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30章 承诺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30章 承诺

宋子修见她睁眼,坐到床边摸了摸她的脸地说:“出来洗簌一下,我们上楼去吃饭时,你也该饿了吧。”陆可维不想理这个随时随刻随时随地也可以发·情的男人,背过身子找到了一身睡袍在被子下陆可维不想理这个随时随地可以发·情的男人,背过身子找到一身浴袍在被子下面裹好自己然后进了浴室。。...

宋子修见她睁眼,坐到床边摸了摸她的脸说道:“起来洗漱一下,我们下楼去吃饭,你也该饿了吧。”

陆可维不想理这个随时随地可以发·情的男人,背过身子找到一身浴袍在被子下面裹好自己然后进了浴室。

等她洗漱好,宋子修已经不在了,她一想,便出房间下楼。

桌子上放满了中式的餐点,陆可维坐到餐桌边不禁有些疑惑。

宋子修朝她解释道:“我自己也吃不惯这边的食物,便请了一个做中餐的厨师,先赶快吃吧,待会儿我们还要出门。”

陆可维狐疑道:“我们待会儿还要去哪儿啊?我必须要回家了,不然姑姑肯定会骂我的。”与其说她是怕秦筝,不如说她是一直给予这位她唯一的亲人最大的尊重。

宋子修笑着问道:“所以你是准备继续让我见不得光吗?”

陆可维咬了咬唇道:“我不是这个意思,都到了这地步,我肯定会和姑姑讲清楚的,但是还需要时间和时机。”

宋子修也不再卖关子,说道:“我就是准备和你一起去见你姑姑,不管怎么样,有些事该说清楚了。你可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一直想撮合你和骆云飞的事儿,要是让你们俩成了,我还不得只能去跳利斯河了。”

陆可维一听就觉得不吉利,骂道:“你以前答应过我什么,怎么又开始胡说起来?什么死不死的?还跳利斯河,你要真跳了,我跟着跳。”

宋子修又蹬鼻子上脸了,“哎呦,我还真不知道我们俩的关系原来都已经到了生死相依的地步了。”

陆可维瞪了他一眼。

宋子修收起了玩世不恭,认真道:“我没开玩笑,待会儿我们就一起去见你姑姑。反正你是说了你要和我在一起,我也没逼你,不管她怎样反对,你都不准再离开我。”

陆可维心里想的的确如宋子修所说,但还是没什么底气。

两人将事情一说好,宋子修就开出一辆看起来还挺低调的车载上陆可维一起往她家里去。

因为开车,很快便也到了陆可维家,不过已经有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陆可维家门前,陆可维一看便知道是骆云飞的车。

刚好也就是这么巧,陆可维刚从副驾驶位下来,秦筝便送骆云飞离开,也走到了楼梯口,四人一时都停在原地,彼此对视着,心里的感觉也都各不一样。

骆云飞今天是碰巧碰见秦筝下班,便主动说送她回家,秦筝本来就已经把骆云飞当自己人,自然没有拒绝。而回来的路上,秦筝也告诉他宋子修已经回国,暗示他要抓住机会。这时再见宋子修,他心里有一种被掐住喉咙却无能为力的感觉。

秦筝的心里则更是晦涩难言,她肯定陆可维不会骗她,那只能说她被宋子修骗了。很明显,在陆可维心里,她的位置比宋子修更重要。但是宋子修用了这样的手段,明显让陆可维动摇了,又和他纠缠在了一起。

陆可维则是怔在原地,根本不敢说话。

宋子修是四人中表现的最平静的,他走到了秦筝面前,大幅度的躬下了身子,“姑姑,这次的事情实在对不起,但是我和可维真的没办法分开。”

秦筝侧开脸去,脸色十分难看:“不要叫我姑姑,我当不起。”

陆可维以为宋子修这样称呼秦筝只是为了套近乎,只有骆云飞心中惊了一下之后,全身更是如坠冰窖般难受,这段感情里,他其实从一开始就毫无胜算。

秦筝又看向骆云飞,抱歉的说道:“孩子,你先回去吧。”

