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4 消退之梦

深渊归途:4 消退之梦

黑色的泥沼当中,不断地冒出一个又一个气泡,人类的尸骨侵泡在腐臭的泥浆里,隐隐透着青绿色。宛若僵尸一般行进中的队列,前赴后继地步入这片死亡……区域,一直到泥浆没过整个身体。俯览着这一切的陆凝却难以倍感任何惊惧或是哀伤的情绪,放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宛如僵尸一般行进的队列,前赴后继地走入这片死亡区域,直到泥浆没过整个身体。俯瞰着这一切的陆凝却无法感到任何惊恐或者悲伤的情绪,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黑色的泥沼当中,不断冒出一个又一个气泡,人类的尸骨浸泡在腐臭的泥浆里,隐隐透出青绿色。

宛如僵尸一般行进的队列,前赴后继地走入这片死亡区域,直到泥浆没过整个身体。俯瞰着这一切的陆凝却无法感到任何惊恐或者悲伤的情绪,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一般。

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了明亮的光,就算有窗帘阻隔依然令人感到了一丝燥热。

空调由于定时的缘故已经停了,按照丹玛早晚还算凉快的情况来看,现在只怕是已经到了中午。陆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疲倦,而刚刚的噩梦此刻已经无法想起多少内容。

她揉了揉眼睛,拔下床头手机的充电插头——这个测试场里手机电量又恢复正常了,所以充电也是必须——扫了上面一眼。

二十多条信息。

大部分是来自程雾泠的信息,她好像也根本没管这边为什么没有回信,只是将一条条自己得到的信息发送过来。有两条来自舒星若,都是时间和地点,没有说有什么事。

七月十二,上午十点,丹玛日报大厦四楼第三会议室。

七月十四,晚上九点,红袖曲艺剧场二楼三号包厢。

今天是七月八日。

陆凝并未做好前往的打算,虽然是舒星若发来的信息,两人的信任关系也不是那么牢固,她还要考虑对方是否有和自己敌对身份的问题。

而程雾泠的信息就有用多了。不光有丹玛所有黑白两道上实际掌权者的名单,还有关于霜日庆典的来历,筹备,相关项目内容。而最有用的信息则是一条关于这次测试场的:

【已经确定的两个阵营是追寻者和探秘人,任务不明,是否敌对不明。追寻者似乎拥有最多的人数。】

虽然只是最简单程度的阵营信息,但陆凝可不会忘记这次的测试场的名字:圣典的追寻者。

至于探秘人这个阵营,光是从字面上看似乎和自己的隐秘人是对立关系。只不过隐秘人本身就只能单打独斗,再去面对一个阵营的人是不是困难了许多?还是说对方阵营任务也会限制联手的可能?

事情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陆凝跳下床,换了一身衣服,迅速离开了房间。

她今天要去三个地方:埃弗里大教堂,时钟纪念馆和丹玛历史博物馆。

这三个地方都是直接关联丹玛十大奇异传闻的。埃弗里大教堂对应这里近些年迅速下降的犯罪率。本来作为一个有本地黑帮,各大势力盘根错节的地方,丹玛的混乱一直就不低,但是近些年埃弗里大教堂出名就在于奇高的“感化率”,似乎有不少恶人或者被强迫或者一时好奇去教堂进行了忏悔之后就再也没有作恶过。

时钟纪念馆则对应“诅咒之钟”的传闻。在纪念馆里收藏的各类时钟之中,存在着一座能令人失去时间感的时钟,这种扭曲甚至会干涉现实,造成许多无法理解的现象。诅咒之钟究竟在何处不可知,但肯定存在于纪念馆内。

丹玛历史博物馆的传说是“被删除的空白历史”。虽然至今为止的丹玛自建国以来的历史都有文字记录,但事实上这些记录是残缺的,一部分历史被某种方式“删除”了,不光是从记录上,甚至于人们的记忆中也不存在这些时间。唯一还记录着那些历史片段的地方就是丹玛历史博物馆。

这些都市传说一样的传闻放在别人那里可能也就是个闲聊的话题而已,但既然给自己的信封上都提到了,说明至少有大部分是真正存在的事情。

陆凝正准备出发的时候,看到了放在桌上的蓝布包裹。

她……昨晚做了噩梦了吗?

舒星若现在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

活着的时候从未体验过的超级明星的身份,现在反倒正好体验了一把。为了筹备霜日庆典,丹玛市长向文海邀请了五位在国内娱乐圈当中知名的大腕来,舒星若这个音乐影视两栖的明星就成了这五个倒霉蛋之一。

没错……倒霉蛋。

作为贵宾,五个明星和随行人员自然是受到了最高规格的招待,住所也是公寓式的旅馆。无论行程安排还是报酬都令人满意至极,直到舒星若发现了房间里面的各种监控装置。

她也了解一些电视节目会利用这样的方式制造出乎意料的爆点,但她又不是参加什么真人秀!

窃听器,隐藏摄像头,还有更多她无法辨认出用途的小机器遍布整个房间,包括卫生间和浴室这样的私人区域都有!舒星若几乎是瞬间就意识到这并不是能够去投诉之类状况了。在她找了个借口拜访了另外几名明星之后,发现另外几位也同样被监视了起来。

这才有之前发送出去的那几条短信。

对方是什么人?想做什么?舒星若并不觉得这是绑架之类的问题,以她现在的身份来说行程在网络上公布得明明白白,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丹玛这里绝对不会太平。而自从昨晚住下之后她也只拿到了一份彩排的计划书,以及一张行程单。

打开局面的是一名经纪人。

这名名叫韩胤的年轻男人是另外一位明星的经纪人,然而他却在晚餐的时候偷偷给她塞了一张名片。这张名片上不光有常规的联系方式,还有一串号码。

“我叫韩胤,和你一样是个探秘人。”

这是之后两人找到单独的机会后,对方说的第一句话。

“舒星若。”

“不要紧张,我之所以确定是你,是因为我的提示信息里有我们六个探秘人所有人的名字。”韩胤是个看上去十分严肃认真的青年,说出的话也显得颇为可信。

“全部?”

