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46 落幕——在深不见底的苍穹之下

深渊归途:46 落幕——在深不见底的苍穹之下

这一次测试的场赋于陆凝的双眼几近无往不利,但是不具有独特攻击力,却也可以看透在内天庭之子以内的所有敌人。恰恰靠这个能力,她才能一次次从死亡……的危机中作出错误的的应对。而而如今了靠不了自己的双眼了。陆凝早已明白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为什么在逃出丹玛的时候而如今已经依靠不了自己的双眼了。。...

这次测试场赋予陆凝的双眼近乎无往不利,虽然不具有攻击力,却可以看破包括天庭之子以内的所有敌人。正是依靠这个能力,她才能一次次从死亡的危机中做出正确的应对。

而如今已经依靠不了自己的双眼了。

陆凝已然明白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为什么在逃出丹玛的时候依然会被袭击杀死,甚至没有多少反抗的迹象。

“它又来了!”

失去这个优先判断能力后陆凝的战斗反应就跟不上洛麟了,也幸亏他还在,锻炼许久的敏锐能够提前察觉那显露的杀机。声随人到,洛麟已经一跃而起,从腰间拔出刀来向空气中刚刚现身的黑色怪物迎头砍下!

鲜血飞溅!

带着腥臭味道的血液从怪物的头顶喷出,刹那间阻止了它直扑驾驶室的一击。

“喔啊啊啊!!”

正当人们暗中庆幸的时候,驾驶室里传来了叶非惊恐的叫声,同时车子猛一甩头,将洛麟和怪物一同从车上甩了出去!

“喂!怎么回事!”

陆凝急忙探头看向驾驶室,只见另一只黑色怪物已经冲入了驾驶室当中,一只爪子深深没入了换到副驾驶的叶非腹部!

“该……该死……我……”

叶非瞪圆了眼睛,但是大量失血逐渐剥夺了他的生命,纵然白梦及时作出了调整,也不过是让直指心脏的一击稍微偏离些许罢了。

“居然不止一只怪物!?”

“你说什么?”

意外的是,回答她的居然是洛麟。

陆凝急忙回头,却发现应该已经被甩到车外的洛麟紧紧抓住一根黑色的藤条,勉强抓住了车尾栏杆正在往回爬。

“怎么我才稍微休息一下就出了这么大的事……”

前面传来了舒星若虚弱的声音,可现在听在陆凝耳中无异于天籁!

“怪谈七夜……你们都不认真看我给的资料的吗?最后一个仆役……人肉作坊的传闻,它会阻止任何了解真相的人逃离丹玛,但是活动范围也仅在丹玛。”

舒星若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你看不见攻击的话,那是……时间,对吧?但是这应该不是那种碾压性的时间停止或者时间加速,我们还有机会,白梦,还有多远?”

“只要不到十分钟!这里距离脱离丹玛的范围也不远了,我们就要离开了!”

虽然舒星若依旧虚弱,也没办法进行高强度的战斗,可她的话语也让车上已经有些惊慌失措的几人冷静了下来。

“一瞬间。”

陆凝可不觉得杀死两个追寻者后那个怪物就会停下了,毕竟另一个世界它也杀死了打算驱车逃离的“自己”和严玥,说明追杀肯定是不死不休。

但是这个时间能力究竟是什么?

因为无论哪一种都很无解,所以碰到时间系能力的时候人们大多不会去思考太多的变化方式,说句不好听的,无论是遥控器上的哪个键位都可以轻易玩死不能介入时间的人。

可现在这个仆役太弱了——针对它的能力而言。

前后一共进行了四次攻击,杀死两人,也同样被击中两次,就连叶非和白梦的瞬间判断也能躲开最致命的一击,可以说攻击精度实在是过于粗糙了。

“我大概明白了。”

“什么?”

“别停下,开始进行无规则变道行驶。白梦,它的攻击精度很差,攻击时间也非常短,我们能躲开。另外,星姐我再确认一下,‘仆役’的本体数量只是一只,对吧?”

