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9章 求助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29章 求助

陆可维而已“嗯”了一声,接着回搂住了他。后的一切好像都水到渠成,两人到了宋子修的家,接着一同进了他的卧室。衣服一件一件的离身落地实施,女士的短裙与男士的休闲裤,女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两人到了宋子修的家,然后一起进了他的卧室。衣服一件一件的离身落地,女士的短裙与男士的休闲裤,女士的绵衫和男士的衬衣全部叠在了一起。。...

陆可维只是“嗯”了一声,然后回抱住了他。

之后的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两人到了宋子修的家,然后一起进了他的卧室。衣服一件一件的离身落地,女士的短裙与男士的休闲裤,女士的绵衫和男士的衬衣全部叠在了一起。

宋子修咬着陆可维的肩膀,缓慢却坚定的深入。

陆可维也咬住他的肩膀,享受着与他完全在一起的幸福感,原来一睁眼就看见他在自己面前也会这样幸福。她抬起了一条腿缠住他,自此这个夜注定没办法安静下来。

秦筝是在十点过的时候打来的电话,陆可维正被宋子修抱着背对着他,脑袋陷在枕头里,纤瘦的腰被他掐在手下,感受着他在身后一下一下的动作。

陆可维皱着眉拿过电话,却被宋子修从身后一把扔到了角落。

陆可维皱着眉道:“宋子修,停一下,是姑姑。”

宋子修听言低咒了一声,又捡过手机来递给陆可维,但动作并没有停。

陆可维艰难的按下接听键,“姑姑,我和小梅在外面玩,今晚就不回来了。”

秦筝自然能听出她声音里的不自然还要刻意压制的喘·息声,忙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不管在外面玩什么也一定要回家。”

陆可维忙道:“姑姑,有人在叫我了,我先去了。”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接完电话的秦筝根本就没有相信陆可维的话,可宋子修已经走了,她在爱丁堡也没几个朋友,这时候在外面玩倒也只有可能是和小梅在一起,这样一想,秦筝倒也没再继续怀疑什么,可心里始终觉得不太安宁。

而同一时间,宋子修的卧室,灰色系的大床上,男人低下身子咬住了陆可维的耳朵,她则不好意思的骂道:“我说了是姑姑,你怎么还是不听我话啊?”

宋子修低声笑道:“要是这事我也能说停就停,那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守活寡了。”

陆可维狠狠挠了他一把,却换来他更愉悦的笑,要和这个男人比脸皮厚,她还真是比不了,可是心里的幸福感却更加强烈,原来相爱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

之后宋子修抱着陆可维去浴室清理了一番,再回到床上,她已经累得要睡着,他却还是精神奕奕,抱着她不撒手。

宋子修笑着问道:“为了我都学会对姑姑撒谎了?”说完就咬住她的耳垂慢慢的舔。

陆可维已经没力气脸红了,抱着他的脸想要推开,“你稍微消停一会儿,我要睡觉。”说完就背过了身子去,不想再被他打扰。

可宋子修稍微一垂眼就能看到她圆润白皙的肩膀和美丽精致的蝴蝶骨,哪里还忍得住。

陆可维就连骂人的力气似乎也没有了,只能抱着身上的人奄奄一息的闭着眼感受他的存在。

两人难得这样亲密一番,陆可维最后直接昏睡了过去,宋子修抱着她又亲了亲,起身下床,随便套上一条裤子就走出了房间。

宋子修走到了走廊尽头的露台上,这时候刚好是国内中午那一阵,他按下了一个电话。

另一边电话是宋安邦的秘书接起来的,一见来电也不敢怠慢:“子修,老爷子刚睡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好听见了秘书的称呼,宋安邦忙问道:“小陈,是谁的电话?”

被唤作小陈的秘书立刻回道:“是子修来电话了。”

宋安邦立刻道:“赶快把电话拿过来。”

小陈拿着电话又说了一声:“子修,你稍微等一下。”说完就快步将电话递给了宋安邦。

宋安邦岁数刚过杖朝之年,但说话还是中气十足,拿过电话就问道:“子修啊,什么时候回家?”

