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五十一章找房一

重生王妃俏医女:第五十一章找房一

贝逐一当作不明白有人进去,依旧吃着点心。但是这糕点噎人,吃了两口就会觉得嗓子被呛得喘但是气。冷子润见此,疾步走入前来,默不做声把水杯递到她手里。“谢......谢王爷。”贝逐一喝过,呼吸的节奏好不容易畅快淋漓了。“王爷的事处理方式完了?”见他颇富兴致在自己对面冷子润见状,快步走向前去,默不作声把水杯递到她手里。。...

贝一一当做不知道有人进来,依旧吃着点心。不过这糕点噎人,吃了两口就觉得嗓子被呛得喘不过气。

冷子润见状,快步走向前去,默不作声把水杯递到她手里。

“谢......谢王爷。”贝一一喝过,呼吸总算畅快了。

“王爷的事处理完了?”见他饶有兴致在自己对面坐下,贝一一打趣地问道。

冷子润微微额首,许久才回问,“你就没什么想问的吗?”

贝一一自然也有一颗八卦的心,只是对面这人的八卦哪是那么好好奇的,她不好直接问罢了。

“王爷如果想说,我可以听听。”她只是被迫做了一个倾听者,不是主动去探及王爷的隐私的。

冷子润自然看得出她揶揄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颇无奈的解释道,“我和她什么事都没有。”

贝一一盯着他,再等后续,但冷子润却只说了这么一句。

这算什么八卦,想想刚刚苏灿歇斯底里的样子,背后肯定夹杂着不少苦情戏。

这人真是无趣,故事都讲不明白。

冷子润从未把那人放在心上过,最多也只当她是好兄弟的妹妹,而且两个人接触甚少,偶尔见面她也都像别的将士一样,从未有过越矩的行为,所以冷子润也不知该给贝一一说什么。

只是苏灿当着两人说的那些话,着实容易让听到的人误会,所以他有必要把两个人的关系说清。

“有什么也没关系。”贝一一故意道,“那小姑娘长的很漂亮。”就是看起来性子烈了些,不过也是情归所致,情有可原。

冷子润听了她的话,眉头瞬间紧缩起来,俊逸的脸颊变得严肃,“这玩笑一点不好笑。”

贝一一见他变脸,噤了声,紧抿着唇,一副无辜的样子。

见她懵懂无知的模样,冷子润又心软了。他知自己平日里严肃惯了,即使在贝一一面前也很难纠正过来。

“还要出去吗,我让人备马?”

嗯?

话题转变的,贝一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也就瞬间的事,两个要出去找房子的计划回到了脑海里。

“赶紧走。”贝一一跳下榻,急匆匆便往外走。

见她不拘于此事,冷子润一时竟不知是心酸还是松口气。

马匹下人们已经备好,贝一一出了院子一眼就看到了威风凛凛的疾风站在那里,打着响鼻似在打招呼一般。

贝一一提着裙摆小跑到疾风的一侧,爱抚的摸了摸它的脖颈。

“好几天没有看到你了,你还好吗?”她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

疾风对她可没那么深的情感,抬着马蹄就想去冷子润那里。但远远看到主人做了个禁止的手势,它只得乖乖停在原地,任由旁边的人亲近。

知这是冷子润专用的马匹,贝一一亲近完便有自知之明的退开了,转而走向旁边的另一匹。

这马虽不如疾风俊俏,但看起来也是精神抖擞,一身黑色毛发,阳光下溜光顺滑。

“不要疾风吗?”冷子润挑着眉尾问。

明明眼睛里都是疾风,却要退而求其次。

“那不是王爷的坐骑嘛。”说着,又去瞄了眼高昂着脑袋的疾风,她可太喜欢它那股子骄横劲了,美而自知。

“你若喜欢,本王可把它送给你。”冷子润说的轻巧,语气也不像在开玩笑。

贝一一不敢相信,张着嘴巴不知该说什么。

反而疾风听了不乐意了,撒娇似的走近冷子润,伸着脑袋在他手背上磨蹭着。

“听话,以后要待她同我一样。”冷子润轻声嘱托。

见疾风跟他难舍难分的样子,贝一一回过神来,“王爷好意我心领了,平日里我也用不上它,王爷日理万机,还是自己留着吧。”

她不想夺人所爱。

在冷子润心里,哪里还分得自己的还是她的,只是见她喜欢,才找了这么个由头。

不愿在言语上推脱,冷子润直走到贝一一身边,径自把贝一一打横抱了起来,在她还没来得及反抗前便置在疾风的背上。

贝一一咋被置于高处,赶紧抓住了缰绳。心里对他刚刚大庭广众之下的动作甚为不满,小脸拧巴着。

“王爷!”她不高兴的嗔了一句。

只是娇恼的模样再配上低嗔的语气,看起来更像是在撒娇。

冷子润的脸上在这一刻宠溺的像是能掐出水来,他一边安抚的拍着疾风,一手握住贝一一手,见她僵硬着抓着缰绳,低沉的宽慰道,“不要怕,疾风很听话,比别的马更好掌控,你可安心。”

这声音好似有魔力一般,贝一一深吸了口气,放松下身子,把注意力转放在疾风身上。

见她进去了状态,冷子润松开了手,回身跃上另一匹马。

“走。”

