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二十九章沐浴

重生王妃俏医女:第二十九章沐浴

贝逐一顾着去欣赏俩美人,却没特别注意身侧的人的脸此时又黑又臭,俊美的脸庞除了淡漠是不耐,真是比遭受杀手时还很难看。“你们都先回家去吧,本王先同王妃先回寝殿短暂休息,没事儿就切记回来了。”冷子润面无表情的说着,抛下两人就往府里走。贝逐一本想跟两个打个打招呼,“你们都先回去吧,本王先同王妃先回寝殿休息,没事就不要过来了。”冷子润面无表情的说完,撇下两人就往府里走。。...

贝一一只顾欣赏俩美人,却没注意身侧的人的脸此时又黑又臭,英俊的脸庞除了冷漠就是不耐,真真比遭遇杀手时还难看。

“你们都先回去吧,本王先同王妃先回寝殿休息,没事就不要过来了。”冷子润面无表情的说完,撇下两人就往府里走。

贝一一本想跟两个打个招呼,不成想袖子还在别人手里拽着,一个不察,被扯的往前跄踉了两步,直撞在前面人的肩膀上。

冷子润只冷着脸回头看了她一眼,见无大碍,便继续拉着往院里走。

贝一一没有心思去看院里布置,只盯着脚下生怕被拉扯的绊倒了。

两个人穿过一处连廊,又路过一个花园,终于在一个内院停了下来。

“王爷,王爷。”穿着艳丽的妇人不死心追了过来,但追到内院门前却不敢再前行,“奴婢已经好些天没看到您了,就让我陪您用个晚膳吧?”

冷子润连脚步都没有顿一下,只对着内院的亲卫摆了下手。

亲卫好似经常处理这种事情,走到门前径直把人关在了门外。

那妇人知道冷子润的脾气,也不敢过多的纠缠,只气的在门口跺了跺脚,便原路返回。

“王爷啊,”贝一一忍不住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心下为自己担忧,“你这是在帮我树敌吗?”

两个人本来有名无实,只要说开她们还有可能和平共处,当个姐妹淘也说不定。这下好了,自己现在直接上了黑名单了。

冷子润见她一件的心如死灰,不觉好笑,“她们不敢。”

贝一一嗤之以鼻,“那是你不懂女人。”

她找时间还是要找那两妃子把关系理清楚,省的自己成了众矢之的,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反正她的目的就是拿到休书,一解除两个人的婚姻关系,她马上就离开。

“你很懂?”

冷子润忽得靠近,一张邪魅英气的面孔近在眼前。贝一一被他这一举动惊的说不出话来,她甚至能感受到冷子润的呼吸喷洒在自己的鼻翼下,稍一动弹两个人都可能无缝接触。

“那个,阿嚏!”贝一一实在太紧张了,又加上鼻翼有些痒,控制不住打了喷嚏。

冷子润撤回身子,眉头拧的老高,一脸的口水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这丫头,真会破坏气氛。

“先进殿吧。”冷子润抬步先一步走进了内院的正房,贝一一很快跟了上去。

进殿以后她知道这其实是冷子润的寝室,这殿室用屏风分成了两边,一边是一张书桌,一边是张大床。书桌的后面和两侧是连体的高大书架,每一个分格都塞满了书物。书类虽多,但却都摆放的整整齐齐,没有一点杂乱的视感。

另一侧的床也是最简单的款式,白色的轻纱帐围,看着风雅质朴。

这里更像一个文人雅士的寝室,一点没有皇家子弟派头。

“今晚,你就……”

“不。”

冷子润刚一开口,贝一一就出言打断了他。

就什么,就睡在这里?

