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坟地里的婚礼》第一章 祖坟被刨

坟地里的婚礼:《坟地里的婚礼》第一章 祖坟被刨

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名字叫作《坟地里的婚礼》,提供更多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名字。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坟地里的婚礼节选:我妈是在棺材里怀上的我,她叫红菱。这了是有些年份的事了。我叫夏青,去年二十四,村子叫胡滩…...

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名字叫做《坟地里的婚礼》,这里提供坟地里的婚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坟地里的婚礼小说精选:我妈是在棺材里怀上的我,她叫红菱。这已经是有些年份的事了。我叫夏青,今年二十四,村子叫胡滩村,我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老师。毕业的时候我没想到我一大个学生,竟然被发配回了老家教书,我女朋友也是甩了我。回村子的前一晚,我把我的女朋友干得你死我活,但是没用,屌大人不帅,又被分配回去我自认也是配不上她的,她很漂亮,家里又有钱,但操蛋的,我就是很不舒服,大学就是暖蛋的地方。“会联系你的,夏青。”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捡起自己的…

我妈是在棺材里怀上的我,她叫红菱。

这已经是有些年份的事了。

我叫夏青,今年二十四,村子叫胡滩村,我是这个村子里唯一的老师。

毕业的时候我没想到我一大个学生,竟然被发配回了老家教书,我女朋友也是甩了我。

回村子的前一晚,我把我的女朋友干得你死我活,但是没用,屌大人不帅,又被分配回去我自认也是配不上她的,她很漂亮,家里又有钱,但操蛋的,我就是很不舒服,大学就是暖蛋的地方。

“会联系你的,夏青。”这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捡起自己的白色胸罩就走了。

但我还是得回老家了,这个叫胡滩村的地方。

在这穷地方,大学生是很牛掰的事儿,原本教书那个叫夏先全,也不过大专毕业。

一进村口,那里就站了不少的人,老远就看到了我父亲,还有村长夏四喜。

我这一大学生,一下子就成了村里的宝贝,这也一下让我的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这是在城市里从来没有的。

我一直不知道,我的母亲是谁,我也问过父亲,结果第一次问就被打了一顿,我问其他人,村里个个都像是怕犯忌讳,后来我就出去读书了,也没时间惦记这事。

我家在村里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人家,但是一出了我这个大学生,一下子在村子的地位就高了不少,我家里除了父亲,还有一个妹妹,叫夏木里。

“哥。”我妹和我的感情很深,一把就跳到我身上来。

我的手也是一软,脑子竟然浮现昨晚的场景,我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只是楼了一下小妹,这才有一点家的感觉,“都十九的大姑娘了,别不害臊了。”

这下小妹才从我身上下来,砸吧砸吧嘴。

这时候父亲从院子外面进来了,看样子又是吹了不少牛皮,满面红光,一脸得意。

“爸,你又显摆了吧。”小妹嘴快,直接戳穿了。

我父亲也是没有怎么反对,假装生气道:“没大没小,越长大越难管了。”

“找时间嫁出去就好了,铁蛋不是从小就说要娶你嘛,现在人家都结婚了。”我在一边调笑,突然感觉轻松了很多,可能回到村子也不是件很坏的事。

“没结我也不要,铁蛋很色的。”小妹嫌弃的说,铁蛋很胖,我们小时候经常抓他胸前那两团,软软绵绵,现在一想起来就想要洗手。

家里面变了不少,虽然不能和城里那些洋房比,但是也是挺好的了,院子外面也是围了个小地儿,养了几只鸡,就是鸡屎到处都是。

“村子里晚点给你配了接风酒。”父亲还是一脸红光,说着又出去忙活。

倒是妹妹有意见了,哼了一声道:“又去看那个王寡妇了。”

王寡妇?我心里一咯噔,村子里姓王的就一户人家,从外面迁进来的王大锤,我大学出去的时候王大锤的身体就不是很好了,王寡妇?那不就是王大锤死了。

“王大锤死了?”我有些着急的问。

“是呀。”妹妹歪着头,应道。

听到王大锤死的消息,我心里也是砰砰直跳,王大锤的老婆,叫张柳儿,刚进村子那时候还引起了不少的轰动,这破地方哪里有见过这钟美女,村里的女人大多都干农活,成天被太阳晒着,可是这张柳儿可不一样,白的很,又长的标致。

张柳儿竟然成了寡妇,这也是让我又惊又喜,在外面上大学,张柳儿也是唯一一个我还惦记着的人。

但是,我父亲怎么和张柳儿那么熟了?

