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源罪: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虽然,在深入研究了这些字的笔画、发音方式,更有甚者字形和结构后,我但是没能找到了什么规律。思路暂时中断之际,我把这九个字直接输入了搜素引擎。我的想法是:搜素结果也许能给我一些启示。但当我看到了搜索结果后,却有意外的发现。。...

但是,在研究了这些字的笔画、发音,甚至字形和结构之后,我还是没能找到什么规律。思路中断之际,我把这九个字键入了搜索引擎。我的想法是:搜索结果或许能给我一些启示。

但当我看到了搜索结果后,却有意外的发现。

搜索结果的第一条,就是一个网页,这个网页的标题就是“雍州市青杨区徐梁路”。

愣了一会儿后,我点开了这个页面。

点击后,页面闪来闪去的动了几下,然后闪出一行字:今天晚上九点,购物公园地铁站等你,带你脱离牢笼。

落款是今天的日期,时间定格在我打开网页的那一秒。

才刚读完这句话,还没等冒出一个念头,这个页面就自动关闭掉了。

带我……脱离牢笼?这话听起来像是一个传销组织说的。

我再回去重新搜索,那个检索结果还在,但是网站却无论如何无法打开,开了网页就是404错误,手动输入网址也是一个结果。

我不甘心,通过搜索结果页留下的域名进行反查,却查到那个域名的所有人叫梁朝伟,座机号码是北京区号后面跟着八个8,手机号码是139后面八个9。

我倒是有可能查出这两个号码的主人,但是没有那个必要,因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根本就是胡乱伪造的。

不肯放弃的我动用了技术手段来查那个网站的IP地址,最后查出这网站的主机位置在美国盐湖城,那台服务器下面有大概三十个各色网站。

这条信息依然毫无意义,因为那个IP地址属于一个主机商:美国盐湖城有许多主机提供商,他们拥有超过一百万台主机,这些主机为世界各地的网站主提供接入服务。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不记名的。

线索就此中断,但这也让我更好奇对方的身份,好奇他们为什么会在网上留下这个页面——仿佛就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

难道这是一场为我设计的陷阱?如果是陷阱,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而且……把陷阱安排在地铁口?

片刻之后,我决定了,今天晚上,按时去那个地铁站,我想知道他们究竟是谁。

整个一上午,我都在对这件事情的猜测中度过,一顿方便面午餐过后,我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短信:我是雍州人,帮我黑了这个网站,谢谢。

信息的最后,是一个网站地址。

雍州人?难道是他们发给我的?

发短信的号码是一个106开头的服务号,通常各种网站的信息提示都是这个号码开头。

一定是‘他们’。基于之前的经历,我对他能得到我手机号这件事,虽然有些意外,但并不太吃惊。要知道,刚才我打开那个网页的时候,并没有用任何技术手段保护自己,这意味着对方已经获取到了我这台机器的IP地址。这个地址可以定位到我的位置。无论是通过入侵接入商的数据库,还是查一查大厦物业系统,都可以查到我的号码。从我点开网页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做这些,足够了。

我在电脑上键入了短信里留下的那个域名,打开了那个网站。这个网站看起来比较……搞笑。

其实‘搞笑’这个词可能不十分准确,用‘猴子请来的逗逼’这或许更恰当一些。

这是一个.org后缀的域名,网站标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黑客局’。网页醒主标题下方。用一排银色的绚丽字体写着‘代码上载着理想’。

网站上有几十篇文章,除了几篇似是而非的技术文章之外,其余的文章的大抵内容是:这是一个信息战争的时代,中国各种网站屡屡遭到美国黑客攻击,中国的黑客应该团结起来,为国攻击。

而在这个网站的侧边栏,我看到了站长的介绍:SuperHaker,国内黑客新生代高手,技术的信仰者。在这句话的下面,留了一个QQ群号码,这个群的名称是‘中国黑客局唯一官方QQ群’。

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儿?

