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0 动向

深渊归途:20 动向

“会穿行的尸体”是自古以来以来被无数人运用比较的可怕元素,人们未知的恐惧死亡,更未知的恐惧混肴了生与死的不明事物,对于通常人来说,而已看见一个较为明显形容枯槁的尸体向你走来,就了是非常大的精神强烈冲击了。毕竟这并不肯定是负面的强烈冲击。会被吓得脚软的人迅速便会被集散地的一个当然这并不一定就是负面的冲击。。...

“会行走的尸体”是自古以来被无数人运用的恐怖元素,人们恐惧死亡,更恐惧混淆了生与死的不明事物,对于一般人来说,仅仅看到一个明显枯槁的尸体向你走来,就已经是巨大的精神冲击了。

当然这并不一定就是负面的冲击。

会被吓得脚软的人很快就会被集散地的一个个测试场淘汰,相反能够鼓起勇气的人则逐渐学会了应对,逐渐习以为常。

袁夕开枪了。

子弹进入尸体的胸口,如同揭开一片腐朽的木板一样掀起了一片干硬的组织,发出如同击中什么硬物般的声响。冲击让这具尸体后仰了一下,但也仅仅如此了。

“和石头一样。”

袁夕不满地将枪收了回来。萧世繁见状也不再准备射击了,只是向周围照了照手电,影影绰绰的“尸体”正在森林中行走着。

“还接着遛吗?”他开口问道。

“不了,我们手上的东西造不成什么致命伤,不,倒不如说连哪里致命我们都没找出来。”

这些家伙从树上脱落下来的时候,还吓了两人一下,毕竟整个身体都如同树皮一样围在树上这样的隐藏方法不提前知道的话很难想到,何况这些家伙是整个“分散”在一棵树的表面,袭击的时候才脱落下来变成人形。

至于这些尸体为何变成这样,甚至说它们究竟是不是尸体,现在不是考虑那个的时候。

“速度慢,防御力强,没有明显弱点,这样的特征应该是守卫吧。”袁夕退了两步,走到和萧世繁并肩的位置。

“那不是证明我们找对了地方?”萧世繁咧嘴一笑。

“我可要冒险了,今晚我就要把它们保护的东西给找出来!”

“乐意奉陪,袁大小姐。”

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迅速选了个没有人影包围过来的方向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在相隔整座城市的另一端。

一双有些粗糙的手按下了林间的树木,发出一阵窸窣的声响。头戴一顶军帽的猎人从树丛中探出了头,黑暗的环境似乎无法影响他的视力,仅仅凭借微弱的星光就能辨识出道路来。

李忠信对于这样的环境无比熟悉,毕竟他这个猎人的身份并不像之前赶鸭子上架一般的身份一样,类似他死前的本职工作,护林员。

这已经是第三天的盯梢了。他和王宗相两人早早确认了对方同样是来自集散地的“乌鸦”之后,便准备在山里做点什么。比如说,那个“笼罩在邪恶黑雾中,燃烧着的车辆”究竟是否真的存在。

虽然还有那个诡异的洞窟以及前些天闹出的事情,可李忠信并没准备寻找更多队友。他一贯认为只要找到足够强大可靠的同伴,一两个足矣。而王宗相同样是武力发展优先的人,哪怕不怎么擅长解谜工作,也能靠着本事打破难关。

测试场中永远不止一条路,武力,头脑,运气,无论哪一样做到了一定程度都能通关。李忠信并没有多余的分数去全面发展,所以他宁可在一条路上走到极致。

“老李,抱歉来晚了。”

身后的树丛中钻出了王宗相。他拎着一个小酒壶,扔到了李忠信手上,咧嘴笑了一下:“壮壮胆子。”

李忠信道了声谢,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辛辣的酒液滑入喉咙,这样的刺激感令他的斗志更加昂扬了。

“有什么发现没?”

王宗相摘下猎枪,但李忠信只是摇头。

“没有看见任何火,就连鬼火都看不见。”

“啊……这传言究竟是不是真的啊……”王宗相抓了抓胡子,不过并不丧气。狩猎这样的事从来是急不得的。

“我觉得是真的。”

李忠信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也摘下了背后的猎枪,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紧了树木之间星星点点的月光。

“哦?”

“好安静啊。”李忠信举枪,瞄准。

“这样的盛夏晚间,森林里如此安静的地方,就只有那个东西出没的地点了吧,终于被我找到了。”

林间的寂静,连一丝声响也没有,两人的低声对话都显得嘈杂,这无疑是极不正常的。

它就在附近!

王宗相忽然感觉背后一寒,他急忙转过头,同时也一把将李忠信拉到了一棵老树后面。

而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星星点点的幽蓝火焰,正在急速冲过树林,迅捷却安静无声,而李忠信良好的夜间视觉更是能够看出裹挟着火焰的是一团形状变幻莫测的黑雾!

