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38 飞碟显现

深渊归途:38 飞碟显现

下了一个上午的雨,白天再风雨交加,看起来分外寒冷的天气。“二十六摄氏度。”石毅拿着一支水下装备用的温度计,听着外面依旧再次的雨声,感觉手脚有些冰凉,赶忙就搓手。洛麟了非常熟练地换好了潜水服,将一件短袖外套套在外面,估且可以用来御寒,此刻正检查并自己的氧气“二十一摄氏度。”。...

下了一下午的雨,夜间再风雨交加,显得格外寒冷。

“二十一摄氏度。”

石毅拿着一支水下装备用的温度计,听着外面依然继续的雨声,感觉手脚有些冰凉,急忙开始搓手。洛麟已经熟练地换好了潜水服,将一件短袖外套套在外面,姑且用来御寒,此刻正在检查自己的氧气瓶情况。

“洛麟,我跟你交个底,我的积分不算充裕,也没去过几次武馆,我能做的就是拼命,虽然这算是最蠢的方式,可我也做不了别的。”

“大叔,大家都在拼命。”洛麟将氧气瓶放下,又拿起石毅的检查起来,“我们都知道这样的场景里保命不管分其实是最好的选择,可是你看看那几个女孩,她们也咽不下这口气——说实话,要是每次都这么窝窝囊囊地活下来我们怕是根本见不到升阶的那天。”

“哈哈哈。”石毅笑了,“升阶啊,五千分,真是听上去遥不可及。”

“这个分数有人一两场就可以刷到,我呢可能差了点,但是再通过两次测试场,我就能攒够五千了。”洛麟的语气也带了几分笑意,“虽然我现实生活远远不如这里精彩,但我还是想回去的啊。”

“……但我看你小子好像对那姑娘更看得多一些。”石毅经验丰富,早就看出了洛麟那点小心思,此刻两人一聊起来,便放开了许多。

“嘿嘿。”洛麟挠挠头,将石毅的氧气瓶递了过去,神色有点不好意思,“这鬼地方没人有心情谈情说爱,我也没想着搞那些事。不过能有一个自己认同的战友和能聊聊天的朋友其实不错,是吧?”

“那我可要提醒你一句……在这里谁都可能会死的。”石毅忽然语气一严,“一段感情,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在这里都极为容易失去,越是想要有个同伴的人,越容易在这样的连锁反应中一蹶不振……”

“我知道。”洛麟将装备穿戴起来,氧气瓶也背在了身后,回头咧嘴一笑,“可是这就是人啊,就算我们死了,也依然是人。”

另一边的准备稍微有点麻烦。

陆凝和孙墨竹都要在伤口外面裹上防水绷带的,除此之外还得给陆凝简单讲述一下潜水的基本操作。幸好会游泳的人至少下了水不紧张,这能减少不少氧气的消耗。于是女生组出来的时间就稍微晚了一点,等到全部准备就绪已经晚上八点,天色完全黑了。

“路上警惕,如果这里真是大本营那一定有守卫。”

一行人没有走专门的大路,而是借着树木和地势的掩护迂回前进,慢慢往鸟栖湖的岸边靠近。

路上没有任何守卫,但就在即将抵达岸边的时候,陆凝低声让所有人停了下来。

没有明面上的护卫,但在陆凝的眼里分明可以看到湖畔巡游着的猩红光斑,在黑夜里显得尤为刺眼。

“是隐形的怪物。”

听到这个大家并没慌张,反而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那说明我们找对位置了!”

“是,不然他们没有必要这样遮遮掩掩地防守这里……我们是把所有守卫都解决掉,还是偷偷下水?”