一声令下,两匹马同时向前进发,只是速度被控制着,跑的并不太快。

上次骑马知道身后有人掌控,贝一一心里踏实,也没觉得害怕。这次独自一人驾驭着疾风,多少还是有些怯意。她骑乘的并不大胆,手一直拽着缰绳,生怕控制不住它。

冷子润一直在旁侧跟着,即使知道疾风的能力,也还是怕有意外。

“需要帮忙吗?”见她小心翼翼的不敢撒手,冷子润上前询问。

贝一一慌乱的摇了摇头,坚定地回道,“我可以的。”

冷子润不在开口给她压力,只在一侧守护着。骑行了一段路以后,贝一一追歼进去了状态。

身子变得直挺,手里的绳索也变得放松,看的出来,她开始享受骑马的过程。

疾风步履平稳,颠驰有度,丝毫没有让她觉得有不适感。

“王爷你看,我会骑马了。”贝一一忍不住朝身后的人显摆,满脸的得意。

“那要恭喜你了。”冷子润笑着回道。

贝一一扬起鞭,加快了速度。

疾风收到指令,双蹄腾空,一跃而起,行速即刻快了起来。

秋风呼啸在耳畔,风景转瞬即过,人仿若腾空一般。

贝一一越跑越欢喜,空旷的田野任由她驰骋。所有的烦恼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忘乎所以。

重生王妃俏医女

重生王妃俏医女

作者:地瓜汁分类:短篇点击: 2200  

  贝一一名校中医系的在读学生,在校因一场情感纠葛被暗害,复活到另一个时空的贝婼瑾身上。 贝婼瑾,贝府最不得宠的小姐,被父亲娶了皇族最不受不待见的六王爷,嫁入王府没多久就被人暗害。六王爷冷子润,母亲被后宫的人做局设计陷害,冷子润本就不得宠,再后来更是遭总是会被排挤,始终被被流放在边疆的状态,因一些事,被逼走上武力夺位的道路。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重生王妃俏医女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取镖
第八章野猪出没
第九章血
第十章药
第十一章湖宴
第十二章后厅
第十三章暗杀
第十四章鱼
第十五章血渍
第十六章呼救
第十七章救人
第十八章成功救下
第十九章药丸
第二十章回到谷底
第二十一章银灰莲
第二十二章秉烛夜谈
第二十三章离开峡谷
第二十四章上崖
第二十五章上崖二
第二十六章崖上
第二十七章骑马
第二十八章进城
第二十九章沐浴
第三十章休息
第三十一章苏惟
第三十二章衣服
第三十三章花园
第三十四章和离
第三十五章饮酒
第三十六章装扮
第三十七章出巡
第三十八章出巡
第三十九章溜达
第四十章烟花
第四十一章刺客
第四十二章刺杀一
第四十三章刺杀二
第四十四章刺杀三
第四十五章鬼灵仙人
第四十六章鬼灵仙人二
第四十七章苏灿
第四十八章苏灿二
第四十九章苏灿三
第五十章苏灿四
第五十一章找房一
第五十二章找房二
第五十三章找房三
第五十四章挑衅
第五十五章入住
第五十六章采办药草
第五十七章扁担
第五十八章哭泣
第五十九章经济建设
第六十章辨识
第六十一章肠痈
第六十二章手术
第六十三章手术二
第六十四章手术三
第六十五章手术结束
第六十六章巴掌
第六十七章补药
第六十八章药膳一
第六十九章药膳二
第七十章对峙
第七十一章外伤药方
第七十二章郾城
七十三章进宫
第七十四章老皇帝
第七十五章皇城内
第七十六章小安子
第七十七章军营
第一章翼国
第二章翼国二
第三章杀敌一
第四章杀敌二
第五章救治一
第六章救治二
第七章救治三
第八章救治四
第九张画
第十章星星
第十一章大战再即
第十二章开战
第十三章找到金钱龟
第十四章 金钱龟二
第十五章梦
第十六章梦醒了
第十七章梦醒了
第十八章身子虚
第十九章僵持
第二十章小兰暧昧
第二十一章处理伤口
第二十二章处理伤口二
第二十三章烫伤药方
  • ”原本&发出一

    “哐!”原本紧坐在马车角落的人在马车急过一泥潭时,终于被颠甩到另一侧,身体受大力摧残发出一声重响。

    2022-06-30 08:08:54详情点赞(0)回复(0)
  • 驾车的&就练就

    驾车的人驰骋沙场多年,早就练就出了耳听八方的本领,尤其在这危机四伏的夜晚,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2022-06-29 09:28: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月有

    想自己来已三个月有余,但却没有过过一天正常人的生活。先是在王府被那伙人陷害,现在又被带到这鬼地方,纵使拿了休书,怕是找个安生立命的地方也是很难。

    2022-06-28 12:27: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稀,此&刻虽已

    月明星稀,此刻虽已到了晚上,但原野却被月光照的愈发亮堂起来。只是不同于白天喧嚣,静谧的夜稍有一点响动就格外刺耳。

    2022-06-30 06:09: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呵斥着&马车继

    驾车的人隐忍着心头的悲愤,大声呵斥着马车,促使着马车继续往前奔跑。

    2022-06-29 12:01: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聆听&侧脸上

    驾车的人一边全力控制着手里的缰绳,一边聆听着周遭环境传过来的异响。月影下,刚毅果敢的侧脸上更添了几分英气。

    2022-06-29 06:5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忍一&闭目休

    在忍一忍,等到了拿到休书,她就自由了。贝一一用这惟一的信念支撑着自己,待情绪稳定一些,开始闭目休息。

    2022-06-28 06:04: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斗笠,&张弛有

    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2022-06-29 12:10:2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