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4 暴雨

深渊归途:24 暴雨

一声响雷,宣昭了盛夏的暴雨的降临到,整个城市被雨幕弥漫,也足足些天的暑气完全清出,乏有有人再打开窗户,呼吸的节奏着潮润的空气,快活畅快淋漓。陈雪站在医院一楼东侧的走廊中,在她的周围,天花板,更有甚者地面,都被门窗管子之类的东西企图凿洞,却什么都也没。兰玉树正陈雪站在医院一楼东侧的走廊中,在她的四周,天花板,甚至地面,都被门窗管子之类的东西强行开洞,然而什么都没有。兰玉树正在用罗盘侦测,却依然一无所获。。...

一声响雷,宣昭了盛夏暴雨的降临,整个城市被雨幕笼罩,也将近些天的暑气完全清空,不乏有人打开窗户,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好不畅快。

陈雪站在医院一楼东侧的走廊中,在她的四周,天花板,甚至地面,都被门窗管子之类的东西强行开洞,然而什么都没有。兰玉树正在用罗盘侦测,却依然一无所获。

“陈雪姐,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这地方过于古怪了……”

何念青只是在三人走过一个转角的时候便消失不见了,而陈雪发现之后马上一路打开了所有可能藏匿人的地方,一直到了这里。

没有痕迹,甚至连求救的信号都没有发出来,陈雪真的很想将这个地方彻底翻过来,但是她的力量还没到能拆掉整栋楼的程度。

“会不会和那辆巴士一样……”兰玉树绞尽脑汁想要起点作用。

“这栋楼并不是生物,我已经试过了。”陈雪咬了咬牙,跨出墙壁上的一扇门,“我们撤,联系组长和陆凝。”

“好,好的……”

兰玉树连忙跟着,逃离了这座诡异的建筑。

暴雨的声音掩盖了城市的一切,屋子里的人陷入了莫名沉闷的气氛当中。舒星若从厨房端出一些食物让众人补充好体力,桌上还放着一颗蛋,这是袁夕取出来的,众人试过蛋壳的硬度,连铁锤都砸不开。

“巴士,树林,山中……好像这些怪谈的地点一夜之间都活跃起来了。”萧世繁拧着眉头,他没想到这么多人同时选择了行动,从程雾泠发送的资料大家也能清楚这些怪谈肯定是和所谓的星灵脱不开关系。只是虽然击破了两个怪物,他们也没能搞清楚其中的联系。

陆凝觉得眼睛疼。

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却在视线一阵模糊之后猛然看见了窗外的景色一变。

暴雨之中,数个如同高楼一般的黑影矗立在远方,天空中的黑色漩涡即使是乌云也无法掩盖,而在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值钱,一只完全由不明物质组成的巨手从云层中压下,宛若实质的冲击瞬间令她视线一黑。

“啊!!”

客厅里传出一声尖叫,陆凝抱着头在沙发的角落中蜷缩抽动着,血液正在慢慢从五官中流出,一霎时让她看上去极为可怕。

“怎么了?”

舒星若一个箭步冲到她旁边,紧紧握住了陆凝的手腕,发觉她的双手一片冰冷。

“咳——我,我大概……知道……”

视线并未被切断,陆凝强忍疼痛维持着眼前的景象,一股轻飘飘的感觉让视线逐渐投向城市的各个区域。

市区的那个熟悉的广场上,已经装饰好的庆典花车上空无一人,大屏幕上的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三点十二分是一片昏暗下唯一还在闪动的光。从楼房中的阴影中隐隐还能看见人头攒动,一面被折断的旗子在狂风中卷上了半空,如同长矛一样刺入了屏幕中央,在一阵火花之后,最后的光线也消失了。

继续往前,一辆没有牌照的皮卡停在路边,一名年轻的女孩被一只浑身乌黑的怪物从车里拖了出来。女孩早已没了呼吸,一双眼睛依然死不瞑目地瞪着天空,车里的另外两名同伴则更是凄惨,一个被挖出了心脏,另一个则头部中间被切开,鲜血洒满了整个车内。

三个牺牲者的衣服都十分眼熟。

“未来?不……是真实,还是……”

一阵阵眩晕从脑内冲来,陆凝拼命维持住意识,她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这里,应该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怪物的利爪撕裂了女孩的尸体,随着内脏飞溅,一张被塞在她口袋里的纸也被甩了出来,落在地上,瞬间被泥泞脏了一片。

这个瞬间,陆凝看见了,与此同时,她也到了极限。

——她手里有一份完全相同的纸张,那是在最开始的时候,自己从进入这里的公交车上接过的“信封”中的一张。

意识中断。

那是“我”!

