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7 地狱见

深渊归途:27 地狱见

陆凝的身体快吃不消了。这几天她基本上是连续遭遇重创,低烧还没好就得通宵,回去被白领被砸伤了头部,紧然后又是大雨汤面再加鬼魂的阴寒腐蚀,能撑到现在的但是一口不服气的气需要支持着自己行动。却在鬼魂轻意借助她后的策划杀掉两人后,陆凝这口气也快泄了。“我这几天她几乎是连续遭受重创,发烧还没好就要通宵,回来被白领砸伤了头部,紧接着又是大雨浇头加上鬼魂的阴寒侵蚀,能撑到现在还是一口不服的气支持着自己行动。。...

陆凝的身体快吃不消了。

这几天她几乎是连续遭受重创,发烧还没好就要通宵,回来被白领砸伤了头部,紧接着又是大雨浇头加上鬼魂的阴寒侵蚀,能撑到现在还是一口不服的气支持着自己行动。

然而在鬼魂轻易利用她之前的策划杀死两人之后,陆凝这口气也快泄了。

“我来看看。”

凌雁马上拉过陆凝的手,搭了一下她的脉搏,又伸手按了一下她的额头。

“心跳很快,太冷了我也感觉不出是不是发烧了,但是她现在这个状态肯定不能继续……”

“我能继续。”

陆凝喘着粗气,摸了摸头上,绷带上已经重新渗出了一丝血,脑袋上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不过这样的疼痛反倒让发昏的脑袋清醒了一点。

“情况不算坏……我们去那个房间……”

凌雁无奈,只好扶着她,五个人走上楼,来到了之前替身鬼钻进的房间里面。

这是一个单人间,只有一张单人床放在靠近窗户的位置。现在床柱上被绑上了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从窗户垂了下去。从窗口往下望,绳子正好垂到了地面上。

“它就是来布置绳索的?”

凌雁疑惑地继续检查屋子里其余的东西,但没有什么发现。

“替身鬼没有特别的移动能力,只能和人类一样靠绳索下楼……”陆凝走到了窗口,双手搭在窗台上往外面看了看,地上还留着一道明显是什么东西拖拽过的痕迹,有一两米的样子。

“拖拽痕迹……”

下方都是草地,这个距离是看不清脚印之类的东西的,却有一道明显的拖拽痕迹,这倒是十分古怪了。

“看来是替身鬼从这里跑了,然后俞止松追出去。”凌雁搜索无功,只能承认了这一点。

“……”

陆凝扶着窗台,慢慢坐倒在了地上。

“陆凝!”

离得最近的公孙佑连忙上前将陆凝搀扶了起来,就在这时,陆凝忽然发出了一声低笑。

“这是巧合,还是注定的事情呢?”

“噢!”

公孙佑发出一声痛呼,跌跌撞撞地后退了几步,撞上了衣柜才停下来。他的心口扎着一把匕首,整把没入,只留下一个握柄留在外面。

这下惊变,顿时让另外三人大惊,纷纷惊疑地看向了二人。此时的陆凝像是恢复了几分精神的样子,一只手靠着墙,支撑着自己慢慢站了起来,看向公孙佑的目光中满是寒意。

“你……”公孙佑抬起一只手指着陆凝,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我和你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你们总喜欢杀人之前玩弄一下人类,猫捉老鼠的游戏是不是很有趣?”

陆凝偏了偏头,语气已经变得有些疯狂了。

“然而我要杀人的话,就会立刻动手——布置也好,诱导也好,我从来不拖泥带水……门萨尔先生,你是不是很意外呢?”

听见这个名字,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了公孙佑身上。

“看来是我大意了啊。”

公孙佑忽然神色一变,也不再是那吓得发抖又被扎了一刀的濒死样子了,重新站稳了身子,脸上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不过你还真是敢下手啊,就算是从最开始和你一起搜索的朋友也毫不迟疑。”

“我要是不下手,恐怕就没机会了吧,等你们下一次制造契机让我们分开的时候,公孙佑就会永远消失,顺便附赠一个某只鬼已经动手杀过人的假消息……你们是这么计划的,对吧?”

