眼前。

    2022-07-23 10:46:10详情点赞(0)回复(0)
  • 沈家来&得不隆

    这场宴会,对沈家来说,意义非常。一为圣眷,二为宣告,实在是不得不隆重。

    2022-07-22 06:15: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