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十五章 脑子眼神都不好使

诀恋青春之殇:第十五章 脑子眼神都不好使

晚上自习,邹鹏扯了一下秋伊的头发:“喂,这道题怎么做?”秋伊想再这么被他扯一直这样,迟早会会秃的!扭过身眼睛狠狠地地瞪着邹鹏:“你要叫我‘喂’我无简言之,但是你能不能够别老想扯我头发!”邹鹏一点儿不在乎秋伊的警告,而已轻描淡写地说:“哦,这道题怎么做?”看拿过邹鹏手里的练习册,没好气地问:“哪道?”。...

晚自习,邹鹏扯了一下秋伊的头发:“喂,这道题怎么做?”

秋伊想再这么被他扯下去,迟早会秃的!

转过身眼睛狠狠地瞪着邹鹏:“你要叫我‘喂’我无所谓,可是你能不能别老是扯我头发!”

邹鹏一点不在意秋伊的警告,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哦,这道题怎么做?”

看邹鹏一脸不在意的样子,秋伊觉得真是对牛弹琴。

拿过邹鹏手里的练习册,没好气地问:“哪道?”

“就这道”

秋伊顺着邹鹏的手看去,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不就是一道语文拼音题吗!

给了邹鹏一个白眼,秋伊拿出一本新华字典丢给他,让他自己温故知新去。

“以后这种文科的题目少问我,我跟你说过的,文科很多都是死记硬背,没有解题技巧,懂?”

仔细想想,自从遇见邹鹏后,秋伊的脾气是越来越不能忍了,而且翻白眼的功力越来越厉害。

“哎,别走啊,还有这题”

秋伊努力忍住,尽量平心气和地问:“哪个?”

“这个”

看着邹鹏指的那道题,虽然不像之前的语文题那么弱智,可是这是今天数学才教的基础好吗!

虽然秋伊很想逼问邹鹏上课的时候都在干吗,可是想想问了也是白问,他上课在干嘛秋伊很清楚,因为邹鹏都在扯她的头发和戳她的背。

而且就算邹鹏认真听,以他倒数第一的智商,估计也难听懂。

秋伊就这么直直地看着邹鹏,但是很遗憾,某人根本看不到她眼里的可怜、同情还有鄙视。

“喂,你干嘛这样看着我?难道这道题很难吗?”

你看这人,不仅智商有问题,眼神也有问题!

秋伊深吸一口气,将今天数学上课的内容仔细地给邹鹏讲了一遍,然后再让他做这道题。

“怎么样?听懂了吗?”

看着秋伊那威严的眼神,邹鹏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嗯嗯,听懂了”

“那你开始做这道题吧,做完再叫我”说完秋伊就转过身去继续做自己的作业。

没过多久,邹鹏就用笔戳秋伊的背:“喂,我做完了”

秋伊转过身,将邹鹏的练习册拿起来看。这一看,差点又把秋伊送走。

真是没有几十年脑血栓都不敢辅导邹鹏作业啊!

这鬼画符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秋伊看着邹鹏:“就这?”

邹鹏不解地问:“不然呢?”

“邹鹏同学,你这上面到底有哪一样是我刚才教你的?”

“都是啊~你看这个是我画的取值区间,然后得出的这个答案,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这跟一条蛇的图形,秋伊不敢再继续让邹鹏自己做题了,因为她只能活一辈子,所以她想活久一点!

做好最后的心理建设,秋伊拿来草稿纸,一步一步地教邹鹏怎么解这道题。

邹鹏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冷色灯光打在秋伊的脸上让本就是冷白皮的她看起来更加清冷,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偶尔看向自己,偶尔看向书本,一张脸上,除了那粉红的嘴唇外没有其他颜色。

看着那偶尔因为自己听不懂而皱起的眉头,邹鹏抬起手……

“你干嘛?”秋伊冷漠的声音响起。

“哦,你这里有个脏东西”邹鹏很自然地将秋伊头发上粘着的纸屑拿下来。

为了缓解尴尬,秋伊说:“我都讲得这么仔细了,你应该会了吧?”

