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十四旧船酒吧

炼金手记:十四旧船酒吧

冈堡蒸汽公共汽车的体验非常通常,不但很晃,耳边哐当哐当的响声也很噪杂。但这对地下通道里的四处流浪汉来说貌似司空见惯了,公共汽车沿着轨道驶来,和地下通道的墙壁只相隔一尺,但车来的时候,他们而已侧起身子,眼都不睁,有人的鼻子里更有甚者还传闻鼾声。车里有...
冈堡蒸汽公共汽车的体验十分一般,不仅很晃,耳边哐当哐当的响声也很嘈杂。但这对地下通道里的流浪汉来说倒是司空见惯了,公共汽车沿着轨道驶过,和地下通道的墙壁只相距一尺,但车来的时候,他们只是侧起身子,眼都不睁,有人的鼻子里甚至还传出鼾声。车里有两个夜不归宿的女孩对着这滑稽的画面窃窃私语,发出阵阵低笑。雷划亮火柴,点了一支卷烟,对着窗外的黑暗吞云吐雾,他知道这些流浪汉为什么睡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要么躲债、要么是躲警察,这里面很少有无辜者,因为犯罪就是他们的重要生存手段之一。大约一个小时过去,雷在翡纳河站下了车,走出地下通道,能看见东南方向的平静的翡纳河面倒映着喧闹的灯火,几艘晚归的渔船在卸下渔获,几群人在河岸边搭着帐篷开篝火晚会,夜风传来烤鱼和贝类的香味,还夹杂着强烈的河腥味。雷穿过闹市,在一艘酒吧面前停了下来。之所以说“艘”,是因为这间酒吧的奇特外观。酒吧的前半部分还很正常——石地板上种着一株樱桃树,墙边堆着橡木桶,窄小的木门被遮挡着,油腻厚重的帘子缝隙里传出强劲的音乐节拍和吵闹而土气的歌声,门上有张生锈的铁皮招牌,被红白两色的油漆喷出了“旧船酒吧”四个字。酒吧的后半部分却漂浮在水里,是一艘船尾的形状,还挂着救生圈、绳索、铁锚等装饰,甲板上是临河的栏杆,几桌客人对着夜色里的翡纳河吃烤肉喝啤酒。这家酒吧的前身是桑地亚哥号拖网渔船,它在费舍渔业公司服役了二十一年,报废后被人买下,改造成了现在的旧船酒吧。旧船酒吧的调酒师埃德蒙多是雷曾经的同学,雷曾用来辅助入梦的那一小瓶海克拉夫酊剂,就是在埃德蒙多手里弄到的。这是隐藏在白鹄港的一个地下市场,流通着枪支、违禁药物,甚至女人也是交易品之一。雷掀开帘子,走进酒吧,带着浓重汗臭和酒味的热气扑面而来。他抖去大衣上的寒气,把帽子递给衣着清凉的迎宾女郎,一张五便士的小费让她例行公事的笑容又多出了几分真诚。她把帽子挂上衣帽架时,雷没脱大衣,径直去了长吧台边。“一杯冈特亨治。”雷坐在吧台边要了一杯酒,今天的酒保不是埃德蒙多,看来那家伙没上班,他得多费些功夫了。旁边的女人惊讶地看了雷一眼,哥特在俚语里是内脏的意思,亨治则是重击,冈特亨治的别称,也就是“腹部重击者”,她带着三分醉意笑道:“真没看出来,你居然受得了这个。”“我看起来很弱吗?”雷笑道。“是的。”她掩住嘴唇,吃吃地笑道,“不过我可不会以貌取人,得和你试过才知道。所以……你愿意请我喝一杯吗?”“下次吧。”雷扭开头,他知道这个女人,她不是酒客,而是陪酒女郎。陪酒女郎分很多种,她是酒量超群的那一类,如果你认为她是个容易得手的女人,而想灌醉她的话,就正中她下怀了。女人没再纠缠雷,陪酒女郎很会揣摩男人的心思,雷不是容易上钩的类型,她得把时间用来对付其他的猎物。酒保把几种基酒与冰块混合调制成一杯冈特亨治,递到雷的面前。“谢谢。”雷接过酒,随意地问:“埃德蒙多怎么没来?”“他生病了,你是他的熟人?”酒保问。“我偶尔找他买点小东西。”“哦,也许你该过两天再来。”酒保回答得很谨慎。雷没再尝试跟酒保搭话,旧船酒吧隐藏的交易规矩是熟人对熟人,埃德蒙多不在,他得重新花很大一番功夫才能取得这个新酒保的信任,这纯属浪费时间,他一开始目标就不是酒保,而是旧船酒吧的老板,如果不用点非常手段,继续攀谈只会引起无意义的警惕。他打量着四周,目光落在吧台后面的墙壁上,那里有一些海报和涂鸦,还有一幅不起眼的木版画。木版画的内容很简单:头戴王冠的国王站在后花园里,向身边的女士献出鲜花。而另一边,一头恶狼正扑向国王,它的身下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身后则是一个手握巨大镰刀的老人。这幅画就光明正大地挂在吧台后方,没人会对它投注多余的目光。但雷看出这是一幅寓意画。图案的背后,隐藏着一个炼金方程式。“萨拜因……他也是个地下炼金术士?”雷见曾见过旧船酒吧的老板是萨拜因·卡斯特罗一面,那是两个月前,那个长着一头黯淡金发的男人,蓄着一脸没刮干净的胡茬,穿着脏兮兮的呢子大衣,面无表情地剁掉了一个寻衅者的手指。雷端详着木版画思考的时候,一个身材魁梧,装着假肢的壮汉不知因为什么和身边的人起了争执,他把对方推倒在地,骂骂咧咧走向吧台。众人避之不及,包括陪酒女郎都起身离开,雷瞥了一眼过来的壮汉,这两个人演技拙劣,白鹄港的混混不会不知道旧船酒吧是萨拜因的地盘,他们明显是萨拜因的对手派来闹事的。壮汉走到吧台边,雷正好挡在了他的面前。这不是巧合。这只不识相的瘦猴子竟然还若无其事地坐在这儿喝酒,这让他感觉很掉面子,他不介意顺手教训雷一顿——客人在酒吧里安全得不到保障,这对旧船酒吧的声望是个打击,这也是他来这的目的。“嘿,嘿!小崽子。”壮汉居高临下地盯着雷,面色不善,“眼睛没用的话,我可以帮你挖出来。”他腰间有意无意露出的刀柄和那只丑陋的假肢在旁人看来很有威慑力。雷头也不回,只说了一句“别惹我”,冷静的态度让壮汉动摇了一下。但雷是个生面孔,从穿着看,也只是个没有权势的平民。作为先行挑衅的一方,临阵退缩的话,他独臂罗恩一定会在白鹄港沦为笑柄的,他冷笑道:“快滚!留下钱包,我还能让你少受点苦头。”
炼金手记

炼金手记

作者:小鸽哥分类:灵异点击: 1423  

  我从混沌世界中苏醒过来,耳边蒸汽轰鸣声,煤烟遮天遮日,世界遍及阴影:  密契、查经、天尊塔、相互融合、变迁、哲人石他胸口急剧起伏,呼吸粗重,这不光是因为紧张,这副身体曾被癫狂的精神状态折磨得很虚弱,刚才挥刀的动作有点用力过度了。。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