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13 脉络

深渊归途:13 脉络

“丹玛这座城市当中,按照势力区分大约也可以分作五个部分。以向文海代表的丹玛政府代表着最官方的一派,是和各个势力都略有牵涉的一方,霜日庆典是目前仍然唯一和这一势力有关的重大事件事件。然后,警察局是隶属于这一方下,在内丹玛旅客神秘失踪事件,丹玛灵异故事七夜“大概是传统。”石毅开口说道,“我们在警局内部也能看一些以往的卷宗,向文海上任不久,而这件事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大概是警察局这边的问题。”。...

“丹玛这座城市当中,按照势力划分大概可以分成五个部分。以向文海代表的丹玛政府代表着最为官方的一派,也是和各个势力都有所牵扯的一方,霜日庆典是目前唯一和这一势力相关的重大事件。接着,警察局也是直属于这一方下,包括丹玛旅客失踪事件,丹玛怪谈七夜还有‘被遗忘的历史’这三个事件全部都要经由警局的隐瞒才能达成,而这究竟是警察局的惯例行动还是向文海授意……我这边还没有答案。”

“大概是传统。”石毅开口说道,“我们在警局内部也能看一些以往的卷宗,向文海上任不久,而这件事从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大概是警察局这边的问题。”

“很好,警察局可以暂时作为一个小组成部分分离,两位最好注意安全。”程雾泠抽出一支笔在手上的文件画了一下,接着讲述下去。

“第二个势力是这里的黑道,地方势力。包括了严、方、殷、孙、傅五个家族组成的帮派,和山帮、坤帮这两个纯黑道构成。他们的大部分已经经历了洗白上岸的过程,丹玛本地的大部分小型商业依然听从这些帮派的命令。值得注意的是,七个帮派之间虽然有所争斗,但在一致对外方面可以说团结一致,也正因为如此,向文海才不得不首先打通这一方的关节才能做自己的事。”

“为什么没有管制呢?这里既然有这样的麻烦,也应该……”名叫赵茵然的女生有些怯弱地问。

“藓疥之患。另外他们早就不干那些危险的生意了,曾经长期封闭也让当年的罪证无法查找,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也更适应这些帮派的管理。”程雾泠解释了一句,又道,“不过我们之中居然没有被安排了那里面身份的人吗?”

确实没有。

“好吧,不过这些帮派很可能是这里最‘干净’的势力,如果你们能够拉到他们的支援,以后可能有用。接下来,第三个势力是教会。”

“教会?”袁夕抬了一下手,“难道教会和政府不是相关的吗?为什么单独被划分出来?”

“教会是个问题最大的势力,我想这里应该有人已经体会过了。有些事情不是秘密,埃弗里教堂、墓园区域以及这一片的街道部分都在教会的掌控之内,他们的决策完全由教会核心成员决定,换句话说,帕拉戴尔神父。”

“那个家伙!”叶非猛地想起了什么,“我说我们那个时候他为何要露出那样的笑容!”

“那个时候?”许多人把头转了过来。

叶非恨恨的砸了一下桌子:“前天我们去教堂打探这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现象时,一个修女给我们指了墓园,我偶然回头正好看到那个神父在对我笑!该死的我那时还以为这家伙是对谁都笑笑来着!”

“但我不建议你们现在去找那个神父的麻烦。”程雾泠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压住了叶非的尾音,“这是谜团最重的教会,我不怀疑贸然调查会触发即死的事件,在做好准备之前我们只要躲着走就可以了。”

“躲着走……”叶非瞪大了眼睛。

“你觉得你是为什么生还的?”

萧世繁眉毛一皱:“那晚的事情你知道?”

“我知道,百川路的摄像我是可以调用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也清楚。你们根本没必要逃,因为以追赶叶非的那个东西的速度,它有一百次机会可以干掉你,但都没动手,你觉得是为什么?”

“……只有墓园里才能杀人。”陆凝说。

程雾泠点点头:“不难推测,教堂目前只能进行被动反击,如果我们不靠近,他们就不能动我们。我不知道这在什么时候会失效,但目前可以保持这样的对策。接着,第四个势力,就是我所在的研究所和驻扎部队,和这个势力直接相关的就是五十年前的飞碟坠落事件。”

“你那个研究所是研究什么的?”沈新月问道。

“表面上是生命科学,实际上应该是在五十年前发现的什么东西,如果我有了权限就可以知道了,可惜现在不行。”

“所以真的有个什么东西?那就是这次事件的元凶?”

“很有可能。”

沈新月叹了口气,摊了摊手表示让她继续。

“驻地部队会轮换,研究所受到部队保护,这两者并不属于丹玛本地的任何势力管辖,而是来自外部。我认为不能排除这两者被渗透的可能性,毕竟人类研究未知事物反受其害的例子屡见不鲜。不过如果没问题的话,我想可以通过这条线直接连通外界,调遣军队。”

“你现在能做到吗?”韩胤问。

“很遗憾,不能。”

陆凝注意到,这时候每个人的神色又有了些许变化,似乎都有些盘算。

“最后,第五个势力,也是我所知最少的势力——超自然势力。我只是从研究所的日常交流信件中分析出了这个势力的存在,不过没有更多的消息了。”

听到程雾泠提起这个,陆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她只是觉得很难办。

隐秘人这个身份注定了不死不休的敌人,但是她现在觉得自己没有机会……程雾泠已经渐渐成为了每个人都关注的中心,她虽然在暗处却被明明白白地压制住了,而失去了这唯一的先机,掌握了更大信息量的程雾泠可以轻松找个什么办法把自己搞死。

另一方面,她真的要和人这样厮杀吗?

