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3 告别

深渊归途:23 告别

“更本不需杀替身鬼,就有一个人能活下去……这件事仅有你我明白。”尹莲悠悠然望着雨景,语气轻缓,却让陆凝感觉头更痛了。“我替你刻意隐瞒到现在的,是因为而如今是在容不下更多人的信任危机了。你也更本没想瞒着我,是想我帮你这个忙,对吗?”“……我想活“我替你隐瞒到现在,是因为如今是在容不下更多的信任危机了。你也根本没想瞒着我,就是想要我帮你这个忙,对吗?”。...

“根本不需要杀替身鬼,就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尹莲悠悠然看着雨景,语气轻缓,却让陆凝感觉头更痛了。

“我替你隐瞒到现在,是因为如今是在容不下更多的信任危机了。你也根本没想瞒着我,就是想要我帮你这个忙,对吗?”

“……我想活下来,我以为你能理解。”陆凝露出了一丝恳求的神色。

“活着,并不是剥夺他人性命的借口,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肯定会阻止你。”尹莲转过身,盯住了陆凝的眼睛。

“可就是因为我这个冒险的举动,才有了这个活着的可能!五天变鬼规则我就是在赌!而活下来就是我赌赢的奖励——”

“你活下来是因为约瑟夫的笔。”尹莲打断了陆凝的话。

“你……知道了?”

“我不想说是因为这对别人来说都是废话,你们在地下室找到的尸体是唐月馨的,没错吧。”

陆凝后退了两步。

“都是猜的,看来我猜对了。”尹莲摇了摇头,“那么三只鬼的情况大致也弄明白了,隐身鬼是阿林,或者随便哪个重要的鬼仆,镜子鬼是唐月馨,替身鬼就是门萨尔吞噬了唐元桢以及许多无辜者灵魂组成的复合体。”

“这都是我在后来才知道的。”陆凝冷静了下来。

“当然,这些都是当时我们没能接触到的情报。但你早在第二天史松死亡前,就从日记中找出了线索,判断出了五天变鬼的规则……是吗?”

“还真的不是。”陆凝笑了起来,“尹莲姐,这可能是我唯一走在你前面的地方了,五天规则就是我猜的。”

“猜的?”

“啊……我在第一天看到杀人规则的时候,就思考了这个问题……我要怎么设计才能让所有人全部死去呢?”

尹莲皱了皱眉。

“九个名额,或者最后三天均分,或者最后两天三六分配,我都能找出一个说法来让鬼杀死所有人,二者之中我选了后面一个,毕竟看起来更加合理一点。毕竟我习惯去考虑最糟糕的可能性。”

“原来如此,所以这就是……”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抢在鬼之前杀掉一个人的原因。”

陆凝的语气一转。

“如果动手的不是鬼,而是人的话,是不是就不会转化出鬼呢?这只是一半对一半的可能,可是既然有了一半的机会,那为什么不去试试?毕竟不可能变得更糟不是吗?”

“……你,并不是一个幸福的人。”尹莲感慨了一句。

陆凝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为什么提起这件事,但还是马上说:“不,那天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没必要在那种事情上骗人……”

“我没有说你骗人啊,陆凝。”尹莲摆了摆手,示意让自己说话,“你的思维方式,你对于死者的平静,还有现在对于杀人这种事满不在乎的心态,都说明你原本并非自己所记忆那样幸福的。也许你没有撒谎,可是你也说过你的记忆有很多空白……”

“我……”

“啊,我早就有些疑惑了。不过环境并不是决定人的唯一一个因素啊,陆凝,你至少要先找到自己是什么人吧。”

陆凝沉默了。

“无论如何,被你杀死的人已经死了,我没有任何资格要求你偿命,但我不觉得人应该白死。”

“……我没有选择,那是一瞬间的决定。”陆凝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消失了,“他是个内奸,我必须阻止‘鬼’来杀掉人,既然出现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内奸?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去拿药的时候已经拿到安眠药了吧,后来呢?”

陆凝按了按自己的头,轻笑道:“那天晚上我的确烧昏了头,唯一的想法就是在鬼袭击的时候抢先下手,顺便摸清鬼的底细,所以在饭菜里下了点安眠药……不过我还是觉得自己哪里没想对,在大家都睡着了之后有些犹豫的,离开椅子之后只是蹲在黑暗的地方,难以抉择。”

“哦?”

