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43 星灵释放

深渊归途:43 星灵释放

天庭之子的身体是最强大的武器,而已擦身子而过,他就也可以将一个人横腰砍成两段,或是更方便省事一些,他向前奔跑的猛烈撞击足已远非火车猛烈撞击的威力,但凡敢拦在路上的人都逃不脱一个四分五裂的结局。但是,就在距离殷络除了十米左右的时候,敏锐的鼻子问到了一股烟的味道。不过,就在距离殷络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灵敏的鼻子问到了一股烟的味道。。...

天庭之子的身体就是最强的武器,仅仅擦身而过,他就可以将一个人拦腰砍成两段,或者更省事一些,他奔跑的撞击足以比拟火车撞击的威力,凡是敢拦在路上的人都逃不脱一个四分五裂的结局。

不过,就在距离殷络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灵敏的鼻子问到了一股烟的味道。

虽然这个距离不过是一个迈步的事情,可裴宣还是瞬间停住了脚步。

“刚才的豪言壮语呢?”

殷络回过头,手里拎着一根香烟,也停下了。

“你在诈我啊,要是我真的靠近了,恐怕就会被锁定了吧?”

裴宣微微扬起了嘴角。

“我可是很清楚,自己在这个地方也不是无敌的,作为星灵释放之前我们所具有的最高战力,可是完全被你们的最高战力压制着。”

殷络冷哼了一声,知道这个对手不好对付。

程雾泠也就罢了,怎么别人也一个个这么难缠?

“那个烟雾……我认得,那是何念青给你留下的东西吧?你们两个有所交流对我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就是他给你准备的杀招?召唤谭冲还是陈雪过来?看起来你不准备主动触发,那大概不是叫人过来,而是他们的一击?”

“一击算不上是个错误答案。”殷络抬手将烟扔到了地上,从口袋里又掏出来一根。

“……很多击。”

“顺便一提,我可是很高兴和你就这么耗着,星灵释放你好像是个关键人物吧?你只要留在这,我不是稳赢?”

殷络一点都不慌张,甚至还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

裴宣盯着殷络看了半天,转身离去。

湖水逐渐开始翻涌,一圈圈的波纹开始变成波浪,地面也开始逐渐颤抖,仿佛大地深处的什么东西即将醒来。陆凝好不容易找到了出口从飞碟出来的时候,发现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已经开始从湖底显露出来,而且还在继续攀升。

一种奇妙的感应自心底涌现,那是来自飞碟内部的感召,陆凝尚且还能抵抗这份感应,但更多的怪物已经跃入湖中,开始不要命地往飞碟的方向冲了过来。

有隐形的守卫,也有穿着军服和教士衣服的人,甚至还有动物和畸形的怪物,它们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跳入湖水,那景象真是颇为壮观,也让人心底发寒。

“这个数量……”

一声炸雷自天空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泼天豪雨,就像是最后的狂欢,浓重的黑云将刚刚升起不久的太阳严严实实遮挡起来,白昼在片刻间重新归于黑暗,只有云层间偶尔闪动的紫色雷光才能为天地间带来一丝光明。

岸上的洛麟被砸在身上的雨点惊醒,他伤得不重,就是脑袋还有点晕,此刻看到这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急忙将地上的两人夹了起来,努力往山上跑去。

雨势倾盆,湖水不过十分钟就上涨了十厘米,岸边的一些没被收走的营地设施已经被淹到,而这样的上涨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还在继续!

“还有半个小时。”

程雾泠看了一眼时间,她的手中撑着一把伞,将她和虞婵挡住,那些追随者已经疯了一样地投湖去了,除了一个手持长矛,穿着黑色雨衣的男人。

“帕拉戴尔,虽然你有幸陪我们走到了这一步,但既然你没有放弃作为人类的身躯,后面的景象就不必观看了。”

牧师愣了一下,顿时急躁地问:“可是有幸能见到真神的归来,这样的荣耀怎么可以放弃?以人类之躯叩仰真神之名,这第一人的意义也非比寻常啊——”

“你要清楚,所有‘目睹’的人都不能活着,这样的刻印甚至会随着血脉继续传延,每当‘神’稍微有点清醒的时候,刻印便会发动。更何况,这一次‘神’即将完全苏醒。”

“不可能!那么静默计划的意义何在?既然神能抹杀一切,那又为何……”

“神也不是万能的,否则为何会陷入沉睡?帕拉戴尔,你的勇气值得称赞,不过你也躲不过目击的那一刻便会死去的事实。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不曾了解的力量。”

程雾泠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黑色的金属球。

“当然,如果你执意要这样做,就拿走这个,这上面附着的力量能让你获得大约几秒钟直视神明的资格,这样一来在你死亡之前至少能看清楚自己仰慕的是什么。”

话音刚落,金属球就被帕拉戴尔抢了过去。

“谢谢您!谢谢!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感谢您给我的这次机会!”

