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一剑凌云》第二章 剑道点云宗

一剑凌云:《一剑凌云》第二章 剑道点云宗

云宗陆家小说名字叫作《一剑凌云》,提供更多云宗陆家小说全文深度阅读,云宗陆家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一剑凌云小说云宗陆家节选:云宗!活一直这样!切记报仇雪恨!” 声声啼血嘶喊中,容霏咬出舌尖喷射出一口精血,用最后残余一口灵力再度破开空间…...

云宗陆家小说名字叫做《一剑凌云》,这里提供云宗陆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剑凌云小说精选:心知再逃也是无用,容霏抬眼看向年少的陆云沧,昔日那牙牙学语蹒跚学步,伸着稚嫩的小手向自己呼唤着娘亲的婴童仿佛还在眼前,可叹自从五岁测灵根,老祖发现了云沧的绝顶天资之后,就与自己那身为陆家族长的丈夫连同一气,不顾自己的反对硬是让年纪小小的云沧修习了那本残缺的无情诀,年幼的云沧虽然进步神速,却也因年纪太小导致功体不稳引发记忆残缺,就连对自己这亲生母亲,都再无一丝印象,而陆家老祖更是坚持这便是无情诀的真谛,坚决不允…

心知再逃也是无用,容霏抬眼看向年少的陆云沧,昔日那牙牙学语蹒跚学步,伸着稚嫩的小手向自己呼唤着娘亲的婴童仿佛还在眼前,可叹自从五岁测灵根,老祖发现了云沧的绝顶天资之后,就与自己那身为陆家族长的丈夫连同一气,不顾自己的反对硬是让年纪小小的云沧修习了那本残缺的无情诀,年幼的云沧虽然进步神速,却也因年纪太小导致功体不稳引发记忆残缺,就连对自己这亲生母亲,都再无一丝印象,而陆家老祖更是坚持这便是无情诀的真谛,坚决不允许自己与云沧相认……

容霏抬起手,轻颤着抚上陆云沧英气勃发的面庞。

“孩子,我的孩子……你若能平安,为娘死而无憾!”

话未尽,容霏猛地催动灵力,抚在陆云沧脸颊上的手已经扣在他头顶百汇穴上,陆云沧正因为容霏的话而震惊一时不查,待到察觉不对想要挣脱时已经动弹不得,口中不由得喊道:“容夫人?你、你真是我娘?”

“时间不多,云沧你记着,陆家被人算计遭逢大难,本来老祖将你托付于我,可惜你我今日注定不得轻易逃脱,为娘送你离开,记住!你是陆家所有的希望!”

容霏不舍地看着惊慌中的陆云沧,这是她的孩子!是她的命啊!今日别说是化神期大能来,就是大罗金仙来了,她也要给自己的孩子挣出一条命来!即使一死也在所不惜!

左手中的秘术持续运转,容霏腾出另一只手握住自扳指内取出的那柄诡异古剑,对准自己的胸口猛地扎了下去!

“娘!”

刹那间,陆云沧只见一捧血红染花了视线,耳畔听到噼啪响声,正是因为强行运转秘术,导致容霏全身经脉尽断的声响。

“化!”

容霏一声厉喝,只见她全身精血化作一片血雾紧紧包裹住那柄古剑,须臾后古剑就融化在一片血雾中,化为一道血光沿着陆云沧头顶百汇穴灌进他体内。

“去点云宗!活下去!不要报仇!”

声声泣血嘶喊中,容霏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用最后残存一口灵力再次破开空间,将陆云沧推进去的同时将碧玉扳指也塞进他怀中,直到亲眼看到陆云沧的身影消失,容霏才阖上满是眷恋的双眼,仰面缓缓倒落尘埃,再看时,已经没有半点生息,惟有一滴血泪,自容霏眼中悄然滑落……

被推进空间裂缝的陆云沧再次现身时身处一座不知名山脉,周边覆盖一片皑皑白雪,寒风呼啸,远远看去,山势陡峭,怪石横出。

陆云沧闷哼一声,身上衣衫早就被容霏鲜血染红,此时此刻的他脑海里有如炸开一般,不断沸腾翻涌上来的一块块记忆碎片搅得他头疼欲裂,耳边嗡嗡作响,眼前一幕幕闪过曾被记忆深深封存的画面,陆云沧只觉得仿佛自身被无边暗夜笼罩,唯有眼前飞逝而过的一帧帧画面清晰可见……

曾经幼时享尽天伦,谁料一夕至亲成陌路,母子对面不相识!容霏最后眷恋慈爱的目光像一把把尖刀,狠狠扎进陆云沧的心中!

不,不要!娘亲!你不要死!