“额嗯,会了,不信你看我解另一道题给你看”说完邹鹏还真解起另一道题来。

“看,是这样吧?”邹鹏很得意的给秋伊看他解的题。

秋伊将信将疑地拿过来看。这一看,秋伊都震惊了,解题逻辑和步骤都很清晰,甚至比自己做得还好。

抬头看着这个倒数第一,秋伊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装傻了。

邹鹏被秋伊看得发毛:“怎么?不对吗?我可是看了答案的,上面就是这样写的”

听完邹鹏的话,秋伊觉得脑子有毛病的那个是自己,竟然会觉得邹鹏的傻是装的?呵呵,还是太年轻啊。

听到下课铃响,秋伊终于松了一口气,再这么辅导邹鹏下去,估计不是她死就是她亡。

齐悦和鲁韦过来着邹鹏。

“走了,出去走走,透透气”

邹鹏看着鲁韦:“可是我这题还没有解完啊”

听到邹鹏的话,秋伊赶紧说:“劳逸结合,劳逸结合,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明天再解也行”

听秋伊这么说,鲁韦拉起邹鹏就走:“学习就是要劳逸结合,不然会越来越傻的”

齐悦听到鲁韦的话,白眼翻到天上去:“就你们俩,还有傻的空间?”

看着秋伊惊悚的样子,齐悦又说:“不好意思哈,我这两个朋友脑子不太好”

将瘟神邹鹏送走,秋伊的精神终于可以休息了。

“秋伊,要不我们也出去走走吧,离门禁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一下课何楚就过来找秋伊。

听了何楚的话,秋伊想了想,放松一下也不错,毕竟一天天的精神紧绷着也不好。

“嗯,走吧~”

9月尾的天气已经有点凉了,晚上更是。很多学生都已经穿起了外套,只有少数男生还在为了耍帅而穿短袖。

这是秋伊第一次在晚上出来学校,晚上的霓虹灯将街道染成了五颜六色,让原本晦涩的城市变得更加有活力了。

博万高中对面是一个很大的小吃城,好吃的东西应有尽有。

“秋伊,我们也去买一点吃的吧”何楚拉着秋伊朝着小吃城走去:“吃什么呢?”

看着花样繁多的小吃,秋伊眼花缭乱,她也不知道吃什么,因为这些东西自己好像都没有吃过。

秋伊问何楚:“不知道~你平时都会吃什么?”

听秋伊这么问,何楚打趣道:“你不会都没吃过吧?”

被何楚戳穿,秋伊也没觉得尴尬,吃没吃过这些东西其实都无所谓啊。

“还真的没有吃过~”

看到秋伊这么坦诚,何楚笑笑说:“没关系,有我呢,毕业前保证让你尝遍这里的小吃”说完就拉着秋伊去到章鱼小丸子的店前。

秋伊看着拉着自己的何楚,毕业前吗?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待那么久啊~

“老板,来一盒章鱼小丸子和两杯柠檬茶”何楚很熟练地向老板点单。

“好嘞~很快就好,等一下哈”

拿着买到的章鱼小丸子和两杯柠檬茶,何楚拉着秋伊去找地方坐。

“嘿,秋伊,何楚,这边”秋伊和何楚才到座位区,韩洋就看到了她们,忙招呼她们一起坐。

美食区的座位都是很长的那种,一排可以坐很多人。

听到韩洋叫她们,秋伊和何楚也走过去跟他们坐在一起。

“快快,给我看看你们买了什么?”秋伊和何楚都还没坐好,张良就对她们的美食打起了主意。

看到张良那样,韩洋忍不住吐槽:“我说你能不能做个人?这么多吃的还不够你吃?”

“你懂什么?别人的永远是最好……”张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秋伊她们将章鱼小丸子拿出来:“哈?你们就吃这个?我说你们女孩子能不能吃点有营养的啊,一个个的都瘦不拉几的还吃这种东西,现在的男孩子都喜欢有肉的知道不?……”

在张良还没有说出更过分的话前,韩洋赶紧阻止,将一个烤鸡腿塞在张良嘴里:“吃你的吧”

韩洋看着秋伊和何楚,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他这人就这样,你们别介意”

秋伊和何楚根本没在意,笑笑说:“没关系~”

诀恋青春之殇

诀恋青春之殇

作者:一口山竹分类:都市点击: 11939  

  有些人的青春,总会随之而来着一些人的疼痛来结束了。16、7岁的年纪,对造成伤害一词还去理解得也不是很更透彻。“我而已想跟你玩一玩而已”这是很多施害者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们容易深情,也容易妒忌,因为总是会会犯下一些自己都难以责任后果的错误。邹鹏是狼,被他盯上的羊,极少能全身而退。而秋伊,正好成了他新的猎物。从第一次看见了那双黑白分明且也没任何波澜的眼睛时,邹鹏就心里想如何把它填上各种情绪了。邹鹏对所有人说:“秋伊没办法我被欺负,你们要不然再被欺负她,别怪我不客套!”秋伊有着厚厚的护盾,只为了保护好自己。秋伊对邹鹏说:“如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教学楼,秋伊表现得很平静,因为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转学了,自她开始上学以来,待过最久的学校是两年,最短的是半年。她的父母在这个地方工作多久,那她就待多久。。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