意图伤害别人的暴发户,陆凝可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地夺走他的生命;试图杀死自己的白领,她也能果断借刀杀人。

可这就是“底线”了。

为了一个强制的身份对立就要杀死一个已经算是朋友的人,这已经越过了那条线。

“……接下来是所有事件之间的联系。”

回到现实。

“追寻者的主线任务中,阻止星灵释放已经指明了我们这次的主要敌人是谁。实际上迄今为止所有的线索都没有和这个名词有所关联,考虑到我们所有人掌握的线索不可能毫无覆盖,那么至今所有的奇怪现象都应该是这个星灵在幕后的手笔。在之前提到的五个组织之中,最有可能的便是教堂一方,只是我们目前不宜从那边入手。前天的山火事件我想大家都有所听闻了,我想有些人已经确认了山上有怪物存在,那么不妨从这里开始。”

“我们可不会再去那里了,面对怪物可没那么轻松。”萧世繁立刻反对。

“我这里有一个联系方式,只要花费一定的价钱,就能获得足够的爆炸物,如果你们谁有兴趣,我一会就可以交给你们。”

程雾泠抛出了一个令人难以拒绝的条件。

在场的大多经历过几次测试场,表现越突出获得的分数就越高这个道理谁都明白,而炸掉怪物老巢毫无疑问是个不错的机会。

“可是你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让出来?”名叫洛麟的年轻人第一次开口了,“你自己也可以做这件事吧?”

“第一,我提到了,价钱——我的身份背景没有提供足够的资金支持。第二,我很忙,比你们想的还要忙,我正在处理的事情足够让我获取接近封顶分数的评分,所以这些溢出的分数拿来拉拢一些同伴也十分合理。”程雾泠不慌不忙地给出了答复。

“嗯,一会我们谈,继续吧。”袁夕接过了这个生意。

“好,山上的怪物已经确认存在,接着教堂的古怪也基本能够确认,五十年前的飞碟如果是那些‘星灵’入侵的话,也没必要等待这么长的时间,所以它们至少是被什么拖住了。接着,二十年前开始霜日庆典发生的旅客失踪事件——如果真的持续不断有失踪者的话,那么这里也必然引人注目,所以我又特别查询了一下……虽然有超过半数的都是按照误入危险山区之类的理由搪塞过去了,但还有一部分失踪者的寻人启事不了了之。”

“哦?”敏锐的几个人已经察觉到了一些。

“我调查了几名略有名气的失踪者,有意思的是……他们其实已经回家了。”

“回家了?”

“这不可能!”

萧世繁的声音很大,陆凝虽然没有特别激动,却也想起了之前电梯里那凄惨的尸体。

那样的失踪者,还有多少生还的可能性?

“我只找到了十二个人的确切消息,证明在失踪了大约半年到一年之后,这些人回到了家中,继续工作或者学习。由于每个人都很低调,所以也没出现大肆的报道。”程雾泠拿出另外一份文件传了下去。

“他们被替换了。”

陆凝看过了几张照片之后,这样说道。

既然城市里的人能被换掉,那么再换几个也无所谓。

“是的,这些人很可能已经被换掉了,用什么怪物来替代,分散出去,渗透到全国,乃至全世界都不无可能。毫无疑问它们有这样的自我增殖的能力,而丹玛作为大本营无疑是重灾区。”

众人脸色微变。

程雾泠却还是不紧不慢,似乎早就料到了大家的反应一般:

“而作为对抗手段,这里的军队、本土帮派和超自然组织都是我们能够寻求协助的对象。这次虽然是秘密型任务,但是我希望你们明白,这是一场将这个城市包括进来的战争,哪怕你们不想和来自集散地的人联手,也请找出一个可以保全自己的势力。”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但是

    “不会很准确,我说过吧,不太喜欢运动,平时只喜欢下棋和看书之类的静止活动,对于一些侦探类的书籍也略有涉猎。”陆凝摇摇头,“但是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提供个参考而已。”

    2021-11-03 04:3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险,他&永久封

    唐元桢先生宣称自己已经解读了这份手稿,但其中记载的东西太过危险,他欲将其永久封存,手稿也仅仅作为藏品展示过一次,也许至今仍有人在渴望着其中的知识。”

    2021-11-04 12:18:41详情点赞(0)回复(0)
  • 装着自&,身份

    另外,她身上的物品似乎并没有什么遗失,除了手机之外,衣兜里还装着自己的钱包和钥匙串,之前走过庭院的时候她悄悄检查了一下,钱包里有二百多元,银行卡,身份证,甚至还有张超市小票,此外还有一把美工刀。

    2021-11-05 09:48:53详情点赞(0)回复(0)
  • 青年耸&们的心

    青年耸了耸肩:“没不当回事,大叔,这就是我们的心态,笑对危险,是吧?”

    2021-11-05 03:20: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