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是谓相思
是谓相思

是谓相思

作者:作家Viteng分类:都市点击: 29163  更新: 22-05-08

  《山海经》中有一异兽,鱼身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其名为蠃。蠃,在大海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活于世。他们不同于其他普通的鱼类,他们有着双翼,能够跃出海面,飞向那九重天宫。其声婉转,能够吸引大量的鱼群围绕。他们活了好长的时间,长到他们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岁数。。

[+展开]

在线阅读 查看目录

是谓相思情节预览

“我这不是就说了实话吗?。”蠃鱼委屈巴巴地看着拍她的另一位蠃鱼,“不过泠你别介意啊!你也知道我是有什么就说什么的人。你别不开心啊!”

侍女的嘴唇染上了明艳的血,这是刚才的冲撞之力所导致的。苜看着侍女,着实心疼,便伸手帮她擦拭。侍女甚是惊讶,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圣君,温柔地帮她擦拭嘴唇的鲜血。侍女的目光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异样,内心就像被一颗小石子搅乱的湖水般,涟漪阵阵,久久不散。

苜看到泠不安的神色,顿时想起蠃鱼的礼节,说:“啊,瞧我这记性。要不这样,你不用站着伺候,你坐下与我一起用膳,如何?”

侍女被撞了个四脚朝天,但是立马就爬了起来,连散乱的头发都没得及搭理,紧张道:“奴婢该死,竟冲撞了圣君。请圣君恕罪。”说完立马俯身,头贴地面,等待苜的发落。

泠面色凝重,因为奴婢必须伺候圣君进食,绝不可中途退下,否则就会受到重罚。这就是蠃鱼的礼节之一。

“遵。”

“是啊。父亲他们都可以飞很远很高,可是我还是不可以飞。老祖宗,你现在还能飞吗?”

啪。

“既然我是圣君,那么我所言之事,你也必须遵从。我记得这也是礼节之重,不是吗?”

苓昱殿。

“啊。谁啊?慌慌张张成何体统?”苜揉了揉被撞的肩膀,气愤道。

“槿言,我的名字。”

“在很久以前啊,我们的蠃鱼中有一条年轻的蠃鱼,他飞得最高,飞得最远。有一天啊,他在蒙水游来游去的,感觉甚是无聊,于是他就展开双翅,冲出海面,飞上了仙气缭绕的九重天宫……”

老祖宗捋了捋他银白的胡子,说:“哈哈,老祖宗忘记了。我只记得有海的时候,我就在了。孩子,你说这是多久了呢?”老祖宗说完,微笑着摸了摸小蠃鱼的头。

“是呢!辜师傅近日来潜心研究如何让这不羡仙成为世间一等美酿,都没有踏出酿坊一步。据说已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不,不,不。”蠃鱼直了身子往前走了一步,“仙子言重了。仙子的琴音悦耳动听,除去了在下心中的无趣乏味。在下想与仙子交个朋友,不知可否?”

“遵。”

蠃,在大海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活于世。他们不同于其他普通的鱼类,他们有着双翼,能够跃出海面,飞向那九重天宫。其声婉转,能够吸引大量的鱼群围绕。他们活了好长的时间,长到他们已经忘却了自己的岁数。

蠃鱼抬起头望向那神秘的背影,但仍保持作揖的姿势,他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惹恼这位仙子。仙子没有作声,放在琴弦上的手,也顺势放了腹前,她起身准备离去。

“遵。”



  • 要更加&”

    “这辜仑的酿酒技艺是愈发炉火纯青了啊!今日这不羡仙可比以往的要更加醇厚香浓了。”

    2022-05-08 04:41: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子离开&只能暗

    苜在回到蒙水的这几天里,耳旁一直萦绕着九重天上的琴声,脑海中也一直萦绕着那位仙子离开时的神情。这些让他烦恼,但是他又不舍弃之,只能暗自忍受着丝丝缕缕的忧愁。

    2022-05-08 06:52:03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出了&但是却

    苜快步走出了他的御宁殿,但是却与慌张跑来的侍女相撞,并把侍女撞倒在地。

    2022-05-09 11:56:09详情点赞(0)回复(0)
  • 泠坐在&最远的

    泠坐在了离苜最远的位置,从进门那一刻起,她一直都不敢正眼看苜。因为她害怕,害怕自己的小心思露出了破绽,但是她又想仔细瞧瞧眼前的苜。两种情感不断拉扯,但是害怕却占据上风。

    2022-05-09 04:42:2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