“但是那个人没有睡熟……那个暴发户。连换班的人都不知不觉睡下了,他却偷偷拿出手机来开始拍摄蜡烛周围能看清脸的人,也就在那个时候,火焰变成了蓝色。”

当时陆凝脑子昏昏沉沉,只是下意识地觉得不对劲,便偷偷从背后接近了暴发户的时候,正好看见了手机开着摄像模式,火光中的熟睡者在镜头里做出了现实中根本没有的动作。

接着,仿佛是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动作一般,陆凝飞快伸出手握住了手机的摄像头,另一只手则捏紧早就准备好的美工刀,抵住了暴发户的脖子狠狠划了下去。

杀人条件被破坏,镜子鬼也没办法杀人了,可陆凝当时也没办法从这点东西里判断出鬼的杀人手段,以为鬼就在手机里,偷偷把暴发户的手机破坏了之后就跑回了自己座位上。她身上还是血衣,沾上新的也看不出来,只是还得盖上尹莲的西装,新鲜的血液自然不免沾了上去,而这也就只有之后换衣服的尹莲知道了。

“结果第二天清晨,镜子鬼就跑到我的房间来蹲着了,尹莲姐,你是被我害死的。”陆凝一口气说完了事情的经过,脸上是止不住的懊悔。

和别人都好说,唯独面对尹莲……她不知道怎么向本人说这种事情。

“那,就救一个人吧。”

在一阵沉默之后,尹莲说道。

陆凝愣了一下。

“除了你自己之外,再去救一个人吧,不光想让自己活着,也试试帮别人活下来。”尹莲脸上没有任何怨恨的表情,反而露出了微笑。

“你能原谅我吗?”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夺走他人生命依然是错的,你是这样,你们审判小邓同样如此。对错好坏是你自己作出的衡量判断。所以不是我原谅你,而是你肯不肯原谅自己。”

“呃……”

“他们应该死吗?应该,因为会造成更大的伤亡,然而这个判断只是你我基于自身利益所做出来的,而我的死亡也不过是个偶然。陆凝,既然觉得是个错误,就去弥补——”

话说到一半,尹莲的脸色忽然一变,身体也慢慢跪倒在地。

陆凝神色慌乱地冲了过来,扶住了尹莲。

两人都知道神鸟之血的时间快到了。

“为什么这么快?这……才不到一个小时……”

“复活啊……本来就是非常奢侈的事情……我居然能体会一次,也真是奇妙呢……”尹莲扭过头,看着窗外的雨景。

那也许是虚假的,却是她能看到的最后的自然景象。

“若是,这种游戏还要继续的话……”尹莲艰难地抬起手,落在了陆凝头上,却已经无力移动了。

“继续?”陆凝微微一顿。

“……把我说的那些东西先忘掉,努力活着,坚持你原来的想法,陆凝。”

话说到这里,尹莲的声音已经越发小了,陆凝凑到尹莲嘴边,才能听见她说出的最后几个字。

“我们,甚至可能来自不同世界,所以,认识你,真是很幸运啊。”

手臂,垂落了下来。

正如唐元桢最终在日记里总结的那样。

【那鏡花水月般的復活,終歸留下一場幸福的虛夢,而夢醒之後,留在心中的,不過是逝者已矣的事實而已。】

大厅中的人们,看到只有陆凝一个人走回来,多半都猜到发生了什么。

“都结束了?”凌雁问。

陆凝慢慢走下来,点了点头。尹莲的尸体被留在了那个阳台上,如果她喜欢外面的景色,也只有那里是最适合的地方了吧。

“和大家说一个消息。”

陆凝拉开长桌主位的椅子,坐下,双手交叉,放在桌上。

此时邢叔和俞止松也已经回到了大厅中,除医生以外,九人齐聚。

“我们现在有一个必定生还的名额,但是我们能做到更多。”陆凝慢慢从身上将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排列在桌子上。

无之容貌,瓶中信,祭礼匕首,约瑟夫的笔。

她的举动之后,其余人也取出了自己身上的东西。

俞止松的招灵目录和清正丹。

洪泽豪手里的八卦木剑。

邢叔手中的红流沙。

凌雁手中的疼痛记忆。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二楼的过去摄影机,已经烙印在身上可至今没有发挥过几次作用的祈祷金像烙印,以及没有太大作用的腐朽之手。

“我们不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尤其是现在。”陆凝将瓶中信划到了一边,“首先,我们需要验证一下替身鬼是否真的是医生,然后找机会用祭礼匕首结果了他。黑色环境不利于镜鬼作案,集体行动需要携带有战斗力的东西,八卦木剑的使用者以外,全员服用清正丹。”

没有意见。

“邢叔的红流沙不适合在宽阔空间使用,我们选择一楼走廊,在那里划分隔离带,目的是逼迫鬼魂在追击的时候绕路,而不是自保。因为流沙数量有限,请洪叔和邢叔仔细研究一下要画在哪里。”

洪泽豪和邢叔点点头。

“无之容貌能够避开鬼,但距离太近会被发现,我们需要一个人随时注意鬼的动向,想办法通知到每个人……”

“我们两个吧。”情侣男沙哑着嗓子,旁边女人也点了点头。

“疼痛记忆还是交给凌雁姐,在必要的情况下使用,可以稍微阻止鬼魂的追击脚步。”

凌雁表示没有问题。

“最后,俞止松,如果明天我们能撑过前四个小时,你立即使用招灵目录,一会我们去楼上找到咒文交给你。”

俞止松一愣,随后一拍桌子:“没问题!”

“最后……也是我们的杀手锏。”陆凝举起了约瑟夫的笔。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