“下水,不要节外生枝。”

大概是因为守卫是隐形的缘故,它们的巡视线路并不特别隐蔽,陆凝很容易就找到了巡逻的盲区,再三和同伴交待了潜入和逃离路线之后,五人就悄悄从鸟栖湖的东南角一块地势低洼的地方下了水。

“面积大也是有好事的,不是吗?”洛麟下水之前还开了个玩笑。

湖面之下,陆凝由舒星若拉着熟悉潜水,另外三个则很快分散游向了不同的方向。他们时间不多,想要找到地方也只能分开。幸运的是湖中没有守卫,鸟栖湖水没有污染,在水下打开防水电筒后能见度也还算可以。

水压略微让人有些不适,不过习惯了也就好了。陆凝逐渐学会控制自己下沉,然后慢慢靠近了湖底,与舒星若两人开始仔细搜索起湖底的泥土。过了十五分钟,两人依然没有什么收获,还碰到了从另一个方向绕了一圈的洛麟,互相打了几个简单的手语交流一番之后,她们不得不换了个方向行进。

渐渐的,陆凝感到自己的伤口开始有些刺痛,这其实不太对劲,毕竟新伤还是用那种粗暴的缝合方式治疗,又下湖潜水了这么久,才有了一点感觉真的有些异常。

不过还是不说出来的好。

陆凝重新集中起精神,不去管自己伤口的异状,低头继续用手电照着寻找不对劲的地方。

忽然,一片礁石引起了她的注意。

如同湖底的其它区域一样,这附近也长满了水草,礁石上早就被藻类覆盖,如果只是不仔细地掠过可能还没什么,可陆凝马上注意到石头底部的一圈无论是水藻的厚度还是密度都远远不如别的地方。

一有发现,她马上拉了一下舒星若的胳膊,然后向石头的方向游了过去。二人蹲下来合力将礁石往上一掀,居然像个盖子一样给掀开了,露出了下方灰扑扑的一个舱门。

两人顿时知道找到地方了,接下来只要把同伴们叫过来就可以了。

找人花了十来分钟,回到舱门这里后几个人就开始研究怎么打开,洛麟和石毅合力将周围的泥土石块全都扒开,发现周围泥土之下也掩盖着同样材质的“墙壁”,泥土的深度甚至不到二十厘米。

陆凝伸手按在舱门上,如果不是一圈细缝能够认出来,她一定会以为这也是一面墙,而从那根本无法察觉的弧度可以看出埋在湖底的东西究竟体积有多么巨大,那一瞬间她便知道这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坠落的飞碟!

可是,如何进入?

就在陆凝犯难的时候,旁边的孙墨竹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地方,忽然舱门中涌出了气泡,紧接着那个圆盖向下陷入,水流开始注入内部,整个过程只过了几秒钟,圆形舱门便移动到一侧,露出了一个已经装满水的小型舱室。

洛麟打了个手势,自己第一个顺着洞口钻了进去,其余人也紧随其后。在五个人全部进入后,那个圆形舱门便返回了原位,舱内水线开始缓缓下降,由不知道在哪里的排水设备将舱内的水全部排出,空气也注入进来。洛麟谨慎地将面罩取下呼吸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后向众人点点头,几人才纷纷取下了面罩。

“呼……你们觉得这里是哪里?”洛麟用手电照射着周围,找到另一个三米左右的大门,按动按钮,门便缓缓打开了。

“那个飞碟。”

“飞碟里。”

陆凝和舒星若同时说。

“那么所谓的星灵就在这里了?我们是不是将这里摧毁就能阻止星灵释放?”洛麟问。

“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这里面黑成一团,我们也不熟悉路线,光是找到星灵在哪都很费劲,更别说要是那里有安全措施怎么办了。”孙墨竹轻轻用手抵着下巴,目光逡巡一周,压根没发现任何指示图或者标记之类的东西。

“陆凝,飞碟里还得拜托你多留心。”舒星若将潜水服稍微拉开一点,让寄生的藤蔓伸展出来,“至于路线图我可以试试。”

接着,藤蔓开始迅速生长,它们攀援墙壁,绕过拐角,顺着外面的通道开始延展出去。舒星若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迅速生长所需要的养分完全由她来提供,平时在几米的范围内可以忽略,现在直接用它来探测地形便有些吃力了。

洛麟急忙拿出几块带下来的糖塞进了舒星若嘴里,作用有限,不过比没有强。

“有三层,发现了向上和向下的通道。多数门都处于关闭状态,正前方大约一百五十米处有一个巨大的房间,唔……不行。”