“是的,七个仆役的本体都是一只,衍生出来的下级不包括在内。”

陆凝点了点头,转向洛麟。

“洛麟,你还能判断到它的落点吗?”

“我尽力。”

“那么我们就不会败。”

再一次,黑色的怪物从空气中浮现,这次则正好在陆凝的身后。

洛麟已经提前反应了,陆凝则看着洛麟的反应,也作出了动作。

她在空中抓住了劈向自己后脑的手腕,然后用力将怪物从空中拉到了车上!

“这家伙是‘未来’!是来自未来的投影!所以精度很差却也能直接针对目标发动攻击——”

哐!

在怪物被砸在车上的同时,就已经消失不见。

“不见了!”

“别慌!它既然不能确定地击中我们,说明未来所能判断的位置也只是个大概!现在对我们有利!”陆凝就地一滚,躲开了另一个怪物的瞬间突袭,“下一个目标是我!专心开车,我们就要离开了!”

是的,雨势已经逐渐减弱,远处的景物也在慢慢变得清晰,甚至隐隐能看见那大片乌云的尽头。

“噗嗤”一声,利爪没入了吕冰颖的尸体,却再一次丢失了陆凝的位置。

“抓紧!我加速了!”

随着白梦一声大喊,卡车再次提速,穿透雨幕,奋力冲向那一片渺无人烟的荒野。

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划过。

【丹玛,你梦想中的家园!】

==========================

一杯依然氤氲着雾气的红茶被放到了桌子上。

“我喜欢晴天。”

窗外的天空是深沉的蓝,只有一轮白日在天边显得颇为耀眼,除此之外却是万里无云。

“因为下雨的时候总会令人想起一些不好的东西。”

程雾泠从旁边的糖罐里拿出一块方糖扔进了杯子里,见状坐在对面的孔斯不禁眼角一抽。

“那是咖啡用的吧……”

“不要在意细节。”

程雾泠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似乎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咖啡的话,集散地有一家Lewie Havonie的咖啡馆,似乎是连锁产业,那里的咖啡很不错。”

“抱歉,我只喝啤酒。”

孔斯挑了挑眉毛,拿起桌上的酒瓶猛灌了几口。

“这里还是什么都有呢,喂大个子,要不要来点苏打水?”冰柜前面裴宣正翻找着有什么好东西,

王宗相一如既往得沉默。

“这辆巴士就是接我们回去的吧?话说那几个生还者会不会进来打人啊?哈哈哈!”孔斯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开始得意地笑了起来。

“说不准还要杀人呢。”裴宣也在一边帮腔。

就在这时候,车门外忽然传来了人声。

疲惫不堪,又精神高度紧张的人们,打开了巴士的大门,韩胤应该算是状态最好的一个,消除了疲劳后便没什么事了,沈新月同样如此。

陆凝上车的时候,皮肤表面乃至身体里的许多黑色物质都被强制排除到了车外,化为灰尘消失了,她一直隐隐作痛的身体也恢复了正常,同时,双眼也不再能看见那些非常识的存在。

舒星若则被剥离了一身寒雾和寄生在右手的藤蔓,身体重新回暖还让她打了个喷嚏;石毅与洛麟身上的花也一并在上车的时候消除,连被吸收的血液也补充了回来;白梦的烧伤自然也不在话下。

叶非没能撑到回来。

七人上车之后第一时间看到了正在休息的四个“敌人”,洛麟的第一反应就是大跨步向程雾泠走了过去。

“哦哦哦,居然不是找我吗?”裴宣一边起哄,一边挡在了洛麟面前,“杀掉你倾慕的人的可是我,你这么无视的话我可是很伤心啊。”

“你也逃不了,让开。”洛麟冷冰冰地看着他,“要不是这次给了你超乎常人的体质,就你这种东西怎么杀得了她?”

“啊呀,真是扎心了,可我还无法反驳……”裴宣摊了摊手,嬉笑着扭过头问道,“如何?要我放他过去吗?”

