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6章 表白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26章 表白

秦筝也睁开眼睛了眼,眼里是难掩的怠倦,她嘴角偏偏轻轻勾着,眼里却像是也没一点儿焦距,非常恍惚间的地说:“那天下午早上他破门而出,我也没去想,结果他当天跑去了一个小酒馆喝酒时,陆可维因为吃惊嘴微张着,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筝,一时说不出任何话来。。...

秦筝也睁开了眼,眼里是难掩的倦怠,她嘴角明明微微勾着,眼里却像是没有一点焦距,十分恍惚的说道:“那天晚上他破门而出,我也没多想,结果他当晚跑到了一个小酒馆喝酒,喝到半夜离开,回来的路上失足掉下了利斯河,被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去了。”

陆可维因为吃惊嘴微张着,不可置信的看着秦筝,一时说不出任何话来。

秦筝又笑了笑,“要说我这辈子有什么事最后悔,一定是和他说分手。我也是在他去世后才发觉,其实我并没有我以为的那样不喜欢他,只是等我发现的时候他人已经不在了。”

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后来国内的风声一过,爱丁堡大学的博士学位我也已经攻读完,也回国呆了一阵,主要也是为了陪你爷爷。我也在那时又偶遇过我的导师,他又添了一个孩子,生活美满,看到我时十分错愕,仿佛我是打扰他美满生活的坏人,他的妻子也看见了我,完全就是胜利者看失败者的眼神。”

陆可维侧身轻轻抱住了秦筝瘦弱的肩膀,她没想到为她撑起一片天的女人有这样一段伤心往事。

秦筝这次笑得很释然:“事情都过去很久了,现在就是再唏嘘惋惜,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我也已经看淡了。现在倒是你,你还年轻,还有很多事可以重来,也可以选择。”

陆可维没想到她说了这么多竟然还是为了自己的事,不免有些讶异也有些难过:“姑姑,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

秦筝笑道:“你现在和我当年也差不多,那时候我以为我和我的导师就算不能在一起,但我们俩对彼此都是真爱,不过是造化弄人而已。后来见他家庭那样美满,才知道是自己犯傻了。姑姑真的觉得你和宋子修不合适,一直纠缠下去也不是什么好事。而云飞就像那时我的教授,他放弃了国内的一切来找我……”

陆可维自然不会认同秦筝这样的话,忙道:“姑姑,骆师兄只是想回学校继续进修而已,你真的是想太多了。”上次秦筝就和她提过一次这话,但她心里信了骆云飞喜欢她,却始终不愿意相信他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

秦筝摇头无奈道:“可维啊,你才总是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犯傻,云飞当年回家肯定是深思熟虑的,回去后的工作也很好,他为什么要放弃到手的一切回来?也或者他想继续进修的话,国内不可以吗?”

陆可维明明动摇了,嘴上却还一直说道:“姑姑,不是这样的,肯定不是这样的。”

秦筝却不想她再当鸵鸟,只看到自己想看的事,“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云飞吗?他喜欢你却并不冲动,在他自己没有把握给你什么未来或者承诺的时候,他绝不会向你表明心意。这样的男人,真要让我把你交给他,我真的一点也不担心。”

陆可维难过道:“姑姑,虽然我按照你的意思已经和宋子修分开了,但是我现在没办法……我的心里到现在仍然还是他,我真的放不下。”

秦筝腹部有伤口,也不好有太大动作,只是伸出一手来轻轻拍了拍陆可维的肩膀,“不急不急,我也就是和你说说而已。你的一生还这么长,未来发生什么根本不知道,不像我,一眼就能看到头了。”

陆可维最不想听到秦筝说这样的话,只好止住了这个话题,说道:“姑姑,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们睡觉了吧。”

“睡吧。”秦筝轻声回道。

*

陆可维已经一个星期没和宋子修联系过了,没事的时候她总是发呆,时不时的就盯着手机看,有时候手机一响她还会被吓得浑身抖一下。但不管手机响过多少次,却没有一个来电是宋子修。她也在夜里犹豫过很多次,却始终没有勇气打电话给他。

陆可维忍不住想,难道她这辈子也就这么过了吗?

