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源罪: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虽然我更本就不认识了那个女的。”我仍企图彻底摆脱这个任务。“人刚一出生于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了,慢慢的的,不都认识了了么?”雍州人又问我。听了这话,我一时之间一时语塞,竟无声以对“人刚一出生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慢慢的,不都认识了么?”雍州人反问我。。...

“但是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的。”我仍试图摆脱这个任务。

“人刚一出生的时候,连父母都不认识,慢慢的,不都认识了么?”雍州人反问我。

听了这话,我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

“现在你到隔壁的酒吧,找到刚才你看到的那个女孩,领她去开房。今天必须成功,否则你就得好好想想怎么跟警察解释了。你应该知道,运送和窝藏毒品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雍州人的最后一句话有着深深的威胁意味。

我对涉毒相关的法律并没有十分透彻的了解,但我知道贩售五十克以上可卡因就够死刑标准了。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五百克冰毒绝对够标准了。五百克就是一斤,等等……这么多?这么多冰毒应该值不少钱,如果雍州人真的是毒贩,会舍得把一斤冰毒留在我家?冒着被警察一锅端的风险?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撬了我家的门,看了一眼我的卧室,然后用话来诈我吧?

但是……我还是有些糊涂,他拿这种事情要挟我,若是让我去绑架少女或是打劫金店之类的倒也罢了,可是,去跟一个路过的女孩……约个炮?这是出于什么动机?

“隔壁的酒吧叫什么名字?”我故意问这句话拖延一下时间,心里则在想着对策。

“出门,左拐第一间。”

“如果我现在报警,你那五百克冰毒也会落到警察手里。”我还是打算试探他一下。

那边稍稍顿了一下,说:“噢……我得补充一下,你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做这件事情。”

我一愣:“你刚才没说两个小时,为什么忽然又来了个时间限制?”

“因为我在你的电脑里装了点儿东西,两个小时倒计时,到时候,你硬盘里面的数据就会完全被毁掉。”

听了这话,我一下有些急了:我的那台电脑里有很多非常重要的数据,包括我自己改进的多款软件,还有收集了很久的各系统漏洞资料以及破解方案。相比之下,硬盘里面那四个比特币都不算什么。

“什么??你往我电脑里装病毒??”我对着电话大声质问。喊得一旁的跟我聊天的大叔直看我。

“不,不是病毒,你的电脑密码挺难破解,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所以我就给你的电脑硬盘上洒了点儿酒精。你的书架上摆了一瓶酒精,我就用上了。现在开始倒计时,你要是两个小时之内没把那个女孩领到酒店,我就点火。”

他提到我书架上的酒精,这说明他至少已经进了我的家。这情况比我想象得更糟。我的手机可以远程连接我的电脑,刚才他说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病毒,心里存了一丝破解的希望。可放火的话,我真的无能为力。

但我还存着一丝渺茫的希望,于是我故作轻松:“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喔,高迪,我并没有骗你,我的朋友正在你家,他说他很喜欢你桌上的那个红色小花盆。计时已经开始了,你在浪费你自己的时间。去约一个姑娘,给自己找点乐子,你并不损失什么,我只是想让你……放松一下。”

他又提到我桌上的红色小花盆——那是我某天下班时候在街边买的一盆小仙人球。不进我家,不会知道这些,我心里已经有些没底了。

“你已经浪费三分钟了。”雍州人继续说道:“高迪。去把,为了你自己。”说完就挂了电话。

我手里拿着电话,有些发懵,我搞不明白究竟是什么状况,只知道我电脑里面那些数据真的很宝贵。

我一口喝光了瓶子里剩下的啤酒,决定去隔壁的酒吧看看。

其实雍州人说的也不无道理,去约一个姑娘,我并不损失什么,只是……两个小时,这的确有些难。

出门左拐,走了十几步,就来到了隔壁的酒吧,这间酒吧比我刚才去的那间稍微大一些。里面灯光摇曳,门口挂着的音响正放着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歌,我透过玻璃看到那个女孩的背影,她坐在一个卡座上,桌上摆着一杯果汁,对面坐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的。

我顿觉有些头大,雍州人没告诉我这个女孩不是单身。所以我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片刻之后,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又是那个106开头的服务号,内容是:把那个男的赶走。你可以用烟灰缸敲破他的脑袋。

他在看我,他就在附近看我!我顿时无比断定。

我迅速环顾四周,但是这附近人实在太多了,我转个身都能碰到别人,根本无从查找。甚至有可能,他刚从我的身后走过。

我把目光转回酒吧,盯着那个男人看。那个男人二十六七岁模样,面皮白净,五官充满了市侩和油滑。正在笑眯眯的跟女孩说话。而那个黄头发的女孩看起来年龄要小一些,二十岁出头,T恤衫上印着一辆复古的自行车、正低头玩手机,并没有看那个男的。