“是那个!”

王宗相发出一声低吼,而李忠信更是兴奋了起来。

“我们追!”

鸟栖湖畔。

三个人逐渐靠近了湖岸地带,和昨天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的准备及其充分,身上已经穿好了潜水工具,耳朵更是用耳塞和耳罩之类的东西严严实实地堵了起来。

“拜托了,阿丽。”

中间的费允玮向着空中说道,接着一种奇妙的波动感觉将三人的感官连接了起来。

灵魂同步,虽然不能直接传导声音,却可以令三人之间的默契度更高,哪怕简单的手势也足以传递意思了。

高云机指了指手表,比划了两下。另外二人点点头,马上开始脱下外套。

这片湖岸面积不小,就算是那个小屋当中的怪物也是需要一些反应时间的,而他们的目的只有湖底!

三声入水声之后,湖面上空忽然挂起了一阵狂风。

陆凝放下手机,她并不知道今晚发生了多少事情,但有一些预感。

“抱歉……那么,关于我和你们一同去医院的事情……”

“很遗憾,我还是不会同意。”

陈雪坚定地拒绝了她。

“没有受到战斗训练的人贸然前往第一线是绝对禁止的,虽然我没有立场阻止你独自前往,但把你拦在外面我做得到。”

“说白了是靠我吧。”兰玉树笑着说。

虽然有些开玩笑的语气,但兰玉树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是会帮陆凝的样子。

“没的商量了吗?”

“很遗憾。”陈雪拿出钱包,“除非有什么理由是你必须参与的。顺便一提,你的能力并不在这个范围之内,瞳术更是需要被保护起来的。”

陆凝犹疑了半天,终究是无法找到一个万全的理由。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处理别的事情吧。”何念青缓和了一下尴尬的气氛,接过陈雪的钱包去付账了。兰玉树安慰了陆凝两句,不过他显然还没到能更改陈雪决定的地步。不过,陆凝希望看看那些被抓住的怪物的要求并没有被拒绝。四人付了账之后就前往了他们临时关押怪物的地点。

那是一栋半废弃的大楼下方,位于丹玛的旧城区。这个地方因为近几年经济中心转移的缘故已经鲜少有人过来了,就连公交都少得可怜。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保密性还挺强的。

“我们一共有七个人,不要觉得少,目前能够抽调到丹玛的人手就这么多。”何念青路上给陆凝做了介绍,“看守那些怪物的是一位叫梁绍坤的大叔,他脾气很好,不用紧张。至于另外三位还有别的事情,如果以后有机会可以介绍给你见见。”

“好。”陆凝口中应答,眼睛却扫向了这栋建筑。

煞气。

是那些家伙?

沿着出现了裂缝的台阶走下楼,就可以发现这里被改造成了一个监狱和实验室混合构成的区域,一名穿着汗衫,手里拿着蒲扇仰躺在一张沙滩椅上的中年男人正在狭窄的入口前方纳凉,画风和后面冷硬的铁栏杆玻璃墙完全不符。

“梁叔!我们把人带来了!”

兰玉树扬着手向里面打了个招呼,陆凝注意到他的语气里带着几分尊敬和崇拜,之前那种懒洋洋的样子也完全收敛了起来。

“哦……回来了?我看看。”

梁绍坤从躺椅上坐起来,几人这才注意到他有一边耳朵上还戴着耳机,似乎正在听什么的样子。陈雪有些无奈地走上前摘掉了他的耳机,略带谴责地看着他:“公务期间不要太松懈啊!组长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没松懈,没松懈。”梁绍坤赶忙把耳机抢了回去,指了指里面,“一个个都睡着呢,小雪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本领天生就是要放松下来才好施展嘛。”

陆凝此时也走了过来,梁绍坤见到她眼睛立刻一亮:“这姑娘不错啊。”

“……注意用词,梁叔。”陈雪不得不又提醒了一句。

“啊,抱歉抱歉,本领不错啊,小姑娘,我甚至能感觉到你体内潜藏的能量,前途远大啊。”

“他对谁都这样说,不过梁叔的眼光确实很准。”兰玉树悄声在陆凝耳边道。

陆凝笑了笑,马上向梁绍坤行了一个礼。何念青最后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支烟,缭绕的烟雾将入口附近完全笼罩住了。他检查一番之后,便走过来道:“我们带陆凝来确认一下这些抓住的和之前袭击她的是不是同一类型,拜托了梁叔,解除其中一只的睡眠吧。”

“好说,你们去四号间,走到门口给我打信号。”梁叔用扇子扇开飘过来的烟,“小何啊,我得提醒你,虽然烟是你的能力,也不要真的吸,除了自己的本领之外我们也不过是普通人,得肺癌的几率也不会降低。”

“多谢关心,不过我可暂时戒不掉啊。”何念青打着哈哈,拍了拍陆凝让她跟着一起走向了四号间。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