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19章 跳支舞

龙域战兵:第19章 跳支舞

基本上是最常见的日常毒药,还能可以用来点豆腐,常被可怕分子可以用来污染水源,龙墓中队的人要不能够解,那也不能够进龙墓。只但是,叶放这种不以为意,却叫谢蓁蓉更会觉得叶放精深莫测。很只不过,叶放这种不以为意,却叫谢蓁蓉更觉得叶放高深莫测。。...

几乎是常见的日常毒药,还能用来点豆腐,常被恐怖分子用来污染水源,龙域中队的人要不能解,那也不能进龙域。

只不过,叶放这种不以为意,却叫谢蓁蓉更觉得叶放高深莫测。

很快,谢骏驰道了谢被姗姗来迟的救护车带走。

灯光通明的大街道上,清风追着旋转的落叶缓缓飘飞,谢蓁蓉和叶放两个人就站在距离巷子不远的石桥上,两个人都望着下面清澈的河水。

“谢谢你,我开始不该那样质疑你的,抱歉。”谢蓁蓉终于开口道。

“其实也没必要,我说了,顺便救人,只是,记得欠我一支舞,还有……”叶放轻扬嘴角,“我救你弟弟的本钱,你也该付给我。”

“舞我现在给你跳?钱——”谢蓁蓉掏出十块,递给叶放,“拿着。”

“不……你都错了。”叶放却摇摇头,首先,“狐媚舞没点设备,你要是能在桥墩上给我跳出来,我也不介意。其次,我的本钱可不是这么一点点,至少加三个零更好。”

“什么?”

谢蓁蓉很震惊。

首先,眼前的青年怎么知道自己最擅长狐媚舞?其次,一瓶二锅头,再加一点红糖,十块钱绰绰有余,他为什么要一千块。

“我买的酒和红糖,都是精心挑选的,再加上个人解毒配方泄露,成本费一千还是看你长得美,才给的优惠价。至于跳舞,你要是觉得能在这跳,那我不挑剔。”叶放随口道。

白酒和红糖,叶放的确精心挑选了。

进杂货店,叶放直接问:“老板,最便宜的酒给我来一瓶。”

“15块的老谷酒要不要?”

“15块这么贵?”

“5块的二锅头行吧。”老板也是够无奈的,在叶放讲价以后,四块五给叶放卖了一瓶二锅头。

配方,网上百度能搜索到,只不过面对突发情况,很少人会对症下药。

谢蓁蓉掏出十张崭新的红大爷递给叶放,然后问,“神医,留个联系方式,还是你现在跟我回家?”

“跟你回家就算了,我怕你弟弟会对我有什么想法,我还赶着回家,先不急看你跳舞,放心,以后我们会再见的。”叶放咧嘴一笑。

“……你知道我弟弟?”

谢蓁蓉发现跟叶放对话,总会有惊喜。

并且,叶放还是第一个看她跳舞说不急的,搁平时,凭借她妖娆的繁姿,狐媚的的舞步,没有一个男人会在她提出跳舞这一提议后有迟疑的。

“他只是一种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只要治疗得当,就会恢复正常。”叶放就说两个字母。

谢蓁蓉苦涩的笑笑,那紧撅的红唇,仿佛披上了霞衣的新月,“没错,可能是这些年,家里对他的管控太严格,他才会变成今天这样子的,我也相信他会很恢复,但是……独步神医,这种病有办法治疗吗?”

“天有日月星,地有水火风,人有精气神。你弟弟阳气不够旺盛,这跟肾虚不是一回事。是精气神不足,这个——比较难!”叶放瞎编了一通,编不下去了就说难。

谢蓁蓉听叶放阴阳循环,颇具玄奥,虽然自己听不懂,可认为叶放肯定有办法,便问道:“神医,你要是能治好我弟弟,我可以给你10个1000,或者100个也行。”

“NO,我要能治好你弟弟,还是要你。”

“我给你跳舞,你说多少支。”

“不要多,一支足够了,肚皮舞。”叶放悠悠然的说。

肚皮舞!!

谢蓁蓉听了,下意识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她从小在军人院子里面长大,对肚皮舞这种暴露度很高的舞蹈有发自内心的反感。

“怎么,不行吗?”叶放问。

谢蓁蓉一咬牙,为了弟弟能正常的给家里传宗接代,豁出去了,“可以,可是肚皮舞我不会,要学习。”

“我给你足够的时间,今天先这样,我回家了。”叶放清缓道,这差不多给耽误了一个小时时间,公交肯定是有的,只是等赶到车站不知道还有没有到修水县的班车。

“你家在哪里,我送送你吧。”

谢蓁蓉礼貌的说。

虽然叶放每一次的要求都有些怪,可不管怎么样,她是家属,叶放是医生。家属对医生,应该客客气气的,叶放婉拒了,说家远,谢蓁蓉了解后说:“到修水县的班车6点40就没有了,你现在不可能回去,我开车送你只要两个小时,没什么的。还有,我送你下次等我练好肚皮舞,或者我弟弟有什么突发情况,也能去接你。”

“那行吧。”

为救她弟弟耽误了赶车时间,叶放理所应当点头。

有车就是快,坐班车从海源市到修水县,至少需要3个小时,谢蓁蓉开车,到家也就两个半小时。不过,叶放家在山腰,汽车上不去,谢蓁蓉送他到下屋乡村小道上,叶放走回家,本来准备叫谢蓁蓉到她家坐坐的,可自己家自己都不熟悉,一想还是算了。

毕竟跟她来日方长。

月光银白,仿佛给山川美景裹件银装,整个村庄亮如白昼。

虽然没有榛莽遍布,毒蛇密集的原始丛林,可脚踏杂草,发梢偶尔碰触歪斜的青竹,走在这种充满童年记忆的山野小径,叶放内心的感触十分真挚。

家!

“以后我叶放就要从这里发家了!”虽然去了一趟海源市,可叶放始终觉得家才是他的根。

他不会想着傍上白富美,明明有本事非得靠脸吃饭。

从今以后,就是脚踏实地的干。

“平头拎包,不是淫就是盗……”快到家,叶放远远就听到家的方向,传来一道很尖酸刻薄的女高音,说话的,似乎叫做彭丽芳,是邻居大叔陆同光的媳妇。彭丽芳是个十分可恶的女人,叶放听冷晓秋说,他小三岁时用木炭在她家墙壁上涂画了些黑团,被撕破了脸,还毒骂半天。

陆同光在信用社上班,他妈生小妹叶秀刚好碰上计划生育,找陆同光借了2000块钱,后来彭丽芳说他们家还不起,硬逼着陆同光把钱要回去,逼得冷晓秋处处求人。

“我妈出院了?”紧随着,叶放又听到冷晓秋的反驳。

龙域战兵

龙域战兵

作者:翼文分类:都市点击: 14864  

  一代龙墓战兵,为了任务,兰溪都市,自此扶摇直上九万里,身边小跟班无数,校花?御姐?美女总裁?应有尽有,个个投怀送抱,且看叶放如何轻松玩转都市!扶正自己的大沿毡帽,露出自己白净英俊的俊脸。离开故土已有七载,即使身上疤痕无数,那刀削般的面庞却毫无伤损。。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