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1章 卸下心防

代嫁娇妻暖心宠:第21章 卸下心防

宋安歌又气又羞,清丽的脸庞上被染一抹红霞,道:“那我跟你喝酒时,你能不能够先回去,我换个衣服再……”没等她说着,陆君城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宋安歌神情一怔,眼瞅着着他宋安歌推了他一把,气呼呼地说:“走开,都说了你不能耍流氓。”。...

宋安歌又气又羞,清丽的脸庞上染上一抹红霞,道:“那我跟你喝酒,你能不能先出去,我换个衣服再……”

没等她说完,陆君城一把将她拉进自己怀里,宋安歌神情一怔,眼看着他靠近自己。

宋安歌推了他一把,气呼呼地说:“走开,都说了你不能耍流氓。”

动作用力过猛,一下子把陆君城手里的酒打翻,酒撒了出来,她的胳膊上,还有陆君城的衬衫上都是。

一股淡淡的酒香弥漫在两个人的鼻尖,让人迷醉。

宋安歌手忙脚乱地去擦他身上的污渍,暗自懊悔自己怎么这么冒失,再怎么说这也是在别人家里面。

连她自己也没察觉,此刻她的脸如同骤绽的海棠,魅人至极。

陆君城看着面前手忙脚乱的女人,心里一阵发紧,一只手搂住她的细腰,俯下身,薄唇在她的颈间游走着。

“陆……陆君城。”宋安歌抗拒着,想要阻止他,陆君城的霸道狂妄让她无处可逃。

陆君城对于身下女人的呢喃置若罔闻,轻轻地揉着她海藻一般的黑发,霸道的铺天盖地的气息席卷而来。

“宋安歌,你是我的,还有,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才是耍流氓。”他低着嗓子,话音沙哑。

宋安歌的手依旧抵着他的胸膛,却形同虚设,她昂着头,眼神迷离,让陆君城心头一阵骚动,喉咙发痒起来。

他一直在等她,等她心里有一个他的位置。

陆君城抚摸着她的秀发,手指间的每一个动作都温柔到了极致,他眼底的目光一点点变化开来,灼热得让她心惊。

宋安歌寻着间隙,说:“陆君城,你的衣服都湿了,你要不要……去换一下,你放开我,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

陆君城凑近她的耳垂,低声道:“你是……怕我着凉吗?”

清冷的嗓音萦绕在耳垂,宋安歌的身子不自主地颤了颤。

陆君城好笑地放开她,他并没有真的要对她怎么样,只是一时没控制住而已,他清楚地知道,他要等待宋安歌的眼里有他,心里留下他一个位置的时候。

趁着陆君城进去洗澡,宋安歌从衣橱里找了一件陆君城的衬衣穿上。

虽然依旧有点短,但也比穿吊带裙好的多,那穿上了跟没穿也没什么区别。

宋安歌跳到床上,钻进被窝里,她找遍了衣橱,也没发现多余的被子。

不过,陆君城家的床垫倒是特别的舒服,躺下去就不想起来。

宋安歌拿了一个枕头横在床的中间,她还是对陆君城不放心,虽然两个人之前已经睡了一夜,可那是因为她喝醉酒。

宋安歌不是一个随便的人,那次是个失误,她也为此懊悔了很长时间。

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浴室里哗哗的流水声不断地传来,宋安歌心烦意乱,索性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

一直等到她快睡着的时候,宋安歌感觉到身边有一块地方陷了下去,她知道,是陆君城。

宋安歌背对着他,闭着眼睛假装睡着了。

“宋安歌,跟我讲讲你以前的事吧。”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却有着说不出的魅力。

宋安歌想了想:“我以前,嗯,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你确定你要听?”

“你为什么怕黑?”陆君城在背后问。

宋安歌身子僵住,他怎么知道的。

“宋安歌……”陆君城把她扶过来,面对着自己,横在中间的抱枕已经被他拿走。

宋安歌的思绪恍惚……陆君城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宋安歌,看着我,不管你在害怕着什么,从今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的家人,也会是你的家人。”

“在我面前,你不用委屈自己。你可以不用那么坚强,难过了就哭出来。”

黑暗中,陆君城的眸子如同星光,一闪一闪,闯进了她心里。

他的声音带着磁性,温暖,显得稳重,让人觉得安心。

宋安歌感觉到,在她心底的那间暗无天日的黑屋,顷刻间轰然倒塌。

黑暗中,仿佛有什么顺着脸上流下。泪水是凉的,可是心确实热的。

陆君城的手抚上她的脸,缓缓地替她揩去泪水,慢慢地,温柔地将她搂入怀中。

宋安歌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忽然就泣不成声,这么多年来的伪装在这一瞬间土崩瓦解。

