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16 主动出击

深渊归途:16 主动出击

早间时分,家家户户的灯光为城市被染了夜的宁谧。丹玛能保持的原生态环境中并也没过多在现代化都市的喧嚣,街灯巷影之中,三两闲人途径路边小摊,伫足的片刻后,便有烧烤的烟气腾起出来。“啊令人怀恋的时代。”洛麟叼着一根草坐在石阶上,左手拿着十几根肉串,“真是令人怀念的时代。”洛麟叼着一根草坐在石阶上,左手拿着十几根肉串,右手边摊开的油纸包上放着几张切开的面饼。他拿起一张,分开切口夹住肉串往下一拽,一个手工肉夹馍就完成了。。...

晚间时分,家家户户的灯光为城市染上了夜的静谧。丹玛保持的原生态环境中并没有太多现代化都市的喧嚣,街灯巷影之中,三两闲人途径路边小摊,驻足的片刻后,便有烧烤的烟气升腾起来。

“真是令人怀念的时代。”洛麟叼着一根草坐在石阶上,左手拿着十几根肉串,右手边摊开的油纸包上放着几张切开的面饼。他拿起一张,分开切口夹住肉串往下一拽,一个手工肉夹馍就完成了。

不远处站着的则是孙墨竹,她依然一身黑色,不过腰边鼓鼓囊囊的,显然是塞了些什么。此刻拿着一瓶矿泉水正在观望距离大约一百多米开外的教堂门口。

“你生活在什么样的世界?居然觉得很怀念。”

时候没到,两人只好聊天。在之前的交流之中主要都是怎么布置警戒,踩点,对于对方曾经的生活倒是没讨论过。

“我小时候还在河里摸鱼来着,不过十来岁的时候我爸把我带到城市里面去了,后来就当了两年兵,和一个老兵学了点招数,没上过战场,退役回家之后找了个保安工作,当单身贵族。”洛麟咧嘴笑道,“说来也巧,我这次身份是丹玛中心医院的安保队长,算是做回本职工作了。”

“你也是年少有为啊,不过这个年代确实令人羡慕。”

“呦,那要不要讲讲你的故事?”

洛麟咬了一口自制肉夹馍,却没想到他随口一问,孙墨竹居然认真回应了。

“我父亲应该说是……武林盟主?”

“噗咳!咳!等……等下……”洛麟呛了一口,随后瞪大了眼睛仔细打量了孙墨竹一下,“你是古代人?”

“如果按照你的时间观来说没错。”孙墨竹点点头。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来自从前的人……那,武林盟主是真的武功?内力什么的?”

“这个就算是你们的时代也应该有吧。硬气功和内家功夫,的确我们可能更加擅长一点,本质上是没区别的。”

“哦,哦。”洛麟赶忙又找补了一口。

孙墨竹就把自己的故事继续讲了下去。

“我父亲是武林盟主……反正是类似这么个位置,在野的贼盗游侠都会给他面子,而有山门的宗派对于大多数命令也是听从的,不过武林之中永远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盟主最根本的权力保证是武功天下无敌。可人总会老的,我父亲已经过了壮年,我则是老来子,若说后继的话还早了些。”

光凭这些内容,受到无数现代信息轰炸的洛麟就能脑补出一堆比如贪图武功绝学灭门追杀复仇之类的内容。

“然后我父亲就让位了。”

“咳!”

好歹这次没噎住。洛麟拍了拍胸口,不由得奇怪地问:“那你算是平安了?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正要说——在那之后过了五六年,朝廷突然针对整个武林展开了清缴和招安,一些不愿意效力的门派遭到了毁灭性打击,而我父亲虽然不在位了,大家依然敬重他,请他一起商讨。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一次有计划的毁灭行动,皇帝要出兵北疆,但是缺兵源和钱粮,便用这个旗号来明抢了。如果只是山贼之类的遭灾也没人会管,可是连一些正经经营的门派都被灭掉了,我们只好联合,一边抵抗一边尝试和朝廷谈判……”

“好吧,我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嗯,斩首行动,虽然说是考虑到这个问题我父亲没有让核心成员出来太多,但他本人和随行的我遭到了伏击,结果就是我来到了这里。”