我简单看了一下,这个网站的服务器架在一款漏洞百出的廉价虚拟主机上,而且页面也是拿别的网站的代码改的,改得不伦不类。黑了这个网站,只需要一分钟。我坚信,那个自称雍州人的家伙,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黑了这个网站。他为什么要我做这件事?

手机短信又响。

——不要怀疑,马上黑了它。

依旧是那个106开头的号码,留了这么一句话。看到这句话的那个瞬间,我怀疑他就在某个地方看着我。我往窗外看去,我无法判断对面的建筑里是否有人拿着望远镜在看我的房间,于是我拉上了窗帘,想了想,又用一张纸盖住了电脑摄像头。

我深深的怀疑他让我做这件事的动机,但是我还是决定去做,因为我想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保险起见,我登录了远程服务器——那是我专门为了入侵而购买的一台服务器。我用工具十分谨慎的访问了那个网站,扫了一遍后台的代码,没有发现任何的陷阱或是可疑的程式。

几次检查之后,我才开始谨慎的动手。防火墙给我带来了一点小麻烦,但是那不足为患。片刻之后,这个网站后台已经被我攻破了。我把网站主页换成了一张图片,那张图片是一只泰迪正在做姿势,试图日一只藏獒。这个图在网上,被称作是‘泰日天’。

我没敢大意,小心的抹除了我来过的痕迹,然后设下几个假IP。这才完全结束了这个任务。

大概几分钟之后,106服务号又来了一条短信:“谢谢,不过速度有点儿慢。”

我关掉了远程服务器,看着这条短信,还是有些迷茫:这就结束了?然后呢?接下来我该干什么?

我以为雍州人还会再发消息来,但是并没有。直到晚上八点。

我用过晚饭,出发去了地铁站,因为心里有事,所以路上的行人和地铁里的乘客,都变得有些形迹可疑。但最终还是没发生什么,在八点五十分的时候,我来到了约定的那个出口。

这里是深圳一个很繁华的商圈,又有一条酒吧街,再加上今天周末。所以四下人头攒动,甚是热闹。我四周找了找,一个地上摆摊卖钥匙扣的年轻人,看到我之后立刻收拾东西起身走了。

我认为这很可能是雍州人发给我的信号。我跟了上去。

可是没走多远,几个城管从我身后超了过去。那个年轻人快步逃跑,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差点就追过去了。

我靠在地铁口的石台上,静静的等了十分钟。直到时间过了九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九点过五分,手机里来了一条短信,还是那个号码,内容是让我去酒吧街找一个酒吧,然后点一瓶嘉士伯啤酒。

我四周张望,一无所获。我决定按照短信里说的去做,点一瓶啤酒,这并没什么难的。

信息里提到的那间酒吧在酒吧街的中段,面积并不很大,但是里面挤满了人。我好不容易在吧台的找到了一个座位,拒绝酒保推销的牌子,点了一瓶嘉士伯,一边喝着,一边观察酒吧里的人。

但是,一瓶啤酒都快喝完了,还是没有人主动找我,倒是我旁边的大哥跟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我的电话响起,来电显示是‘未知号码’。直觉告诉我,一定是雍州人打给我的。

我接起来,电话里是一个用软件过滤过的金属声音:“你好,高迪。”

我对他知道我的名字,并不感到意外——连我的电话都已经找到了,更何况名字。

我塞住一只耳朵,抵挡酒吧里的噪音,对着听筒问:“你是……雍州人?”

“现在,你照我说的做。”那个声音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身份。

“做什么?”