贝一一很怕冷子润会说这个,但拒绝完又后悔了。人家两位美娇娘伴身,自己会不会想太多,应该先等他把话说完再做定夺的。

“我去偏殿。”冷子润无视了她窘态,径自把话说完。也怕她误会,对自己生出间隙。

贝一一红着脸回道,“不用了,我去偏殿就好。”

有个屋子住着就不错了,哪还能跟主子抢寝室。

“偏殿刚收拾出来,阴冷些,不适合女孩子住,你就住这吧。”说完不等贝一一开口,继续道,“我命人烧了水,一会有人送换洗衣服过来,你收拾干净,我过来陪你用晚膳。”

贝一一见他态度坚定,也不再推脱,一一应下了。

冷子润走后,很快就有两个丫鬟过来,一人抱着换洗的衣服,一人引领着贝一一走向一旁的小屋子。

小屋子就在正殿的另一侧,贝一一进了屋,入目便是一个大屏风,屏风后面放着一个木桶,桶里此时放满了水,热气腾腾的烟雾,让整间屋子都看起来缭绕模糊。

“你们把衣服给我先出去吧。”贝一一从丫鬟手里接过干净的衣衫,看两人走出屋子,转身关上了门。

丫鬟受命,也不敢走远,就在门外等吩咐。

贝一一已经忍受了好几天身上的气味,待人走完,迫不及待的就褪去衣衫跳进木桶。

温度适宜的热水浸泡的人很是舒缓,疲惫感也跟着一扫而空,贝一一闭目享受着这份惬意,懒散的许久都不舍得把眼睛睁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门外的丫鬟担心水凉人受了寒,便大着胆子敲门提醒。贝一一这才不情不愿的从水里出来。

衣服不知是何时做的,鹅黄色的纱裙很是飘逸,本就白皙的皮肤此时被衬托的更似雪一般,让人移不开眼。唯一的美中不足是宽大了些,不过腰间被束缚着,也看不太出来。

海藻般的头发一直被挽着,此时清洗干净,贝一一简单整理一下,让它们散落在身后,一步一颠之间,发丝如波浪在身后起伏。

“王妃可真好看。”一丫鬟见贝一一走出屋子,忍不住发出夸赞出声。

贝一一咋听到有点不好意思,正准备说两句客气话,抬眸就看到冷子润走了过来。

“是好看。”一向冷着脸的六王爷也没有吝啬赞赏的语句,认真夸奖道。

丫鬟们何时见过主子这般好脸色,忙又接到,“王爷和王妃天生一对璧人。”

