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第62章 打发

重生后,嫡女她每天都在虐渣:第62章 打发

刘媳妇子听着姐弟俩的对话,眼前一阵阵泛黑。没等苏淮的拳头挥上去,刘媳妇子了呼天抢地的干嚎出来:“打人啦,救急啊,青天白日的打老媳妇子啦。”“闭嘴,你这个老刁妇,喊破了喉咙也没有用。”苏淮怒哼一声,望着喊叫出来的刘媳妇子,心里面那个气啊。他一拳头揍下没等苏淮的拳头挥上来,刘婆子已经呼天抢地的干嚎起来:“打人啦,救命啊,青天白日的打老婆子啦。”。...

刘婆子听着姐弟俩的对话,眼前一阵阵发黑。

没等苏淮的拳头挥上来,刘婆子已经呼天抢地的干嚎起来:“打人啦,救命啊,青天白日的打老婆子啦。”

“闭嘴,你这个老刁妇,喊破了喉咙也没用。”苏淮怒哼一声,看着叫喊起来的刘婆子,心里面那个气啊。

他一拳头揍下去,刘婆子就感觉眼前一黑,连带嘴里的喊叫都僵了一秒,苏淮怒气冲冲看着这个老刁妇,拳拳都落在那张老脸上,几拳头下去就把她揍成了猪头。

刘婆子哎哟哎哟的叫着,疼的冷汗直流,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嘴里大声哀嚎却不敢再叫唤。

外面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定远侯府内,管事王福带着人快步走出来,一见到眼前的景象就是一愣,连忙几步走到苏卿云面前,恭恭敬敬的开口。

“二姑娘,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苏卿云见来的人是王福,冷着脸开口:“把这些小厮全都带下去,回头交给人牙子打发了,我定远侯府不留不忠心的奴才。”

“二姑娘饶命啊。”

那些小厮听说要发卖他们,全都变了脸色,现在才终于知道怕了,跪在地上连连告饶。

他们一定是鬼迷了心窍,怎么能仗着有二夫人撑腰,就得罪二姑娘和三公子?这些小厮们悔青了肠子,全都在心里叫苦不迭。

要知道,被主家卖掉的奴才,下场都不会太好。

试问,谁家会用一个背主弃义的下人呢。更何况在定远侯府当差,既风光又有面子,连家人都面上有光,他们要是被卖了,就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差事了。

那些小厮们这么想着,索性豁出去了,抬起头朝苏卿云喊道:“二姑娘,凭什么你说卖我们就卖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

“就是啊,二姑娘,我们都是听二夫人吩咐办事,你不能就这么把我们卖了。”

“我们要见二夫人和老夫人。”

小厮们胡乱叫嚷起来,整个侯府门外乱成了一团。好在现在时辰尚早,定远侯府外的这条街上没有什么人,否则又要引来一场是非。

苏卿云听着小厮们的叫喊声,双眼里涌起一层薄怒。

王福皱眉看了那些小厮一眼,脸上带着威严之色,朝身后的护院一挥手:“捂住他们的嘴,把人都带下去。”

等小厮们被拖走,王福转头看向苏卿云,脸上的威严尽数消失,恭敬的垂着手开口:“二姑娘犯不着为这些人动气,二姑娘放心,在下会把事情处理好。”

“那就辛苦王管事了。”苏卿云朝他点了点头。

王福闻言,连忙低头连说不敢,想起几日前二姑娘跟他说的一席话,脸上的表情越发恭敬。

另一边,刘婆子已经被揍的鼻青脸肿,一张脸整个儿肿起来,嘴里面含含糊糊发不出声音。

“淮弟,先别打了。”苏卿云朝他说道。

苏淮哼了一声收回手,满脸威胁的看着刘婆子:“叫什么叫,闭嘴。”

说完,一把抓起她的胳膊,把刘婆子整个人从地上拖拽起来,转头朝苏卿云看过来。

重生后,嫡女她每天都在虐渣

重生后,嫡女她每天都在虐渣

作者:绯月汀分类:穿越点击: 6257  

  苏卿云重活一世,只想好好的当个团宠退婚后爹娘宠溺,美婢坏绕,只要你不惹恼上一世的大魔头,生活就美滋滋岂料某个日,大魔头突然会出现在她面前,笑的温柔如水宠溺:我最赏姑娘已久,嫁我不知可否?苏卿云:我能不能够表示拒绝?某天宫宴醉酒后,他红着眼拥她入怀,满怀满眼都是受了委屈:为什么切记我?她都忍心肠软,中了他的陷阱,没想起陷阱下面是他精心铺成的温柔如水他为她默默的守护着五年,为她遮风挡雨,为她坚实的基础万里江山-五年前,萧四皇子在城门口对少女一见钟情,从此念念不忘岂料第一次朋友见面,他据说她刚订亲第二次朋友见面,她亲眼目睹他手下在杀了人萧司玄两眼一黑,再不去努力媳昨夜下了一整夜的雨,定远侯府后院落了一地的落花,料峭的春风吹进屋里,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冷。。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纹愣愣

    苏卿云斜倚在软榻上,喝了一口银耳百合粥,看着碗上的缠枝纹愣愣出神。

    2022-05-21 09:04:52详情点赞(0)回复(0)
  • 百年的&无能为

    她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亲人惨死,冤魂长鸣,屹立百年的定远侯府轰然崩塌,自己却无能为力。

    2022-05-24 03:1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站出来&说过半

    而她那个名义上的夫婿,自侯府出事之后一直冷眼旁观,没有站出来替侯府说过半句话,甚至派人把她关押起来,不准她跟外界有任何联系。

    2022-05-21 09:3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她亲&窗台上

    门前立着初春融雪屏风,那上面的蝴蝶还是她亲手画上去的,窗台上的八宝花瓶后来被她失手磕了一下,瓶口缺了一角,现在却完好如初。

    2022-05-22 03:3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血,五&脏内煎

    那时候的绝望和怨恨,仿佛一把火日日灼烧她的心脏骨血,五脏内煎熬焚蒸。

    2022-05-23 09:19: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最小的&经疯疯

    妹妹们失去父兄庇护,沦落飘零四散,最后一个个全都惨死,最小的七妹被卖入勾栏,等她找到的时候,人已经疯疯癫癫,只撑了不到半日就死了。

    2022-05-21 09:36: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浑浑噩&满脑子

    在经历过一段浑浑噩噩的岁月,她满脑子里都是康弘之、苏如月和北疆之间的联系。渐渐的,一个可怕的猜想出现在她脑子里。

    2022-05-23 03:26: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