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首页 > 资讯>21 在暴雨中

深渊归途:21 在暴雨中

陆凝这副样子把凌雁吓了一跳,可房间里并也没什么能可以用来治疗伤口的药物,没办法用床单简单帮她伤口包扎了一下迅速止血了事。饶是如此,凌雁依旧有些忧虑。“按道理伤口包扎用的布所以彻底清洁过才好,现在的匆忙之下拿这个迅速止血,以后不明白会会被感染……”陆凝又是头痛又是好气“按道理包扎用的布应该清洁过才好,现在仓促之下拿这个止血,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感染……”。...

陆凝这副样子把凌雁吓了一跳,可房间里并没有什么能够用来治疗伤口的药物,只能用床单简单帮她包扎了一下止血了事。饶是如此,凌雁依然有些担忧。

“按道理包扎用的布应该清洁过才好,现在仓促之下拿这个止血,以后不知道会不会感染……”

陆凝又是头疼又是好笑:“凌雁姐,我们就剩下一天多一点了,把现在熬过去才是正道。”

“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这是被人袭击了?”

“那个白领男人,不过他已经死了。”陆凝轻描淡写地揭过了这个话题,“但是我需要休息,现在隐形鬼杀过人了,别的鬼还不清楚,凌雁姐……能不能……”

“你先睡吧,屋子里只有尹莲的尸体,想来你也不会介意,我守着门。”凌雁点点头。

陆凝想了想,还是把腰间的匕首解下递给了凌雁:“如果有人要强行闯入,你需要武器,很可能是替身鬼。”

“知道了。”凌雁接过匕首,反握在手中,“等你醒了就还你。”

一切交代停当,陆凝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了屋子里没有放尸体的那张床前,看了一眼另外一张床。

白色的床单将床上的人完全盖住,脖子的地方还渗出了一层已经凝固的血液痕迹,尹莲……她的死亡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又仿佛只在昨日。

“我好累啊,尹莲姐。”

陆凝低声呢喃着,靠在了枕头上,慢慢合拢了眼睛。

暴雨,偶尔有闪电划过天际。狼狈逃窜的人们依然在为活着不断奔跑着。魏伯勇和两名情侣已经躲进了园丁小屋中,也看到了两间起居室内如同恐怖片现场一样的场景。

然而在真正经历了恐怖的五天多的三人眼中,这已经构不成什么惊吓了。

“这里……安全吗?”情侣当中的男人有些颤抖地问。

“我怎么知道?”魏伯勇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老子这辈子从来没跑得这么快过,这要是还能被追上老子认了好吗?”

“勇哥……”

“你一个大老爷们吞吞吐吐的干啥?”魏伯勇虽然累坏了,吼起来依然中气十足,“男人要干什么就果断点!你老婆还需要你保护呢!”

“勇哥,我,我们还没领证……”男人尴尬地挠了挠头。

“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魏伯勇眼睛一瞪,转向女人,“妹子,跟勇哥说,喜欢他吗?”

“喜欢……”女人虽然声音小,回答得却毫不犹豫。

“你小子听见了没?我勇哥手下的小弟,要是连喜欢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就别说是跟我混的!”

“怎,怎么突然说这个啊,勇哥……”男人有点慌。

“日!你脑子里头都是浆糊吗?这摆明了要把我们赶尽杀绝的规则,我们不拼上点什么哪可能活下来?”魏伯勇眼睛一斜,忽然舔了舔嘴唇,阴森森地说道,“我告诉你,之前有临阵脱逃的叛徒,都给老子剁了两根手指头扔河里了,你要是也敢那样,老子废了你!”

男人慌忙摇头:“不,怎么会!勇哥,我绝对不会逃……”

这个“逃”字刚张开嘴,男人就瞪大了眼睛,惊恐地拉着女人后退了一步。魏伯勇反应也是快,手往地上一撑,马上滚到了一边。

木头结构的房顶上开始渗出一缕缕黑烟,速度很快,此时已经在魏伯勇身后形成了大半个黑雾构成的躯体了。

“跑啊!”

魏伯勇随手抄起一条折櫈扔向了黑雾,连滚带爬地冲向了门口,一扭头却发现情侣二人已经被黑雾堵在了屋子里面,两人浑身发抖地抱在一起,已经吓得脚都软了。

“该死的!!”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魏伯勇忽然转身冲了回去,扑向放在小屋厅里的那具尸体。这个行动也立刻引起了黑雾的注意,他马上扭转方向,移动向了魏伯勇。

“哈哈!老子就知道你生前是个胆小鬼!死了也是一个德行!想杀老子?我先把你挫骨扬灰!”

魏伯勇发出了张狂的笑声,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打火机,伸手点燃了裹着尸体的床单。说来也奇怪,外面暴雨倾盆,屋子里却异常干燥,而经过了这些天尸体身上的水分也似乎被抽离了不少,魏伯勇这一下居然点起了一蓬火焰。

黑雾猛扑了过去,魏伯勇一个翻身闪开,直接把打火机砸向了尸体,只是这室内空间太小,他已经躲不开第二下了。

“勇哥!”

男人慌了,四下寻找却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而魏伯勇已经被黑雾抓住,无数黑烟将他向黑雾内按入,如同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魏伯勇此时也是凶性大起,还在怒吼着:“怕什么!怕也要死!给老子烧!老子要跟它同归于尽!”

哗!

男人回过头,看到女人泪流满面地将墙角的一个油桶踢翻在地,里面发出了液体晃动的声音。

魏伯勇此时还有半个身子在外面,看见那个油桶顿时大笑:“哈哈哈妹子干的好!孙贼!今天有勇哥赔你一起下地狱,便宜你了!啊哈哈哈哈哈!”

