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同住人是小说家
同住人是小说家

同住人是小说家

作者:克苏鲁的幻影分类:灵异点击: 12310  更新: 22-07-02

  祖母的房子里竟然住着一个怪异男子。“为什么,你竟然是小说家?”曾写过那么温暖的的文字,曾在心里默默的不喜欢过的作者,为什么会是占别人房子的宅男。这是一个关于更年轻小说家渐渐逐渐成熟慢慢长大,而且帮组一个孤独的症女孩顺利走入社会的生活现实题材故事。林然坐在窗台前的书桌旁,一手支撑着下颌,一手端着流出深紫色墨水的钢笔,这个动作他已经保持了将近四十分钟。。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同住人是小说家情节预览

即便是能写出《了不起的盖茨比》那样才华洋溢的作品的菲茨杰拉德也难免会为写出几个可用的单词而一筹莫展。

昏昏沉沉半梦半醒着,钟声响了起来,林然不知道自己是在钟敲第几声时醒了过来,头晕沉沉地起身拉开窗帘,窗外的马路上已经有送孩子上学的人们焦躁地等待交通灯交替,人行道两边都有背着书包,手上拿着早饭的孩子,年轻人则是千篇一律拿着手机,等通行时,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屏幕。

感觉随时会流畅起来,变得轻松自如。当然,这样的时候几乎是没有的。

写作,是一项艰苦的作业,看起来自由,实则束缚无数。

外婆是个一丝不苟也很无趣的人,年轻时候如此,老了以后由于长期忍受哮喘的煎熬,变得愈发沉默寡言,好像多说一句话都会导致体内的气体和周围的空气发生剧烈摩擦,害得她和一直吃撑的鸭子一样伸长脖子摆出奇怪的姿态大口喘气。

三层抽屉的床头柜上一尘不染,手指划过都不会沾上半点灰尘。

时针来到夜晚十一点三十分,雨声扣窗,林然的心情也和雨声一样嘈杂。

如此烂漫的紫藤想来是在春季,茎蔓蜿延屈曲,荚果迎风摇曳,经过调色后,整个照片给人一种收敛且神秘的美感。照片上的亚萱看起来并不十分年轻,林然对女性的年龄很不敏感,尤其现在有了美颜和堪比整容的化妆术之后,林然对女性的年龄更是一头雾水,照片上的亚萱年纪看起来在23-33之间,和幽暗的紫藤花一样,亚萱的脸色苍白中透着一种神秘的气质,加上那件深青色连衣长裙,与背景色调相得益彰,彼此加强了一种神秘和内敛的气息。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每次和亚萱聊天,林然几乎都说不出什么话来,于是就变成了那种“编辑说什么都对”的作者,这样想来也没有什么不好,何况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亚萱都尽心尽力在帮助这本书,相比之下,自己反倒是这场出版马拉松中最无能的一个。

说起来,虽然之前有一位引路人一般的男编辑,但真正意义上自己作品的第一任编辑正是亚萱。

虽说是作为新人作者出道,第一次写的长篇小说就获得了新人奖,出版社顺理成章找上门来,签约出版,好像是顺风顺水,被编辑说一句,“想来是天赋异禀”这样的话似乎也不算太过。

“怎么改呢?”

但,尴尬的感觉挥之不去,无法接受这样的赞美,根本就是当之有愧。

时光无情,是落在房间里的雨,冰凉的打在林然脖颈后面。

不安的感觉愈发强烈,林然凝望着挂满雨水的窗外,极远处的建筑淹没在黑色中,近处的梧桐无力摇摆着,风和雨仍然肆无忌惮冲刷这座城市,一直到天亮恐怕都不会停歇。

哪里值得半句赞美?还是这样的深夜。

“那个,有件事想听听然的意见呢。”

为娇妻所累而壮志未酬的菲茨杰拉德也曾有过这样的心情,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勉强写出100个字,当天才作家托马斯·沃尔夫拜访他时,他为沃尔夫轻松自如地说出自己已经写了五千字而尴尬不已。

写不出稿子的时候,林然也想像外婆犯病时那样大口喘气,偏偏一点都使不上劲,好像身体里有一个看不见的洞,所有的气都从小洞里悄悄溜了出去。



同住人是小说家最新章节

全部目录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