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血染塔罗
血染塔罗

血染塔罗

作者:叶若溪分类:科幻点击: 6870  更新: 19-07-24

  这是鲜血的羁绊,沉寂了千年的塔罗牌把会遭谁唤醒,而遭唤醒的哪一刻所有的一切把物是人非......镜头开始在那欧式古堡的走廊里游走,昏暗的灯光映照着走廊上那些印着岁月标签的昂贵照片,那贵妇美丽神秘的笑容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有些阴冷。镜头停住,一扇虚掩的门出现在眼前,从门缝中看过去,整个房间都挂满了用金色花点缀的深红色土耳其织锦,在房间的角落有一张长沙发,旁边的水晶茶几上摆放着鲜花,鲜花依然娇艳欲滴,应该才从花园中摘回来不久。从天花板垂下一盏威尼斯琉璃灯,灯的外形和色彩都很迷人,但是却被关着,整间空荡荡的房子被落日的余晖照的一片昏黄,房间的地上铺着的是一张长毛土耳其地毯,地毯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一些印着古老图案的纸牌,一位穿着白色皮革的女孩依偎着落地窗站着,裸露的香肩透露着少女的气息,酒红色微卷的长发乖乖地在颈部分成两半垂下来遮住她的脸颊,看不清容貌,但是却清晰地看见她那如鲜血一般赤红的双唇紧闭着。在她的颈部有一个血红色蔷薇花纹身,可是却被长发遮住了,若隐若现。。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当他检查完后,一个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他站起身取下手套转身,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位二十六岁左右的年轻男子,黑色的短发自然的垂下,睿智的双眸是深褐色的,白皙的皮肤如雕刻的五官再加上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贵族气息,这真的很难想象他是一个工职人员,他的证件上写的是高级督察明宇。

明宇给他们分工后,大家就各自忙碌起来。明宇和美美一起开车去华艺女子学校。在途中美美随意的和明宇聊聊案情来打发时间。车开到十字路口遇到红灯,明宇停下车,无意四处看的时候看见商场门口搭了个舞台正在做活动,他看见舞台后面有一个女孩正忙着整理自己微卷的黑发,她的手里拿着镜子,明宇看着她朝着镜子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接着收起镜子笑着跳上舞台。

“别开玩笑!”明宇轻笑了一下后发动车开向华艺女子学校。

禁闭的房间里刮起了一阵大风,把房间里小摆件都吹的东倒西歪,女孩的头发和衣服都随风剧烈摆动起来,但是她却依旧一动不动,仿佛这所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有看见一样。

地上那些凌乱的塔罗牌突然开始变得骚动不安起来,好像有什么在呼唤着它们。那被鲜血染红的地毯上那些安静的塔罗牌突然猛地一下发出耀眼的红光来,原本孩子互相攻击的蛇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像是原本互相打斗的两个部队在这一时刻发现了共同的敌人,于是结成了联盟。塔罗牌从地上一下子飞到空中,那锋利的牌身将那些蛇划出一道一道鲜明的伤痕。

明宇微微上扬起嘴角,笑着向穆思楠道谢,穆思楠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后,便提起自己的工具箱转身离开。

“不要成天知道看小说,走,出去吃饭!”叶梓琪笑着对叶梓溪说。

明宇和美美从刘云的同事那得知刘云是一位外表看起来柔弱,但事实上很独立的人,她的个性很奇怪,所以没什么朋友,她也不会和同事一起出去玩,不过也没和什么人有过节。这次的询问让明宇和美美都有些失望。

“这不是我们在街上看到的那个女孩嘛!”美美有些意外的说着,但明宇却一直看着叶梓溪饶有兴趣的听着她的占卜。

这是他们看见同学们朝一个方向跑过去,他们一时好奇便转头望过去,他们看见好些女生围在石桌椅旁边。明宇和美美都有些疑惑,他俩相视一眼后便一起向那边走去。人群中叶梓溪坐在石椅上正在用塔罗牌给别人占卜,明宇看见叶梓溪那张微笑的脸时稍稍楞了一下。

