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6 无力的证明

深渊归途:26 无力的证明

的话非要通过自我直接评价的话,陆凝是那种力求一击必中而做下一大堆准备工作的那种人,这是她自己的看法。在她的性格中,好像就不存在着对于不确认性的厌恶。这并不代表中国陆凝就会冒险的或是通过类似于于赌搏的尝试了,却很大影响着她对于行动的选择。“我明白了了。”她不“我明白了。”。...

如果非要进行自我评价的话,陆凝就是那种务求一击必中而做下一大堆准备工作的那种人,这是她自己的看法。在她的性格中,似乎就存在着对于不确定性的厌恶。这并不代表陆凝就不会冒险或者进行类似于赌博的尝试了,却影响着她对于行动的选择。

“我明白了。”

她不知道自己和大家哪一个才是能够让更多人活下来的做法,不过她不会抓着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不放。

“今天上午鬼魂的攻击也不过是试探而已,如果我没有猜错,它们也在等着最后两个同伴,然后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它们也会谋略?”

“它们一直都在算计我们,从一开始替身鬼做局,到利用公布给我们的信息展开离间。毫无疑问鬼是知道我们的进度的,不然每次的信息也不会显得那样‘恰到好处’地引起混乱。”

陆凝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巧克力棒,剥开送入口中。时间逐渐接近中午,她现在又冷又饿,湿透的衣服黏在身上也让人感到极为不适。

但是还有二十个小时……

“我们还要为晚上做准备,记住,如果觉得危险,就去实验室,那里的门至少能提供一点抵抗力……不过,实验室只有一条路,要进去就做好心理准备。”

“放心吧,没人睡得着。”俞止松开了个玩笑,也拿出了吃的。

众人一早就在兜里准备了应急的食物,这一天估计都要这么过去了。陆凝慢慢吃着东西,心里也在分析鬼们的行动表现。

上午的行动不是没有破绽的,哪怕有一两人被杀陆凝也不会奇怪,然而九个人居然什么事都没有,这样的有惊无险却无法让人笑出来。

“它们想在晚上展开杀戮?”

往最坏的情况猜想,厉鬼们不过是要玩弄人类而已,那么在时间到来之前将众人的希望夺走也比较合理。然而陆凝下意识地觉得,这么想也不对。

那个替身鬼……很有问题。

它撒了很多一戳就破的谎言,可以说从头到尾都是胡说八道,可这其中如果夹杂了一两件事实,可就让人完全放不下心了。

一头雾水。

————————

午后。

九个人围坐在桌前,不敢离开半步。随着腐朽之手上的火焰跳转成了蓝色,所有人的精神都立刻提了起来。

俞止松迅速召来了自己的厉鬼,空气中顿时阴寒密布,令人忍不住打起了寒战。一团阴影忽然从桌子下方钻出,同时,天花板上也开始有黑雾开始向下渗透。

全面进攻!

“挡住它!”

即将弹射而出的黑影被什么东西拦截在了半空,第一轮杀机被迅速阻止,但紧接着,墙壁就开始缓慢地蠕动起来,地板上也响起了有人踏足的响动。

“它们都来了!”

洪泽豪大喊起来。

“它们在掩护两个新鬼的攻击,马上逃离!”

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并不是太好的主意,提供给鬼多种选择只不过是增加死亡率而已,但另一方面,也只有这样持有藏品的人们才能互相照应过来了。

新鬼……史松和庞玲玲的死亡时间几乎就是前后脚,现在这一次攻击可以说是鬼最强势的一次突袭了,四只鬼同时出现这样的阵容至今为止也是第一次。

陆凝飞速逃出了主屋,可是这时她忽然发现大家跑的方向并不一致。

“等等!他们人呢?”

只有凌雁和邢叔追着跑了出来,其余人居然还留在屋子里!

“俞止松上楼了,洪叔好像往后院跑了……”凌雁回头匆匆瞥了一眼,“没时间说这个了!影子鬼出来了!”

“它不是关键问题——”

就在此时,陆凝忽然看见朦胧的雨幕中,一个人影站在远处,一手插兜,一手抬起来,冲着自己挥动了几下。

“谁!”

“替身鬼!”

凌雁和陆凝一前一后喊了出来,那影子太过模糊不清,但现在还能在外面优哉游哉转悠的还能有谁?

“追上去!”

三人毫不犹豫地向人影冲了上去。人影也似乎是故意挑逗一般,一看有人追来马上转身就跑,三两下跑出了山庄建筑的范围,冲进了丛林。

“还追吗?”凌雁脚步微微一顿。

“我们身上的东西足够杀了它!追!”陆凝脚步不停,手腕却马上被人抓住。

是邢叔。

“邢叔!替身鬼落单的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如果不趁着现在……”

邢叔赶紧放开手,双手比比划划,旁边凌雁马上翻译道:“逢林莫入,当心有诈。”

陆凝有些不甘心地看了森林里一眼,那个人影依旧影影绰绰站在略微能让人看清楚的地方,仿佛就是在引诱她冲进去。

“……你们说得对。”陆凝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忽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看看身后,哪里还有影子鬼追来?四周除了雨水之外简直是一片祥和。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不好,我们先回去!”