又过了几天,秦筝按照医生嘱托回医院复诊,医生见刀口恢复得很好,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陆可维便和秦筝离开了医院。

骆云飞是知道秦筝今天来复诊的,两人刚走出门诊大楼就瞧见姗姗来迟的骆云飞,他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秦筝笑道:“云飞,也就是你太客气,你完全可以不用来的。”

骆云飞还是那副世家公子的温润模样,“秦教授,你们俩肯定有些事不方便,至少体力活可以全部让我干。”说完就引着两人往停车场去。

秦筝拉着陆可维稍微落后他几步,状似无意地说道:“这样的男人还真不好找。”

陆可维装作没听见,并没有回秦筝这句话。

到了家里,秦筝留下骆云飞在家里吃饭。

吃饭的时候,秦筝又时不时的问骆云飞一些学习上的情况,两人一问一答,秦筝越发的满意起来,还说:“我怎么就没遇到你这样的学生?”

骆云飞谦虚道:“秦教授,你不要太抬举我了。”

饭桌上气氛和谐,话语间你来我往不断。

饭后,陆可维刚洗完碗回到客厅,便听到骆云飞告别,秦筝挽留了两句,他还是坚持要走。

陆可维拿起一件外套,如同往常一般送骆云飞出门。

到了楼下时,骆云飞却突然道:“可维,我们到附近走走吧。”

陆可维明白他是有话想对自己说,迟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两人沿着街边走,已是九月,天气也开始转冷,树叶被风吹的沙沙作响,在路灯光的照耀下,形同鬼魅。

“可维,我两年前回到家,凭着自己的学历和面试的表现顺利的进了一家还算大型的设计院,工作算是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我妈总觉得我年纪大了,也开始安排我和她喜欢的姑娘见面。我其实是有想过和其中一个试着多了解,然后好好相处的。但我发现我始终忘不掉爱丁堡发生的事,尤其是和你发生的一些事。于是我不顾我妈的反对,又回了这里来。”

夜晚很静,骆云飞的声音听起来却很舒服,符合他一贯的温润气质。

陆可维忍不住说道:“国内有你的家人,也有稳定的工作,要是我的话,应该还是想呆在家里吧。”

骆云飞却笑道:“那是因为你心里不像我有这么深的执念,执念这东西,一念是天堂,一念便是地狱,但偏偏放不下舍不掉。”他故意顿了顿,然后继续道:“可维,你就是我的执念。”

饶是陆可维早有心理准备,一听他这样说,还是错愕不已,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不知不觉间,两人竟然走到了曾经租住的相对而立的两栋小楼,骆云飞陷入了回忆中,笑道:“那时候比起小梅她们来,你还真不算最开朗最能玩的,但我偏偏第一眼就看到了你,有时候缘分这种事还真是由不得人不相信。”

小楼里已经又住进了新的一波学生,但处处都还能看到他们曾在这里生活的影子。

“时间过得真快,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时光还真是单纯快乐。”骆云飞笑着感慨道。

陆可维很不想直接拒绝眼前这位风光霁月的男人的心意,他就连表白都是这样的温和,可是她一直这样装傻更是辜负了他的真心。

“骆师兄,我真的一直把你当师兄。而且你也知道,虽然姑姑不喜欢子修,我现在也和他分了手,但我还是放不下他。”陆可维没敢看他,低声说道。

骆云飞似乎早已料到,无喜亦无怒,说道:“当时我离开的突然,也想着以后我的一切都在国内,和你不会再有什么联系,便连对你表白这种事也硬生生的压在了心里。可我下定决心一回来,就发现你身边已经有人了,当时我最后悔的就是一开始没对你表白,哪怕最后你还是拒绝,但至少我心中不会像现在这样遗憾。”

陆可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低下了头。

骆云飞掌住了她的肩膀,低头看着她只能看到头发的脑袋,笑道:“可维,我只是像朋友一般对你说出心事,也是不想自己再留下遗憾,你听听就好了,我不是一定要你回应我的感情,我不过是求一个自己的心安而已。”

