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8章 资本之手(3)

源罪:第28章 资本之手(3)

我们在那家烤鱼店,看见了公司的同事胡维鹏,胡维鹏跟他们组几个同事也在这里吃饭时。他看见我们,愣了一下,接着跟我们打了招呼。也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觉得有些很奇怪。或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们几个必然会在饭局间猜测我们的关系,然后到了工作日,公司里许多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枯燥的格子间生活,也只能靠这种事情来填补寂寞了。。...

我们在那家烤鱼店,看到了公司的同事胡维鹏,胡维鹏跟他们组几个同事也在这里吃饭。他看到我们,愣了一下,然后跟我们打了招呼。

或许是因为我们俩的组合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他们几个必然会在饭局间猜测我们的关系,然后到了工作日,公司里许多人都会知道这件事情。没办法,枯燥的格子间生活,也只能靠这种事情来填补寂寞了。

我准备晚上回去黑进胡维鹏的微信,看看他会不会在微信里评价这件事情——我之前黑进过他的手机。没什么理由,只是想进去看看,这一点上,我对待所有人的态度都一样。

这家烤鱼味道不错,席间我和蒋婉婷闲聊了一会儿。她提起了她的姐姐,我必须假装不知道她有一个姐姐——我甚至知道她姐姐的微信号和样貌,但那都是从蒋婉婷手机里得到的,她并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

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觉得很累。因为我并不擅长于演技。

她说她的姐姐一直没结婚,所以她的家里总有些担忧,还说起她父母的那些陈旧的婚姻观念……

看起来她有些烦恼,可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好,我是说,有家庭的感觉应该是很好的。我几乎已经忘了家的感觉。但她的这些描述,还是让我想起不久前那件事。

半年前,高建功刚从监狱里出来没几天,用我的名字贷款买了辆二手货车。开始跑些运输的杂活。对之前的那次入狱,向来不善言辞的高建功只有一句话:‘我是清白的’,不管怎么问他,他都不肯多说。

但是那次,当我在警局里看到高建功,他却没再说自己是清白的,只是问我,那小子有没有变成残废。

——他在路上被一个开比亚迪的年轻人别了四次,险些出了严重事故。就因为他不小心挡了一下那辆车的行驶。

那人第四次别了高建功的车后,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对高建功说:“老逼头子,你嘚瑟什么?信不信我找人废了你?”

然后,他就开着车,以自以为潇洒的方式驶离。

高建功彻底发飙了——我可以想象,在路上忍受着无尽的拥堵,憋着屎尿,在城市的夹缝中生存,却被一个不知哪儿来的鸟人挑衅。

高建功很容易冲动,如果他的人生少一些冲动,或许日子不会过成现在这样。他默默地盯着那辆比亚迪,在拥堵的路面上操控着货车,跟在后面。

或许在某一刻,他可能想过克制愤怒,但最终的结果,是他没能克制成功。

在一个红绿灯路口,他终于跟到了那辆车后面,他轰着油门,愤怒的撞向那辆比亚迪,那个年轻的司机惊恐的企图躲避,但晚六点的高峰期,他四周全都是车,又哪里躲得开?

高建功是很有经验的,他操控着车,不顾对其他车辆的疯狂剐蹭,巧妙地把那辆比亚迪顶到了路边,那辆车被顶到了路边的一个桥墩上,高建功反复撞击,把那辆车的发动机舱撞得稀烂。那个年轻人被撞断了一条腿,但还是挣扎着爬了出来,他满脸的鲜血并不能压制高建功的愤怒,高建功找不到武器,在货柜里拿出一块冻羊肉,用冻羊肉打断了那个年轻人的四根肋骨和掌骨,还把一个劝架的给打了个乌眼青。