骆云飞心里滋味难言,但眼前的状况也不是他应该继续待下去的,答应了一声,又和陆可维告别,这就上了那辆黑色奥迪,很快发动汽车就离开了。

几乎是在骆云飞汽车掉头离开的一瞬间,秦筝便转身往楼上走。陆可维看了一眼宋子修,眼里全是担心,也连忙跟在了秦筝身后。

三人前前后后进了客厅,秦筝站到阳台上,背对着两人看向远处。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阳台上落满散落的金色光斑,秦筝的背影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萧瑟感。

陆可维走到了秦筝身后,默默的站了一会儿,低头道:“姑姑,对不起。”

秦筝侧首看了她一眼,眼中全是无奈与伤感,问道:“真的那么喜欢他?”

陆可维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

秦筝似乎是想了一阵,“我真的管不了你了,但你们俩的事我无论如何还是不同意,至于你要和他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你也是成年人了,有些路该是你自己走的,有些责任也是要你自己承担的。”她想起刚才骆云飞离开时毫不掩饰的落寞,只怕这一次不止是她要失去这个侄女了,就连骆云飞和陆可维也再无可能。

秦筝转身往客厅里走,状似随口说道:“做晚饭吧,既然他人都来了,就留他在这里吃顿饭吧。”

陆可维能得到秦筝这样的话已经是欣喜若狂,忙“嗯”了一声,又回卧室换了身家居服,人便进了厨房里忙活。

陆可维进厨房以后,宋子修就跟着秦筝进了书房。

秦筝坐到木椅上,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说道:“看来你这次是在她身上花了足够心思,竟然让她这样割舍不下。我也知道你现在在爱丁堡有车有房,肯定是提前很久就在计划来这里找她的事了。从这一点来说,你也是有心了。但是我始终忘不掉你对她曾经造成的伤害,如果我也能像她一样失忆就好了。”

宋子修没想到秦筝竟然就这样松了口,一时也是喜出望外,忙真诚的说道:“姑姑,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一定会对可维好的。”

秦筝摆了摆手,“男人的承诺是最不可靠的,尤其还是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时候。”她人靠到椅背上,看起来真的很累的样子,“还有你们家里,我真的不希望可维嫁进去,不说其他,单单是你妈我就……”

宋子修立刻道:“以前我和可维的事情我会继续隐瞒下去,除非有一天她自己全部想起来了。至于上一辈的事,不是必要我更不会说。姑姑,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秦筝不置可否,还是说道:“一旦有机会让可维改变心意,我还是会努力的,你不是她的良人,从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宋子修倒也没被秦筝这样不留情面的话惹生气,只是笃定的说道:“姑姑,以前是我处理感情不够好,也对家庭不够负责任,但可维离开我这三年,我真是得到教训了。”

秦筝对宋子修态度一直好不起来,闻言也只是没什么耐心的回道:“你也就是话说得漂亮,你和可维结婚前不也对我说的好听吗?”

宋子修深知秦筝对自己的恶劣看法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实在他以前做了太多荒唐事了,便也没再争辩。

陆可维心情好,便多做了几个菜。不过到饭桌上,也就她一个人心情好,秦筝和宋子修心里都装着事。

饭后,陆可维送宋子修离开,秦筝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反对,倒是先进了书房,对两人的亲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陆可维刚和宋子修到楼下便下起了雨,一场秋雨一场凉,树在雨里哭,又是一番可以入画的美景。陆可维抬头一看,忙道:“我上去给你拿把伞下来吧。”

宋子修却事先拉住了她:“不用了,这里到我车上也就几步路,而且我车上还有伞,你不用担心我淋湿的。”

陆可维觉得这雨很可能会越下越大,忙催促道:“那你快点走。”

宋子修也没有立刻要走的意思,握住她一只手,很认真的低下头说道:“可维,你答应了不会离开我。这一次,我也是认真的,我想和你尽快结婚,你觉得好不好?”当年他在老爷子和秦筝的双重逼迫下与她离婚便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如今能从头再来,他一定要弥补当年的遗憾。

陆可维有些被吓住了,傻愣愣的问道:“你是说结婚?和我?”