“抱歉,不过你们也该清楚……”

“每个人都清楚,但是该做的尝试还是要有人去做。如果真的挑起战争,乱的是我们的国家,害的是我们的百姓。”孙墨竹神色十分认真,“我并不觉得这个决定有问题,如果仅仅因为我的死就否认了这样的尝试……那是不正确的。”

“可是你们没解决问题,只是白死了而已。”

“一条路不通,那就去走另一条。不过那就不是我要去思考的问题了,我父亲信得过那些人和新任的那位盟主,那么我也信任他们能够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

洛麟神色有些复杂。

“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思维,但我尊重你这样的人。”

时间走到了八点。

油纸包着竹签落入了垃圾桶中,发出了一声轻响。

“干活了,孙墨竹,我很高兴和你这样的人合作,不过……你最好不要把那样的牺牲精神用在今天。”

“我没有牺牲的意思啊,不过是命运走向了不好的一方而已。你的意思我很清楚。”

渐渐有了默契的二人,分头往教堂和墓园的方向走去。

指针微转,时针划过了九点的分界线,第一声钟声回荡的瞬间,火光照亮了城市一角的夜空。

引爆开始。似乎是以燃烧为主要目的的爆炸物将面积不算大的剧场瞬间卷入了火焰之中,在火和烟的遮蔽之下,悄然设置好的燃烧线路开始刻入剧场那年代稍显久远的木质结构之中,在片刻之后便引起了一轮坍塌!

惊叫,怒骂,哭泣,无数声音将剧场内扰成一团乱,有些身手敏捷距离大门更近的人幸运地从门口冲了出来,却愕然发现外面的街道上一片死寂,一个行人都没有。

“救命啊!救火啊!”

紧急求救的火警立刻有了回答,然而手机信号在此刻却成了一大阻碍,幸运儿大声喊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却对对方能否听见不抱太多期待。

“发生什么了?”

终于,从道路的转角处,走出了一名看上去还是学生的女孩,她手里拿着手机,似乎刚刚也打过了电话的样子。

“去,去叫人,失火了,里面还有人!怎么这附近一个人都没有?”

看不清女孩的样子,但是有人求救总是好的,此刻这位幸运的人匆忙呼喊着,却没有特别警惕。

一瞬间,一张手帕捂住了他的口鼻,同时腹部挨了重重一下,令他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气。

砰。

“一个。那么最后的不确定性排除。”

程雾泠拿起电话,对那边说道:“立刻安排出警,消防队的反应速度根据之前山火来看大概会在十分钟以内赶到,但这比不上你们准备好的速度。”

“明白,人救出来了没?”

“安全送离,替换的尸体也已经烧进去了。接下来你们只要在救人之前处理掉五个有人工痕迹的火点,剩下的就等各位把各处的反应反馈回来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程雾泠歪过头思考了一下,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又说:“有一个在开始起火的时候跑出来的人,我弄晕了,你们善后的时候顺便处理一下。”

“……处理一下?”

“走你们的流程就可以,命案都能掩盖,这不算什么吧?”

“了解了。”

电话传来忙音,对方已经挂断。程雾泠抬头看向正在肆意燃烧的建筑,目光却没有染上一丝温度。

与此同时,距离火场几百米以外的地方,一辆不起眼的轿车正在疾驰向城市外围。舒星若坐在后排,陆凝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驾车的司机则是叶非。

“啧!我还以为有多惊心动魄呢!”

显然今天的行动并不如他前几天在半夜街头夺命狂飙来得刺激,至少一切稳定得可怕。火起,舒星若从临时开出的通道离开剧场,上车带走——程雾泠把每个人需要负责的事情都拆成了零零散散的环节,而这边需要负责的简直没有任何挑战性。

“没事是好事。感谢你们的援救。”舒星若长出一口气,微笑着对叶非说道。

“我就是开个车。”叶非虽然性子冲动,却不是喜欢居功的人,当即摆了摆手。

“程雾泠吩咐了每个人需要做的事,我们并不知道别人具体要做什么,她也不告诉我们。”

陆凝略有些抱怨地说道。

“虽然这样确实能防止内部问题,可这样并不让人觉得我们是个团队。”

“她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清楚。”

舒星若笑了。

三人在集散地共同生活了几天,互相也大概有了些了解。程雾泠看上去冷淡不好接近,实际上可以说有问必答,无法回答就会直说不能说,相当好说话。完全是那种看上去不合群却能轻松融入一个集体的那种人。

“就连我这个被救的人也只是知道到什么时间找个借口离开然后从密道直接逃离上车,别的一概不清楚。不过从时间安排上我也大概清楚更多的计划。”

“哦?”