于是,没人再敢靠前。

随后,他平静的坐在了那个年轻人的旁边,听着那个年轻人撕心裂肺的嚎叫,点着了一支烟,静静的等警察的到来。

这些,都是警察跟我说的。我后来查过监控录像,整个过程还是被记录得很清楚。并没有什么可争辩的。

那辆比亚迪被撞的彻底报废,路上七辆车以及防护栅栏跟着遭殃,算上所有车的车损、那个年轻人的医疗费、精神抚慰金、误工费之类的一干费用,高建功一共要赔87万。

高建功以危险驾驶罪、故意伤人致人重伤罪,一共判了三年零六个月。对有案底的高建功来说,这是相当轻的处罚,如果不是我跟那个白痴达成民事和解,高建功被判十年也不算太冤。

但民事和解意味着,我必须赔偿那些钱——尽管那并不是我必担的责任。但我认为该为高建功做些事情,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那时候,我刚还完助学贷款,只有一万块的积蓄。而那辆货车的贷款才还了两期。

这也是我来到深圳的原因。深圳就是这样一座城市,你如果能找到工作且不抱着买房的念头,收入还说得过去,对于IT行业,更是如此。

我来深圳之前,去探视过高建功一次,他感到有些后悔——他跟我说,他该下手更重些,那样就会把那人打成残废,省的‘那小王八犊子再出来开车’。

那些赔偿对我来说是沉重的负担,所以我需要洛基这样的客户,但就像我之前说的,缺钱并不是我入侵系统的原因。就像张子强,他有一个亿,却还是要抢劫。

我在想这些的时候,蒋婉婷还在说话,她再次提起职位变动的Conor,说这些资本家都不讲情面,Conor在思海五年,思海深圳公司从20个人变成500个人,现在资本家来了,只因为Conor不值得信任,他就得走,蒋婉婷对此颇为愤愤,认为资本家太过无情。

或许不是资本家无情,无情的是资本,如果说Conor是个牺牲品,那一手创建了思海,最终却被清理出思海的创始人尤海思,又到哪儿说理去?

饭吃到一半,来了个电话,不认识的号码,接起来,那声音听的我脑袋一大:“大叔,我也想吃烤鱼。”

我四处找了找,没发现王雅轩的身影。

“我在马路对面。”

我站起了身,走得远了一些,问她:“你怎么跟踪我?”

“我明天要上一整天的班。”

我一头雾水:“哦,那……怎么了?”

“明天我没时间跟你学黑客了,所以我今天就要学!”王雅轩在电话那说。

“明天不能学没关系,下周……”

“大叔,你不要一直晃点我好的吧,我等了你一周,你也没教我,你不教我,我就一直缠着你!我必须学!”

源罪

源罪

作者:原梓番分类:职场点击: 6322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源罪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6章 停车场
第6章 停车场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1章 短笛
第21章 短笛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30章 网上商城
第30章 网上商城
  • 儿,认&个小时

    我盯着屏幕想了一会儿,认为需要至少两个小时才能搞定。但我太困了,我决定先睡下,明天再给洛基解决这个问题。

    2021-06-13 03:2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倪。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我无从知晓——蒋婉婷和我不在一个办公区,我今天手上事情多,在格子间里窝了一天,没有看到蒋婉婷。不过,我倒是可以先翻一下她的聊天记录,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些端倪。

    2021-06-11 12:4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公司提&觉。

    我连到服务器查看了一下状况,在系统日志中找到了入侵的痕迹:这个病毒混在系统升级的安装包之中,但它无法绕过我们公司提供的安全盾,如果不是安全经理冒冒失失关掉了安全监控,我本可以睡个好觉。

    2021-06-11 04:15: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婉婷略&只能找

    我没想好说辞,但是我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蒋婉婷略有歉意的声音:“高迪,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休息,但是老于人现在在北京,我只能找你了。”

    2021-06-12 10:05: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样的好&,我还

    但是,我是那样的好奇,而且她一般也不会在凌晨两点起床,至少我还没因为这个暴露过。所以,我还是继续做了下去。

    2021-06-12 01:31: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断开&开了洛

    我把蒋婉婷的手机屏幕恢复到桌面,断开了远程连接。回手点开了洛基的邮件。

    2021-06-11 03:24:0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