尸体上的火焰已经有了些熄灭的趋势,男人颤抖着拎起了油桶,拧开盖子,一股浓烈的汽油味从里面冲了出来,女人也跑了过来,两人一同扶住了油桶底部,冲向了尸体方向。

“勇哥!走好!”

园丁小屋的窗口,映出了明亮的火光,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两个人影从屋中冲出。火焰吞噬着木制结构,却始终没能冲出屋外,只有一股股黑烟从门窗缝隙中冒出,在空中慢慢聚集成了一团。

一道闪电照亮了天空,随即而来的隆隆雷声将陆凝从梦中惊醒。

室内一片昏暗,不过白天的亮度还算是有一点的,陆凝马上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人。

洪泽豪。

此刻凌雁和洪泽豪似乎发生了一点争执,洪泽豪觉得陆凝十分危险想要带凌雁离开,而凌雁自然是不想走的,两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都在想办法说服对方。

听了两分钟,陆凝慢慢坐了起来,轻咳一声说道:“不要吵了。”

洪泽豪瞪了一眼陆凝:“你的身份还不清楚呢!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从昨晚开始我和凌雁姐一直在一起,替身鬼根本没有对我们出手的机会。”陆凝微微一笑,“反过来,洪叔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安全我们可无法保证。”

“够了!”凌雁忽然一抬手,阻止了两人接着说下去,“我相信你们两个人,所以请不要在这里吵架了!我们现在复活尹莲,把这些混乱全都搞清楚吧!”

“复活她就能全都弄明白?”洪泽豪表示怀疑,“我不否认她很聪明,但是过去了这么多天了,你们还打算让她分析自己都不知道的变化吗?”

“神鸟之血是我们找到的,我们有使用的资格。”陆凝爬下床,伸出手。凌雁从柜子里将装着血的细颈瓶拿出来交给了陆凝,两人走到了尹莲尸体的床前。

床单被拉开,尹莲依然躺在那里,如果忽略颈部的伤口,就如同还在熟睡一般。

陆凝捧起瓶子,拧开了瓶塞,慢慢倾斜——

红色的血液落在皮肤上,马上如同有生命一般晕染开来,渗透进了皮肤内部。尹莲原本因为死亡而发青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略微有些好转起来。见神鸟之血真的有用,陆凝也不再吝惜,顺着身体将一瓶血都倒在了尹莲身上。

接着,就是仿佛奇迹一般的场景。

被割裂开来的巨大伤口缓缓合拢,复原,连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死亡的颜色也渐渐褪去,显露出苍白的肤色,最后,在陆凝无比期盼的目光之中,尹莲的胸口发出了一丝颤动。

“尹莲姐!”

床上的人睁开了双眼,片刻之后目光汇聚在了一处,在屋子里的三个人脸上一一扫过,张口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我还没有死吗?”

尹莲略微有些茫然地坐起来,扫了一眼窗外,伸手搭在紧紧抓着自己另一只手的陆凝肩头,略一思索,马上笑了。

“停电了,第几天了?”

“第六天,鬼把发电机破坏了。”凌雁答道。

“那么,镜子鬼和附身鬼的情报你们都知道了?”

这句话一说,洪泽豪的眼睛立刻瞪大了:“你怎么知道?”

“洪叔,别着急,先说说我是怎么又活过来的?”

“尹莲姐,对不起……你其实不是真正的复活,我找到了神鸟之血,能让人短暂复活一段时间……”陆凝抬起头,语气充满了歉意。

“明白了,所以你就是找我帮你分析一下状况?”尹莲并没有什么失望的神色,仿佛早在预料之内。

“是,现在我们在一个非常危急的时候,我觉得我已经应付不来了,所以……”

“那么,首先理清目前面对的状况吧。三只鬼的情况,还有新鬼的情况……”

洪泽豪再次忍不住打断了她:“你怎么知道有新鬼?”

陆凝也有些惊愕,尹莲是被镜子鬼杀掉的,能猜出原本三只鬼的情报也就罢了,新鬼这个……

“差不多是第二天吧。”尹莲眉头微皱,“不过你们现在还有时间听这个解释吗?时间不多,你们知道什么就快点和我说。”

“不……我觉得现在你知道的可能都比我们多……”凌雁第一次生出了一股无力感,尹莲是带着这么多情报死去了吗?那是不是说如果当时能保护好尹莲,大家也不至于落到这样被动的结果?

“那,我先说一下,你们补充?”尹莲似乎也明白了大家的情况,马上换了个方式。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作者:未见寸芒分类:灵异点击: 2453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展开]

在线阅读 加入书架查看目录

  • 张复远&:“不

    张复远有些恼怒地瞪了那青年一眼:“不修好也不一定招不来鬼怪!你小子要是怕就别跟着我!”

    2021-11-05 10:14:58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个问&”张复

    “柴油机是有这个问题,我们得想办法修好……”张复远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2021-11-05 06:47: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万一真&情况,

    史松哈哈大笑:“别担心,万一真有那种情况,我背着你跑,我可是灵活的胖子。”

    2021-11-06 03:06:08详情点赞(0)回复(0)
  • 术士,&圈内很

    “门萨尔是十七世纪的黑魔术士,仅仅在圈内很有名气,擅长献祭和诅咒类的黑魔术,他的手稿上记载了大量相关的魔术,然而遗憾的是这件事是否为真并无人知晓。

    2021-11-05 06:36: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史松就&书打交

    史松就选了书桌后面的书架,而公孙佑则走向了靠墙的一排书架,还呵呵笑着:“别的可能帮不上忙,但是我这半辈子都和书打交道,就多看点东西吧。”

    2021-11-04 09:20:1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