宋子修被她的反应逗笑了,“我不和你结婚,难道你还希望我和其他人结婚啊?”

陆可维忙摇头,却又蹙起了眉头来,“可是你不会觉得太急了吗?而且我姑姑现在还明显在反对我们的关系。”秦筝对陆可维如今的态度,就是典型家里长辈对待孩子的态度,当孩子做出什么叛逆的事来,长辈最开始当然是反对,但最后拗不过,因为心里的爱还是只能妥协,却并非认可。

宋子修笑道:“我哪里会觉得急,我还害怕以后你再这样反复无常,我可承受不起你再来一次,只有给你快一点贴上我的标签,我想我才可以真的放心。”

陆可维却低头道:“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不说姑姑如今的态度,就是你的家人我也一个都还没见过,要是他们不喜欢我的话……”

宋子修好笑的打断了她的话,将她抱进了怀里,“好了,我家里人不会不喜欢你,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雨已经下大,刚才还只能听到雨落在树叶上的沙沙声,现在却是豆大一颗往地上砸。宋子修又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好了,我必须走了,现在我就是想在你家过夜都不敢了。”

陆可维恼怒的锤了他的肩膀一下,然后看着他挺拔的身影冲进雨里,很快到了车边弯下身上了车,又从挡风玻璃里朝她挥手。

陆可维看着他离开,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告诉自己她现在做的所有决定都是对的。

*

陆可维第二天约好和小梅逛商场,小梅又是一如既往的败家,陆可维有时都有点不理解她怎么会这样孤身一人生活在国外,又一直有源源不断的钱,怎么想都觉得奇怪。

小梅路过珠宝店的时候,看到一个钻石戒指爱不释手,一边拿在手上仔细看,一边笑着问陆可维:“你们又在一起了?”

陆可维斜睨了她一眼,但眼底眉梢的甜蜜早已经泄露了答案。

小梅已经将戒指戴好,问陆可维:“好看吗?最近要到我的生日了,我也要买点礼物来犒劳自己。”

陆可维先是翻了个白眼,买了这么多东西还再继续狂买竟然还有理由,接着又笑道:“价格比较好看。”

小梅不在意的挑了挑眉,让导购帮忙包起来。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陆可维&,“随

    陆可维点点头,“随便你,只要能快点过去就行。”再看向车窗外时,竟然突然下起了雪,她淡淡道:“终于下雪了。”

    2021-04-16 09:41:0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个不&曲起腿

    一个不小心,一大堆书噼里啪啦全从书柜上掉了下来,有几本都砸到了她身上,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只扶着腰艰难的曲起腿捡起掉到地上的几张照片来。

    2021-04-15 02:32:01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色不&马上问

    陆可维面色不变,有些不正常的苍白,还是坚持道:“周妈,帮我叫司机,我现在有事想马上问他。”

    2021-04-17 06:0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办法出&都在睡

    把电视节目来回调了几遍,实在找不到能看的,陆可维扶着腰起身朝宋子修的书房走去。身子重了,没办法出去玩,更没办法去工作,还一天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睡觉,剩下的能打发时间的事就只剩下看电视和看书了。

    2021-04-17 04:54:21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的照

    陆可维却只是盯着手里的照片,面色仍旧平静的骇人:“周妈,照片上的人是谁?”

    2021-04-17 12:33: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书的,&平放在

    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2021-04-15 09:0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觉得冷&从心底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2021-04-17 07:01: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在不

    陆可维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印象是外面越来越大的雪,以及手机里宋子修前所未有焦急的声音:“可维,可维,你在不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2021-04-16 08:29:38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照顾&里隔着

    陆可维心知这位老人对自己是真好,但因为是宋子修叫来照顾她的,始终心里隔着一层。她扶着床头要站起来,周妈忙过来半抱住她让她方便站立。

    2021-04-17 01:54:08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又是&回道:

    周妈一瞬间神色大变,但平日里习惯了波澜不惊,很快又收敛了又是震惊又是慌张的神情,看似淡然的回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人是谁。”

    2021-04-17 01:48:3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