宋子修却道:“爷爷,你帮我一个忙。”

宋安邦一点也没给自家最喜欢的孙子留面子,闻言只是幸灾乐祸的问道:“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你用了两个多月时间,还没把孙媳妇儿追到手。”

宋子修也不恼,宋安邦毕竟也是秦筝的长辈,就算她对自己态度再恶劣,至少对家里的老爷子肯定还是尊重的。也不是他想把老爷子抬出来压人,实在是他没那么多时间了。

“爷爷,你看身体允许的话就来爱丁堡一趟吧,毕竟要娶别人家的侄女儿,你不出面的话我也觉得太不尊重。”宋子修难得身段放的这么低的求人。

老爷子一听更乐了,“我说乖孙,是你娶别人家的孩子,又不是我娶,我为什么要出面?我为什么要着急?”

宋子修无语了,都说人年纪越大越像小孩子,这一点在宋安邦身上得到了完全的体现,他实在没了耐心,说话口气也不太好:“老爷子,我就是知会你一生,要是你身体没问题就来帮帮你孙子,虽然家里现在有了宝宝一个女孩儿,但你总闹着家里不够热闹,你还想要曾孙的话,就来一趟,我可不会和其他女人给你造孩子。”

宋安邦有些生气了,嘴里骂道:“你个死小子老是说我什么身体允许身体允许,老头子我身体好得很,死不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激我。还有啊,宋子修,我来爱丁堡也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为了我最喜欢的孙媳妇儿而已。”

宋子修知道老爷子已经答应,但嘴上还是不放心的说道:“爷爷,你来了千万要注意,可别说漏嘴了,现在我们里面她谁都不认识。姑姑明显不想她恢复记忆,我也不想。”

宋安邦沉吟了一阵,“你们这样骗着她也不是什么好事,秦筝是为可维好,你小子可就是完完全全的心虚,你还别以为我不知道。要是以后可维突然想起来了,我看又要闹一场。不过既然你们现在都这么觉得,那就这样吧,现在想当时你们俩的事儿没办婚礼倒成了好事,至少家里面都基本上没见过可维,倒省了不少事。”

宋子修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只想陆可维能回到自己身边,而且还名正言顺的回到自己身边。

“老爷子,身体要是有任何不适你都先缓缓不要来,我那话不是气你,来的时候最好身边跟一个家庭医生,你以为你还身体倍儿棒,其实早就老了,由不得你不服。”宋子修明明是关心,说出来的话却不怎么好听。

宋安邦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接着又道:“你还是给我快点回来,我让你把宝宝留在家里我们照顾,你偏偏送到安然那里是个什么事儿啊,我们家这么多人还差一个照顾我宝贝曾孙女的人吗?你还有理有据的说什么家里是有人照顾,却都不如别人顾梓熙上心,你也不想想,别人家里都有两个孩子了,一个还才一岁多,也就你这么没脸没皮的麻烦别人。”

宋子修反而理直气壮的说道:“宁安然和我穿开裆裤开始的交情,这时候就应该好好利用,况且别人顾梓熙就是细心脾气好,这点家里的老人都没法比。”

宋安邦又是“哼”了一声,“让带大你的周妈听见,还不得气死。”说完又立刻不耐烦道:“我要睡了,以后少打扰老爷子我睡觉,睡眠对我是很重要的。”然后也不给宋子修任何道别的机会,挂断了电话。

宋家是个大家族,可宋子修如今也就和老爷子亲。

想起女儿来,他心里也是挂念得很,小姑娘现在才三岁多,因为早产,从小身体就不太好,吃针打药几乎是没断过,他每每也是看得心疼得很。

至于非要把宋清影送去宁安然家,原因之一的确是顾梓熙这姑娘细心的很,刚好也是陆可维的好朋友,照顾宝宝不会不上心。但更重要的还是他怕宝宝从小母爱缺失,想让她多和顾梓熙相处一下,而因为身体不好,小丫头到现在也没送去幼儿园,宁安然已经有一子一女,刚好可以让她和其他孩子一起玩。

