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22章 撮合

前妻不识冷总裁:第22章 撮合

宋浩修是开了车来的,陆可维坐上副驾驶就地说:“我说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原来是是开了车。”宋浩修却笑道:“我我以为我够着急,没想起有人更着急。”陆可维还没来及脸红了,男宋子修却笑道:“我以为我够心急,没想到有人更心急。”。...

宋子修是开了车来的,陆可维坐上副驾驶就说道:“我说你这么快就过来了,原来是开了车。”

宋子修却笑道:“我以为我够心急,没想到有人更心急。”

陆可维还没来得及脸红,男人突然从驾驶位将她抱了过去,将她身上的开衫扯掉扔到了副驾驶位上,又摸到她连衣裙身后的拉链,伸手往下拉,就这么点时间,他已经埋下头亲吻起她的脖颈,还发出声响来。他很快又将她的连衣裙往下扯,唇也跟着往下,这时就连她的内·衣搭·扣也被他弄开了,一拉一扯,他几乎立刻就含住了她颤巍巍的那处。

陆可维呼吸急促起来,浑身都在发颤,抱住他的脑袋闭上眼感受他的存在。

过了会儿宋子修又开始帮她快速的穿好衣服,嘴里骂了一句,将她放回了原位,“我还真是忍不了了。”最后的理智让他没办法在这处和她干那事,脚下一踩,车如离弦的箭开出。

到了宋子修的家,两人竟然在他们家偌大的客厅里就开始了。

后来终于回了他的房间,陆可维躺在他的大床上,看着他在自己上方,双眼里全是深情。他的额上在冒汗,不停的滴落在她的身上,她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他像是得到了什么暗示,完完全全的进入了她。

夜很长也很短,够情人一夜缠绵,但夜终将过去。

自卧室里传出的声响完全消失,宋子修将陆可维如珍如宝一般抱在怀里,嘴上玩笑道:“就这样死在你身上也好。”

陆可维却立刻皱了眉,“你又忘记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宋子修立刻反应过来,连忙认错:“是我不对,我再不说那个字。”

陆可维从他怀里翻转过来,面对面的看他,又凑上前来亲了亲他。

宋子修感受她难得主动的亲热,又回吻了她几下问道:“怎么了?我就说你今天更心急吧。”

陆可维双眼紧盯着他,手也放在他的脸上缓缓的抚摸,像是想将他的轮廓完全印进心里面。

她突然很不舍的开口道:“宋子修,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宋子修握住她在他面上作怪的手,笑得志得意满:“我都知道,你不用一直说。”

她又调皮的眨了眨眼,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宋子修立刻回道:“我一点都不喜欢你。”眼看着她的脸色在变,他又道:“我是爱你,很爱很爱。”

陆可维终于又笑了。

很快两人又纠缠在了一起,这次过后,时间已经不早,陆可维没在床上歇多久便从床上起来开始穿衣服。

宋子修侧着身子看她:“怎么了?”

陆可维回道:“姑姑一般起得很早,我必须早点回去,不能被她发现了。”

宋子修撑起脑袋看她穿衣服,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陆可维不想再看他,连忙转过身子去,但炙热的视线仍旧逃脱不开。她其实是想来和他说分手的,没想到荒唐了一夜,她到最后还是说不出口,想了想又觉得还是算了,分手的事也不差这两天,她是真的舍不得,心想能和他再在一起多久算多久。

宋子修在陆可维起身后没多久也跟着起了来,洗漱完后便开车送她回家。到她家门口时,天都还没亮,两人又在车里面亲热了一番才真的道别。

陆可维没想到的是,她一走进客厅就隐约感觉到客厅有人,接着客厅的灯突然大亮,秦筝面上失望的看着她问道:“可维,你这一晚上去哪里了?”她的声音冷的如二月雪。

陆可维怔在了原地,一时呐呐不敢言。

秦筝气得坐到了沙发上,侧开脸不想看她,“我答应你给你一段时间来处理你和他的事,并不是让你晚上跟着他出去厮混。”

陆可维立刻出声狡辩:“姑姑,我没有……”

秦筝更生气了,“你还敢说你没有,我都看见他开车送你回来了。陆可维啊陆可维,你到底是聪明还是糊涂啊,我宁愿你从一开始就不要答应我,也好过你现在这样阳奉阴违。”