“说是计划,还是顺势而为呢?”替身鬼摊了摊手,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事实上我们玩得很开心,也没有刻意做什么计划吧。不然也不至于会被你扎上这一刀,不是吗?”

“我说了会送你下地狱的。”

“那您的执着真是令人敬佩。”替身鬼一点都没有被揪出来的失败神色,反倒是饶有兴致地拨弄了一下心口的匕首,“这个东西,确实只能封印我一段时间,但是我的杀人名额已经满了,你杀了我也没什么用。”

“没用吗?”

陆凝笑了。

“你是唯一一个负责设计杀人的鬼,少了你,剩下的鬼真的能协力合作吗?”

“……啊,大概不能了吧。”替身鬼用一种假得不能再假的遗憾语调,回应了陆凝的话。

“可是你们所谓一同生还的目标,也不过是个笑话了吧。剩下的时间,几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陆凝沉默了。

“说到底,这样费尽心机将我找出来,其实应该更早做到才对,你……大概已经找到了那个方法?”替身鬼淡笑着,伸出手指向了陆凝紧握着的左手。

“……我早该发现的。”

陆凝走向替身鬼,站在它的面前。

那个曾经慈祥和蔼的老人,如今已经被鬼替换了内在。

但是,老人残留的话语,还留在陆凝手中。

她张开手,将一张已经有些发皱的纸条亮出,那上面用极为豪放的字体,写着一行遗言:

【老头子在地狱等你下来!】

“公孙爷爷这么信任我,我当然不会让他失望。”

替身鬼听到这句话,挑起一个诡异的笑容,随后身体凝立不动了。

陆凝垂下手,转过头看向屋子里的三个人,脸上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

“他们都不在了。”

而今夜还会有人死去。

倒计时走到了十四个小时。

新鬼两只,隐形鬼,黑雾,以及镜子鬼尚未动手。

外面已经开始黑了下来,桌上明晃晃的几根蜡烛是这个环境下仅有的光亮。虽然每个人的手机都能够照明,可手电筒的光还不如蜡烛的光亮更能带给人安全感。

俞止松和洪泽豪两人依然不知所踪,下午的时间四个人也在周围寻找过,却并没能找到他们。

持有八卦木剑和招灵目录的两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但如此长时间不露面就让人感到十分不安了。现在陆凝手里能顶用的道具也没有几种,鬼魂没有攻击大概也是没找到机会。

“我们还去找他们吗?”

凌雁总是有点担心,现在外面环境还不是那么暗,再过一个小时天就完全黑下来,那就更没机会了。

“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

徐姐的声音闷闷的,不时吸一下鼻子。室内的严寒虽然散去一些,却依然宛如冬日,逐渐有人开始出现了感冒的症状。

就在这时,窗户方向突然传来一声轻响。

一扇原本关闭的窗户忽然打开,外面的风雨立刻吹了进来,连桌上的蜡烛都灭掉了一根。

“怎么回事?”

凌雁立刻站了起来,马上被身旁的陆凝按住了手不让她过去。

“窗户都是锁住的,没道理忽然打开……”

那边邢叔马上拿起一根蜡烛插在腐朽之手上,一瞬间火光就变成了蓝色。

“果然……”

陆凝叉着双手,目光凝视在烛火上,不慌不忙。

“替身鬼已经找到能够代替自己给镜子鬼制造杀机的帮手了,所以才直接决定动手杀人。”

哐!

第二扇窗户打开,正好开在陆凝身后。

“让我猜猜看……新诞生的鬼能力不是真正随机的吧,而是和死者有些关系?”

第三扇窗户继续被打开。

“第一个人是黑雾,意图是保护自己,方敏对应墙壁鬼,杨娜对应影子鬼,不过我和这几个人不太熟悉,也就不清楚性格爱好什么的……但是史松和庞玲玲我还算是比较了解的。”

从第一天进入主屋时,庞玲玲就表现出了对屋子里的陈设风格强烈的兴趣,尽管后来压抑住了,陆凝却依然记得。

“所以你是能操作屋子里的事物?还是说……能够操纵死物?”