“你现在看着酒吧的门口。”那个声音说。

我转头看着酒吧的门口,酒吧敞开着门,门外是酒吧街的过道,来来往往不少人。

“看到那个女孩了么?染黄头发,扎辫子的那个。”

我望着酒吧的门口。果然看见一个染黄头发,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女孩路过了酒吧门口。于是我断定,他就在这条酒吧街,可能就在我附近五十米。

但问题是,附近五十米半径内,有好几百个人。算上楼上的人,怕是一千个也不好说。

“她现在进到了隔壁的酒吧,你过去,和她约个炮。”那个声音说。

“啊?”我感觉莫名其妙。

“照我说的做。”

“为什么要照你说的做?”我反问他。

“我在你的公寓里,放了500克冰,高纯度的,你猜我现在报警,警察会不会去搜你的家?”那个声音的口气充满戏谑。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1108?”我问他。

电话那头,传来几声哈哈的笑声:“哈哈哈,高迪,你的房间号不是1108,是1907。我把那500克冰放在了你床头柜上,就在蓝色的台灯座边上。”

我的话里的反诈把戏被他说破,我心里‘咯噔’一声:这就是他们的陷害?往我家里放冰毒栽赃,这也太狠了吧?我离开家到现在才一个小时,难道是我前脚走,他们后脚就来了?

我忽然有一种恐惧感,被人盯上了的那种恐惧感。

“现在,你可以按照我说的做了吧?”

许多电影的画面浮现在我脑海之中,我断定他这个要求只是开始,后面肯定有更离谱的,于是我说:“我不帮你做违法的事情的。”说这话的时候,我在想如果警察真的来搜查我家,我该怎么解释。

“不,高迪,约炮并不是违法的事情。不是么?”

源罪

源罪

作者:原梓番分类:职场点击: 6322  

  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望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望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禁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源罪相关资讯

全部资讯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4章 我佛慈悲(1)
第5章 我佛慈悲(2)
第6章 停车场
第6章 停车场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7章 远方的邀约(1)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8章 远方的邀约(2)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9章 远方的邀约(3)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0章 远方的邀约(4)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1章 远方的邀约(5)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2章 倒爷的艺术(1)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3章 倒爷的艺术(2)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4章 倒爷的艺术(3)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5章 倒爷的艺术(4)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6章 计算能力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7章 六份早餐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8章 超算之名(1)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19章 超算之名(2)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0章 初试锋芒
第21章 短笛
第21章 短笛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2章 安全产品(1)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3章 安全产品(2)
第24章 安全产品(3)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5章 安全产品(4)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6章 资本之手(1)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7章 资本之手(2)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8章 资本之手(3)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29章 资本之手(4)
第30章 网上商城
第30章 网上商城
  • 是说,&我不相

    可这些条件并不能让我改变对郭德平的看法,我是说,我不相信郭德平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2021-06-11 10:48: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感&觉好像

    蒋婉婷的语气很是恳切,让我无法拒绝。她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这种紧急状况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而且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但从她口中说出来,感觉好像是我在帮她个人的忙。

    2021-06-13 09:09: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页的&时候,

    她是什么时候改的?上午我打开她微信个人页的时候,她的微信签名还只是“帮自己一个忙,不再承受身外的目光”。

    2021-06-12 05:47:49详情点赞(0)回复(0)
  • 志中找&本可以

    我连到服务器查看了一下状况,在系统日志中找到了入侵的痕迹:这个病毒混在系统升级的安装包之中,但它无法绕过我们公司提供的安全盾,如果不是安全经理冒冒失失关掉了安全监控,我本可以睡个好觉。

    2021-06-10 10:18:3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是我&以了。

    这个可疑的安装包在传到服务器之前,可能有十几个人经手,中间有上百个环节可能被利用,但那些并不是我要关心的,我的份内工作,只需要把这个病毒从系统之中清除掉就可以了。

    2021-06-12 06:17:55详情点赞(0)回复(0)
  • &才提到

    听了这话,我顿时放心下来——她并没有发现我入侵了她的手机,而且她刚才提到正在出差的老于,基于我们公司的一贯作风,我已经大概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2021-06-10 07:22: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发&签名改

    ——凌晨两点,我发现蒋婉婷把她的微信签名改成了这个。

    2021-06-12 01:16:48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