“长话短说,我们必须合作,现在你大概发现自己被全面监视了,但我们经纪人并没有这个问题。五个明星中只有你一个我能确定的‘游客’,你的身份也很重要。”

“你知道原因吗?”舒星若问。

“我同样不清楚,现在只能确定这是丹玛方面布置的手段,另外不光是房间,你们以后的主要活动场所同样被布置好了监控措施。”

舒星若听了并没有惊慌,而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怎么?你在身份背景里面发现什么你会被监视的理由了吗?”

“那是个秘密。”舒星若微微笑了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至少目前我的情况没那么糟糕,现在必要重要的是你的活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一两天之内,你能否完成和外界的联系是之后成败的关键。”

韩胤听了眉头一皱,猛然醒悟过来:“不错,我们得到的信息太碎片化了,这个测试场需要信息整合……”

“不止如此,我觉得我们的身份也都很重要,不光是你我,每个人都是——大家手里掌握的信息和能够获取到的信息层面都是不一样的,但你更重要的一点是,你现在是我向外界传递信息的唯一通道。”

不是面向大众,而是“游客”。

“但这是阵营测试场……”韩胤还有些犹豫。

“分胜负的前提在活下来,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阵营的名单,这个联系的任务你责无旁贷。”舒星若马上说道,“信息什么的可以往后放一放,现在的关键问题是确定到底谁的处境比较凶险!”

开场减员这种事情对于整体的打击太严重了,舒星若吃过亏,此刻对这种事万分警惕。

“我明白了。”

埃弗里大教堂。

西洋形式的教堂在丹玛也并不是特别突兀,当陆凝来到教堂门外时,发现这里的人真的非常多。

拿着手机和相机拍照的是外地游客,更多本地人则直接走进了教堂里面。

两名身穿修女服的年轻女孩站在门口发放用纸袋包装起来的小面包,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隐约可以见到内侧的大圣堂,还有透过彩色碎片玻璃照射下来的光。

一线虔诚而带着圣洁感的合唱旋律进入了耳中,虽然听不明白内容,但光是聆听这首圣歌,陆凝居然感到了舒适,甚至头顶炎炎烈日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这是个十分特别的地方。

陆凝随着人们走了进去。教堂内部的装饰一如曾经见过的各个影视作品所描绘的那样,肃穆中透着一股宗教气息。两侧的洁白装饰柱上镂刻了似乎是神祇的图案,墙壁则用金银的颜色书画了一枚枚巨大的神秘符文,如果稍微看久一些甚至会产生心神被摄入一样的感觉。

圣堂前方的祭坛前,站着一名金发蓝眼的年轻牧师,一排排长椅上已经坐满了前来聆听的信众。周围还有一些修女和修士分散展开,脸上同样带着虔诚和期盼的神色。在这样的气氛下,仅仅是进来参观的人们也不由得放轻了声音和动作。

陆凝倒是不会被这样的气氛感染到,她站在一根装饰柱后面仔细看了看,发现在角落里的阴影中还有两个人在注视着牧师。这两人身上穿的是方便活动的运动服,但陆凝看不清二人的容貌。

其中一人几乎被浓郁的红色血气所包围,另外一人则干脆就是模糊不清的样子。

哪怕控制了一下自己眼睛的力量,得到的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陆凝摇&专业的

    “不会很准确,我说过吧,不太喜欢运动,平时只喜欢下棋和看书之类的静止活动,对于一些侦探类的书籍也略有涉猎。”陆凝摇摇头,“但是我不是专业的,最多提供个参考而已。”

    2021-11-05 09:02: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示过一&。”

    唐元桢先生宣称自己已经解读了这份手稿,但其中记载的东西太过危险,他欲将其永久封存,手稿也仅仅作为藏品展示过一次,也许至今仍有人在渴望着其中的知识。”

    2021-11-05 09:34:3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当回&态,笑

    青年耸了耸肩:“没不当回事,大叔,这就是我们的心态,笑对危险,是吧?”

    2021-11-05 11:56: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东西确&藏品之

    虽然猛一看是个粗制滥造的东西,但这个东西确实是写在那个小册子上的收藏品之一。

    2021-11-05 10:14: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拿

    “你拿,无论会不会用,都说不定可以用上,我找到了这个东西。”尹莲抬起左手,亮出了一本旧书。

    2021-11-05 01:46:25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时间&入还算

    不同于一楼的亮堂,三楼的壁灯灯光昏暗泛黄,现在这个时间窗外有光线照入还算好,若是晚上可视度恐怕相当糟糕。

    2021-11-04 03:20:35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古董&来。应

    这时候也没人在乎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古董文物了,打开盒子就将金像取了出来。应该说不愧是黄金吗,手感沉甸甸的,而且除了有点黯淡以外一点锈迹都没有。

    2021-11-06 12:19: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三个男&人围在

    三个男人围在发电机前面,为首的那个是个平头蓄须的中年男人,在检查了一番发电机之后,脸色微微有些发沉。

    2021-11-06 02:50:50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