“明sir,这个女孩很漂亮哦!”美美顺着明宇的目光看过去看见舞台上微笑着唱歌的叶梓溪,接着笑着说。

黑夜再一次以无声的方式来到我们的身边,它用最霸道的方式宣布着一天的结束。夜一直都是孕育细菌的温床,阴冷的月光被紧闭的落地窗窗帘挡在了外面,夜静的可以清楚的听见卧室里一女子熟睡的呼吸声。紧闭的门被推开了,一个黑影窜进来,女子的挣扎声越来越弱,最后和黑影一起消失。鲜血顺着她的伤口流了出来,染红了粉色床单,如同一朵旺盛绽放的红玫瑰。蛇是喜腥的动物,它循着血的芳香,游弋着慢慢地侵蚀着女孩的身躯,但让人意外的是它那银色的身体在女子的身上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或许这不再新鲜的血液引不起它的兴趣,最后扫兴的离开,可是它身体经过而留下的粘液处却出现了几张印着古老图案的卡片。

“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致命伤应该是留血过多,死亡时间根据尸温来推算应该是凌晨,具体情况回去检验后把详细报告送去你的办公室。”穆思楠看着明宇说。

这是一座古老的欧式城堡,浅浅的绿色瘴气徘徊在纯白色紧闭的欧式大门前,梦幻一样的城堡有着青色的塔楼尖顶,每个尖顶处又有水幕一样晶莹的魔法屏障交错笼罩着这座古堡。苍蓝透明的屏障上轻盈流转着恒古晦涩的神秘符文。湛蓝如洗的天空不染丝毫的杂色,蓝宝石般流萤的广场撑起了虚幻的天空。

穆思楠走进别墅第一时间走到女死者面前,弯下身放下手中的工具箱,拿出手套戴上之后便开始给死者做初步尸检。

天亮了,人们又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一切貌似和以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座平时幽静的村落,因为今天它变得热闹起来。人们都围到一座二层的别墅的外面议论纷纷,警察拉起布条把人们拦在了外面,法证部的同事已经开始在别墅里认真的收证了。这时一辆黑色汽车开过来在门口停下来,车门打开了,三男一女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们穿着很休闲,但表情却十分严肃。他们将警员证挂上之后便开始工作了,他们拿起笔和纸向围观的居民询问起口供来。

这唯美的画面被突如其来的惊雷而打破,天空顿时如同黑夜一般,紧接着狂风呼啸,打在玻璃上发出一阵阵悲鸣。地上有些东西在蠕动,一条条银白色的蛇摆动着它纤细的身体在房间慢慢地爬行,它们还时不时地吐出腥红的舌头,如同散步一样悠闲自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蛇的数量巨增,它们因为空间的急速减少而失去了开始的悠闲。它们明显变得烦躁起来,它们开始互相攻击,它们的鲜血开始染红这白色的长发地毯。

镜头开始在那欧式古堡的走廊里游走,昏暗的灯光映照着走廊上那些印着岁月标签的昂贵照片,那贵妇美丽神秘的笑容在这个时候突然变得有些阴冷。镜头停住,一扇虚掩的门出现在眼前,从门缝中看过去,整个房间都挂满了用金色花点缀的深红色土耳其织锦,在房间的角落有一张长沙发,旁边的水晶茶几上摆放着鲜花,鲜花依然娇艳欲滴,应该才从花园中摘回来不久。从天花板垂下一盏威尼斯琉璃灯,灯的外形和色彩都很迷人,但是却被关着,整间空荡荡的房子被落日的余晖照的一片昏黄,房间的地上铺着的是一张长毛土耳其地毯,地毯上乱七八糟的散落着一些印着古老图案的纸牌,一位穿着白色皮革的女孩依偎着落地窗站着,裸露的香肩透露着少女的气息,酒红色微卷的长发乖乖地在颈部分成两半垂下来遮住她的脸颊,看不清容貌,但是却清晰地看见她那如鲜血一般赤红的双唇紧闭着。在她的颈部有一个血红色蔷薇花纹身,可是却被长发遮住了,若隐若现。


血染塔罗仪式必须是处女  血染塔罗仪式  


  • &画面突

    眼前的画面突然消失,叶梓琪走到叶梓溪的身边,她的收挡住书,如此举动让叶梓溪顿时中想象中回来。

    2020-11-24 08:21: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刮起了

    禁闭的房间里刮起了一阵大风,把房间里小摆件都吹的东倒西歪,女孩的头发和衣服都随风剧烈摆动起来,但是她却依旧一动不动,仿佛这所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有看见一样。

    2020-11-24 06:42: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成天知&溪说。

    “不要成天知道看小说,走,出去吃饭!”叶梓琪笑着对叶梓溪说。

    2020-11-23 11:29:4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