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8 等待黎明

深渊归途:28 等待黎明

“洪叔!”最陌生洪泽豪的凌雁即使是在这样的幽暗中依旧认出来了最后会出现的人。尸体渐渐围歼,受厉鬼操纵的它们的难以踏入红流沙的区域,却也可以在外面围成一圈将退路堵上。“我们该怎么办?”徐姐惊慌失措地看向陆凝,却意外发现这个始终作出决策的人此刻捂着脑袋正尸体逐渐合围,受到厉鬼操控的它们同样无法踏足红流沙的区域,却可以在外面围成一圈将退路堵住。。...

“洪叔!”

最熟悉洪泽豪的凌雁即便是在这样的黑暗中依然认出了最后出现的人。

尸体逐渐合围,受到厉鬼操控的它们同样无法踏足红流沙的区域,却可以在外面围成一圈将退路堵住。

“我们该怎么办?”

徐姐惊慌地看向陆凝,却发现这个一直做出决策的人此刻捂着脑袋正在发抖。

头痛。

陆凝现在感觉好像是有一把勺子伸进了自己大脑中在胡乱搅动一般,眼前一阵阵发晕,她能够咬紧牙关不喊出来已经是极限了,根本无暇思考现下的状况。

可是……这是厉鬼攻击?

陆凝已经分不清是伤口恶化还是被攻击了,她很清楚约瑟夫的笔依然在自己怀里,如果镜子鬼以外的鬼能够攻击自己,是不是说明判断出了问题?

这个时候,她的胳膊忽然一紧,凌雁和邢叔一左一右架着她冲了出来,徐姐紧跟在后。而就在几人冲出红流沙圈子的瞬间,狂风大作,窗外隐隐有黑影晃动,周围的尸体更是如同丧尸出笼一般猛扑了上来!

“徐姐!带陆凝去地下室!”

凌雁抬手扯开了疼痛记忆,笔记本残页碎裂的同时,四周的恐怖怪象同时停顿了下来,凄厉的鬼哭从窗外,走廊,天花板等等任何可能的角落响起,一时间居然分不清到底是多少怨灵盘踞在此。

徐姐在这个喘息之机连拖带拽地带着陆凝冲上了二楼,凌雁一跃上前从洪泽豪手中抢回了八卦木剑,邢叔也架起了猎枪。

“啊咔。”

“我们走!”

枪声轰鸣,近距离猎枪开火的强大冲击力将一具尸体的头颅打得粉碎,随后,两人也夺门而逃,离开了这个危险的地方。

另一边,徐姐带着陆凝,按照之前大家说的方式打开了实验室通道之后,陆凝就昏迷过去了。徐姐扯了床单,裹上陆凝背着她慢慢下到了地下,直到进了那扇血浸木门后才稍微放松下来。

重新点亮蜡烛,徐姐仔细检查了一下周围。虽然实验室同样透着一股诡异的感觉,至少比起外面群魔乱舞的样子更给人一点安全感。她又看了看地上昏迷着的陆凝,现在陆凝脸色煞白,碰碰额头和手臂都是冰冷异常。徐姐仔细检查了一下陆凝的状态,发现她头上包扎的布早就被血和汗水浸透了。

“这么冷……还会出汗啊。”

徐姐自言自语着给自己壮胆,撕下一条床单,扶起陆凝打算给她拆开重新包扎一下,却发现陆凝的呼吸已经越发微弱了。

“喂,喂!别死啊!”

这一下徐姐可慌了神,连忙拆掉布,又把陆凝用床单裹好,可是除了这些之外她也一时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忽然,一个念头划过了她的脑海。

徐姐颤抖着伸出手,在陆凝怀里摸索了一下,将约瑟夫的笔掏了出来。

“我……我不想死……”

犹豫片刻之后,徐姐又把笔塞了回去。

“……可,可是你快死了,我等你死了再拿,也算对得起你……”

她犹豫了半天,来来回回拿出放回了好几次,最终下定了决心。

“抱歉,陆凝,我不想抢你的……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我只能为自己打算一些。”

疼痛记忆的持续时间很短,不过半个小时,被定住的厉鬼就再次悄然行动了起来。

凌雁和邢叔在黑暗中也不分方向,眼见天愈发黑了,两人只能尽量靠近,却不知道哪里才是合适安身的地方。

“喂!”