宋子修想起上次和好友通话,宁安然还说大儿子宁嘉阳很喜欢长得像洋娃娃一样漂亮的宝宝,而宝宝和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也问过宝宝喜不喜欢哥哥,宝宝竟然说最喜欢哥哥了。这件事让宋子修还暗暗的吃醋,不过他当然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再回到卧室时,陆可维半张脸埋在枕头里,头发散落在背后,嘴唇微微嘟着,看起来特别可爱。宋子修感觉到自己的心越来越柔软,低下头咬着她的唇便亲了起来。她哼唧了两声,不耐烦了,宋子修也知道把她累着了,又亲了两下便放开了她,上了床将她抱进怀里睡觉。

陆可维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爱丁堡今天阳光灿烂,看得陆可维心里也是暖洋洋的。她看了眼时间,但见男人还在睡,便轻手轻脚的起床穿衣服,刚好短裙昨晚被丢到了宋子修睡得那一边,她只能光着脚过去拿,谁知刚一弯下身子,腰身便被人从身后抱住了,接着就被抱上了床。

陆可维刚才弯身的时候,下面就穿了一条小裤裤,挺翘的臀部、笔直的长腿刚好直直的一眼就让宋子修看到,他心中一荡,就将人抱上了床。

陆可维惊呼了一声,骂道:“宋子修,你能不能做什么之前先出声?”

宋子修有些委屈的控诉道:“是你先勾引我的,为什么你勾引我之前不先出声?”

陆可维一时被他的没脸没皮堵得连话都说不出来,最后不服气道:“我怎么就勾引你了?”

宋子修低头看了看她身上,然后很快收回视线,“你自己看。”

陆可维低头一看,她刚才起身的时候没找到内衣在哪儿,就直接把体恤套在了身上,他现在的角度的确能一眼看到她的锁骨和胸前的风景,还不说体恤本来就是浅色,穿上似乎也没多大作用,下面就更不说了。她面色越来越红,也有些没了底气:“你先放开我。”

宋子修竟然还紧了紧揽住她腰身的手,耍赖道:“不想放。”

陆可维隐隐又有发飙的趋势,“宋子修,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混啊,臭流氓。”

宋子修笑得志得意满:“你既然都这么骂了,那我就流氓给你看。”

之后又是满室旖旎,陆可维间或发出娇软声音更是让宋子修失了魂,就这样收了他的命似乎也心甘情愿。

陆可维再醒过来的时候是下午了,她一睁眼就看见男人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看杂志,神清气爽,换了身衣服又是他平日里人模狗样的精英样。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她本来&受。

    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2021-04-11 12:5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发生的&是宋子

    在车祸发生的前几秒,陆可维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宋子修。

    2021-04-12 07:27:38详情点赞(0)回复(0)
  • 陆可维&嗯”了

    陆可维双腿移到了地上,人还坐在床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2021-04-14 12:11:59详情点赞(0)回复(0)
  • 都砸到&艰难的

    一个不小心,一大堆书噼里啪啦全从书柜上掉了下来,有几本都砸到了她身上,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只扶着腰艰难的曲起腿捡起掉到地上的几张照片来。

    2021-04-13 05:17:00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让沈

    很多事的真相撕开后往往都是血肉模糊的痛,既然他有挚爱的人,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拆散她和沈清扬?为什么要让沈清扬下落不明?她必须要将一切问个清楚。

    2021-04-12 11:0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车驶上&,我看

    车驶上高架上,突然被堵住了,高架桥上排起了车龙。司机坐了一阵坐不住了,侧身对陆可维道:“好像是出车祸了,我看要不我们在下一个路口先出去,绕一段路去会所吧。”

    2021-04-12 08:51: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刻见他

    周妈见她油盐不进,改了话劝:“你要是真想立刻见他,我给他打电话叫他马上回来就行,你大着个肚子就不要乱跑了。”

    2021-04-12 04:16: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