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7章 选择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27章 选择

小玲这人咖啡瘾很大,没多久就能喝完一杯,陆可维曾说她很多次,但并也没太大作用,这时一杯咖啡也了见顶。小玲偏着头看她,状似玩笑道:“可维,我也就一个多星期没见你小梅偏着头看她,状似玩笑道:“可维,我也就一个多星期没见你吧,怎么整个人瘦了一圈啊?你原来就瘦,再瘦的话估计都没男人愿意摸,摸着都难受。”一贯的小梅风格。。...

小梅这人咖啡瘾很大,没多久就能喝完一杯,陆可维说过她很多次,但并没有太大作用,这时一杯咖啡也已经见底。

小梅偏着头看她,状似玩笑道:“可维,我也就一个多星期没见你吧,怎么整个人瘦了一圈啊?你原来就瘦,再瘦的话估计都没男人愿意摸,摸着都难受。”一贯的小梅风格。

陆可维却还顺着她的话笑道:“反正我本来就没男人,再怎么不修边幅也没人理会,再怎么打扮漂亮也不知道给谁看。”

小梅呵呵笑了两声,“就是因为没男人你才更应该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招蜂引蝶才对啊。再说了,你肯定知道我是最讨厌女人因为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陆可维撇了撇嘴,不甚在意的说道:“我可没有为了个男人要死要活的。”

小梅斜睨了她一眼,“你是没有要死要活,你只是整天魂不守舍,身形消瘦,面容憔悴而已。”

陆可维自然不认同:“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小梅对于陆可维的事情似乎总能有洞悉一切的能力,敛了笑劝道:“可维,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种地步,你还是不要再想了,再想也没有任何用处的,除了让你自己不开心,让我们身边人担心。”

陆可维立刻点了点头。

小梅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她的额头,“陆可维啊陆可维,你以为我还不了解你啊,还不就是嘴上答应得好,你这样我是真的很担心,你明不明白?”

陆可维这次不再敷衍的点头,而是认真的回道:“你也知道,要是这些事由得了我自己控制就好了。”说着双手撑起下巴继续道:“有人说感情是债,欠一个人的必然会在另一个人身上还,果然是这样。”

小梅忍不住笑了起来,“明明就没谈过几次恋爱,竟然还说的自己像是情圣一样。感情这种事其实很简单,就是不付出就不会受到伤害,谁爱得越深付出的越多,那肯定是伤的越重,没什么道理可言。”

陆可维沉默了下来,不想再说话。

小梅看着她,又问道:“到了现在,关于骆师兄,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陆可维撇了撇嘴道:“能怎么样?我确定我不喜欢他,我也不可能就这么吊着他,总之话我是已经说清楚了。”

小梅忙道:“可维,你也不要自己把话说得太满,骆师兄的人品能力都是不用质疑的,重要的是他对你的感情我们旁人都看在眼里。有时候我也不知道该说你是聪明还是冷漠,你总是只能看到你想看到的,而对于其他毫不关心。骆师兄对你的那点心思,只要稍微用点心都能发现的。”

陆可维瞪了她一眼,“小梅,我觉得你现在是拐着弯在骂我。”

小梅阴嗖嗖的笑了笑,“要是我完全不关心的人,我连骂都懒得骂。我还能花心思骂你,你就当做荣幸吧。”

陆可维笑着回道:“这种荣幸我宁愿不要。”

小梅却又正经起来:“既然和宋子修已经断了,现在摆在你面前又有一个这么好的,你真的可以试着考虑一下,都说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觉得这话是没错的。”

话一说完,小梅低头看了看腕表,然后说道:“我的快乐时光又到了,你自己想想吧,别把我的话当玩笑。”拿着包站起身来,身姿娉婷的离开了店里。

*

骆云飞还是时常来陆可维家里,但是绝口不提之前他对陆可维表白的事。这样一来,陆可维还可以一直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对待骆云飞也还像是对待关系较好的学长。

陆可维心里实则对骆云飞是十分感激的,不管他是不是喜欢自己,但他都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感情对她造成任何困扰,这一点已经太过难得。

骆云飞面上看起来和陆可维相处的越来越好,最开心的自然还是秦筝。不过她也看得出两人并未到达那一步,但能多一点时间相处也是好事,毕竟很多感情都是培养出来的。

陆可维也并非她面上看起来的那样平静,尤其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时,这短短两个多月和宋子修相处的点点滴滴总会涌上心头来,心里的不舍与恐惧也越来越明显。不舍自然是不舍两人分手,恐惧却是害怕宋子修已经离开,她甚至连给他打一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他真的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那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似乎也变成了南柯一梦一般。

陆可维晚上睡不着,换了一身衣服,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到楼下拦了一辆车便报了宋子修家里别墅的地址。

到了铁门前,她抬头一看,宋子修的卧室并没有灯光,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人不在。她又站在原地看了看,直到感觉到从脚下传来的寒意越来越明显,她才低叹了一声,转身准备回家。

可就在转身的一瞬间,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不是宋子修又是谁,他似乎在那里站了很久,一身满是风霜的感觉。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陆可维一时间浑身僵住,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熟悉的陌生人,大概就是眼前这样的感觉。

倒是宋子修看起来没有太过吃惊,反而又往前走了几步,离陆可维很近,然后道:“既然人都到这里了,就上去坐坐吧。”

陆可维反应过来后,没由来的松了口气,但嘴边却是下意识的拒绝道:“现在时间不早了,我必须马上回去。”

宋子修扯出一抹笑来,有些凉薄有些讽刺,在昏暗的光线下,看得让人心惊,他开口道:“人都到这里了,也不差这一点时间。”

眼见着陆可维还要开口拒绝,宋子修已经先于她说道:“我下个星期的航班回国。”

