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9章 假仁假义

高冷权少的腹黑妻:第29章 假仁假义

霍权深陷思索,他需好好的想一想下步该怎么做。各种可能会的危难他现在都遭受过,即便是他本人陷身囹圄的情况也有突然发生,但他都凭着自己的镇定理智和智慧逐一能化解了,这一然而,他宁愿被带走的人是他自己,冷清被带走简直比他自己被带走还要让他心乱如麻。所谓关心则乱,事关自己心爱之人,霍权实在没办法做到像以往时刻那样冷静的判断。只要一想到冷清现在可能遭遇的一切,他就忍不住去担心,连紧锁的眉头也无法放松。。...

霍权陷入沉思,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各种可能的危难他以前都遭遇过,即使是他本人身陷囹圄的情况也有发生,但他都凭着自己的沉着冷静以及智慧一一化解了,这一次也应该不例外才是。

然而,他宁愿被带走的人是他自己,冷清被带走简直比他自己被带走还要让他心乱如麻。所谓关心则乱,事关自己心爱之人,霍权实在没办法做到像以往时刻那样冷静的判断。只要一想到冷清现在可能遭遇的一切,他就忍不住去担心,连紧锁的眉头也无法放松。

忽然间,霍权想到了什么。

“韦平,你跟我一起走一趟。”

“是。”

霍权刚刚将可能带走冷清的人选全部在脑子里面过了一遍,有一些是有动机没胆子,有些是有胆子但没时间。霍权将这些人选筛选了一遍,最有可能去这样做的就只有一个人。

秦征。

虽说上一次在秦征的别墅,他一直都是在努力去促成霍权和冷清的婚事的。但那天在秦征的公司,从他看冷清的眼神,霍权发现他对冷清分明还是有不舍之情的。其他人绑走了冷清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要挟霍权,只有秦征不会,因为他可能更看重冷清这个人本身。

“二爷,秦家到了。”

韦平下车帮霍权开门,并时刻待在他左右待命。

霍权下车,颀长的身子在月光下显得清冷孤傲,一双深邃的眼眸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愈发深不可测,让人看不透他的内心。他迈着沉着的步子朝秦家大门走去,面无表情,任韦平跟随他这么多年也无法猜到他在想什么。

秦征和阮凌音正坐在客厅里喝茶,一切事宜都在计划之中,他们已经等不及要共同分享胜利的果实。当下人将门口站着一个不速之客的消息带给秦征时,刚刚轻松愉快的气氛瞬间被打破,秦征的脸色都变了。

“霍权居然来了,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事发突然,秦征还没想好该如何应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慌张。

“你看你紧张的那个样子,霍权只是人来了而已,他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就吓成了这个样子,真是没出息。”

阮凌音一脸嫌弃,她将秦征现在这副样子与脑海中霍权英明神武的样子做对比,便更加坚定了要顶替冷清留在霍权身边的决心。

“你懂什么?我看霍权这一趟过来一定是察觉了什么,他若是和我要人,我怎么办?”

秦征说出自己的顾虑,眼下,阮凌音和他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将自己的顾虑和阮凌音讨论一番,说不定能够找到应对问题的最好方法。毕竟,该经历的她经历了,该参与的她也参与了,到了该承担的时刻,阮凌音总不能将一切置身事外吧?

“且不说霍权这趟是为什么而来,就算他真是来和你要人的,又能怎么样?他又没有证据,光凭一张嘴说,能成什么气候?再说了,我们之前的准备工作做的那么好,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给他留下,他就算真怀疑又能对你做什么?”

秦征不得不承认阮凌音这话说得有理,让他也无法辩驳。是啊,就算霍权怀疑他,他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更何况这里还是他的家。只要他把自己伪装成无辜良民的样子,想那霍权就算怀疑也没辙。

秦征还在这里和阮凌音商量对策,另一边,霍权已经带着韦平走到了客厅门口。

“是霍先生来了啊,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弄得我措手不及的,实在是有失远迎。”

见霍权前脚已经迈进客厅,秦征一边叫家里的佣人看茶,自己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恭恭敬敬地迎接霍权。

这些都不过是假装客套罢了,霍权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不必客气,我们二爷这次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叙旧的。”

霍权一向不屑于和秦征这样的人打交道,所以韦平会尽量替霍权代劳。

“哦?不是来叙旧的,看来你们这次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霍先生,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舍下有不错的大夫,需要我叫来为您诊治一下吗?”