程雾泠点点头,带着虞婵往湖中走去。

丹玛城内残留的人们躲在建筑物里瑟瑟发抖,街道上已经再也看不到人类的影子,巨型蜘蛛似乎在被什么人猎杀,可是速度并不算很快。

天空中划过一道不起眼的剑光。

谭冲并不知道自己去杀一只怪鸟居然会出这么大的事,等他返回的时候已经完全找不到丹玛的所在了,平白在天上转悠了好久才等到了遮盖丹玛的“屏障”消失。不过就在他重新观察到丹玛的时候,一座直达天际的黑色高塔从城市后的山中竖起。高塔直入云霄,在黑乎乎的天色下十分模糊,看上去仿佛海市蜃楼一般即将消散,谭冲见到后顾不上城市里的怪物,急忙向山上赶去。

【伪神的巴别塔】。

作为组长的谭冲是最了解陈雪本领的人,“画仙”的力量虽然变化万千,但大小终归有限,不然她扔出去的微型太阳也不至于就那么大。但这之中有一个例外,是陈雪十年来不断从各种科幻、神话、奇幻、传说作品的图画中将可以具现的事物抽取重组,逐渐完成的一幅画作。

由于整张画都是由她的能力所制,也就突破了她具现化的大小限制。可是最终完成的大小依然无法进行完美具现,成果也就是如今这样的幻影了。

能用到这幅画,无疑是事态到了最糟糕的地步。

另一边,湖水终于卷起了漩涡,大量水流涌入飞碟升起时留出的空间,但水平面丝毫不见下降,依然在暴雨的倾注下缓缓上升。陆凝已经游到了岸边,密集的雨水中无论看什么都是一个影子,除了巨大的飞碟体积过于庞大还能认得清。

“一到这时候就下雨。”

陆凝低声嘟囔了一句,奋力跑上山,反正现在往上走就没错了,除非……

在她经过一棵树的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冲了出来!

“谁!”

现在她的反应速度也达到了人类的极限,一瞬间便抽刀摆好了防御的姿势,但接下来近距离看见对方的脸时便愣了一下。

“陆凝……哈,是你……”

殷络浑身湿透,鼻子和口中都有鲜血涌出,不过她抓住陆凝的胳膊时手还很稳。

“殷络?你怎么在这里,究竟怎么了?”

“该死,我以为我避过了最后的追杀,谁知道还有一个大清洗……它在我脑袋里讲话了,它在叫我过去……我带来的人都死了,我可能也快了……”

殷络没有回答陆凝的问题,只是紧紧抓着她的手,将一个金属烟盒塞在她的手里。

“幸好还没有湿掉……你听着,这是何念青给我的,里面有一根比别的香烟稍短的,别打湿……咳咳,这是一个坐标标记,你只要能点燃就行……”

陆凝眼看着她开始咳出带有内脏碎片的血液,却无计可施。

“它的功能只有一个,就是报告方位,呼唤的是陈雪巴别塔主炮一击,我之前已经点燃了确认开炮的信号了,你现在……一定要……把,噗咳,烟,在飞碟内,点燃。这是最后一个……机……”

殷络慢慢滑到在地上,她已经被自己的血堵住了口鼻,说不清话了,只能将陆凝的胳膊用力一甩。

“所以所谓的队友也只能拖累死我……狗屎。”

她用含混的语气低骂了一句,努力将头偏过,看向湖面那缓缓升起的巨大飞碟,也看到了陆凝远去的身影。

然后将这个景色死死刻在了瞳孔之中。

飞碟悬停在了距离水面一米的地方,一束光从下方射出,照耀在湖面上,顿时将照到的湖水恢复了平静,尽管外面依旧波涛汹涌。

一只怪物从水中跃起,却在光柱上撞得粉碎。这一幕让许多跃跃欲试的怪物都犹豫了。

就在这时,水边的裴宣、虞婵踏上了水面。

像是湖水上有一层透明玻璃一样,两名天庭之子缓步走过了将近五十米的距离,所过之处水浪暴雨全部避开,如同神明开海。

此时此刻,除了他们,没有人可以进入飞碟。

直到光柱将二人拉入飞碟内部,一切才重归黑暗。程雾泠站在岸边,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她这样对身后的人说道。

安置了舒星若和石毅之后,洛麟从山上绕了下来,天庭之子回飞碟他阻止不了,可是程雾泠距离他不过几米的距离!

“孙墨竹呢?”他咬着牙问道。

“死了,尸体放到了妥善的地方,你见不到最后一面了。”程雾泠侧过头。

洛麟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在必须要死的人里面,而且我答应沈新月保你们几个探秘人一命,她履行了交易,我也不会食言。”

“你还是下去陪她好了!”

带着狂吼声,洛麟挥拳向程雾泠冲了过来。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一看是

    虽然猛一看是个粗制滥造的东西,但这个东西确实是写在那个小册子上的收藏品之一。

    2021-11-06 01:36: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张复远&了那青

    张复远有些恼怒地瞪了那青年一眼:“不修好也不一定招不来鬼怪!你小子要是怕就别跟着我!”

    2021-11-04 09:36:35详情点赞(0)回复(0)
  • &胖子。

    史松哈哈大笑:“别担心,万一真有那种情况,我背着你跑,我可是灵活的胖子。”

    2021-11-04 02:11: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械工程&的危险

    张复远是个机械工程师,对于这些冷冰冰的铁家伙可以说比自己老婆还熟悉,因此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里地下的发电机组状况并不是特别好,大约有一半都有罢工的危险。

    2021-11-04 04:2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家里、&起到什

    另外钥匙串上除了一个卡通人物吊坠以外,就只有三把钥匙,家里、宿舍和社团活动室,这些东西现在并不能起到什么帮助。

    2021-11-06 03:05:3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