陆可维朝她走了两步,低声说道:“姑姑,是我错了。”

秦筝摇头说道:“这件事不是你错不错的问题,我现在再问你一句,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和宋子修分开?也或者你还想不想和他分开。”

陆可维低下了头:“姑姑,你再给我一段时间吧。”

秦筝本来只是半夜醒了想上卫生间,可一起身就有些睡不着,便想去看看陆可维睡得怎么样,她也知道她今天那些话肯定是让她伤心了。可是一开陆可维的门,房间里根本没人,她又到卫生间和厨房各处看了看,这么一个大活人也不可能凭空消失了,她只能想到一种可能,随即再也不敢睡,一直在客厅等她回来。

秦筝见她这样的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叹了口气说道:“我看你也是大了,总之有自己的主意了,我说的话你也就听听就行了,不用上心。”

陆可维还想说什么,秦筝已经疲累的摆了摆手,然后起身进了她的卧室,背影看起来一瞬间老了十岁一般。

陆可维坐到了沙发上,双手抱住头,眼泪就跟着掉下来。她曾经的记忆一点也没有了,唯一的亲人也没有告诉她的意思,而她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喜欢的人,偏偏还不能在一起,她有一瞬间甚至觉得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

第二天陆可维和Grey说了一声,便没去甜品店上班,她实在是没心情和没精力。

秦筝一大早就回了学校,走之前还到附近的早餐店给陆可维买了早餐。陆可维看见厨房放在微波炉里的东西,一时心中情绪复杂。就算秦筝再生她的气,对她的爱护却绝不会因此减少。

下午的时候,估计过了一晚上夜生活才醒来的小梅来了陆可维家,还带了不少垃圾食品来。两人窝在陆可维家里的沙发上看好莱坞的恶搞喜剧片,一边吃零食一边吐槽电影。

等电影终于结束,小梅又笑了一阵,突然伸出她的大长腿踢了踢陆可维,“可维,最近到底怎么了?”

陆可维当然明白小梅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但下意识的还是不想告诉她,随口反问道:“什么怎么了?”

小梅又踢了她一脚,这一次明显比刚才用了力气,让陆可维一阵疼,“在我面前你还装,就算别人看不出来,我是不可能看不出来的,是不是最近和宋子修吵架了?”

陆可维摇了摇头,双眼没什么神采,“我和宋子修没什么,是姑姑回来了,她非得让我和宋子修分手。”

小梅很是诧异:“怎么可能?”在她眼里,秦筝是一位特别开明的家长,或许和她自己是搞艺术的也有关系,她能接受很多新潮的东西,这样的人不可能无法接受一个深爱陆可维而且自身条件也很好的男人。

陆可维看着她的样子很是无奈:“我也有些不明白,但姑姑说了很多理由都是为我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梅又问:“那你准备怎么办?”

陆可维回道:“我已经答应了姑姑会和他分手,但我真的舍不得,又让她多给我一些时间。”

小梅隐约猜到了什么,一开始她就觉得宋子修对陆可维的深情来的有些莫名其妙,曾经也怀疑他别有目的,但见到他对陆可维的真心,便也打消了这些怀疑。而现在这些事连贯在一起,她再一次怀疑宋子修和陆可维以前就认识,刚好秦筝还都知道,要不然她不会这样反常。反倒是陆可维,应了那一句当局者迷。

可这些话她也只能脑子里随便想想,并不敢说穿,一是她怕自己想的是错的,二是如果一切如她所想,那明显秦筝就是故意隐瞒的,她不能坏了她的事,毕竟秦筝不管做什么肯定也是为了陆可维好。

这次换陆可维踢了小梅一脚,狐疑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

小梅脸上也没平时的笑容,说道:“如果反对的人是你姑姑,她说什么你还是听吧。”

陆可维咬了咬下唇,到底心里过不去,“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心里就是舍不得,我都不明白为什么你和Grey可以把感情当游戏,但是我就做不到。”

小梅探过身子来捏了捏陆可维的脸,笑道:“你不会真以为我经历的男人多,男人就喜欢我这样的吧?我告诉你,男人只喜欢和我这样的玩玩,要说会娶回家的还是你这种。Grey我是不知道,但我这样是有原因的,可我实在不方便告诉你。你要知道,你这样并没有错。再说了,感情的事,时间会是最好的治愈的良药。”

陆可维不确定的问道:“真的吗?”