“夏青呀,村子叫你快点过去呢。”这时院子门口有人催促我了,这估计是要给我摆接风酒。

“哎,好,我马上过去。”我匆匆弄了弄东西,也就赶了过去。

这接风酒算是村子里档次最高的了,八桌子,我还坐在正桌上,旁边的都是村长那一辈的老头。

喝了一会,气氛也就高了,四喜村长晃了晃脑袋就站了起来,嚷了嚷道:“这小青可是饮水思源,大学生在外面,随便搞搞可就是三四千,这小青呀,我从小就看好他,这不一下子成材了,还知道回来,我话头可摆在这了,今天起谁敢欺负咱家小青,我夏四喜就和他没完。”

这摆明了就是要罩着我了,我这心里当然一乐,其他人也是欢呼应喝。

说完,夏四喜又从桌子上拿了个信封上来,放在我桌子前,道:“这是我们村里人的心意,两千块钱,不多,小青你就先拿着。”

这一回来啥都没干就先拿个两千,我脸皮也是薄,想拒绝,旁边辈分最大的六叔公道:“拿着,拿着……”

这待遇在外面哪里能碰着,感情这是回对地方了。

正当我没处乐呢,突然一个人火烧屁股一样的跑了进来,道:“不好啦,祖坟被阎王刨了!”

哄的一声,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夏四喜也是涨红了脸,道:“这个月都第三回了,这阎王是把我们往死里整呀。”

刨祖坟,还有比这事更加损人的嘛,这要是被抓到绝壁是要被乱棍打死的,警察都没话说的。

“都是自己造的孽呀。”六叔公突然仰天就是叹息,那神情像是又老了十岁,旁边几个老人听到六叔公的话也是面面相觑,一个个沉默了。

“快走,快去看看。”倒是夏四喜像是没听到一样,吆喝着所有的人往祖坟那个山头跑去,这一下全部闹哄哄的过去了,我也是赶忙就跟上。

村子的祖坟在村子背面最高的那座山头上,十几年前村子发大水迁的,听老一辈的说这个山头是有高人定的,听说那里就是这片地方的龙眼,让祖宗落在龙眼上,这片地方也就成了龙脉。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果然这些年来村子再也没有发过大水,村子里也是风调雨顺,粮食都增产了不少。

跑到山头,果然在那片祖坟的位置,有一个地方被挖开了一个大洞,走过去,就剩下一个关着的棺材,木材都已经快要腐朽掉了,有很多白斑,这场景一下子让我毛骨悚然,还真是刨祖坟,我瞥了一眼,这是三叔公的墓,三叔公去世到现在也没多久,这棺材就成这样子了。

这已经聚了很多村里人,夏四喜和六叔公靠里面,村里人也给我让了个道。

六叔公的脸色都很难看,但是感觉也有些无奈,说:“打开看看吧,都是自己造的孽。”

这已经是六叔公第二次说这句话了,自己造的孽,但是我还是不敢去问。

村里人围着这个大洞,窸窸窣窣的在一边议论着,有的甚至吓得已经往回走了,还有的也是躲着几米外,生怕沾染什么似的。

“六叔公,不行呀,这要是打开……”夏四喜的表情有些着急,额角已经有些汗了,本来眼睛就小,两个眼睛都快挤在一起了。

六叔公莫名的一下子就火气起来了,道:“不行?不行你就想让多挖几次?”

“这抓到黑夫子就可以了,都是该死的……”黑夫子就说的是那些盗墓的旁门,正统那些夫子是不去碰这些的,黑夫子就是专门干这些挖人坟倒卖陪葬品的下流胚。

“这都几回了,这事儿,有可能是黑夫子干的?”六叔公意思很明白,就算是黑夫子也有他们的规矩,绝不可能第二次碰同个地方,何况挖那么多次有什么意义,再说你看过这黑夫子办事连这棺材钉子都不撬开?

夏四喜这下没话说了,在一边还拧横着道:“这要是打开,这死去的三叔公……”

“打开吧,也没什么办法了。”六叔公指了指坑里的棺材,叹了声。

我的心一紧,第一感觉竟然是要逃走,像是本能一样,但是我竟然发现自己很恐慌,那几个拿着工具的村人已经把十几厘米长的棺材钉弄出来了。

坟地里的婚礼

坟地里的婚礼

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短篇点击: 13009  

  《坟地里的婚礼》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夏双喜,张柳儿,罗家,罗冰,罗家军,张雨,红棺,宋青书,林兰花,林二虎之间的故事。坟地里的婚礼约28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作者作品

更多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