我的目光扫过窗台,见窗台上摆了一排烟灰缸,全都是都是那种印着啤酒品牌的烟灰缸。这种烟灰缸的材质是塑料的,对人造成的伤害很有限,搞不好一下打下去,他又反过来攻击我,若他再有个朋友在这里,那我的麻烦可就大了。而且更要命的是,这个地方每天都会有巡警蹲点,稍有不慎,我会立刻被送进局子,约炮这个事情黄了倒没什么,我更担心我硬盘上的酒精。

我在原地观察了几分钟,酒吧门口人来人往,并没有人注意我。但是我却发现了一点问题——那个女孩,似乎根本就不认识那个男的。那个男的脸上的笑容充满挑逗,很像是一个前来搭讪的人。而且自始至终,都是那个男的在说话,女孩只是沉默的玩手机,对那个男人的喋喋不休,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身体都在朝后倾。

考虑到就在附近观察我的雍州人,我决定赌一把。

我走到那张桌子上,站到她们面前。他们俩都抬头看我。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我找你大半天了。”我对那个女孩说。

那个男人看我的眼神有些警惕,女的则比较茫然。

我拉开椅子坐下,我指着那个男人问女孩:“这人是谁?”

“他……呃……”女孩吞吞吐吐。

“这是我女朋友。”我指着女孩,对那个男人说。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嘴巴张了张,站起身离开了。

女孩目送那个男的离开,然后上下打量着我,甚至低头看了一眼我的鞋子。看得我心里都有些发毛,我甚至怀疑我的身上是不是被谁涂了油漆。

“你好霸气呀,大叔。”她抬头看着我,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我看着她的脸,这是一张很年轻的面孔,最多二十岁出头,头发似乎染了一段时间了,发根已经变黑,她脸上画着不算淡的妆,但是化妆技巧……唔,其实我并不太懂化妆,但是我还是看出她把眼线描得有些夸张,嘴唇也是血红血红的。不过平心而论,她的五官还真的挺端正,鼻子很直,嘴巴也很漂亮。

我叫来了服务员,要点一瓶啤酒。

我刚点了一瓶啤酒,服务生还没走,那女孩忽然说:“大叔,你都不请我喝一杯么?”

其实,我并没有太多和女孩交往的经验。既然我的目的是跟她开房,那么我还是要请她喝一杯的。

“你想喝什么?”

“反正我不喜欢果汁。”她指着桌上的果汁杯。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点呢?”

“我在等你请我。”她这话的语气里,竟然是理直气壮。

“你是90后吧?”

“拜托,大叔,我看着难道很老么?”她还是那种理直气壮的语气。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到没到16岁。”——因为我想到了雍州人陷害我的另一个可能。

“我女儿都快16岁了。”她表情平静的告诉我。

我没明白她这句话什么意思,所以看着她。

“哈哈哈哈……”她哈哈大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大叔,你的表情好逗呀。”

“那……你想喝什么?”

“一瓶烈柠Rio。”他对服务生说。

我并不知道她说的‘列宁肉’是什么东西,我猜是一种零食,我点了一瓶啤酒。

片刻之后,我看到了‘列宁肉’:一瓶绿色的鸡尾酒饮料。

“刚才那个男的是谁?”

“不知道,搭讪党。要不是因为等你,我早就走了,最烦这种男人的,长得跟个白萝卜似的,一点内涵都没有。”她看起来一脸的鄙夷。

我不明白萝卜和没内涵之间有什么联系,也没去细问,因为我更关心另一个问题,于是我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源罪

源罪

作者:原梓番分类:职场点击: 6322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源罪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6章 停车场
第6章 停车场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1章 短笛
第21章 短笛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30章 网上商城
第30章 网上商城
  • 打开她&她的微

    她是什么时候改的?上午我打开她微信个人页的时候,她的微信签名还只是“帮自己一个忙,不再承受身外的目光”。

    2021-06-12 05:34: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使得&一个女

    看起来,尼采的名言蒙蔽了蒋婉婷,使得郭德平的形象在她心目中变得更高大了一些。说不定他已经同时把这句话发给他在机场工作的另一个女朋友。

    2021-06-13 09:2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手&于,基

    听了这话,我顿时放心下来——她并没有发现我入侵了她的手机,而且她刚才提到正在出差的老于,基于我们公司的一贯作风,我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2021-06-11 10:33: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果不&经理冒

    我连到服务器查看了一下状况,在系统日志中找到了入侵的痕迹:这个病毒混在系统升级的安装包之中,但它无法绕过我们公司提供的安全盾,如果不是安全经理冒冒失失关掉了安全监控,我本可以睡个好觉。

    2021-06-13 05:13: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不在&天记录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我无从知晓——蒋婉婷和我不在一个办公区,我今天手上事情多,在格子间里窝了一天,没有看到蒋婉婷。不过,我倒是可以先翻一下她的聊天记录,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些端倪。

    2021-06-11 01:44: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扫了&网络安

    我扫了一眼白板的内容,见上面写了一些网络安全术语,应该是在说眼前他们正在遭遇的问题。

    2021-06-11 11:17: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