小梅抿了抿唇,“再不好过日子也总要过,你就当你这三年过得太平静,终于有了一些风浪,但到最后一切还是会恢复平静的,不过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

陆可维还是一副重伤不愈的样子,小梅稍微来了些脾气说道:“要不然你还想怎么办?难道你还要为了那个男人和你姑姑闹翻?一个突然出现只和你相处了两个月的男人,一个是一直陪在你身边爱护你的姑姑,傻子都知道选谁。”

陆可维抱着一个抱枕窝在沙发里不想动,大概是和宋子修相处的这一段时间日子太美好,她实在是舍不得,连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陷进去的也不知道。

小梅说晚上和人约好一起吃饭,又嘱咐她一个人不要胡思乱想以后便离开了。

陆可维把她送出门,回到家里再看时间,已经到了该做晚饭的时候了,便直接进了厨房。

秦筝是在六点过天色刚有些黯淡下来时回的家,陆可维刚做好一道菜,端着出了厨房便准备和秦筝打招呼,却先看到了秦筝身旁的人。

“骆师兄,你怎么来了?”陆可维吃惊地问道。

秦筝佯装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可维,怎么一点也不会说话啊?云飞是我叫过来的。”

陆可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好我今晚做的饭菜分量足,肯定够吃。”

骆云飞温润的笑道:“是我没提前和你说一声,也是在路上碰到了秦教授,她随口提了一句,我便厚着脸皮跟着过来了,我还真没吃过可维亲手做的饭菜。”

陆可维跟着笑道:“你吃了千万别失望才好。”说完又进厨房忙活。

前妻不识冷总裁

前妻不识冷总裁

作者:明月光135分类:短篇点击: 25403  

  宋子修曾我以为这世上最伤己的话是——“我不爱你!”一直到遇见了陆可维,他才明白了即便不爱也好,也敌但是她那一句——“你是谁?”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是血肉&的拆散

    很多事的真相撕开后往往都是血肉模糊的痛,既然他有挚爱的人,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拆散她和沈清扬?为什么要让沈清扬下落不明?她必须要将一切问个清楚。

    2021-04-14 11:52: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书的,&谁知道

    她本来是靠在靠枕上看育婴书的,谁知道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如今再醒来也是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双腿平放在床上。眼见着临产期接近,她的身子是越发的重了,就连双腿也肿了起来,这样保持一个姿势这么久她并不好受。

    2021-04-15 05:08:23详情点赞(0)回复(0)
  • &色仍旧

    陆可维却只是盯着手里的照片,面色仍旧平静的骇人:“周妈,照片上的人是谁?”

    2021-04-15 07:3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点难拿&不想一

    陆可维现在已经很熟悉宋子修书房的布置了,有几本书她一早就想看,但摆放的位置对她来说有点难拿。她想了想,反正早就想看了,也不想一直记挂着,便扶着书柜的边缘踮起脚努力的够。

    2021-04-14 11:49:10详情点赞(0)回复(0)
  • 又拉高&,一种

    将毛毯往身上又拉高了一点,仍旧觉得冷,一种从心底蔓延至全身的冰冷。

    2021-04-15 06:42:58详情点赞(0)回复(0)
  • &回来了

    两人走向房间外时,周妈状似无意地说道:“子修下午的时候打过电话回来,说今晚有应酬就不回来了。”

    2021-04-14 04:0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饭后,&,巨大

    饭后,陆可维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只开了一盏角落里的落地灯,巨大的液晶电视的光芒射在她身上,在不甚光亮的灯光下,显得是那样寥落寡淡。

    2021-04-14 06:5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点胃

    晚饭仍旧是周妈花了心思特地准备的营养餐,可陆可维一点胃口也没有,周妈在她旁边站着,时不时的劝她多吃点,她也就逼着自己吃了一些。

    2021-04-14 05:51:30详情点赞(0)回复(0)
  • 抛了出&去,却

    而在车祸的瞬间,她的手机抛了出去,却在抛出去之前已经按下了接听键。

    2021-04-15 03:34:5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