画面一变,陆云沧先是看到陆家族人尽数倒落血泊!又见到了容霏裂尽全身经脉运转秘术救他逃出生天的那一刻!嘴里发出了模糊的嘶吼,陆云沧奋力伸出手,想要握住娘亲沾满自身鲜血的双手,想要擦掉娘亲眼角流下的血泪,却是摸不到,够不着,徒劳无功!挽留不住一丝挂牵,触摸不到一分温存,最终画面定格,看着遍身染血魂飞魄散的娘亲,陆云沧仰天长啸!

是什么人!

是为什么!

是什么人如此狠毒杀我满门至亲!

又是谁步步紧逼害死我娘亲!

我陆云沧不报此仇!

誓!不!为!人!

疯狂中,陆云沧眼前幻境不断变幻,一会儿是陆玲儿笑着要哥哥陪她抓小兔子,一会儿又变成娘亲死不瞑目的模样,混乱中识海传来一阵剧痛!原本功体不稳造成的暗伤即刻发作,陆云沧捂住头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倒头晕了过去……

没过多久,陆云沧身上的血腥气便吸引来一群嗜血妖兽在他身边逡巡观望,且轮番试图扑上去撕咬其血肉,却每每在将要扑到他身上时被他体内一股血红色光芒阻挡。

这群妖兽已经稍开灵智,见有此异状不敢再上前,但也不肯死心放过到口美食,只能围在四周打算等猎物断气后再去吞吃。

可惜这群妖兽算盘打得再好,也只等来了远处一声厉喝:“孽畜退下!”

伴随话音汹涌而来的,是一道惊天剑气,只见那剑气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凌厉气势迎头盖脸地劈了下来,一群妖兽躲得急的还算好运保下一条性命,只带着一身伤窜逃开去,跑得慢的直接就被剑气击毙当场,死无全尸。

被剑气惊动,本是昏迷中的陆云沧意识稍稍苏醒,睁开眼看到雪地中,一双玄色道靴踏着一地残血,缓步而来。

视线挪上去,入眼是一张线条刚毅的脸庞。

“你没事吧。”

来人问道。

“这里……是哪儿……”

陆云沧现下混乱的脑海里只隐隐记得容霏说过的点云宗三字,对,点云宗!他要去点云宗,他要活下来,才能有机会报仇!

“此处是西昆仑,我乃点云宗宗主战天一。”

来人看到陆云沧袖口上以金蚕丝绣的那个陆字,眉心微微一蹙。

“我……真的到了……”

听到战天一的回答,陆云沧只觉得心中紧绷的弦突然一松,识海瞬间一片模糊,话尚未说完,陆云沧就再次陷入了昏迷。

“是陆家后辈,不知陆家出了何事……”

战天一已经从陆云沧袖口的刺字推测到他陆家人的身份,想到陆家已经好久没再上过点云宗,此时突然寻来定然事出有因。

“不管如何,先医治好他再说吧……”

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战天一弯腰将陆云沧抱了起来,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在这山脉顶端,隐秘的一处洞穴中,一只侥幸逃命的妖兽正呜咽着低声嘶叫,一只白玉般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妖兽的头颅,一个清冽的嗓音带着些许趣味响起:“哦?是这样么……有趣……”

“好了好了,莫再去招惹那个剑疯子,好好养伤去吧。”

说罢,手掌的主人和衣起身,走到洞口极目远眺,一只雪隼自高空中飞落到他面前,须臾又再次飞去。

“多少年了,也该轮到这儿热闹热闹了,北襄城,陆家么……呵。”

等陆云沧再次睁开眼,已经身处在一处简易的竹屋之内,一个年约双十、眉心间一点朱砂的水蓝衣衫女子正端着一碗药含笑望着他,女子身后,则站着他晕倒前见过一面的男子。

“醒了就先把药喝了。”

水蓝衣衫的女子把药碗端到陆云沧面前。

“多谢诸位前辈救命之恩……”

努力撑起身,陆云沧向两人拱手行礼。

男子微一颔首,女子则笑了笑,“不必多礼,来,先喝药。”

等陆云沧接过药一饮而尽,女子方开口问道,“你是陆家子弟吧。”

“是。”

陆云沧回答道。

闻言,女子与那男子对视一眼,继续说道,“在你昏迷未醒的这几天里,我等也下山打听过,知道陆家遭逢巨变惨遭灭门,但何人下手,因何出手尚不得而知。”

“前辈,不知陆家除了我,可还有别的幸存者?”

陆云沧急切地问。

“我赶到时,陆家已被夷为平地,我曾彻底搜寻过,那里并无幸存者,只是不知是否还有别的陆家人逃出生天。你既是陆家子弟,可知道是谁人所为?”

战天一蹙着眉心说道,回想到他赶到陆家时看到的血腥景象,心中也难压那股愤怒,陆家不止与点云宗有旧,还是出了名的清流正派,这凶手这般残忍,现场连老幼妇孺都一概不曾放过,真是穷凶极恶!