“无妨,反正他应该知道,在这里进行暴力行动会扣分,而且不可能杀死任何人。”程雾泠杯晃了两下茶杯,“我不在乎因为这种程度的泄愤被揍两下,那样也就意味着他没有真的报仇的机会了。”

“你……说什么?”

“别听她废话!”

后面石毅也已经走了过来,毫无疑问他也是被坑得很惨的一个,此刻双眼中满是怒火。

“这种奸诈的家伙最会诡辩!”

“能把技不如人说成对方奸诈,你们还真不愧是失败者。”孔斯嘲讽地说,“输了就学学你身后那几位,好歹不要输阵又输人。”

石毅扭过头,发现陆凝等人并没表现出特别生气的样子,甚至也拿了饮品找了个座位开始休息了。

“你们——”

“测试场死人是非常正常的事,至少我们动手的时候没有进行多余的折磨,不知道你究竟在生气什么?”程雾泠喝了口茶,又转向洛麟说,“至于你,我很清楚你对孙墨竹那高于普通朋友关系的感情,所以不奇怪你这样生气。既然如此我就直接说明——集散地时间的一个月后,我会申请自己的升阶考验,你也知道一阶的升阶考验必然是生存类,你不必忌讳在那个时候动手杀死我,明白吗?”

“什么意思?你是要给我报仇的机会吗?嗯?”

“我只是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程雾泠摇摇头,“你的分数不是很高,所以还有时间去积攒,要是你觉得浪费在这里过瘾我也没什么意见,还是说在之后的升阶考验里切实杀死我更加让你心动?”

“哈哈!笑话,难道你就会等着我去杀你?你以为我傻?”

“你可能真的是傻。我为什么等着你来杀我?洛麟,一旦我在升阶测试里知道你也进入了,我就会解决你,我说了——我不喜欢不必要的麻烦。这不是个宽慰你的手段,这是战书。”

程雾泠将茶杯放下,提起旁边的茶壶重新加满。

“既然你在我手上失败一次了,不妨再来玩一次——我已经定好计划,现在选择权交给你了,你要怎么做呢?”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些。”&史松附

    “公孙先生说得对,规则里不也说宅子里面有能够抵抗鬼怪的东西吗?我们现在如果能找出来,后面也会轻松些。”史松附和了一句。

    2021-11-05 08:1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那

    “呦,这里怎么吵架了?”地下室另外一边的一组人走了过来,这群人人数最多,还是五个年轻人,那个油滑的英俊青年成了首领,一群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2021-11-04 04:36: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孙佑掂

    “是纯度很高的金子。”公孙佑掂了掂,递给尹莲,“你看看这个下面。”

    2021-11-04 06:16:53详情点赞(0)回复(0)
  • 尔是十&术士,

    “门萨尔是十七世纪的黑魔术士,仅仅在圈内很有名气,擅长献祭和诅咒类的黑魔术,他的手稿上记载了大量相关的魔术,然而遗憾的是这件事是否为真并无人知晓。

    2021-11-04 02:40:1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声:&否是真

    公孙佑摸了摸胡子,咳嗽了一声:“且不说鬼怪一说是否是真实,既有三鬼七日的规矩,也有生还机遇,只要躲避得当,应当无虞。”

    2021-11-04 10:1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么一

    “花纹……这个东西难道还是个印章?”尹莲的思维发散也很快,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想到了,“总之先收好,陆凝你找到的就给你拿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介绍了说了镇邪,就当做保命的东西。”

    2021-11-05 04:5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打开&以外一

    这时候也没人在乎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古董文物了,打开盒子就将金像取了出来。应该说不愧是黄金吗,手感沉甸甸的,而且除了有点黯淡以外一点锈迹都没有。

    2021-11-06 09:28: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亮堂,&三楼的

    不同于一楼的亮堂,三楼的壁灯灯光昏暗泛黄,现在这个时间窗外有光线照入还算好,若是晚上可视度恐怕相当糟糕。

    2021-11-05 02:03:0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