陆可维又愣怔住了,整个人傻乎乎的看着他,似乎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宋子修又重复了一次:“我下周的机票回国,我家里出了点状况,家里人催我快点回去,我就是想邀请你上去坐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

陆可维上一刻还因为他人在爱丁堡没离开感到有些欢喜,下一刻就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般觉得透心凉,她没来由的很想哭,人也跟在宋子修身后走进了大门。

进了客厅,陆可维坐到古典精致的沙发上,宋子修很快给她端了一杯温水过来。

陆可维很快接过来,又道了声谢。

宋子修坐在陆可维旁边的沙发上,一时两人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阵,大概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低气压,宋子修开口问道:“你姑姑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陆可维努力笑着回道:“囊肿是良性,姑姑现在恢复的也很好,已经又回到学校上课了。”

宋子修点了点头,一时又是无话。

过了一阵,这次换作陆可维受不了了,开口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宋子修这次倒也没有阻止,立刻回道:“那我送你出去吧。”

从楼里走出去又要经过一片林荫道才能走到大门,快要走到尽头时,宋子修突然开口问道:“可维,我要走了,你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陆可维心想当然有,可是一句也不敢说、不能说,到了嘴边便只剩下:“你好好照顾自己,一路顺风。”

宋子修又是有些凉薄的笑了,勾起嘴唇问道:“就这样?”

陆可维茫然的盯着他看,似乎在无声的问:“那你要怎么样?”

宋子修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她狠狠抱进怀里便是饿狼一般压下来亲了起来,他对陆可维向来是怜惜的珍重的,这一次却不同以往,他甚至在不停啃咬着她的唇,很快两人的唇齿之间都能感觉到血腥味。

陆可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哭了,直到宋子修嘴里尝到咸味才稍微放开了她,但人依旧在他怀里。

宋子修也不知道是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没有任何情绪的开口:“我们马上就要彻底的分开了,这也算是我们俩这两个月关系结束的离别吻吧。”说完还嫌不够,竟然又说了一句:“一切如你所愿。”

陆可维一时哭的更厉害了,连肩膀都开始一耸一耸的。

宋子修一低头就看见她这副模样,心也跟着抽疼起来。

陆可维哭得厉害了,说话也开始含糊不清:“你为什么要说这样伤人伤己的话?你以为和你分开是我愿意的吗?什么叫如我所愿?宋子修,你就是人要走了都让我不得安宁,你要走就悄悄的走,不要再故意让我伤心。”

宋子修却柔声又质问道:“陆可维,你才是个没良心的,事到如今,到底是谁让谁伤心?”

陆可维脑袋埋进了他的怀里,将他前襟处很快打湿,嘴里骂骂咧咧的回道:“你以为我好过吗?我也很难过,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不好过。”

宋子修叹息了一声,似乎鼓足了极大勇气才诱哄道:“陆可维,跟我一起走好不好?”

陆可维只知道拼命的摇头:“没办法的,我姑姑不同意,我没办法去忤逆她。我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从来没见她对一件事这样坚持过,你是第一个。”

宋子修颓然的说道:“你之前就在我和你姑姑之间,选择了你姑姑,你没必要现在再提醒我一次。”他终于还是放开了她,看着她,神色漠然的说道:“你走吧,晚上一个人小心一点,我有点累,没办法再送你回去。”

陆可维也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可等她走到大门口侧身时,一眼就瞥到宋子修还站在原地,明明还是九月天,虽说天已转凉,但算不上冷,可这时的他远远看去却像是全身散发出寒意。

陆可维不敢再看,大步往前走去,眼泪也再一次掉了下来。

这一次,大概是真的结束了吧。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一场美好易醒的美梦。

*

之后的日子陆可维彻底沉默了下来,甚至连对周围人的敷衍都不愿意了。

Grey看在眼里很是担忧,让陆可维回家里去休息一阵,至于她的工作时间Grey会想办法顶岗,陆可维却拒绝了她的好意。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真不知&”

    周妈一瞬间神色大变,但平日里习惯了波澜不惊,很快又收敛了又是震惊又是慌张的神情,看似淡然的回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人是谁。”

    2021-04-09 09:00:47详情点赞(0)回复(0)
  • 蔓延至&冰冷。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2021-04-09 06:55: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手机&已经按

    而在车祸的瞬间,她的手机抛了出去,却在抛出去之前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2021-04-09 01:29:5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反正早&着,便

    陆可维现在已经很熟悉宋子修书房的布置了,有几本书她一早就想看,但摆放的位置对她来说有点难拿。她想了想,反正早就想看了,也不想一直记挂着,便扶着书柜的边缘踮起脚努力的够。

    2021-04-10 10:54: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可&捡起掉

    一个不小心,一大堆书噼里啪啦全从书柜上掉了下来,有几本都砸到了她身上,可她却一点都不觉得疼痛,只扶着腰艰难的曲起腿捡起掉到地上的几张照片来。

    2021-04-10 06:34: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人&还坐在

    陆可维双腿移到了地上,人还坐在床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2021-04-10 01:3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宋子修&身子重

    把电视节目来回调了几遍,实在找不到能看的,陆可维扶着腰起身朝宋子修的书房走去。身子重了,没办法出去玩,更没办法去工作,还一天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睡觉,剩下的能打发时间的事就只剩下看电视和看书了。

    2021-04-09 11:50:38详情点赞(0)回复(0)
  • 周妈状&似无意

    两人走向房间外时,周妈状似无意地说道:“子修下午的时候打过电话回来,说今晚有应酬就不回来了。”

    2021-04-08 05:35:46详情点赞(0)回复(0)
  • 看,来&是宋子

    在车祸发生的前几秒,陆可维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宋子修。

    2021-04-11 11:44:32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