秦征表现得镇定自若,经过刚才阮凌音的一番劝解,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恢复。毕竟冷清被掳走了,现在难过的应该是霍权才对。

“秦征,你少假惺惺的,我问你,我们家少奶奶是不是让你派人抓走了?”

韦平还是那么沉不住气,从来不会玩心理战术,一张嘴就让人家完全看穿。

“你们家少奶奶?哦,你是说冷清啊,她不应该老老实实地待在霍家吗?怎么,她不见了吗?那有没有到处去找一找?唉,早知道,有些事我前些日子就该告诉霍先生的,没想到清儿还是这么倔,想做什么谁也拦不住。”

秦征佯装着可惜的样子摇了摇头,眼睛却时不时地瞥向霍权去看他的反应。

“你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霍权终于开口,他急于知道冷清的下落,所以,他不能放弃任何一个线索。

“你也知道,她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毕竟对我比较依赖。所以,她前几天给我打电话说心烦,我就陪她聊了一会儿。她说自己在霍家过得并不开心,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留下……”

秦征故意没有将话说得太明了,他让霍权自己去猜这些原因,说不准会比自己说出来的效果还要好一些。

霍权的脸僵着,脸色有些泛白,他的眼神变得空洞洞的整个人有瞬间的抽离。

“二爷。”

韦平有些担心,他瞪了秦征一眼,真恨不得替霍权了结了秦征。

“霍先生,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唉,你看,我说这些也是想让你了解一下冷清的心意。你知道你们之间的问题在哪里,接下来也好相处不是?”

秦征朝阮凌音使了眼色,话总不能一直让他一个人说吧?他也需要一个帮腔的帮自己壮壮声势。

高冷权少的腹黑妻

高冷权少的腹黑妻

作者:无邪分类:仙侠点击: 4707  

  冷冷清清被最信赖的人被抛弃,并被要求娶一个犹如丑鬼的男人。霍权被所有人畏惧,却光是吓忍不住冷冷清清,她的无畏深深地被吸引着他,让他将冷冷清清占为己有。而冷冷清清所以负着着冷家承继人的恐惧吗?她连人都不怕,又何惧一只猫?。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要想好&都快将

    “冷清,你可要想好了,如果你不愿意,也不会有人勉强你。”阮凌音楚楚可怜地看着她,那眼中的情真意切都快将她感动到了。

    2021-05-12 01:0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前扇了&:“我

    冷菲刚吐完出来就听见她这番慷慨激昂的陈词,立刻上前扇了她一巴掌怒道:“我看你是真的疯了!那霍权长得跟鬼似的,还是个瘸腿的丑鬼,你要嫁给他,你……”

    2021-05-10 09:17:40详情点赞(0)回复(0)
  • 冷菲惊&你,你

    冷菲惊讶地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地指着冷清说:“你,你,你要嫁给霍权?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霍权?”

    2021-05-11 01:05: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我&人打死

    冷清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泛着寒潭深渊般的冷意,她笑道:“五岁那年,你我在雪山走丢,我徒手杀了烤给你吃的那只兔子,你还记得吗?十岁那年你被班里男生欺负,我差点把那人打死你又记得吗?十五岁那年……”

    2021-05-12 06:25:03详情点赞(0)回复(0)
  • ”阮凌&手。

    “冷清,霍先生马上就要来了,你千万别被那猫伤着。”阮凌音死死拉住了冷清的手。

    2021-05-12 01:48:1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同远古&祀台上

    那声音是木头与木头相撞击发出来的,悠远得如同远古法老手中的法杖在祭祀台上震怒发出的声音。

    2021-05-11 11:10: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

    “别说了!”冷菲脸色苍白地打断了她,然后捂着嘴奔进卫生间。

    2021-05-10 09:0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成了恐&一本做

    关于他的传说,很多还被画成了恐怖漫画,她当初看过一本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2021-05-10 10:3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的笑&到他浑

    阮凌音没敢抬头看秦征的表情,因为不用看她也知道,他刻意伪装出来的笑容谁也看不出破绽,只有站在他身边,她才能清楚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意。

    2021-05-12 11:14: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