黑暗中,忽然传来一声呼唤。

凌雁下意识地回头用手机一照,马上看见了半张狰狞可怖的鬼脸。

瞬间,她就举起了木剑准备刺出,鬼脸人却连忙退了两步,大声说道:“别动手!我是俞止松啊!”

闻言凌雁微微一停,那边邢叔的手机也照了过来,光源稍微充足一点后两人才看见,眼前确实是俞止松——只是他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英俊帅气的脸,现在整个左半边都布满凸起的血管青筋,如同一只只蚯蚓攀附在脸上一般,最可怕的是那些凸起还在缓缓蠕动着,似乎是有什么活物在里面移动一般。

这反倒比刚才还吓人了。

“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凌雁急忙用木剑划了两下让俞止松离远点。

俞止松见状不由得苦笑,他另外半张脸还是正常的,不然恐怕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也不怪二人这样的反应。

“我让我的鬼附身了,现在我拥有了一部分厉鬼的力量,可以保护你们——陆凝呢?洪叔呢?他们去哪里了?”

邢叔摇了摇头,凌雁说:“我们失散了,现在你这个样子我们也信不过你……厉鬼附身难道没风险吗?”

“不附身我就死了……一言难尽,总之我们得赶快去找到其他人。现在我能看见鬼的位置了,我没法描述那种视觉。你们现在只能依靠我,晚上简直就是鬼的王国,你们再多跑一会说不定就会出事。”

“你……可信吗?”

凌雁依然很谨慎。

俞止松无奈,只好摊了摊手:“现在我的状态算是半人半鬼,你手里的木剑对我同样有效,如果你不放心可以监视着我。”

“……好,我们去实验室。”

时间不容拖延,凌雁也只好继续提起警惕,三个人在俞止松的指路中回到了主屋。

聚集在厅里的尸体已经都不见了,只有地上残留的血肉依然刺目。俞止松在前面照明,看到室内的景象也能想象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到什么地方去了?”

凌雁忍不住问道。

“我们都在等你,可是天都要黑了你也没回来,现在又变成了这副模样……”

“我去大棚那里了。”

俞止松苦笑了一声,照着楼梯往二楼走去,还不得不解释给凌雁和邢叔听。

“我被两只鬼追杀,虽然召唤的厉鬼可以应付一只,却没办法顾及我的安全了。就在我觉得要完了的时候,我的厉鬼给我传来了一个讯息……”

这只厉鬼可以和人类的灵魂相融合,从而将力量过渡到人体内。这样做自然是会有副作用,如果在一定时间内没有解除融合状态,厉鬼就能杀死俞止松的灵魂,占据他的躯壳。可是在当时的危机时刻,俞止松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们要活着回去。”

那不仅是前一天仅存的九人立下的约定,也是他在心里对那几个死去的兄弟许下的诺言。

就算是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密道再次被打开,三人小心翼翼地走向了实验室。

尽头门后的一点烛光带给了人些许安心的感觉,凌雁低声喊了一句:“陆凝,徐姐,我们来了。”随后推门而入。

最外面的房间地面上,一张床单盖住了一个人,这种把全身都遮住的方式让三个人都感到了一丝不妙。俞止松马上蹲下身将床单一掀,露出了下面仰躺着的七窍流血的尸体。

是徐姐。

“死了一会了。”

俞止松伸手试试尸体的皮肤,下了结论。凌雁和邢叔对视了一眼,马上冲进了里屋。

可是陆凝也不在里面。

“搞什么鬼!”