陆凝从沙发上滚下来,脑袋磕到了茶几的边缘,不禁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喊。

这样的动静也惊动了厨房的舒星若,她放下手里的东西回到客厅,正好看见陆凝捂着头坐起来的样子。

“你没事吧?”

之前那七窍流血的样子实在太过吓人,而在场的没有一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简单帮陆凝擦干净了血迹。之后萧世繁和叶非两人就先离开了,留下袁夕在这里联系,直到现在陆凝醒过来。

“我没事。”陆凝揉着脑袋坐回了沙发上,迅速在脑海中将所有看到的东西过了一遍,理清思路后才继续说道,“还有谁在?我有些重要的东西要说。”

“我们在这。”

卧室的门一开,袁夕施施然走了出来,搬过一个凳子靠墙坐下;孙墨竹则坐在阳台上注意楼下的动静,此时只是挥了挥手。

“我就直接说我刚刚看到的东西吧,我看到了一个七月二十六日的丹玛,那里已经迎来了末日。”

“末日?这么玄幻?”袁夕歪了歪头,“而且是十天之后?你的眼睛能看到未来?”

她们并没有不信的意思,只是表情都显得有些猝不及防。

“巨型的怪兽在城市中漫步,不见行人不见军队,所有人躲在楼房里等着死亡,所有系统近乎瘫痪。”

“嘶。”袁夕深吸了一口气。

“最糟糕的状况。”孙墨竹若有所思。

“不过幸运的是,这大概不是未来,我试图去看到更多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一辆逃离丹玛的车,车上的三个人都已经被怪物捕猎了,其中一个是‘我’。”

“什么?”舒星若神色一变,“你说是——那个‘你’的意思?”

“没错,那个人有完全不同的脸孔,但是有着和我同样的一套衣服,以及一份同样是来到这里之前从集散地那里取得的资料。”

陆凝指了指自己。

“那应该是同样代替了我目前这个身份的,另一个来自集散地的‘游客’,她的时间比我们快了十天,在她死亡的时候,我能够得以透过她的眼睛——或者是怨念而暂时窥视那个世界。”

“依据。”袁夕抱起双臂,略带质疑地说。

“我在刚刚抵达这个世界的时候,也看到了另一个丹玛的末日景象,没有下雨,同样有巨型生物在破坏城市,不过当时可能是因为我不熟悉自己的能力,这样的观测没能维持太长时间。之所以猜测是别的世界,是因为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测试场不止一个,对吧?”

“这不足以成为证据,不过我不会不相信你。”袁夕微微抬起下巴,“如果你的话没有虚假成分,那么我们至少知道在最少十天后毁灭就可以降临,因此那个四十天的期限……”

“是我们对手的最长期限!”舒星若也听得出来,“倒不如说,是哪怕我们对立阵营失败了,也会强制发动毁灭性灾难的最后时间!”

“……因此我们这些追寻者的任务是‘阻止’,这样一来也清楚了,如果不进行阻止,你所说的末日就会降临在丹玛,而没有完成任务的我们无从逃离,结果肯定是死。”孙墨竹接上了话。

该说不愧是生还者们吗?陆凝只是稍微表达了一下,她们就已经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我们的时间其实不多了,是吗?”袁夕是个立刻行动的性子,现在知道了这样的消息之后马上拿出手机,走回卧室去打电话联系什么人。舒星若也在探秘人的群组里开始发消息,很明显之前按部就班的计划必须做出调整了。

至于孙墨竹倒是没什么事做,她相当清楚越是这个关头越要冷静的道理,尤其是作为武力单位的时候。

陆凝此时觉得一阵虚脱感涌了上来,之前能力似乎又透支了,她的眼睛也又一次恢复了普通状态,为了补充体力她马上摸进厨房准备找点东西吃。

就在此时,兰玉树的电话打了过来。

何念青失踪,这个消息让陆凝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她说明了自己力量透支的问题。兰玉树表示不要紧,他们很快就过来看看情况,而且那个组长也正在返回市区。

电话挂掉,陆凝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事情,那种不妙的感觉愈发清晰,也让她逐渐弄清楚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为什么那些怪谈几乎一夜之间爆发了?

作为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它们本来应该是隐匿在丹玛之中,很难调查出来的。舒星若手里的“钥匙”虽然是直指核心的东西,可在相互没有联系的情况下,居然一夜之间有这么多的怪谈被人踩点?

鬼火车,医院,午夜巴士,曝尸林……

“我们被引导了……糟糕的是我们连这是诱饵还是别的意图都不清楚。”

若是她知道鸟栖湖也被人去过了只怕更是明白了什么。

“时间点卡得刚好,就在我们取得了一次胜利之后送上门来,而这样的互相试探还有胜有负,既没有失去神秘感同时也消除了过于隐秘未知带来的强大感,这……也太熟悉了。”

陆凝苦笑。

诱敌深入。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