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37 寻路

深渊归途:37 寻路

愁云惨淡,是惟一能可以用来二字来这一屋子人状态的词了。距离对方全面先发制人刚过了一个夜间,可这晚上却堪称是噩耗连声。最令人难受啊的是你我以为自己猜到了对方的要害,对方却早已不在意了。梁叔这里的安全但是略有确保,但他的能力也没直接直接攻击的力量,也不能够应用距离对方全面发难刚刚过了一个白天,可这一天却可谓是噩耗连连。最令人难受的就是你以为自己猜到了对方的要害,对方却早就不在乎了。。...

愁云惨淡,是唯一能用来形容这一屋子人状态的词了。

距离对方全面发难刚刚过了一个白天,可这一天却可谓是噩耗连连。最令人难受的就是你以为自己猜到了对方的要害,对方却早就不在乎了。

梁叔这里的安全虽然有所保证,但他的能力没有直接攻击的力量,也不能应用于战斗。本以为陈雪那种手搓核聚变的强大对付山上的怪物不会太难,可过了这么久蜘蛛怪依然在城市里肆虐,一点减弱的迹象都没有。

残余九人。

除了再也联系不到的殷络和孙墨竹以外,已知的,甚至可能全部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这样的情景让陆凝有了片刻的幻视,好像自己仍然在那个厉鬼狂欢中的山庄,每一个人身上都透出一股死气。

唯有沈新月看上去还能保持心情。

越是生存过更多的测试场,越是清楚应该在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沈新月现在看上去已经完全放弃去争取分数了,而对于丹玛的毁灭她一点也不关心。

唯一的好消息算是梁叔及时将严玥等一共十个医院救出来的人接回了这里,没让他们再次落入险地。另一方面,白梦那边对程雾泠的事也不知道很多。她的伤势在这几天内好不起来,恐怕也属于被刻意安排了一番。不过她倒是回忆起了一个关键线索,那几天程雾泠帮她安排治疗和陪床的时候,每次离开前都要叫出租车。

丹玛虽然不算特别发达,可从旧城区的公交线路还保留也能看出来这里的公共交通网络覆盖面积很广。如果不是有私家车的话坐公交出行也很方便,陆凝前几天在丹玛转悠也是坐公交车的。

生命科学研究所也不是特别偏僻的地方,舒星若记得出来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就有个车站,完全没必要每次都打车。

“她可能要去别的地方,甚至很多时间都不留在研究所。”

舒星若铺开一张丹玛的公交线路图,开始寻找没有被覆盖的区域。

“打车才会更加方便到的地方……不,考虑到她也不会向司机暴露位置,还要提前下车离开,那距离车站的位置肯定更远。”

“鸟栖湖?”

作为怪谈七夜发生地之一,这个地方立刻落入了陆凝眼中。

“这也太显眼了吧……”

“可是……”

为什么显眼就不可以?

二人对视,不需多言便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意思。

“我所知道的鸟栖湖的钥匙是在湖底,如果想要下去必须带潜水装备。”舒星若马上说。

“现在我们没有地方去找。”

“但并不是没有机会。”

陆凝马上出去找到了梁叔,不一会便兴冲冲地赶了回来。

“梁叔说鸟栖湖那里的旅游工作站有潜水服出租,如果没有被破坏的话能找到必要的装备。”

“那我们现在就行动……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太大问题。我们还得叫上两个人,防止人手不够。洛麟!能帮个忙吗?”

里屋的洛麟慢吞吞地走了出来,现在一屋子都是伤患,他也不得不投入帮助治疗的工作中,纵然是习武的忙了一天也有点累。

“发生什么了?”

“我们要去鸟栖湖,你来不来?”

洛麟眼睛顿时一亮,揉了揉肩膀道:“去翻盘?”

“去翻盘。”

“那算我一个!我去把石毅也叫上,今天可憋死我了!”

他兴冲冲的跑回里屋喊了一声,不到一分钟就带着石毅出来。

“说吧,什么计划,都到了这个份上我们也得拼一把了。”

年长的男人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色。

“接下来我们会前往鸟栖湖,那里极有可能是星灵的隐藏地点。根据舒星若所说钥匙在水下,我们要先找到潜水装备,接着前往湖底,务必在天亮之前就搜出真正的位置来。如果我猜得不错,鸟栖湖最大的威胁,也就是镇守在那里的仆役已经离开了。但那并不意味着安全,我们可能面对的敌人包括来自研究所,教堂以及警局这三方面,不过他们的实力只是普通人程度,至少不是压倒性的。”

舒星若接上陆凝的话:“他们要释放星灵,但今天一天都在执行静默计划,这个时间已经算很长了。我们等不起,也不会等,现在的关键任务是找到星灵和天庭之子的对应关系,以及整个计划当中最为关键的一环,也就是释放流程。但我们绝对不能和天庭之子起正面冲突。”

见过虞婵,体验过她身上恐怖威势的人,毫无例外会下这样的判断。

“另外,除非见面,不要以任何方式远程通讯。既然对方能隔绝丹玛和外界的信息交流,监听篡改一下内部的也没什么不可能,这次我们不能留给对方任何情报——万一出现我们分散的情况,就各凭本事了,这是风险,明白了吗?”

洛麟和石毅点点头,当然他们并不会退缩。

“那找到之后呢?”