陆可维没想到眼前人绅士至此,抬眼看他,却说了一句完全不相干的话:“骆师兄,时间很晚了,我想回家了。”

骆云飞了然的笑了笑,回道:“好,我送你回去。”

于是两人开始转身往回走,身后两栋小楼亮如白昼,隐约能听到年轻人的笑声。

与骆云飞分手后,陆可维却没有立刻回家,而是坐车到了宋子修的别墅附近。她走到森严的铁门前,抬头一看,二楼的主卧亮着灯光,她不禁松了口气,这样至少证明他人还在爱丁堡。又站了一会儿,发现有人站到了落地窗边,过了会儿便拉上了窗帘,再等一下连房里的灯都被关上了,一瞬间变为黑暗。

陆可维只一眼就看出那人是宋子修,眼前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模糊起来,到最后,她顺着大门蹲到了地上,哭得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完完全全的手足无措。

后来的日子陆可维像是恢复到了宋子修从未出现过的样子,每天定时到Valentine上班,回家就陪一陪秦筝。骆云飞依旧是她们家的常客,经常来家里蹭饭。陆可维已经把骆云飞当成了自己人,但仅仅是哥哥家人那样的感觉,她始终对他没法有爱情。

不过那些看起来一如往常的表现也只是陆可维表面的样子而已,她总觉得自己的心好像缺了一块,就连疼痛感似乎也没有了,只有一种从头到脚的麻木,也不知道是不是伤心过头只剩下身体上自己无法控制的反应。

这天陆可维是晚班,消失了一段时间的小梅突然在傍晚出现在了店里,点了一杯蓝山时不时的喝上一口,但人却是面对面的和陆可维隔着一个柜台站着。

陆可维有些无语:“美女,你自己找个位置坐吧,我没事就过来找你聊聊,你这样会影响我正常上班的。”

小梅又喝了口咖啡,就连喝咖啡的动作看起来也是风情万种,她嘟了嘟嘴,勉为其难道:“好吧,我先找个地方坐坐,你快点来,不要影响我再晚点去寻开心。”

Grey一出来就看见小梅,打了声招呼后走回陆可维身边,说道:“客人我会注意看着的,你过去和你朋友说说话吧。”

陆可维道了声谢,很快坐到了小梅身边。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门外的&过人,

    “可维,我可以进来吗?”门外的人是宋家的老人,也是养大宋子修的人,宋子修称她一声周妈,对她特别的尊重,据说周妈年轻时候嫁过人,但那人因为意外早早的去了,周妈便一辈子都留在了宋家。

    2021-04-16 01:0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周妈&是不帮

    陆可维已经扶着腰往外走,“周妈,你要是不帮我叫,我自己叫也行。”

    2021-04-17 06:27: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变,有

    陆可维面色不变,有些不正常的苍白,还是坚持道:“周妈,帮我叫司机,我现在有事想马上问他。”

    2021-04-16 02:5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平静的&是谁?

    陆可维却只是盯着手里的照片,面色仍旧平静的骇人:“周妈,照片上的人是谁?”

    2021-04-17 01:49:15详情点赞(0)回复(0)
  • 间,她&去之前

    而在车祸的瞬间,她的手机抛了出去,却在抛出去之前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2021-04-17 06:00:45详情点赞(0)回复(0)
  • 淡然的&道这人

    周妈一瞬间神色大变,但平日里习惯了波澜不惊,很快又收敛了又是震惊又是慌张的神情,看似淡然的回道:“我还真不知道这人是谁。”

    2021-04-16 07:01: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嗯”了&一声。

    陆可维双腿移到了地上,人还坐在床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2021-04-15 12:46: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往身上&觉得冷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2021-04-15 10:13:28详情点赞(0)回复(0)
  • 便感觉&在天冷

    陆可维是被冻醒的,她醒来便感觉到冬日凛冽的寒风从她忘记关上的窗户里灌进来,一睁眼就看见特地在天冷后换上的厚重窗帘被风吹起又落下,没完没了了一般。今年的天气也奇怪,感觉比以往都冷,偏偏一直没下雪。

    2021-04-17 05:24: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