“我事先并不知道那天会出事,只是后来先母送我离开时笼统告知了一些,我才知道大概。”

将容霏之前的话大概复述了下之后,陆云沧垂下眼——在他昏迷之前,随着记忆断断续续地恢复,已经记起了容霏的真正身份,再回想到容霏拼死护送他离开的一幕,此时的他,竟是不知道自己心中堵住的那一团浓的化不开的情绪,是悲,还是恨;是怒,还是哀。

女子闻言一声轻叹,“也罢,何人下手一事我等必会再行追查,总会查个水落石出。说起来,你陆家与我点云宗还颇有些渊源,想不到许久没联系,再见到陆家后人,竟是在这般情况下……”

言语间,颇有些物是人非的感慨之意。

“你叫什么名字?”

负手站立一旁的战天一开口问道。

“晚辈名为陆云沧。”

“若我想要收你入我门下,你可愿意。”

战天一看着陆云沧。

一旁的蓝衫女子也抬眼看着陆云沧,“云沧放心,就算你不愿,也可以继续留在点云宗,我等自会护你周全。”

陆云沧早在醒来时就生了拜师之意,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战天一问话,想起母亲临终前的叮嘱,眼眶又是一热,立刻点头道:“我愿意拜入点云宗门下!”

“既是愿意,那自此我们便是一家人了,我是你四师叔,典秋黎。”

蓝衫女子轻轻拍了拍陆云沧的肩膀。

“那好,自今天起,你会记在我名下,道号延陵。”

战天一说,“除你之外,我与你四师叔还各有一名弟子,等会儿他们自会来见你。”

“云沧见过师父。”

陆云沧挣起身,想按拜师礼来行礼,典秋黎赶忙扶住陆云沧,道:“你的伤虽在识海与功体之内,不在经脉四肢,但要想一下子活动自如还是有些困难,伤好之前,先好生歇息,勿要急躁。”

“是,云沧遵命。”

一旁的战天一也开口问了一句:“你之前所练功法为何?”

“秉师父,名为无情诀。”

“我曾查看你功体之伤,虽有外力作用,但恐怕与这心法造成的旧疾也有牵连,这无情诀我曾听闻过,是出自你陆家先人之手,元婴之后的功法早已缺失,但看你是自幼修炼以此功法打好的根基,半途改为其他功法恐怕不妥,我自会给你留意后期功法的着落。现在你只要好好休养,我点云宗是以剑术闻名,伤好之后,我开始教你剑术。”

“云沧谨记,多谢恩师!”

战天一微微颔首,一挥手留下一枚玉简,“这是宗门内一些讯息,你且先看着。”

“是。”

陆云沧拿过玉简应道,战天一与典秋黎随后离开留他一人在此休息养伤。

剑道点云宗,位于西昆仑山脉的翰云山,乃是三万年前一位大乘期剑修所创门派。

三万年来点云宗传承十七代,每一代弟子皆不超过五人,每位宗内弟子出师之际都会以自己的剑意为名取一个称号,除了上一任掌门斗剑陈方及之前几位门下弟子因各种缘故陨落,其余几乎都得以悟道飞升。陆云沧注意到陨落的弟子中有一位叫陆青山的,暗自猜想这是否便是陆家与点云宗的渊源所在。

而这一代点云宗为人所熟知的,当属霸剑战天一,云剑玉敛香,以及最小的师叔幻剑典秋黎三人。除却这三人,那天战天一提及的两位点云宗弟子也记录在玉简中,一个是战天一的大弟子景程,现在已领悟了自身的剑意为业,另一个则是典秋黎的弟子,名叫江璐双,是个年纪尚幼的女剑修,还未领悟剑意。

一剑凌云

一剑凌云

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短篇点击: 20994  

  《一剑凌云》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陆家,陆傲山,陆云沧,陆玲儿,容霏,云宗,战天一,江璐双,景程,剑招,剑修,剑意,乐盂镇,易青,化体之间的故事。一剑凌云约211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诀……

    看着江璐双一阵风似地跑出去,陆云沧莞尔一笑,把桌上凉了的饭菜收拾进竹篮后就回床上盘膝坐下,开始运转无情诀……

    2020-11-24 03:31: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感受到&已经碎

    一声断喝彻底将陆云沧自心魔幻境中唤醒,摆脱心魔幻境的陆云沧立刻再次运转两种口诀,之前感受到经脉都已经碎裂,谁知连那也是心魔幻境中的幻觉。

    2020-11-26 07:2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陆云沧&也收进

    这根细链,本来是挂着一个长命锁的,此刻那长命锁被陆云沧取下,也收进了扳指中。

    2020-11-24 07:15:58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强颜

    说到底,陆云沧也好,江璐双也好,都不过是个孩子罢了,可叹命运弄人,让他们年纪小小就遭逢家变,一个束发之岁就要强装老成,一个髫年之龄就要强颜欢笑。

    2020-11-24 06:19:10详情点赞(0)回复(0)
  • 被陆云&怀里的

    被陆云沧抱进怀里的江璐双闻言再也坚持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2020-11-24 08:58:01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