俞止松听见凌雁说陆凝也不在,顿时感到一阵头大,徐姐被杀说明这个地方也不安全了,可是陆凝怎么会跑了的?不管她现在脑子清醒不清醒,都应该还在这里啊。

“等下!这里好像有条讯息!”

把室内也点亮之后,凌雁忽然发现了中间仪式房间墙角下用那些材料写成的讯息。

【我已离开,此地不可久留——陆】

字迹慌张潦草,为了方便连自己笔画繁复的名都没来得及写,看上去是走得极为匆忙的样子。出于对陆凝一贯的信任,看到这行字的三个人都没多想,马上往门口跑了过去。

不幸的是,一团黑烟已经堵在了门口,黑雾鬼固然不敢靠近血浸木门,却能堵死这狭窄的通道。

“糟了!”

“闪开!”

一前一后两声大叫,俞止松已经被凌雁扳过肩头超过,木剑一晃就结结实实扎进了黑雾团中。这次倒是没有什么尖叫声,黑雾只是迅捷地瑟缩了一下,后退了一些,却依然堵死了道路。

“给我让开!”

凌雁脚步不停,又是几剑刺出,逼迫黑雾连连后退,居然硬生生凭借这股气势压着黑雾冲入了通道。俞止松和邢叔马上跟上,却不料就在此时,身后的烛火微光瞬间熄灭了。

“怎么回事!”

骤然失去光明,就算俞止松现在一只眼睛拥有鬼魂视觉依然陷入了片刻慌乱,反倒是邢叔这个老兵不慌不忙,猎枪一顶卡住了血浸木门,伸手按亮了手机电筒,为前面提供照明,可就在这时——

“隐身鬼!”

俞止松的吼声,在通道内回响着。

此时凌雁已经连环几剑刺得黑雾鬼退到了很远的地方,听见俞止松的吼声马上回头打算支援,俞止松见状连忙扑上去,一把按倒了凌雁,几缕黑烟从两人头顶上方穿过,差一点就捕捉到了凌雁。

哐!

血浸木门发出一声巨响,抵住门的邢叔被一股巨力撞飞,直直砸在了墙面上,顿时吐出两口血来。紧接着第二声巨响,血浸木门轰然碎裂,沉重的脚步自门内踏出,邢叔翻身就是一枪,扎扎实实在空气中用火焰和硝烟轰出了一个两米高的人形出来!

前后围堵!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钱包里&有二百

    另外,她身上的物品似乎并没有什么遗失,除了手机之外,衣兜里还装着自己的钱包和钥匙串,之前走过庭院的时候她悄悄检查了一下,钱包里有二百多元,银行卡,身份证,甚至还有张超市小票,此外还有一把美工刀。

    2021-11-03 06:06:09详情点赞(0)回复(0)
  • 己老婆&不是特

    张复远是个机械工程师,对于这些冷冰冰的铁家伙可以说比自己老婆还熟悉,因此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里地下的发电机组状况并不是特别好,大约有一半都有罢工的危险。

    2021-11-05 09:50:40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们&不觉得

    陆凝拿出那份小册子,翻开一页,展示给三人:“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这份手册是介绍背景资料的话,这么大段的关于藏品的叙述又是为了什么呢?”

    2021-11-04 11:12:50详情点赞(0)回复(0)
  • 身体不&的专家

    老人的名字是公孙佑,虽然看上去老其实今年只有五十六岁,身体不算特别好,在大学担任教授,古汉语方面的专家,头脑还是很清楚的。

    2021-11-04 06:42:16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册子&页。

    陆凝马上把东西拿出来,对着册子翻了翻,找到了那一页。

    2021-11-03 02:34:36详情点赞(0)回复(0)
  • 散也很&提醒马

    “花纹……这个东西难道还是个印章?”尹莲的思维发散也很快,被这么一提醒马上想到了,“总之先收好,陆凝你找到的就给你拿着,不管有没有用,总归介绍了说了镇邪,就当做保命的东西。”

    2021-11-05 03:59:33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