她从不敢贪恋不属于自己的温暖,许多年前,被江忘川阳光般的温暖打动,一发不可收拾,以为靠近他,就能汲取一些温存。

在他身边那么久,暗恋的心酸却只有自己知道。

而此刻,眼前的人的话,是真真切切地打动了她,他的怀抱是温暖的,这个人,就在她面前,看到了她所有的委屈。

宋安歌终于不再逃避,她没有推开陆君城,她的睫毛上沾着泪水,陆君城低下头,轻轻地吻在她的额头。

宋安歌决定,就是他了,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她只想紧紧抓住眼前的幸福,这一刻,她只想停留在这个温暖的胸膛。

她卸下了心中的防备,慢慢地握住他的手,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吸了吸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道:“谢谢你,陆君城。”

宋安歌在他的怀中渐渐放松,陆君城心疼地搂紧她,将下巴抵在她的乌黑的发顶。

宋安歌感觉自己满脸都是泪,于是不好意思地想要起身拿纸巾擦拭,陆君城却一把拉住她:“别动,再让我抱一会儿。”

好不容易等到这一刻,他怎么舍得放开她。

陆君城扭头在床头抽出纸巾,细心地替她擦去泪水。

宋安歌靠在她的胸膛,想了想,开口说:“陆君城,我应该……是喜欢上你了。”宋安歌怔衶了许久,晶莹的水眸如一汪清泉,好像快要盈满而溢。

“所以,我会缠着你,可是如果你什么时候不喜欢我了,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她的话,斩钉截铁,眸光坚定。

这就是宋安歌啊,即使已经陷进他的温柔里,也不忘给自己留一个退路。

她是如此害怕受伤的一个人,可是一旦动情,便死心塌地。

陆君城在心底低叹——真是让人心疼的女人啊!

“我答应你。”

“但是,从今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你可以依赖我,不要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陆君城的话再一次让宋安歌的鼻子发酸。

谢谢你,陆君城。宋安歌再一次在心底默念。

“陆君城,明天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宋安歌想去墓地看望自己的母亲。

她想,如果母亲还在,一定会很欣慰,因为她的女儿,再也不用一个人去面对生活。

“好。”陆君城答应她,并没有问她去哪。

窗外的星星挂在天上,微弱的星光忽闪忽闪,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落在玻璃上。

宋安歌丝毫没有睡意,陆君城宽厚的胸膛让她感觉很安心,她靠在他怀里,望着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地落下。

“陆君城,我很喜欢你妈妈。你真幸福,你妈妈很爱你。”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怕黑吗?我八岁那年,母亲去世,父亲娶了现在的宋阿姨。

“我一个人睡在房间里,没有人陪我,到了晚上,我一个人害怕,不敢睡觉,就一个人盯着天花板,实在害怕得不行,就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被子里。”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再也没有人会在晚上给我讲故事,等到我睡着了以后再离开。”

宋安歌徐徐地说着,轻描淡写,仿佛在简述一个故事。

陆君城皱眉,他多希望眼前的人能够不要那么明事理,而是多为自己考虑。

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紧了怀里的人儿,暗自发誓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受委屈。

“安歌,我们结婚吧!我等不了了。”陆君城不想再拖到年底了,他只想快点结婚,然后,陪在她身边。

“嗯?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宋安歌疑惑,抬起头仰着小脸问他。

陆君城望着那双翦水美眸,心口处越发温软,忍不住低头在她唇上蜻蜓点水地一吻。

“我去跟妈说,让她把婚期提前,好让你早点嫁给我。”陆君城勾了勾唇角。

“不要吧,都已经定下来了,我们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宋安歌怕麻烦,试图阻止他。

陆君城怎么会听她的呢,已经打定注意明天跟自己的母亲说了。

宋安歌抽出自己放在他掌心里的手,扭了扭身体,想换个姿势,却听见“嘶”的抽气声。

“宋安歌,你再乱动,我就不敢保证我会做什么了”陆君城将宋安歌按在胸口,闭上眼,微微暗哑的声音富有磁性,魅惑人心。

宋安歌不敢再乱动,听着耳边强有力地心跳声,觉得有些不真实,鼻翼中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就像早晨站在花园中一般,清爽的味道。

宋安歌有一瞬间的恍惚。

陆君城似乎已经睡着,她望着眼前的熟睡的人,轻声呓语:“陆君城……”手指轻轻抚上他的眉毛,“遇见你,真好。”

宋安歌扬起头,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唇。

“晚安,陆君城。”她在心底说道。

代嫁娇妻暖心宠

代嫁娇妻暖心宠

作者:阿锦分类:仙侠点击: 29521  

  继妹抢去宋安歌的暗恋对象,求着她成全自己。便李代桃僵,宋安歌成了人人羡慕嫉妒的陆少奶奶。陆少对她万般细心呵护,溺爱至深,就连冲澡也要亲手侍候。宋安歌小心翼翼,却没能抵得过江忘川的存在,对于宋安歌而言,便是如此。。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