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4章 分手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24章 分手

陆可维也看向他:“姑姑始终有定期身体检查,怎么会那么大的囊肿之后始终没意外发现呢?”骆云飞摸了摸她的脑袋,回道:“现在的也不是来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你肯定要好好的的,切记等宋子修收到消息这时也刚好到了医院,第一眼就看见陆可维和骆云飞相对蹲着,互相对视着说话,画面看起来竟然还让人觉得分外和谐。。...

陆可维也看向他:“姑姑一直有定期身体检查,怎么会那么大的囊肿之前一直没发现呢?”

骆云飞摸了摸她的脑袋,回道:“现在不是来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等秦教授手术后醒来,你反倒身体撑不住了。”

宋子修收到消息这时也刚好到了医院,第一眼就看见陆可维和骆云飞相对蹲着,互相对视着说话,画面看起来竟然还让人觉得分外和谐。

“可维。”宋子修又快走几步叫了一声。

陆可维见他来了,脸上的表情瞬间轻松了一些,看得骆云飞心里又是不好过。

陆可维站了起来,却因为蹲的太久眼前一黑差点没站稳,还好骆云飞扶住了她。

宋子修又连忙上前了几步,将陆可维从骆云飞手上不容置疑的抢了过来。陆可维倒是没有多想,像是终于找到依靠一般抱住了宋子修,嘴里不停说道:“宋子修,我好害怕。”

宋子修这时候大概也没心思去管骆云飞的反应了,抱着她安慰:“不用怕,我在这里,有什么都有我在这里。”

陆可维“嗯”了一声,悬着的心稍微落到了实处。

手术的时间并不算长,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医生说囊肿还需要化验是良性还是恶性,便有其他医护人员将秦筝送回了病房。

麻药的时间一过,秦筝便开始有了些意识,但脑子依旧是昏昏沉沉,没能和陆可维说上几句话。陆可维看了看一直和她一起呆在这里的宋子修和骆云飞,开口便道:“你们还是先走吧,最近几天姑姑都要住在医院里,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还是回去吧。”

骆云飞倒也没有必须留下来的必要,又在病房里呆了一阵便走了。

没有走的宋子修这时到陆可维身边说道:“你晚上一个人在这里也没个照应,我还是留下来吧。”

陆可维倒不是不想他留下,实在是秦筝不喜欢他,这时看见他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再说了病人最大,还是要让她高兴才行。

陆可维见秦筝闭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又睡过去了,拉着宋子修出了病房,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姑姑不喜欢你,我也是没办法。”

宋子修倒也没和她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只道:“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的确不放心。”

陆可维抿了抿唇,说道:“这样吧,你还是先回去,一旦有什么事我立刻给你打电话或者发短信,你真的不用担心。”

宋子修又抱了抱她亲了亲她的额头,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陆可维又回到了病房,在秦筝的病床边坐下。秦筝的确脑子还迷迷糊糊的,但周围人说什么她却是听的清清楚楚,也知道刚才宋子修在,但实在没什么精力说话。

陆可维握住了秦筝一只手,看着躺在病床上虚弱的长辈,她再一次觉得她唯一的亲人好像真的老了,老到脸上有不少皱纹,更老到可以突然晕倒。这样的秦筝,她根本就不可能让她一个人生活。

第二天的时候,秦筝已经稍微可以吃一点流食,但精神仍旧不是很好,陆可维陪她说话,她也没回上几句。

骆云飞是下午来的,来的时候还带了一篮水果和一束鲜花。秦筝看到他很高兴,打起精神来和他说了些话,倒像是比对陆可维更亲一般。

骆云飞像是也有事,呆了一阵便要走,秦筝忙让陆可维去送。

陆可维将骆云飞送到楼下,他嘱咐了她几句保重身体之类的话,还想说什么却又欲言又止了。陆可维自然没有多问,骆云飞最后叹了口气,便道别离开了。

傍晚的时候,宋子修出现了,碰巧秦筝刚睡过去。

陆可维一见是他,眼里有些惊喜,但随即被更复杂的情绪代替。

宋子修也带了一束花过来,还给陆可维带了晚饭,他见秦筝已经睡着,便走到陆可维身边,轻声道:“先吃点东西,我让家里的帮佣随便做的。”

陆可维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秦筝,拿过宋子修带来的晚饭往外走。

两人坐到了走廊的长椅上,陆可维吃着晚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宋子修说着话。

宋子修问道:“你姑姑的情况怎么样了?”