“目前已知的天庭之子是裴宣和虞婵,天庭之子对仆役有直接的压制作用,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这次最优先的是取得这样的控制权。但情报可能要等到进入鸟栖湖才……”

这时,外面传来了隆隆的雷声,伴随着雷雨,四人所在的正厅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黑衣人影出现在了门口。

“看来并不算迟,是吧?”

面对着屋里的人惊愕的眼神,孙墨竹扬起一个微笑,举起手里的金属盒。

没有人想象过孙墨竹能回来。

虞婵的追击,全市的封锁,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穿越市区来到旧城区这里几乎是一间不可能的事。

她也并不是毫发无伤,左臂两道贯穿伤,后背被利器割开了一个二十厘米最深三厘米左右的伤口,小腿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此外还有多处灼伤。走到灯光下看上去也是惨兮兮的,可她还活着。

“那帮教会的家伙简直就是疯子!”

在舒星若帮她把伤口缝合的时候,孙墨竹不无抱怨地说道。

“后面是虞婵突袭的我也就认了,可是我启动炸药把研究所炸了逃跑的时候居然被一个还剩半截身子的家伙咬了一口!你敢信吗?人在那样的状态下居然还能活着,还能咬人!又不是哪里跑出来的丧尸!”

“中气十足啊。”

能听到这么大声的抱怨,洛麟也有点欣慰,这说明没事。至于受伤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一回集散地马上免费恢复,根本不必担心。

“总之能再见到你们感觉真不错。”孙墨竹叹了口气,按捺下有些激动的心情,这一路上的艰险她并没多说,不过大家也都清楚。

“我们也是。”

此时吕冰颖几个也已经闻讯赶出来了,孙墨竹的生还对现在一片低迷的士气无疑是个巨大的鼓舞,尤其是她还从天庭之子手中逃脱,这份希望也是巨大的。

虽然不能战胜,但并非不可逃脱。

而孙墨竹带回来的有关天庭之子的详细记录更是一大惊喜。

一番商议之后,孙墨竹同样加入了前往鸟栖湖的队伍之中,洛麟跑出去将车开了过来。趁着这个时间,陆凝将严玥拉到了一旁,低声问了她一个问题。

严玥露出了有些悲伤的神色,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你,师姐,这下我们胜算更大了一点。”

“你……保护好自己,活着回来啊。”

“放心好了,我们会活着回去。我很惜命的。”

陆凝对她笑了一下,做出了保证。

七月二十三日下午六点四十五分,陆凝、舒星若、洛麟、孙墨竹和石毅带上一点食物和水,驱车前往鸟栖湖。

晚上七点十分,云仓山上燃起大火,凝聚蜘蛛怪物的黑烟彻底消散,但市区内的混乱依旧未能解决。

七点二十,一行人抵达距离鸟栖湖不到一公里的旅游服务站。

白昼将终。

五人将车停在隐蔽的地方后钻进了服务站。此时这里已经空无一人,工作人员早就跑得没了踪影。不过出租用的东西都在柜子里锁着,这当然不构成任何困难,舒星若挨个撬开,很容易就找到了放潜水用具的柜子。

整套的潜水服,呼吸面罩,氧气瓶。唯一的问题是氧气瓶大多都是小号的,十二升的瓶子顶多在水下支持一个小时左右。

“鸟栖湖的深度最深在十三米,但是面积很大,想要找到要找的东西要花不少时间。陆凝,孙墨竹,你们两个身上负伤就不要下去了,在岸上放哨吧。”洛麟想了想说。

“水里万一有什么特殊攻击能力的怪物只有我能看见。”

“我觉得留在岸上比起水下更加危险。”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反对,理由还很充分。

洛麟头痛地拎起两套她们尺码的衣服扔了过来,依然试图劝阻:

“你们会潜水吗?”

孙墨竹是会的,在集散地过了那么久她学过了许多冒险家必备的技能,潜水不过是其中一项罢了。

然而陆凝还真没试过,她之前的身体状况能学会游泳都是毅力不弱的结果了。

“呃……”

陆凝瞪着手里的潜水服,刚刚意识到这两者还不是一回事。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检查得&问道。

    “是你们?仓库那边检查得怎么样了?”张复远皱着眉问道。

    2021-11-04 09:01: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机是有&被打断

    “柴油机是有这个问题,我们得想办法修好……”张复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2021-11-06 10:51:4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想到&邪,就

    “花纹……这个东西难道还是个印章?”尹莲的思维发散也很快,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想到了,“总之先收好,陆凝你找到的就给你拿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介绍了说了镇邪,就当做保命的东西。”

    2021-11-05 05:04:19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在&,古汉

    老人的名字是公孙佑,虽然看上去老其实今年只有五十六岁,身体不算特别好,在大学担任教授,古汉语方面的专家,头脑还是很清楚的。

    2021-11-04 02:12:3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是看&使用的

    “东西只是看人怎么使用的,更何况我们完全不会用这个,我懂的拉丁文不多,只能试着看看。”尹莲有些遗憾地说。

    2021-11-04 07:03: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手工&没有特

    陆凝确实有一些手工艺爱好,但是好像用不着自己携带美工刀的样子,她并没有特别深的印象。

    2021-11-04 06:37:25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