然而多数情况下,这样赶回的人都会发现,一切都太晚了。

只是刚刚接近大门,三人就看见情侣中的女性失魂落魄地跪坐在门口,腐朽之手已经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而女人脸上的神色则是呆滞而绝望的,哪怕有人回来都没任何反应。

“徐姐,他们人呢?出什么事了?”凌雁蹲下来轻声安抚。

“他……他……戴上了面具,然后就被……抓走了。”

女人断断续续说了几个字,脑袋缓缓转向了陆凝,露出一个惨笑:“明明都坚持到最后一天了啊,明明我们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为什么还是会死人?为什么会是他啊?”

“因为他要救你。”

陆凝的声音有些僵硬。

“戴上面具在近距离被发现会引来很大的仇恨,如果只有一只鬼的话,他就能保证你的安全。”

女人听了这话,忽然放声大哭。

“你如果不希望他白白死去,就告诉我们抓走他的是哪只鬼。”

尽管知道现在这么问有些不合时宜,但陆凝知道没时间了。

“墙,墙里的……”

“好的,请振作起来,不然他舍下性命来救你就没有意义了。”

陆凝目光一扫,刚刚多只鬼出现让屋子里的温度降低到了刺骨的程度,现在依然没有好转,她赶紧和凌雁合力拉起了徐姐,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一声跌倒的声音。

公孙佑的半个身子上都溅满了鲜血,苍老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一点血色,狼狈地趴在二楼和一楼楼梯中间,颤抖着伸出手对楼下的众人喊道:“那,那个小伙子,被影子杀了!被杀了!”

张复远的最后一个徒弟,似乎也终归没能逃过这一番死劫。

“其他人呢?”

“我,我就看见小俞,追着一个方向,说看见替身鬼,要抓回来……”

公孙佑颤颤巍巍地指着二楼,邢叔走上楼将老人扶了下来,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陆凝看了看那个方向,心里微微一动。

“俞止松看见替身鬼?”

“他,他是这么喊的。”

的确,如果是说要对付替身鬼接触即杀人的方法,除了用疼痛记忆定身以外,招灵目录也是一种不进行接触便能实施抓捕的方法,这个问题大家昨晚也讨论过了。

“那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凌雁提出了这个问题。

陆凝握紧拳头狠狠砸了一下桌子:“新鬼,新鬼也是有实体的……我们昨晚的讨论被听见了,它们反利用了我们!”

“反利用?”

“利用我们追杀替身鬼的急迫感,在关键时刻拆开我们,之后动手杀人!”

陆凝抬头看了一圈周围,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我们是在鬼的监控之下的,镜子鬼……可以知道我们这边发生了什么!所以它随时跟着我们,不光是准备下杀手,还有传递消息!”

“那我们还有什么胜算?”徐姐呆呆地接了一句,“信息不对等……我们还有什么挣扎的可能?”

“有……二楼,摄影机。”陆凝咬了咬牙,往楼上走去,“我给摄影机设置了定时录制,如果不启动过去拍摄模式,它也能按照正常方法进行摄像,现在我们就去看看那段走廊中的替身鬼到底是不是真的!”

过去摄影机以正常方式摄像的消耗还是比较低的,陆凝此前已经重新设置了一遍摄影时间,此前一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都有记录。

洪泽豪和俞止松不知去向,五个人将摄影机拿到了楼下开始先行查看起来。

摄影机的小回放窗不大,除了凌雁要防范鬼魂偷袭站在旁边以外,其余四个则调整到了鬼魂攻击的时间开始回放走廊上的经过。

尽管光线昏暗,可也许是因为能拍摄鬼魂的缘故,摄影机中的图像十分清晰。

首先出现的,就是一个穿着整齐的人影,身材不胖不瘦,走路姿势十分放松,只有一个背影。但就算是一个背影,大家也能认出这是医生来。

“真的是替身鬼……”

“不,我们还要看正脸。”陆凝调整了一下放映进度,此时众人应该还在楼下大厅里,医生走到了二楼走廊靠近大厅楼梯一点的地方,比划了一个手势,然后就钻进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

没过一分钟,医生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这次走到了二楼栏杆处向大厅稍稍探了个头,又转身钻回了房间。紧接着俞止松向着走廊里冲了过来,身边跟着一个清晰可见的不明团块,大概是没有想到鬼会躲人,俞止松直接跑向了摄影机镜头,替身鬼等到俞止松跑过之后才从房间里钻出来,绕过走廊的拐角不见了。

随即,大概是发现自己追踪不对,俞止松又跑了回来,正好此时医生再次从走廊那一端露头,发现了俞止松之后马上往直前躲藏的房间里一钻,俞止松也追了进去。

“……我们去看看那个房间。”

陆凝站起身来,忽然眼前一花,脚步一绊,踉跄了一下,幸好身边的人围得紧才没让她跌倒。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将金像&除了有

    这时候也没人在乎这东西是不是什么古董文物了,打开盒子就将金像取了出来。应该说不愧是黄金吗,手感沉甸甸的,而且除了有点黯淡以外一点锈迹都没有。

    2021-11-04 09:47: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孙佑则&。”

    史松就选了书桌后面的书架,而公孙佑则走向了靠墙的一排书架,还呵呵笑着:“别的可能帮不上忙,但是我这半辈子都和书打交道,就多看点东西吧。”

    2021-11-06 03:31:37详情点赞(0)回复(0)
  • 着册子&翻了翻

    陆凝马上把东西拿出来,对着册子翻了翻,找到了那一页。

    2021-11-06 11:36:2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