陆可维回道:“囊肿化验的结果还没出来,不过医生的意思应该没有大问题,我看姑姑醒过来后精神也还好。”

宋子修“嗯”了一声,又道:“今晚你还是回家好好睡一觉吧,我在这里守着,有什么事我立刻给你打电话。”

陆可维立刻摇头拒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姑姑对你的态度,要是看到你在这里守着,她肯定会生气的。”

宋子修这时还玩笑道:“你就这么不相信我的魅力?”

陆可维还真没兴趣和他开玩笑,闻言只道:“这时候我可一点都不敢惹我姑姑生气。”到底是心里挂着事,她也没吃多少便觉得饱了。

宋子修却还劝道:“可是你一个姑娘家晚上这样一直没办法好好睡一觉,我也不放心啊。”

陆可维没再和他再在这件事上争论,但态度仍旧没有缓和。

两人又坐了一阵,陆可维终究不放心,又起身进了病房。

这时秦筝已经醒了,她昏昏沉沉了一天多,这时候睡也睡不实,很快就醒了。她看了眼刚进来的陆可维,又看了眼她身后的宋子修,对陆可维道:“扶我坐起来一会儿吧。”躺的太久全身都没力气,也不舒服。

陆可维忙坐到床边,又在她身后放了靠枕才扶她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秦筝又看向宋子修,不冷不热的说道:“你还是走吧,有可维在这里陪着我就行了,我们也没什么需要你的地方。”

宋子修忙道:“我也是看可维昨晚没休息好,想换她回去休息一下,今晚就我在……”

他话都还没说完,就已经被秦筝不耐烦的打断了:“可维是我的侄女,我是她的长辈,我又不是长期重病在床,医生也说了恢复得好再过几天就可以出院,她也就是辛苦这几天,用不着你来担心。”

她的话几乎堵住了宋子修接下来想说的所有话。

陆可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解释道:“姑姑,你不要急,子修也是紧张关心你才会这样说的。”

“我不需要他这样的关心。”秦筝斩钉截铁的说道,“你要还想我多活几年,不要太早去陪你爷爷,就让他走。”

秦筝这话说的有些重了,但她实在不想看到陆可维再和他继续纠缠下去,这次虽然只是小病,但她也猛然间觉得她恐怕也活不了多少年了。人一旦感觉到衰老,很多事就会开始力不从心,她活着就还是陆可维的依靠,要是她突然去了,陆可维在这世上遇上什么事也没人帮她了,她只能在还有机会的时候,努力让一切尽可能按照她所想的方向发展。

陆可维一瞬间眼眶都有些红了,她一是没想到秦筝这样讨厌宋子修,二是也想起和她相处时间并不长便猝然长逝的爷爷,两人相认的时间并不长,但大概血脉相连,她能感觉到秦爷爷对她的爱,一想到爷爷的离去,她心里始终还是不好过。

秦筝闭上了眼,轻声道:“你走吧。”

宋子修从身后轻拍了陆可维的肩膀一下给她安慰,不想让气氛更尴尬,他只能先走了。

秦筝好一阵没和陆可维说话,最后叹着气说了一句:“可维,你应该相信,不管姑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说完又艰难的躺了下去,靠在枕头上闭目养神,也不知是真的睡了,还是清醒着。

