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0章 曾经沧海

龙域战兵:第20章 曾经沧海

叶放心中一痛,冷晓秋当然是会觉得住院治疗舍得花钱太多,便回去了,出院回家没事儿,叶放正好在家里给冷晓秋休养身体。至于张丽芳……叶放没办法说现在的被她被欺负那是自己太小,现在的,肯定没那回“你也不看看你们家什么根,死了属上,跑了男人,一个寡妇守家,能养出什么好种。还当兵……在哪儿当兵,当什么兵?别以为我跟你一样文盲,当七年兵早就提干了,回家能破衣烂衫跟乞丐一样,就会跟混混干仗?真是晦气,早点死屋里埋了,别在我隔壁碍眼。”。...

叶放心中一痛,冷晓秋肯定是觉得住院花钱太多,便回家了,出院没事,叶放正好在家给冷晓秋疗养身体。至于张丽芳……叶放只能说以前被她欺负那是自己太小,现在,绝对没那回事了。

“你也不看看你们家什么根,死了属上,跑了男人,一个寡妇守家,能养出什么好种。还当兵……在哪儿当兵,当什么兵?别以为我跟你一样文盲,当七年兵早就提干了,回家能破衣烂衫跟乞丐一样,就会跟混混干仗?真是晦气,早点死屋里埋了,别在我隔壁碍眼。”

彭丽芳牙尖嘴利,说得冷晓秋无言以对。

周围也有好几个下屋上来的村民,对彭丽芳指指点点。

“呼呼呼。”冷晓秋大口喘气。

她有冠心病,一受气就心脏紧促,胸腔堵塞,呼吸困难,手脚都会发软,臃肿的身材给叶秀扶着还是没能站住,一屁股坐在池塘边的石块上,“你……不许你这么说我儿子,他跟黄鑫打架,是为了鞋厂的工资,是好心……你也有工资在里面好不好?”

“丽芳婶,你说话也太毒了吧,叶放哥是对付黑心的陈星宇,是好人。”一个浑身像从水泥池里走出来,穿着解放鞋,浑身没一处干净,一看就是泥水匠的青年站出来说。

他叫郭建安。

“呵呵。你个泥水匠插什么嘴,活该一辈子干苦力。”彭丽芳有个女儿叫陆云红,都过中专,所以对没上学的人,都趾高气昂的鄙视,“好心打架,他要是好心世界上就没有坏人。人穷就是没办法,为了几千块钱就玩命,这是穷得要钱续命啊,就鞋厂那几千块钱,我彭丽芳才不稀罕。”

“你——”

郭建安想要继续反驳。

可这时,他的背后一只手拍着他的肩膀,温厚有力的说:“建安,别跟她一般见识。”

“叶放哥。”郭建安一看是叶放,还亲热的拍着他一个泥水匠的肩膀,眼泪都要滚出眼眶。九年,整整九年,叶放跟他记忆中的兄弟一点没变。

“等会聊。”叶放微微一笑。

郭建安是他玩泥巴长大的兄弟,九年过去,本来都不知道还是不是兄弟,可看到郭建安为冷晓秋出头,叶放心中顿时很暖。

“嗯嗯。”郭建安激动的点头。

“妈。”叶放径直无视彭丽芳走向冷晓秋,怼彭丽芳是迟早的事,可冷晓秋的身体,才是叶放最关心的,给冷晓秋抚摸后背道,“妈,舒服一点吗?”

“呵呵,就她,有你这种不孝子,她不躺棺材里能舒服?”

彭丽芳话如刀剑道。

“如果我算不孝子,我想,你早该寿终正寝了。”叶放一边给冷晓秋按摩后背,一边轻咧嘴角道。

彭丽芳这么专横跋扈仗的是什么?

丈夫是国企的,女儿又到了医院上班,可她也不想想,自己不好住着泥瓦房?两夫妻一辈子,就供出一个中专生,也就在村里叫嚣罢了,稍微放到大一点的乡镇,那就是土鳖。

活脱脱的泼妇自大。

“小放……”叶放准备多怼彭丽芳两句,冷晓秋抓住了叶放的手臂,问道:“你跟妈实话实说,你这九年,是不是当兵去了?你……你现在是官吗?”

“就他这样还是官,你以为我没见过领导吗?”彭丽芳讥讽道。

“我是当兵,妈,你相信我。”叶放很为难的回答。

官?以前龙域中队队长最多是中校,到他这变成了上校,在军区好歹也是一个打破壁障的传说。可现在——所有关于军区的一切,都因为一份保密协议,不得不守口如瓶。

并且,都开除军籍了,说以前……

“当兵,开玩笑,就你这样还当兵,以为村子小,就只有文盲吗?当兵超过3、5年哪有不提干的,你七年没回家,还是人模狗样儿,当的是监狱兵?”彭丽芳的意思是说村子就她家有文化,叶放是人渣。

叶放突然觉得跟彭丽芳争辩多可笑。

自己好歹是兵王中的兵王,很多国家的一把手在他面前都会毕恭毕敬,被一个培养了中专女儿的农妇贬成这样,真是曾经沧海。

看来,不给彭丽芳点厉害,她真以为自己多厉害。

郭建安见叶放表情微变,也认为叶放是坐牢,拍着叶放肩膀说:“叶放哥。没事,别听她瞎掰,不管怎么样,你能回来就是最好的,大不了以后我们一起做泥水匠,不管怎么样,给自己盖房子总能省不少钱。”

“……呵呵。”叶放看眼郭建安,刚要开口,在屋子转角处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见到身影,叶放突然觉得自己不需要多说了。

“切,你看看一个牢犯能交什么像样的狐朋狗友,看看我们家云红,在医院上班,主任都亲自上家门来了。”彭丽芳老远就看清她女儿科室主任武康凯,两面春风好像看到她女婿似的对邻里邻居炫耀道,“看到没,武主任以前也是当兵的,他医院的简介还说他是中校军医,怎么样,同样是当兵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人和人之间的确有差距,有时候得学会认命。”

“当兵就是当兵,坐牢就是坐牢,还打什么马虎眼,今天亏得你们大胆,敢跟他一起去鞋厂,闹出人命,都得一起受连带责任。”

“小放这孩子小时候很乖的啊。”

“乖顶什么用,要有铁饭碗,红票子,看看人家,女儿在医院上班,主任都上门拜访。”

一个个村民说得有板有眼,纷纷对叶放退避三舍。

仔细看去,武康凯手中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沉甸甸的样子,走路慢慢的,一步一步跟彭丽芳靠近。彭丽芳跟武康凯碰面了,她很热情的去接武康凯的袋子,口中振振有词的说:“武主任,您可是中校专业的军医,来我们家玩就好,还带这么多礼物,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呢。”

“……”

武康凯对半路杀出的女人表示只是眼熟,并不认识。

“武主任,是我,我是丽芳。”彭丽芳被武康凯甩在后面了,追上来焦急道。

龙域战兵

龙域战兵

作者:翼文分类:都市点击: 14864  

  一代龙墓战兵,为了任务,兰溪都市,自此扶摇直上九万里,身边小跟班无数,校花?御姐?美女总裁?应有尽有,个个投怀送抱,且看叶放如何轻松玩转都市!扶正自己的大沿毡帽,露出自己白净英俊的俊脸。离开故土已有七载,即使身上疤痕无数,那刀削般的面庞却毫无伤损。。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