此时,所有的窗户都已经打开了,寒风灌入室内,却在逼近桌前几个人身体前停歇了。

“你没办法杀人。”

陆凝说道。

一圈红流沙,将四个人围住,划定了圈内圈外的两个世界。

鬼无法踏足红流沙上,不光是地面,包括上方的一定区域内对于厉鬼来说都是绝对的禁区。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这只鬼只能在屋子里作妖,却拿现在聚集在大厅当中的四个人无可奈何。

这点红流沙也耗光了最后的存货,理论上铺开一个能够让人站立的面才是最保险的,不过之前也说了根本没有这么多红流沙来挥霍,陆凝也仅仅将这个作为最后的修整手段来使用了。

就在这时,门外出现了人影。

那并非是大家等候的二人,而是一群浑身湿淋淋的人。一道雷鸣闪过,隐约照亮了前面几个熟悉的面容。

张复远,暴发户,乐队二人,染发男人……

死者,带着死亡时候的样子,僵硬地向大厅中走来。除了几个连尸体都不见的人以外,包括尹莲,包括史松和庞玲玲这两个应该已经化为厉鬼的人,所有人手上,身上都挂着镜子,慢慢向长桌靠近。

哪怕经过了这么多天厉鬼的惊吓,眼前的景色依然令人感到惊骇莫名。

“别动!它们无法靠近我们!”陆凝厉声大喝,制止了已经想要逃跑的徐姐。

“它想要利用这些尸体。”

凌雁有些厌恶地看了一眼几个被隐身鬼制造出来的尸体,四肢折断的它们走动时步伐扭曲滑稽,有的甚至是连滚带爬地往前“走”着,这样侮辱死者的行为简直令人无法忍受。

然而,在这些尸体之后走进来的最后一具尸体,才是真正的杀招。

洪泽豪魁梧的身体出现在了门外,他手里还抓着木剑,怒目圆睁,躯体上穿刺着七八根铁管,血水顺着铁管还在慢慢往下流动,显然是刚刚死去不久的样子。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好,若&。

    不同于一楼的亮堂,三楼的壁灯灯光昏暗泛黄,现在这个时间窗外有光线照入还算好,若是晚上可视度恐怕相当糟糕。

    2021-11-04 01:45: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具灵性&会时展

    唐元桢先生在年近四十的时候得到的收藏品,相传是某个历史悠久的部落用于祈雨祭祀的仪式用品,颇具灵性,有镇邪之能,曾经在两次唐氏族会时展出。

    2021-11-05 03:59:45详情点赞(0)回复(0)
  • &然我也

    “啊,老先生也许不知道,上面是拉丁语,这是《门萨尔手稿》的原稿,当然我也不知道这人是谁,只是这个东西也在收藏品之中。”

    2021-11-05 05:15:0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掂,&你看看

    “是纯度很高的金子。”公孙佑掂了掂,递给尹莲,“你看看这个下面。”

    2021-11-05 12:54:3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声:&还机遇

    公孙佑摸了摸胡子,咳嗽了一声:“且不说鬼怪一说是否是真实,既有三鬼七日的规矩,也有生还机遇,只要躲避得当,应当无虞。”

    2021-11-06 02:51:12详情点赞(0)回复(0)
  • 稿也仅&示过一

    唐元桢先生宣称自己已经解读了这份手稿,但其中记载的东西太过危险,他欲将其永久封存,手稿也仅仅作为藏品展示过一次,也许至今仍有人在渴望着其中的知识。”

    2021-11-05 07:48: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头脑

    老人的名字是公孙佑,虽然看上去老其实今年只有五十六岁,身体不算特别好,在大学担任教授,古汉语方面的专家,头脑还是很清楚的。

    2021-11-03 10:03: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