“白梦和班主把第一场戏的时间卡住,这样我连借口都不用太刻意,卫生间补妆什么的就可以了。然后通过定时装置点火,这样避免需要人点火被发现的危险,接下来在调查前将那些点火装置清除,如果是她的话,估计连伪造的火因都准备好了吧。”舒星若说。

叶非又咂了下嘴。

“那她是提前将装置设置好的咯?白梦怎么办?”

“剧场虽然多木质结构,又不是全部。火灾只是个幌子,舞台包括观众席大部分都是不可燃物,幕帘之类的布只要避开就可以了。当然,火灾致死的原因浓烟只要提前准备一些建议的防毒措施就行,班主会‘及时’发现这些东西的用法,他们只要躲在火烧不到的地方等候救援就好了。”

陆凝给叶非说了下自己知道的东西。

“至于白梦,为了充分表明这次意外的危险性,她会‘受伤’。另外一同前来的人也不免会有些轻重伤存在。接着沈新月那边会通过这样的报道来使舒星若的死亡看起来更加正常,甚至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这么大的火灾,居然只死了一个人。”

“你们要遮掩到这个地步吗……”叶非听着都觉得可怕。

“对方既然要这样掩盖,我们就用同样的办法来回敬。而能够察觉这里面问题的话,才能说是我们真正要找寻的对手。我们现在重点怀疑的所有目标都有盯梢,无论是哪一边要动,我们都是先手。”

“那我们不是占据主动了?”

“不……”

陆凝忽然把身体从靠在椅子上的状态扳直,手指微动,几颗玻璃珠从袖口落入了手心中,发出了一声脆响。

“我们的任务不光是接人离开,还有一个可能的事情。”

她注视着前方路口突然出现的一辆面包车,厉声喝道:“闭上眼睛!”

叶非一愣,后面舒星若已经躲到了座椅后方。与此同时,前面的面包车直接拐上了逆行路,远光灯瞬间打亮,强烈的光芒马上刺痛了叶非的眼睛!

“啊!”

所幸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叶非那天生的莽劲让他做出了合适的应对,方向盘一打立刻将行车路线偏斜,险之又险地避开了对方的直接撞击!

“他们要杀了我们!”

“冷静点!想办法把车停下,袁夕不是把枪借给你了吗?”

陆凝刚刚避开了光线直刺,伸手解开安全带之后帮叶非把住了方向盘,同时抬头看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

“他们开回来了!”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了?”&人人数

    “呦,这里怎么吵架了?”地下室另外一边的一组人走了过来,这群人人数最多,还是五个年轻人,那个油滑的英俊青年成了首领,一群人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2021-11-04 01:26: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耸肩&事,大

    青年耸了耸肩:“没不当回事,大叔,这就是我们的心态,笑对危险,是吧?”

    2021-11-04 07:08: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以…&始。”

    “足够了,这里有许多疑点存在,我们只要保持警惕就可以……那么,我从这边开始。”尹莲指了指距离书桌最远的一个书架。

    2021-11-06 08:0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妹妹&情商不

    又胖又壮的男人叫史松,插画师,父母双亡,带着妹妹一起生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些憨直,实际上情商不错,待人也很客气。

    2021-11-06 10:04: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少抽&架子。

    “我来找书桌吧。”陆凝绕到书桌后面,发现书桌下方还带有不少抽屉和小架子。

    2021-11-04 03:11: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但唐元&正是因

    相传被人出百万价格购买,但唐元桢先生不忍割爱,也正是因此而出名。】

    2021-11-05 06:56: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点头&“但是

    尹莲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东西有多少,又是什么样子的,想要知道,最可能获得消息的地方就是宅子主人曾经居住的地方了。”

    2021-11-06 11:40:1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