舒星若使劲晃了晃脑袋,肩膀上的藤蔓也停止了生长。

“这就是极限了……继续下去会我支持不了,大概探测了整个二层所有开放区域以及三层和一层的小部分。等我一下……”

随着她这句话,几根细藤钻出,在空中盘旋缠绕,变成了一张立体的地图。

“但是星灵的位置没找到,这里确实是个飞碟的形状,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

“辛苦了,接下来是我们的活。”洛麟从她手里接过了立体的地图,仔细研究了一下,说道,“既然不清楚,我们先前往最前面的那个大房间吧,既然这么特别,总有特别之处。”

“好,从现在开始,所有人不要走散,时刻确认队伍里所有人都在。”陆凝将手电灭掉,“节约电量,还有,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除了洛麟和石毅的灯光以外,另外三把手电都灭掉了。按照那张地图,一行人开始摸索着前进。

“他们真是非常努力啊。”

鸟栖湖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上,裴宣坐在一辆越野车上,举着一个望远镜遥望着湖水。

“看得见?”

“下去快一个小时了,要是没找到就该出来了吧?”

裴宣将望远镜放下,他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个东西,拿来只是为了省事而已。

靠在车厢上的程雾泠咬了一口能量棒,另一只手拿着平板电脑,电脑上是类似游戏小地图一样的图像,其中的五个红色亮点颇为醒目。

“程雾泠,飞碟里你留了几个仆役啊?”裴宣扭过头冲着下面喊道。

“四个,是二代仆役。”

“二代?我记得你培育二代仆役的实验没成功啊。”

“所以说是失败品,连智力都弱得可怜,力量也赶不上一代那些。我就当是消耗品了。再说他们找到飞碟又不是我们的问题,该做的我们都做了,自己老窝的防御还是靠自己来吧。”

“不是我们的问题?”裴宣咧嘴一笑,“每次离开都重复一件事来加深印象,让孔斯说出那些擦边球的情报,故意放任我派人进行袭击,还有让王宗相领着占星师这个屏蔽外界的关键对上对面最强战斗力之一……你敢说不是你的问题?”

程雾泠把目光微微抬起,看向车顶。

“有什么问题?”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懂的拉&”尹莲

    “东西只是看人怎么使用的,更何况我们完全不会用这个,我懂的拉丁文不多,只能试着看看。”尹莲有些遗憾地说。

    2021-11-04 08:49:32详情点赞(0)回复(0)
  • 献祭和&是否为

    “门萨尔是十七世纪的黑魔术士,仅仅在圈内很有名气,擅长献祭和诅咒类的黑魔术,他的手稿上记载了大量相关的魔术,然而遗憾的是这件事是否为真并无人知晓。

    2021-11-04 04:44:0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会&专业的

    “不会很准确,我说过吧,不太喜欢运动,平时只喜欢下棋和看书之类的静止活动,对于一些侦探类的书籍也略有涉猎。”陆凝摇摇头,“但是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提供个参考而已。”

    2021-11-06 02:22: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忽然想

    公孙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么,我看到的几本鬼画符一样的笔记说不定和这个有关系。”

    2021-11-04 07:13: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出那份

    陆凝拿出那份小册子,翻开一页,展示给三人:“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这份手册是介绍背景资料的话,这么大段的关于藏品的叙述又是为了什么呢?”

    2021-11-04 01:28:42详情点赞(0)回复(0)
  • 尹莲的&拿着,

    “花纹……这个东西难道还是个印章?”尹莲的思维发散也很快,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想到了,“总之先收好,陆凝你找到的就给你拿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介绍了说了镇邪,就当做保命的东西。”

    2021-11-04 11:17: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喜欢运&很快的

    “我是个大学生,今年大二,学的是理工专业,不怎么喜欢运动,不过身体应该还不错。”陆凝开口说道,“至少如果真是有鬼的话,我会跑得很快的。”

    2021-11-06 04:36:3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