到了半夜,陆可维见秦筝应该是睡熟了,心里本就十分压抑,这时也放心的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走廊亮着白炽灯,亮如白昼,但空空荡荡的反倒让人害怕,她往前走了几步,整个长廊都回荡着她的脚步声。她走到了走廊尽头,沿着楼梯往楼下走,她没想到她刚从住院部大楼走出,就看到宋子修靠在外面的墙上抽烟。

她没见宋子修抽过烟,更没想到他这时还在。

宋子修听到脚步声很快也抬起头看过来,一见是陆可维,面上倒没有任何吃惊,而是说道:“可维,我们到前面去走走吧。”

医院外面是一片小花园,绿化做的没话说,还有一些简单的运动器材可以供人使用。

宋子修快她几步走在前面,走得有些远了,在一处长椅上坐下,陆可维也跟着坐到了他身边。

宋子修又猛吸了一口烟,大概是人长得帅,在这样的烟雾缭绕下,似乎轮廓更深邃了,一丝颓靡让他的男人味更凸显了出来。

到底还是顾及着陆可维,他很快还是把烟熄灭了丢掉,他身上这时也带着淡淡的烟草味。

过了阵,他拉住了陆可维一只手,也没看她,微微仰头看着天问道:“可维,你现在是怎么想我和你的关系的?”秦筝的态度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但他已经早就看出了陆可维的迟疑,最近两天尤其明显。

陆可维咬着唇没开口。

宋子修又道:“可维,我需要知道你的想法。”

陆可维急的眼眶又红了:“子修,姑姑逼我,你也要逼我吗?”从头至尾,她才是最难受的人,夹在两人中间,就像被两人分成了两半,不管是谁她都不愿意伤害,到最后伤的最深的却是她自己。

宋子修将她的两只手都纳入了掌中,这次终于看向她,“可维,不是我想逼你,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明白,你必须给我一个答案,也给你自己一个答案。”

陆可维似乎想了很久,到嘴边的话却很简单:“子修,我不能离开姑姑。”

宋子修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心里明明失望伤心到连疼痛感都没有了,只剩下麻木,偏偏面上还显得很平静一般,他的回话更简单:“我明白了。”

陆可维一瞬间眼泪流的止不住,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宋子修双眼里全是哀伤,却还是将陆可维抱进了怀里,缓缓说道:“可维,我妈妈一直催我回去,我女儿身体也一直不太好,我想我可能快要回去了吧,要是你真的不想和我在一起,那我可能也没办法再回来找你,我实在没那么多时间了。”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是不帮&。”

    陆可维已经扶着腰往外走,“周妈,你要是不帮我叫,我自己叫也行。”

    2021-04-13 07:18: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失去意&在?能

    陆可维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印象是外面越来越大的雪,以及手机里宋子修前所未有焦急的声音:“可维,可维,你在不在?能不能听见我说话?”

    2021-04-12 09:58: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从心底&全身的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2021-04-13 02:42:38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们的&然出现

    司机见缝插针,一个极其漂亮的甩尾冲出了车流。就在这时,他们的车后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想超车,然后就是猛烈的撞击。

    2021-04-12 11:3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

    陆可维心知这位老人对自己是真好,但因为是宋子修叫来照顾她的,始终心里隔着一层。她扶着床头要站起来,周妈忙过来半抱住她让她方便站立。

    2021-04-15 01:44:18详情点赞(0)回复(0)
  • 陆可维&上,人

    陆可维双腿移到了地上,人还坐在床上,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2021-04-13 08:40: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凛冽的&又落下

    陆可维是被冻醒的,她醒来便感觉到冬日凛冽的寒风从她忘记关上的窗户里灌进来,一睁眼就看见特地在天冷后换上的厚重窗帘被风吹起又落下,没完没了了一般。今年的天气也奇怪,感觉比以往都冷,偏偏一直没下雪。

    2021-04-15 04:38:33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一年&足够掩

    这一年帝都的雪很大,大的足够掩盖一些原本的丑恶,以及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2021-04-13 10:01:4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