这也不完全是溜须拍马,两人站一起着实赏心悦目。

贝一一一听这话越说越离谱,赶紧打岔道,“是不是可以开饭了,我好饿。”水里泡了那么久,她脑瓜子有点晕,急需补充能量。

冷子润的寝殿正堂就放着餐桌,两个人又回到了那间屋子,桌上已经布满了菜肴。

清汤寡水吃了那么多久,贝一一一看到桌上的饭食,嘴里就止不住冒水,自控能力稍微差点,只怕就流出嘴角了。

冷子润见她两眼放光,也不愿搞那么多餐桌上的规矩,拿起筷子便帮贝一一夹了几筷子肉食。

贝一一见菜都进碗里了,也顾不得客气,完全摒弃了刚刚仕女出浴的仙姿,狼吞虎咽起来。

重生王妃俏医女

重生王妃俏医女

作者:地瓜汁分类:短篇点击: 2200  

  贝一一名校中医系的在读学生,在校因一场情感纠葛被暗害,复活到另一个时空的贝婼瑾身上。 贝婼瑾,贝府最不得宠的小姐,被父亲娶了皇族最不受不待见的六王爷,嫁入王府没多久就被人暗害。六王爷冷子润,母亲被后宫的人做局设计陷害,冷子润本就不得宠,再后来更是遭总是会被排挤,始终被被流放在边疆的状态,因一些事,被逼走上武力夺位的道路。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重生王妃俏医女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七章取镖
第八章野猪出没
第九章血
第十章药
第十一章湖宴
第十二章后厅
第十三章暗杀
第十四章鱼
第十五章血渍
第十六章呼救
第十七章救人
第十八章成功救下
第十九章药丸
第二十章回到谷底
第二十一章银灰莲
第二十二章秉烛夜谈
第二十三章离开峡谷
第二十四章上崖
第二十五章上崖二
第二十六章崖上
第二十七章骑马
第二十八章进城
第二十九章沐浴
第三十章休息
第三十一章苏惟
第三十二章衣服
第三十三章花园
第三十四章和离
第三十五章饮酒
第三十六章装扮
第三十七章出巡
第三十八章出巡
第三十九章溜达
第四十章烟花
第四十一章刺客
第四十二章刺杀一
第四十三章刺杀二
第四十四章刺杀三
第四十五章鬼灵仙人
第四十六章鬼灵仙人二
第四十七章苏灿
第四十八章苏灿二
第四十九章苏灿三
第五十章苏灿四
第五十一章找房一
第五十二章找房二
第五十三章找房三
第五十四章挑衅
第五十五章入住
第五十六章采办药草
第五十七章扁担
第五十八章哭泣
第五十九章经济建设
第六十章辨识
第六十一章肠痈
第六十二章手术
第六十三章手术二
第六十四章手术三
第六十五章手术结束
第六十六章巴掌
第六十七章补药
第六十八章药膳一
第六十九章药膳二
第七十章对峙
第七十一章外伤药方
第七十二章郾城
七十三章进宫
第七十四章老皇帝
第七十五章皇城内
第七十六章小安子
第七十七章军营
第一章翼国
第二章翼国二
第三章杀敌一
第四章杀敌二
第五章救治一
第六章救治二
第七章救治三
第八章救治四
第九张画
第十章星星
第十一章大战再即
第十二章开战
第十三章找到金钱龟
第十四章 金钱龟二
第十五章梦
第十六章梦醒了
第十七章梦醒了
第十八章身子虚
第十九章僵持
第二十章小兰暧昧
第二十一章处理伤口
第二十二章处理伤口二
第二十三章烫伤药方
  • 低沉的&显得格

    一群低飞的乌鸦突然掠过马车顶,低沉的叫声在空旷的原野上显得格外惊悚。

    2022-06-28 11:30:24详情点赞(0)回复(0)
  • 虽说不&的叫声

    虽说不明生物的叫声从太阳落山以后就开始此起彼伏,但一路到也还算顺利,并没有遭受到侵袭。

    2022-06-30 09:48: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路上驰&骋,偶

    马车被驾着在漫天黄沙的泥路上驰骋,偶然一阵风吹过,黄沙瞬间便可将马车淹没在视线里。

    2022-06-30 02:30: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力关注&前方,

    驾车的人仿似背后生了眼睛,知道车里的人此刻恨不得把他生吃活剥了。他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凝聚着注意力关注前方,只是车子在经过沟壑的地方,速度才缓和些。

    2022-06-28 12:39:02详情点赞(0)回复(0)
  • 还好胳&恙后,

    还好胳膊腿的能动弹,说明没有伤到骨头。确认自己无恙后,贝一一拧着眉怒目瞪向了前方。

    2022-06-28 03:0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驾车的

    驾车的人轻侧了下眉眼,虽没有叫停马车,但缰绳终究还是紧了紧,再过下一个泥坑时,车速明显降了下来。

    2022-06-28 03:36: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胆子&也慢慢

    贝一一哭了一场后,心情逐渐平复,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

    2022-06-29 11:21:30详情点赞(0)回复(0)
  • 虽是心&不敢勒

    驾车的人侧耳听了下车里的动静,又看了眼即将落山的太阳,虽是心有不忍,但却不敢勒住手里缰绳。

    2022-06-28 02:18: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形却是&马匹在

    驾马车的人袭一身黑衣,头戴着遮风沙的斗笠,虽看不清面貌,但身形却是难掩的矫健。马匹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穿行,颠簸程度可见一斑,他却一直稳坐车前,不曾有片刻偏离,拉车的马更是被他控制的张弛有度。

    2022-06-29 03:11: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